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46、打就打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消瘦老者闻言,猛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以与他年龄极不相称地速度冲到了那人跟前厉声道:“你说什么?!”

    来人是老者身边的管事,原本是在楼下候着的,这会儿显然也被吓得不轻,战战兢兢地道:“长…长孙少爷,在街上被人给打了。”消瘦老者只觉得眼前一黑,自从他成为御史中丞执掌御史台以来,还没有人敢如此冒犯黎家。

    而更让他愤怒焦急的是,他的长孙今年才年方十八就已经是举人的身份了。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子,就等着明年三月的春闱了到时候一举夺魁,未及弱冠的进士这是何等的荣耀?如今正该在书院好好读书,怎么会被人打了?伤到了哪儿?

    “伤…伤在何处?”黎大人问道。

    管事看了黎大人一眼,小声道:“腿,还有脸。”

    黎大人身体忍不住晃了晃,险些就当场晕过去了。对读书人来说,不管是腿还是脸都是十分重要的。朝廷不会要一个有腿疾或者面容有瑕疵的官员。就算是长得太丑了都不行,更不用说是毁容了。

    “走…澹儿在哪儿?去看看!”走到门口才想起来忘了和里面的人告别,又转过头去道:“朱兄,安大人,我……”两人见他脸色实在是难看,朱大人连忙道:“黎兄就别客气了,快走吧。不,我老夫陪你一道去看看。”

    黎大人也顾不得多想什么,胡乱点了几下头,就匆匆往外走去。

    楚凌此时正懒洋洋地站在一家医馆外面打量着四周。里面时不时传来年轻人的惨叫声,听得外面的人都忍不住抖了抖。萧艨站在一边看着靠着墙边站着的少女,只觉得头大如斗。

    这位公主殿下到底有多能惹事,萧艨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之前在茶楼刚刚卸掉了萧锦戎的四肢关节,走出来还不到一刻钟,就当街将人打进了医馆。偏偏若是能跑掉的话也还好,这位殿下还大摇大摆地任由人家的护卫拉着来了医馆。公主殿下,你到底有没有看到人家的护卫已经去找人了,没一会儿功夫只怕就要惊动衙门的人了。

    最重要的是,萧艨很想问一问。这么能惹事的公主殿下,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楚凌歪着头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略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萧艨揉了揉眉心,走到楚凌身边低声道:“公主,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楚凌对着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不管是谁,难道还能比我这个公主大?打了就打了,怕什么。”

    萧艨磨牙,深吸了一口气道:“公主殿下,我朝从立朝之初就讲”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刑不上士大夫“,即便您是公主,也不可以随便对有功名的读书人动手。”

    楚凌毫不受教,“你一个习武之人,学文人拽什么文?那这天下到底是我家的还是他们家的啊?”

    萧艨一噎,半晌才道:“自然是公主家的。”

    楚凌扬起下巴,“那不就得了?”

    “……”回去要向陛下建议,公主需要多读一点书。不然以后只怕还要出大事,这种蛮不讲理的公主,跟着她混真的会有前途吗?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匆匆朝着医馆的方向来了。老远就看到抛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消瘦老头,老头虽然跑得气喘吁吁,脚下却半点也不肯停歇,直接从楚凌身边跑过冲进了门里。

    楚凌挑眉,赞赏地道:“这老人家脚力不错,好像有点眼熟。”

    萧艨已经绝望了,面无表情地道:“这是御史中丞,黎旭黎老大人。他掌管着御史台,是专门监察百官言行的地方。”楚凌点头,略带几分嗔怪地道;“我当然知道御史台是做什么的,你不要当我是傻子好么?”

    “……”您的确不是傻子,傻子比你安分。

    那黎大人心急长孙直接忽略楚凌冲了进去,但是后面跟上来的两个人却不会。朱大人脚步顿了一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楚凌,又看了看旁边的萧艨,方才道:“公主?”

    楚凌对他友善地一笑,眨了眨眼睛道:“朱老大人,你好呀。”枢密院枢密使,听说是好大好大的官儿啊。

    朱大人连忙一整衣服,就要拱手作揖,“老臣见过公……”

    “朱大人,出门在外,低调,低调。”楚凌连忙道。朱大人也顺势作罢,只是左右看看蹙眉道:“公主怎么会在这里?”楚凌指了指不远处还在对她怒目而视的人道:“他们带我来的。”

    朱大人眉头皱地更紧了,道:“黎大人家的人?公主…这是,黎家公子与公主……”

    楚凌叹了口气,道:“朱大人,这真的不能怪我。”

    朱大人眉梢跳了跳,不知道为何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只听楚凌道:“我原本跟萧统领、呃,萧大人好好地走在街上。谁知道那傻子是怎么回事上来就指着本公主斥责辱骂。本公主自然不能让他践踏了皇家的尊严,更不能让他为自己的家族惹下灭顶之灾。正打算上前好好跟他讲讲道理。不想他竟然觉得本公主要非礼他,他是有被害妄想症么?本公主貌美如花身份尊贵,大庭广众去非礼一个长相平庸的弱鸡?再然后他往后一退,腿一软就把自己的腿给摔折了,然后不小心又脸着地,碰了自己一脸血。这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他身边那些跟班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污蔑本公主打他!?”

    朱大人看着眼前的少女神采飞扬地叙述当时的情况,只觉得眼角的肌肉跳得更快了。就算真的不是您打的,您用得着说得这么眉飞色舞的么?

    朱大人轻咳了一声道:“公主,这个事情……”

    楚凌道:“朱大人,你说这事情是不是太过分了。碰瓷碰到本公主身上来了,实在是目无王法,大胆妄为!”朱大人看了看她皱眉道:“公主,黎公子为何会突然斥责辱骂你?公主又为何会出现在大街上?公主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宫中么?”

    楚凌不悦地看了一眼朱大人道:“我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会骂我?或许他脑子不清楚呢?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街上?这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难道一个人被杀了,大人你判案的时候还要追究他为什么要生出来?如果他不生出来,那自然是不会被人杀了,对吧?”

    朱大人顿了顿,依然心平气和地笑道:“公主这话,未免有些强词夺理了。”

    楚凌看了看他,小声嘟哝道:“分明是大人摆明了拉偏架啊。”声音虽小,却恰好控制在朱大人能听见的程度,朱大人眉心又是一阵乱跳。正要说话,黎大人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阴沉地走到了楚凌跟前连见礼都忘了,咬牙道:“公主为何对我孙儿下此毒手!”

    楚凌挑眉,“黎大人,污蔑公主是何罪名,你可知道?”

    黎大人轻哼一声道:“在场这么多人,都看见是公主殿下害我孙儿重伤,你还什么话说!无论如何,此时老夫一定要到陛下跟前为我儿讨一个公道!”

    “黎大人要跟朕讨什么公道啊。”永嘉帝的声音突然在人群外面响起,众人回头一看果然是永嘉帝穿着一身民间的便服带着人走了过来。周围的闲杂人等都已经被赶开了,这会儿在场的除了医馆的人就只有黎家的人了。永嘉帝一来,随身跟着的护卫禁军自然而然地将周围一大片地方都隔绝了人群往来,小小的医馆周围更是显得安静了。

    “臣等,见过陛下。”几位官员连忙上前见礼,其余人更是吓了一跳,纷纷跪了下来。

    楚凌挑眉看向永嘉帝的身边,跟着永嘉帝一起来的襄国公,桓毓,君无欢。桓毓朝着楚凌挤眉弄眼了一番,显然对她此番壮举很是赞赏。君无欢只是含笑对楚凌点了下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

    “见过公主。”

    “都平身吧。”永嘉帝含笑对楚凌招招手道:“卿儿,过来。”

    楚凌走到永嘉帝身边,“父皇。”

    永嘉帝略带了几分无奈,眼神却慈爱的看着楚凌道:“你这丫头,闹着要出宫,这才刚出来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楚凌无辜地道:“父皇,儿臣冤枉啊。”

    永嘉帝无视了旁边想说话的黎大人,道:“哦?朕方才还没走近可就听见了,黎大人说是你害的黎大人的长孙受伤的。你还冤枉?”

    楚凌抬起自己的双手道:“父皇,我以项上人头担保,我真的没有碰这位黎公子一根毫毛啊。他自己站不稳摔断了腿,关我什么事啊?年纪轻轻下盘空虚至此,谁知道是什么毛病?父皇,虽然儿臣不该插嘴政事,但是…儿臣觉得吧这官员还是身体好一些比较好。别的不说,万一在任上一个不小心就因公殉职了,百姓不知情的还以为是父皇你苛待臣子呢。”

    “胡说八道。”永嘉帝没好气地道,但是语气里却带着淡淡的暖意显然并没有训斥的意思。

    黎大人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道:“启禀陛下,公主重伤我孙儿之事在场众人皆是亲见,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

    永嘉帝微微蹙眉看向四周的人,桓毓上前一步笑道:“黎大人,在场的皆是你黎家的人,这个证词仿佛不足以采信吧?”

    黎大人看了桓毓一眼,凝眉道:“玉公子是怀疑黎家人诬陷公主?”

    桓毓手中折扇遮面,笑道:“这个,我可没这么说。黎大人千万别误会。”

    永嘉帝看看众人,道:“好了,进去看看黎公子怎么说。”

    黎公子正躺在医馆的后堂里,里面不小一下子挤了十来个人进去竟然也不觉得拥挤。那黎公子危及弱冠,长着一张算不上英俊但也还算不错的脸,只是看着有些消瘦文弱,此时脸上通红,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痛的。身为平京官宦子弟中的天才,他自然是见过永嘉帝的。一见永嘉帝进来,先是吓了一跳立刻就挣扎着想要起身见礼。

    永嘉帝摆摆手示意他不必,黎公子还是挣扎着坐正了身子向永嘉帝一揖才作罢。

    永嘉帝拉着楚凌在一边主位上坐了下来,示意其他人落座。众人各自落座之后,永嘉帝方才问道:“黎澹,听说是朕的公主打伤了你?”黎澹年轻的脸一片通红,怒瞪了坐在永嘉帝旁边的楚凌一眼,方才道:“回陛下,学生确实是与公主起了冲突。”

    永嘉帝侧首看向楚凌,“卿儿,你怎么说?”

    楚凌似笑非笑地道:“真会避重就轻,这也是黎老大人家一脉相承的吧?黎公子,父皇问的是,是我打伤你的吗?你回答是我跟你起了冲突?几个意思啊?”

    黎澹咬牙,“若不是公主推了学生,学生如何会跌倒?”

    楚凌嗤笑一声,“若不是你今天出门,如何会遇到我?若不是你嘴贱,如何会跟我起冲突?若不是身体虚弱,如何会风一吹就倒?黎公子,你是读圣贤书的,可不要让我这个没念过几天书的小姑娘看不起你。劳烦你正面回答,你确定是我害你受伤的么?”

    “是!”黎澹狠狠的道。

    楚凌轻哼一声,侧首对永嘉帝道:“父皇,儿臣请求请仵作,太医,以及内功高手联手为黎公子检查,以证清白。”

    永嘉帝不解地道:“为何要内功高手?”

    襄国公笑道:“陛下,公主也是会一些功夫的。未免让人怀疑公主使了什么功夫害黎公子受伤,检查一下也是无妨的。”永嘉帝看了看楚凌,终于点头道:“也好。传旨京城府尹衙门,太医院和殿前司,立刻派人过来!”

    “是,陛下!”

    楚凌如此坦然的模样,倒是让黎大人有些迟疑了。但是看看自家孙儿义愤填膺地模样黎大人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他相信自己孙儿的人品,绝做不出来这种诬陷别人的事情来。更何况还有半年就临近科举了,现在澹儿正是低调求学的时候,就算是要挑事儿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才对。所以…一定是这个公主做的。毕竟不久前他们还看到神佑公主将萧家公子的四肢给卸了。

    楚凌却不管对面的人怒目而视的目光,悠然地坐在永嘉帝旁边喝茶。桓毓悄无声息地从襄国公身边摸了过来,对着楚凌笑笑小声道:“凌姑娘,你厉害啊。”这才回京几天啊,就惹上了整个京城最难搞的人物。

    要说整个平京最难惹的人是谁?不是身为皇帝的永嘉帝。也不是身为宰相的上官成义,也不是掌握兵权的枢密院枢密使而恰恰就是这个官职只有从三品的御史台御史中丞黎老大人。

    自古言官就难惹,更不用说天启对文人越发优待。于是这些言官就更难惹了,文人手中笔,刽子手中刀啊。而且还杀人不见血,一般人当真是不愿意招惹这样的人物。

    楚凌无辜地眨了一下眼睛,“我真的是冤枉的。”

    “呵呵。”桓毓公子干笑两声。

    楚凌翻了白眼,转向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君无欢,“长离公子,我真的是冤枉的。”

    君无欢含笑,轻声道:“我自然是相信阿凌的。”

    永嘉帝坐在一边,见三人聚在一起低声谈笑,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是君无欢脸上的笑意永嘉帝却看的清清楚楚,心中顿时不悦,道:“卿儿,你们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说什么呢?”

    楚凌回头笑道:“回父皇,玉公子和君公子都说相信我是清白的。”

    “……”桓毓气结,这位谎话是真的张嘴就来,就连在陛下面前都连眼皮也不眨一下啊。

    永嘉帝看了看君无欢,微微点了下头道:“朕也相信卿儿不会做出无理的事情。”

    永嘉帝再三打量君无欢,依然觉得意难平。这长离公子长得是难得一见的俊俏,能力也是真的很强,据说还是个武功绝顶的高手,但是…他身体不好也是闻名天下的啊。虽然永嘉帝跟君无欢短短的几次相见,并没有看出君无欢除了消瘦苍白了一些到底哪儿不好,但是总归看得出来绝对不是一个身强体健多福多寿的模样。

    别的都不说,君无欢本就比卿儿大许多,万一将来身体不好先一步走了。他的卿儿岂不是……

    想到此处,永嘉帝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了。回头还是多派几个御医去看看吧。

    不过显然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永嘉帝的脸色,至少楚凌三人是没有的。

    对面的人虽然发现陛下的脸色不太好了,却也并不能往陛下对未来女婿不满意这方面去想。

    平京并不算大,况且陛下召见也没有人敢随意拖延,不一会儿功夫永嘉帝召见的人就到了。平京府尹亲自带着衙门最好的仵作赶来,太医院医正亲自提着药箱带着两个太医来的,就连殿前司都是殿前司都指挥使亲自来的。

    “臣等叩见陛下!”

    永嘉帝点了点头,一挥手指着对面的黎澹道:“你们去看看,黎公子的伤是什么情况?”

    三人都是一脸茫然,再一看坐在一边病榻上的黎家公子黎澹,脸上有点伤,还有就是腿似乎不太方便。这种伤……找太医说得过去,找仵作内功高手做什么?更何况,还是陛下亲自找的人?听说过黎公子才名满京城,难道陛下已经对他如此重视了?

    虽然心里不解,但是三人还是遵命一一上前为黎澹检查伤势。

    过了好一会儿,等三人都检查完了退开,黎大人才问道:“澹儿的伤如何了?”

    三人并未回答而是看向永嘉帝,永嘉帝并不在意黎大人的失礼,点了点头道:“说说看,这伤是怎么回事?”

    太医上前一步道:“启禀陛下,黎公子伤势并不算严重。左腿虽然骨折了但是大夫已经接好了,只要卧床休息两三个月,想必不碍什么事。至于面容…黎公子脸上的伤虽然看着吓人,但也不严重,好好照顾应当不会留下伤痕。”太医倒是明白黎家人和陛下最担心什么,一开口就想先让两位安心。

    永嘉帝对黎澹的伤势轻重并不太感兴趣,“仵作,可看得出来黎公子是如何受伤的?”

    仵作有些战战兢兢地行礼,道:“启禀陛下…这位公子,应该是一时不慎没站稳,所以才跌了一跤。这伤原本不重,并不至于骨折。但是黎公子当时想必是还同时伤了率先撑地的左手。黎公子吃力不住,这才第二次摔倒造成了扭伤和骨折以及面部损伤。”

    永嘉帝眉头微微展开,问站在一边的殿前司都指挥使,“可能看出来是黎公子自己摔倒的,还是有人推他的?”

    殿前司都指挥使是一个四十多岁浓眉大眼五官深邃的中年男子,他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看向仵作,这种事情也应该问仵作才对。仵作连忙摇头道:“小人并未在黎公子身上看到别的伤处,若是被人推倒的话,以一个人的推力黎公子的左手擦伤应该会更重一些或者干脆手腕错位才是。”

    永嘉帝看向殿前司都指挥使,中年男子思索了片刻道:“启禀陛下,末将确实能做到。但是…”

“但是什么?”永嘉帝问道。

    中年男人道:“但是若想不被人看出来却是做不到的,因此必须旁边没人的时候,否则此举毫无意义。更何况,若是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人,多得是法子让人无声无息地死于非命。此举着实是毫无意义。”能做到这样的职位品级,自然都是聪明人。虽然不知道开头但是只看眼前的阵势和永嘉帝的神色,他就大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他说的也并不是假话。当庭广众之下,身体完全不接触对方,还不能做出引人注意的奇怪举动,又不伤对方身体还要将人推倒确实比直接杀人更麻烦一些。不是做不到,而是没有意义高手也不屑为之。

    永嘉帝点点头,看向黎大人问道:“黎大人,你怎么说?”

    黎大人哑口无言,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襄国公笑道:“陛下,听说黎大人当时也不在,以臣之见,还是请黎公子好好想想吧,或许能想起来什么呢?”

    黎澹额边已经隐隐冒起了冷汗,他努力地想要回想当时的事情。但是越想脑子反而越乱,神佑公主确实没有碰到过他,但是他也确定自己当时并没有踩到什么,分明就是有什么推了他一把的感觉,对了…他的左手手腕还像是被针扎一样痛了一下。但是…大夫说他的左手除了一点表皮的擦伤,没有任何问题。

    “澹儿?”

    黎澹有些慌乱,“这…或、或许是我记错了?”

    黎大人脸色顿变,这种事情如何能认?!

    只是黎澹既然已经话出口了,再想要收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一直有些懒洋洋的楚凌慢悠悠地坐直了身体,轻声笑道:“既然…黎公子承认是污蔑我了,那么咱们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辱骂、以及污蔑公主,是个什么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