当前位置:

247、舍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跟黎澹说这种话,楚凌其实是有点心虚的。看起来仿佛像是她在设局欺负一个未成年少年。不过,想起先前在街上黎澹对她放的那些厥词,楚凌又心安理得起来了。

    医馆的后堂一片宁静,原本的主人早不知道被赶到哪儿去了。

    黎澹红着脸和眼睛望着楚凌,此时眼中却多了几分懊恼和无措。明明年纪看上去比黎澹还要小一些,神佑公主从头到尾却显得很是淡定从容,甚至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悠然。

    永嘉帝看着黎大人和朱大人没有说话,对楚凌的话既没有表示不满也没有表示赞同。但是,许多时候这种态度往往就代表了默认。两个老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一丝惊诧和担忧。

    良久,黎大人方才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对着永嘉帝一拱手道:“是老臣关心则乱,错怪了公主,还请陛下降罪。”

    永嘉帝正要说话,却被楚凌不着痕迹地拉了一下衣袖。永嘉帝一愣,侧首去看楚凌,却见楚凌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永嘉帝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旁边的桓毓笑道:“黎大人,您这不是为难陛下么?诬陷公主,这么大的罪名你在这儿请罪…不合适吧?”

    黎大人神色有些僵硬,看了看桓毓和襄国公方才慢慢点了点头道:“玉公子说得对,老臣这便回去写请罪的折子,然后自去刑部候罪。”

    “祖父?!”黎澹吓了一跳,顾不得自己还伤着一条腿就挣扎着从榻上下来,朝着黎大人扑了过去,“祖父,这都是孙儿的错,怎么能让祖父替孙儿担了这罪责?陛下,一切都是黎澹的错,学生甘愿认罪!”

    桓毓击掌笑道:“黎公子果真是该做该当,孝心可嘉啊。黎大人有此孝子贤孙,当真是好福气。只是不知道…黎公子认的是诬陷公主还是辱骂公主啊?”黎澹脸色又是一白,咬牙道:“学生,没有辱骂公主。”

    桓毓扭头去看楚凌,意思是:公主怎么说?”

    楚凌轻声道:“萧艨,你说说当时黎公子跟我说了些什么?”

    再此之前萧艨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直到楚凌开口众人才发现他一直站在距离公主不远处的墙角里。萧艨抬头看了一眼有些狼狈的黎家长孙公子,虽然看上去面无表情但是此时的心情确实分外的复杂。

    “启禀陛下。”萧艨沉声道:“属下陪同公主正准备回宫,恰好遇到迎面而来的黎公子。黎公子是认得公主的,因此一见公主就出言不逊,斥责公主不该随意出宫。公主本来不想与他一般见识,但是黎公子却不依不饶,连番数落公主不受宫规有违妇德等等。之后更…黎公子讽刺公主上京浣衣苑出身,举止粗俗,言语轻佻,妄图……”说到此处,萧艨垂眸不语。

    不用他多说什么,在场的人却都已经明白他后面要说的是什么了。永嘉帝脸色铁青,重重地一拍身边的桌案厉声道:“黎爱卿,你们黎家…好教养啊。”

    黎大人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孙儿,脸色难看眼中也难掩失望,“老臣,老臣有罪。”

    这些话,不是不能说,也不是不能想。而是看要在什么场合说,黎大人没想到自己精心培养的孙儿竟然如此狂妄无知,一个小小的举子竟敢当着公主的面说这些话?就算这公主再不成体统,那也是公主啊。

    或许,是年纪轻轻就高中举人,黎家还有满京城的吹捧让他忘乎所以了。

    黎大人知道,这个孙儿算是差不多废了。

    黎澹显然也明白自己即将遭遇的事情,却无能为力,只能惊惶地望着自己的祖父。他虽然尚未及冠就已经取得多许多读书人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成绩,但那也只能证明他足够聪明也很会读书而已。应付这种局面依然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

    但是黎大人又如何会为了这个已经让他有些失望的孙子而毁了黎家和自己的名声?他身为御史中丞,这些年得罪的人不少,名声更是不能染瑕。一旦他的名声出现了什么瑕疵,他在这个位置上就再也没有资格坐下去了。

    所以,面对孙儿求助的眼神,黎大人有些艰难却还是坚定地移开了自己的眼睛。

    黎澹确实很聪明,他知道自己被抛弃了,整个人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就在方才他还不顾伤势的扑上来为了祖父主动承认了自己的罪名,然而下一刻他就被自己的亲祖父抛弃了。原来,祖父对他的疼爱也是有条件和限制地。

    楚凌沉默地坐在永嘉帝身边看着这一步,按理说今天这一切都是她算计的,如今目的达到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是看着跪在地上默默流泪的少年她心中却只剩下了讽刺。

    “父皇。”楚凌慢慢开口道。

    永嘉帝拍拍她的手背道:“卿儿莫要难过,父皇一定为你做主,黎澹如此胆大包天竟敢非议公主,朕一定要他……”天启是不杀文官也轻易不杀有功名的读书人,但是这世上要折腾人的手段多得是,可未必一定需要杀人。

    楚凌道:“父皇,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了。”

    永嘉帝不解地看着楚凌,卿儿这是不想责罚黎澹了?

    楚凌道:“既然都说他是名动平京的才子,还是留着他以后好好给父皇效力吧。我只是不喜欢有人随口就骂我而已,略施小惩就是了。”听了楚凌的话,最先愣住的倒是黎澹了。他以为神佑公主一定是恨死他了,虽然只是这一会儿的接触他也能感觉到这位神佑公主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却没有想到神佑公主竟然会放过他。

    永嘉帝轻哼一声道:“卿儿心怀仁善很好,但也不能让人觉得你善良就好欺负。黎澹以下犯上冒犯公主,理应受罚。朕看…就免了他明年会试的资格吧。”

    楚凌笑道:“父皇决定就好。”

    “多谢陛下!”黎大人有些失望,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因此牵扯到了黎家或者让陛下记恨起黎家那就麻烦了。如今只是取消明年的会试资格,三年后黎澹也才二十一岁依然是青年才俊。只是…黎大人心中清楚,无论黎澹将来会试成绩如何,在陛下眼中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以后的前途必然会大受影响。没有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能忍受别人对女儿的辱骂还既往不咎。所幸,黎家还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晚辈,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永嘉帝站起身来,神色淡淡地扫了一眼黎澹道:“既然公主饶了你,朕便不再追究了,年轻人,这几年就好好读书吧。”

    黎澹渐渐收敛起了脸上的惊慌无措和错愕,神色郑重而沉默地对跪倒在地上对着永嘉帝和楚凌一拜,“学生,恭听教诲。多谢公主网开一面。”

    天启文人地位极高,有功名的读书人见官不拜。即便是朝堂上面对皇帝,大臣们也只有在极为郑重的场合或者是特殊情况下才会行跪拜礼,平时上朝见架也只是揖礼即可。此时黎澹还伤着也算是十分郑重了。永嘉帝虽然依然因为他对楚凌无礼心中不喜,但是见他如此倒也觉得这个年轻人还不算那么无药可救了。罚他好好在家读三年书再说。

    “这儿的事了了,倾儿随父皇走吧。”

    楚凌看了一眼依然跪在地上显得有些可怜的黎澹,点点头跟着永嘉帝一起走了出去。

    永嘉帝一行人走了,其余人却还在呢。前殿司都指挥使看了看剩下的人笑吟吟地道:“既然无事,在下也先行告辞了。”他是掌握兵权的武将,但是真正调兵遣将的权利却是掌握在一群文人手里的,他自然不会看这些读书人有多顺眼。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的。

    黎大人也并不想让武将看自己的笑话,敷衍了两句就作罢了。平京府尹和太医院众人也很有眼色的跟着告辞了。最后只剩下与黎大人一道来的朱大人和那个姓安的中年官员。

    朱大人也知道黎大人现在的心情不好,轻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黎兄,所幸只是这一届,三年后澹儿也才刚二十出头,还是大好年华。以他的才华,不愁不能高中。”

    黎大人看了孙儿一眼,有些萧索地摆摆手道:“罢了,只望他以后能谨言慎行。送孙少爷回去吧。”

    黎澹并不多说什么,任由身边的人扶着站起身来对着三人微微拱手作揖,便被人扶着走了出去。

    出了医馆,永嘉帝并没有急着带楚凌回宫,而是直接去了襄国公府。襄国公是永嘉帝的大舅子名副其实的国舅,又是永嘉帝的心腹,永嘉帝出宫的话时常会前往襄国公府小坐,因此襄国公府的人们对陛下驾临并不感到惊慌,接驾的时候都是井然有序的。

    襄国公府老夫人早些年就过世了,襄国公夫人亲自带着一家子在门口接驾。楚凌站在永嘉帝身边一眼扫过去,襄国公府虽然因为当初的战乱也不及从前繁盛,但是一家子的人却也不少。

    站在襄国公夫人身后的几个青年男女,便是襄国公府下一代的公子小姐们了。楚凌注意到的却是站在最后的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相貌清俊还带着几分未脱的稚气,眼眸却带着几分温润和文秀之气,显然是一个好脾气的少年。楚凌对这种长得白净漂亮又乖巧的少年还是很有好感的,见他正小心翼翼地打量自己,便抬眼对他笑了笑。

    少年仿佛被吓到了一般,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楚凌觉得有趣,唇边也不由勾出了几许笑意。

    “阿凌很高兴?”君无欢地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楚凌侧首看到站在自己身边正望着自己的君君无欢,微微偏过去几分低声道:“看到一个很有趣的孩子。”

    君无欢有些无奈,阿凌似乎对自己的年纪一点自觉都没有。眼下除了襄国公的两个庶子膝下的几个儿女可以称之为孩子,眼前的这些最小的也只比阿凌小了二三岁而已啊。

    “你们俩,说什么呢?”永嘉帝刚和襄国公夫人寒暄了两句,回头就看到楚凌跟君无欢凑在一处说话,脸色立刻就黑了。楚凌却半点也不怕他的黑脸,笑道:“父皇,我们正说舅舅家里好热闹呢。”

    永嘉帝狐疑地看了看两人,还是点头道:“你舅舅家确实热闹,你的公主府就在你舅舅家旁边,平时若是无事也可以过来与你舅母作伴。或是找府里的姑娘们与你解闷。可惜云儿不在……”永嘉帝感慨了一句想起这是襄国公府的伤心事立刻就住了口气道:“先进去吧,都杵在门口做什么?”在永嘉帝的眼中,襄国公和夫人自然是楚凌的舅舅舅母,但是襄国公府的这庶子庶女却当不得女儿一声表哥表姐。真正能让女儿称呼表哥表姐的,只有襄国公和原配夫人所生的一子一女,可惜女儿早已经出嫁如今随夫外放,儿子却已经失踪了十多年了。

    如果襄国公府的嫡子还在,与朕的公主也是很相配的。

    永嘉帝却忘了,如果襄国公府的嫡子还在,这个年纪也早就已经儿女成行了哪里还有配不配的问题?

    进了襄国公府,襄国公夫人就带着人退下了,楚凌一行人跟着襄国公和永嘉帝去了书房。在书房里坐下来,一时间有些沉默。楚凌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君无欢,无声地问道:“怎么回事?”

    君无欢对她淡淡一笑,轻轻摇头表示没事。主位上,早就看两人眉来眼去不顺眼了的永嘉帝将手中茶杯往桌上一放,道:“说说吧,怎么回事?”楚凌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道:“父皇,您在问什么呢?”永嘉帝斜了她一眼道:“少跟朕装糊涂,这么巧你一上街黎大人家的孙子就冲上来骂你?他读书读傻了还是脑子被门给夹了?又这么巧,刚好朕和襄国公就在附近?说说看,今天这事儿你们几个人都参加了?则知……”

    襄国公低头喝茶,淡淡笑道:“陛下可别冤枉老臣,今儿可是陛下您自己出宫来找微臣的,不是微臣劝你出宫的。更何况…我跟黎旭无冤无仇的,我为难他干嘛。跟黎澹就更不可能了,老臣这么大一把年纪,为难一个还未及冠的少年?”他也是要脸的好吧?

    永嘉帝看向下面坐着的三个,“那就是你们了?说说,黎澹怎么得罪你们了?”

    桓毓往椅子里缩了缩,他只是个看热闹的小跟班,这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千万别算上他啊。

    楚凌道:“父皇,冤枉啊。”

    “还冤枉?”永嘉帝好笑地道,不过对这个刚回来就丝毫不怕自己也很是欣慰。女儿跟自己亲近总比害怕自己疏远恭敬要强得多。

    楚凌道:“真的冤枉啊,我可没有招惹那个黎澹,我好好的走在街上,他突然就拦着我的路一开口就是一大堆说教。若是寻常大家闺秀遇到这种突然上来搭讪还满口没有好话的家伙,早就揍他了好么?我已经算是相当克制了。”

    永嘉帝似笑非笑地看向楚凌,“哦?所以他刚开始其实只是说教?”

    楚凌道:“大概是他说得太心潮澎湃了,一时嘴上没把门吧?父皇你知道,这种年纪的少年总是觉得自己能天下无敌,更何况那位黎公子听说还是从小被人吹捧着长大的。他大概觉得自己说的都是至理名言,人人都该奉若圭臬吧?于是被我小小的反驳了两句,就气冲脑门忘乎所以了。”中二病,要不得啊。

    永嘉帝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黎旭是御史台御史中丞,你让他最出色的孙子不能科举,他以后定会找你麻烦的。”楚凌混不在意地耸耸肩道:“说得好像我对他恭恭敬敬他就不找我麻烦了似的,这些老先生,你对他客气他当成是福气。”要不是萧朦告诉她拦着她们的那小子是黎旭的孙子,她还真懒得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几个老头子成天什么事儿不干,就聚在一起琢磨怎么算计她一个可怜的小姑娘,像话么?永嘉帝舍不得说女儿,便看向坐在楚凌身边的君无欢,“卿儿儿年纪小,长离公子也不懂事?”

    楚凌不解,“父皇,这关君无欢什么事儿啊。”

    永嘉帝道:“难道不是他跟玉小子故意将朕和襄国公引过去的?”他今天出宫,原本是想跟襄国公去城外的安国寺找高僧聊聊的,才刚出门就被两人拦下了。永嘉帝也存着想要观察一下未来女婿人选的想法,这才顺着玉家小子的话给一起去喝个茶。还没走到茶楼呢,半途就听说公主把藜家长孙给打了,于是又改道去了医馆。否则,他们怎么可能去得那么及时?

    楚凌笑道:“这个,巧合吧?”

    永嘉帝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君无欢放下茶杯淡淡笑道:“陛下恕罪,阿凌今天的事情虽然有些冲动,但也并非毫无考虑就任意行事的。至少…御史台只怕不能用这件事来找阿凌的麻烦。”到底是刚从北方回来的公主脾气不好严重还是黎家这样的书香门第教导子孙无方更严重?

    事实上,朝中官员并没有对公主的脾气性格修养抱着多高的期待。公主再怎么样也是公主,最多也就是嫁不成一流的名门望族,但是黎家的事情却关系着整个家族的兴衰,黎旭只要还没疯就知道该怎么选择。

    永嘉帝皱眉道:“你们想用这件事辖制黎旭?只怕是不成。”他知道女儿并不是寻常那种需要父母小心呵护的娇弱少女。哪怕是有君无欢等人相助,能成为靖北军的小将军占领信州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更何况,按襄国公的说话,君无欢和倾儿在这方面分的还算清楚,大多数还是卿儿自己在努力。所以,永嘉帝从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有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儿,也并不忌讳跟她讨论这些事情。

    楚凌托着下巴笑道:“父皇,我怎么会卑鄙的用这种事情要挟黎老大人呢?万一他老人家给我来个宁死不屈,岂不是麻烦。老人家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桓毓公子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她心中呵呵:你是不会这么卑鄙,你只会更加卑鄙。

    “哦?”永嘉帝挑眉,“那你今儿故意得罪黎旭是为了什么?”

    楚凌笑道:“我没有故意得罪黎老大人啊,我这……最多算是顺水推舟而已,是黎澹先来惹我的。”先撩者贱,打死无怨!她不就是小小地推了黎澹一把么?还没打他呢。

    见她不想说,永嘉帝也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罢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你舅舅说公主府已经打理好了,朕看你在宫里待着也不自在,回去以后朕就下旨,以后你每隔七日回宫住三日即可。”

    “谢父皇。”楚凌也不客气,笑道:“父皇觉得宫里无聊的话,也可以出宫来公主府玩儿。”永嘉帝有些安慰,或许女儿并不是不想跟他一起住,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宫里而已。其实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喜欢住在那种地方呢?他们喜欢的是它所代表的权势地位一切,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样的。

    襄国公微微蹙眉道:“陛下,公主如果现在出宫居住,那么……”

    永嘉帝自然明白襄国公想要说什么,他并不是一个死守规矩一成不变的人,否则从一开始就不会答应提出让卿儿享受亲王待遇并且拥有亲兵的事情。更何况,在永嘉帝心中他没有别的子嗣了,女儿又不能继承皇位,他身为帝王给予女儿亲王的待遇又怎么了?

    “这事你们放心,朕既然已经下旨了,就绝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永嘉帝道。其实朝中的大臣们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让一个皇帝将自己下过的诏书收回来,与让他下罪己诏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承认自己错了是差不多的。如今朝堂上的抗争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大家有志一同的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但是只要永嘉帝不愿意放弃,这件事终究还是要解决的。

    对此,楚凌略有几分歉疚,“父皇,因为我而让您和……”

    永嘉帝摇摇头,阻止了楚凌的话。看着眼前的少女叹了口气道:”你比父皇有出息,父皇虽然不能给你所有的一切,但是只要父皇还活着,总要让你活的自由自在的。”连着你姐姐的那一份。

    楚凌也明白永嘉帝心中未尽的话语,却也只能在心里轻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