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42、祸从口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册封大典之后,就是庆贺公主回归的宫宴。楚凌先是被一群人簇拥着送回了永乐宫,换下身上沉重繁复的正式礼服,换上了一身轻便一些的衣服。依然是一身红裳,厚重的贡缎换成了轻薄的丝绸,看上去飘逸而明艳。更多了几分这个年纪的少女更有的灵气可人,与方才在大成殿外那个仿佛高高在上让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公主判若两人。

    “公主,各位娘娘和夫人们在外面等着朝拜公主呢。”金雪捧着一件淡金色外衫上前,恭敬地道。

    楚凌站在梳妆台前,任由白鹭和雪鸢替她穿好外衫,一边道:“三位娘娘也来了?”

    金雪点头称是。

    永嘉帝后宫如今以贤丽如三妃为首,虽然这三位妃子都不是最受宠的,出身却都不低。这几天,永嘉帝的后宫对楚凌可说是呵护备至。每天不是送好看的绸缎首饰,就是送好吃的点心瓜果,还有主动上门陪解闷的。楚凌觉得,这些妃子们可说的将慈眉善目的后娘形象做到了极致了。即便楚凌待她们不算热诚,也没见谁脸上有过丝毫不高兴的神色。

    但是,后娘这种生物有个就有很多了,当这个数量大于一的时候即使再和蔼可亲,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多么舒服。

    楚凌对永嘉帝的这些后宫兴趣并不大,也无意与她们做太多的接触因此这几天也一直保持在相对客气的位置。这几位竟然也不在意,依然亲切可人当真是好涵养。

    蹙眉思索了片刻,楚凌点头道:“走吧。”

    永乐宫大殿里此时早已经是济济一堂,为首坐着的便是三位皇妃和郑修容,她们下首才依次坐着朝中各家权贵夫人。楚凌先前见过的博宁王妃和安信王妃都在列,襄国公府人也坐在靠前的位置。剩下的人虽然都不认识,不过只从她们的衣服上就能认出这些夫人们的品级了。

    略微一算,确实差不多整个平京身份高贵的权贵夫人都来了。

    “臣妾叩见公主千岁!”

    “臣妇叩见公主千岁!”

    见楚凌带着人从里面出来,贤妃率先带着人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对着楚凌一拜。大殿里的齐刷刷地朝贺声让楚凌微微扬眉,含笑点头道:“各位母妃,各位夫人,免礼。请坐。”

    众人谢过,才又起身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楚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殿中众人,能够进入永乐宫大殿参拜公主的至少都是伯爵以上品级或者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余下的人其实也只能在殿外拜一拜罢了。因此,大殿中的人年纪都普遍较大。除了几位嫔妃,襄国公夫人倒是都算年纪最小的那一拨了。更有两位一看就是年过花甲有些老态龙钟的老人,也同样端端正正地坐在殿中。

    楚凌面上带着几分淡淡地笑意,心中却着实觉得有些无聊。她是明白她刚刚回到天启,和这些诰命夫人交往是必要的,但是她却着实不知道这种坐在大殿中隔着老远说着客套无聊的空话有什么意义。

    一边听着满殿的恭维,一边与她们虚应着。楚凌倒是渐渐地瞧出了一些趣味来。这些人中大约分成三拨,一拨是以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为主的,对她是带着善意的,至少没有什么恶意。一拨则是带着某种殷切奉承,仿佛恨不得将她捧上天一般。但是楚凌却能感觉到这些人的心里未必真的将她当回事儿。再一种算是极少数,就是真的看不上她的。虽然目光隐晦但是这又如何瞒得过楚凌的眼睛,从她们的眼中楚凌清楚地看到了挑剔和轻视。

    楚凌借着侧首的时机低声问身边的金雪,“哪个杵着拐杖的白发夫人是谁?”

    金雪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道:“回公主,那是上官老夫人。”

    “上官成义?”楚凌面上带笑,仿佛是在和金雪闲聊一般。

    金雪道:“正是,那位老夫人是上官丞相的母亲。上官丞相侍母至孝,整个平京都是出名的。”

    楚凌了然,她记得上官成义已经是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了吧?他的母亲…倒真是高寿了。

    “不知公主在跟侍女聊什么呢?何不说出来大家也听听。”听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大殿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由将目光投向了说话的人。一个扶着雕琢精美的拐杖的白发妇人,身上穿着的是正一品的诰命朝服,虽然满头白发却梳理的丝毫不乱,整个人也坐的笔挺挺的。满是皱纹的脸上嘴角微微下垂,眼睛也因为年岁的增长堆积成了个三角,有些浑浊地眼的里却透出几许精光,难免给人几分刻薄凌厉之感。

    这样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出来其实很是失礼的。毕竟公主跟人聊什么实在没有必要告诉别人。

    但一旦问出来了,却似在指责公主失礼。这种场合,公主怎么能只顾着和身边的侍女聊天?一时间,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就在众人纷纷屏着呼吸等待着公主发怒,襄国公夫人想要起身解围地时候,坐在主位上神色一直淡淡地公主脸上突然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精致美丽的面容,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突然笑起来的却让人忍不住恍了神。

    灿若星辰,笑如春花,美不胜收。

    只听楚凌淡淡笑道:“本宫正问金雪,丞相夫人怎么没来呢,可是身体不适?上官丞相劳苦功高,本宫该请父皇派人前去慰问一番才是。”这上官老夫人显然对儿子十分看重,楚凌提起上官丞相时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骄傲之色。只是再听到丞相夫人的时候脸色却沉了几分。

    下首处,贤妃对着楚凌做了一个手势提醒她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楚凌自然是看见了,也明白贤妃或许是好意却并没有在意。依然面带笑容地与上官老夫人对视。

    上官老夫人眼角抽动了几下,手中的拐杖也在地上发出了一声不轻不重的闷响。楚凌端坐在主位上看着,面上的表情平静淡然,仿佛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问候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上官老夫人沉声道:“多谢公主关心,老身那儿媳妇身体羸弱,不敢在公主面前给公主平添晦气。”楚凌微微蹙眉,哪个当婆婆的会拿晦气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儿媳妇?要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丞相夫人地名声坏了对上官家又有什么好处?

    楚凌慢条斯理地道:“怎么会?夫妻一体,上官丞相是天启的功臣,丞相夫人身为贤内助自然也是功不可没。我年纪小,正该多跟长辈请教,哪有什么晦气之说?”

    上官老夫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就连抓着拐杖的手指也抓紧了几分。本就消瘦的手指抓着拐杖,青筋暴露让人看着有些可怖。眼见气氛有些凝重,贤妃笑道:“公主,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大殿那边只怕也要派人来请了,不如请各位夫人稍事休息前往大殿赴宴?”

    楚凌含笑看了贤妃一眼,点头道:“贤母妃说的是,大家陪我坐了这许久想必也辛苦了,还请到花厅稍事休息。”

    见楚凌起身,众人也跟着起身,“恭送殿下。”

    回到后殿,肖嫣儿便有些忍不住道:“凌姐姐,方才那老太太故意挑你刺儿吧?”虽然她没有跟着楚凌出去,但是习武之人耳力都不弱,肖嫣儿自然听清楚了外面的声音。也幸好她没有跟着出去,否则那老太太能不能安安稳稳的出去就不好说了。

    旁边的金雪仿佛没有听见肖嫣儿如此无礼的话,笑道:“公主,那上官老夫人倒也未必是针对您,听说这位老夫人对人对事十分苛刻。京城里的许多呃…权贵之家对这位老夫人都是敬而远之的。”虽然明面上肖嫣儿也是襄国公府送来侍女,但是这几天下来金雪自然还是明白这几位跟寻常的侍女是不一样的。

    白鹭雪鸢确实是侍女,但是能力却不仅限于侍女。明萱一看就是好人家出身,不像是做侍候人的事情的。至于肖嫣儿就更不一样了,只看她在公主跟前的模样和公主待她的亲昵也知道关系不一般。而且,这位小姑奶奶刚来到永乐宫的第一天,就将公主跟前侍候的宫女都威胁了一般,手段……不提也罢。

    楚凌挑眉,饶有兴致地道:“哦?这位老夫人平时就是这样?”

    金雪点头,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外人,方才道:“公主刚回来不知道,奴婢虽然久在宫中却也听说过不少传言。那位丞相夫人,也不知道是命好还是命太差了。”

    肖嫣儿有些好奇地道:“这话怎么说?能当丞相夫人自然是命好的。”丞相夫人可比许多勋爵夫人甚至是王妃都要风光,毕竟丞相是掌握着实权的。

    金雪轻叹了口气道:“这上官丞相本是寒门出身,听说从小丧父是老夫人独自将他养大的,因此丞相虽然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却对母亲依然孝顺。这丞相夫人原本也是出身名门,父亲还是上官丞相的座师。只是不知道为何老夫人一直嫌弃丞相夫人,就连孩子都是从小抱在老夫人跟前养着的。从前丞相夫人娘家还在的时候也还好些,后来来了平京,丞相夫人娘家败落了,老夫人对丞相夫人就越发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这两年,听说丞相夫人身体一直不好,已经有许久没有出来见人了。外面有些传言说,老夫人不喜欢儿媳妇,虽然丞相夫人如今已经是抱孙子的人了却还是日日被婆婆磋磨。日子过的十分艰难。”

    肖嫣儿皱眉,不满地道:“竟敢还有这样的人,这人怎么这样坏啊!”

    金雪笑道:“肖姑娘说笑了,这样的婆婆…只怕还不少呢。只是有些更厉害,有些稍微好些罢了。这世上,有几个婆婆当真能将儿媳妇当女儿一般对待的。”

    肖嫣儿撇了撇嘴,小声嘟哝了两句什么。金雪没有听清楚,楚凌却听清楚了,肖嫣儿说的是,“师娘对我可好了,幸好阿凌姐姐以后没有婆婆。”

    楚凌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嘱咐道:“这些事情,不要在外面乱说。”

    肖嫣儿点了点头,有些不甘心地道:“阿凌姐姐,那老婆子故意让你难堪,难道就这么算了?”

    楚凌摇摇头道:“她毕竟身份不同,更何况…今天难堪的可不是我。”她倒是觉得,正如金雪所说那老夫人也未必是故意想要她难看,只是习惯了见人就挑刺罢了。这种人,总归不会招人喜欢就是了。

    肖嫣儿有些无精打采地哦了一声,低下头不再说话。楚凌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又嘱咐了一遍见她确实听进去了这才放下心来。

    宫中另一边的幽静角落里,君无欢和桓毓正坐在凉亭里喝茶,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淡淡的余晖洒在凉亭外面,桓毓一边拿着折扇不停的扇风,一边看着安然坐在一边半点汗都不见的君无欢,忍不住在心中暗骂:“怪物!”

    君无欢淡然地喝着茶,双眸微垂仿佛正在思索着什么。旁边的桓毓终于忍不住啧了一声道:“我说长离公子,想什么呢这么出身?看看你周围好么?”君无欢抬眼,淡淡看了他一眼,问道:“看什么?你么?”

    桓毓气结,一指凉亭外道:“看看,看看,信阳侯家的五公子,吏部尚书家的三公子,潞国公家的庶长子,还有刑部侍郎家的嫡次子,前将军家的二公子……一个个大半的花枝招展的,你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么?”

    君无欢看着他神色微冷。

    桓毓不由缩了缩脖子,陪笑道:“你别这样看着我啊,若说先前那些人想要当驸马只是为了陛下的看重的话,过了几天…你也知道先前册封大典上多说人看着的。”

    君无欢轻哼一声道:“所以,你想说什么?”

    桓毓叹气道:“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么?据我所知,陛下对你可是…还不是那么信任的吧。”虽然他表舅将君无欢跟楚凌的关系跟陛下说了,但是陛下除了兑现了之前的诺言允许凌霄商行在天启扩张势力以外,就只有公主回宫的第二天见过君无欢一面,显然是对这个未来女婿并不怎么满意。

    君无欢淡然道:“我心里有数,你有空操心我的事情,还不如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情。”桓毓一想到自己的事情,都是觉得脑袋都涨了几圈,有些痛苦地趴在桌上抱着脑袋声音,“想起来就头痛!你说我娘怎么想的?我在她眼里,就那么像是娶不到媳妇儿的么?”

    君无欢仔细打量了他两眼,点头正色道:“确实挺像的。”

    “……”桓毓无语。

    “真是没想到,神佑公主竟然是个美人儿。”凉亭下的假山后面,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凉亭中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有志一同地闭上了嘴。片刻后,另一个声音也传了出来,“可不是么?何止是个美人儿,那分明是个绝色美人儿啊。就算是玉香楼的玉娇容只怕也比不上神佑公主七分啊。”

    君无欢眼眸骤地一冷,对面的桓毓飞快地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了几个字——“吏部尚书、信阳侯。”

    显然,这两个说话的人正是桓毓方才所说的信阳侯家的五公子和吏部尚书家的三公子。

    “两位,慎言。如何能将公主与玉娇容那等人相提并论。”另一个声音响起,虽然是劝说其实并没有多少尊重之意。桓毓见君无欢脸色难看,立刻识相地贡献出了对方的身份,“惠和郡主嫡孙。”

    先前说话的人嗤笑一声,倒是压低了声音道:“公主又如何?若不是家里老头子逼着我来,谁想要娶一个……”

    “哦?蒋兄,你现在真是这么想的?”另一个人调侃道。

    那人沉吟了片刻,笑道:“虽然说有些那个什么……不过倒真是个美人儿,娶回去摆着看也还是不错的。”

    “正是这话,陛下只怕也是急得很吧。”

    那惠和郡主嫡孙轻哼了一声,似又不屑地道:“真不明白,陛下将她接回来做什么?不是丢皇室的脸么?这种人就算找到了,也该暗地里处理了就是了。如今倒好,弄得满朝风雨的,那些读书人还不知道怎么议论陛下呢。”

    “周兄,您这仿佛是对公主十分不满啊。”信阳侯五公子忍不住问道。

    吏部尚书三公子低声笑道:“蒋兄,这你就不知道了。周兄的未婚妻,可是文安伯家的大小姐,名副其实的京城第一美人儿啊。如今神佑公主回来了,这第一美人儿的位置只怕是要拱手让人了。”

    “就为了这个?”蒋公子诧异地道,显然是不太能理解这种女人才会有的嫉妒心是为了什么。

    惠和郡主嫡孙没好气地道:“胡说什么,凭她也配压着宛吟一头?倒是你们,你们真的要娶那种女人?先说好了,你们谁若是娶了那女人,以后需要让她与我家宛吟来往。”

    蒋公子叹了口气,“父命难违啊。公主么,娶回去好好供着就是了,谁还要相亲相爱不成?”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轻哼从头顶传来。明明只是一声淡淡地轻哼,但是听在三人耳中却犹如雷震一般。不仅是因为他们私底下妄议公主被人偷听,更是因为这个声音震得犹如一柄锤子狠狠地在他们脑子上敲了一记一般。三人立刻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还没等他们看清楚对方是谁,三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便眼前一黑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等到三人都倒在了地上,桓毓才从假山上跳了下来。抬脚踢了踢地上昏迷的人,笑道:“真是作的一手好死啊。”这是他在楚凌那里学来的,觉得用在此处十分的妥帖。

    君无欢神色淡漠地低头看着地上躺着的人,桓毓顿觉不妙连忙道:“我说…别搞出人命啊。这三个毕竟都来出身不凡,要是一次弄死三个,回头大家都麻烦。”

    君无欢抬头,对他淡淡一笑道:“原来在你心里,我竟然是个嗜杀如狂的人啊?”

    桓毓暗暗翻了个白眼,难道你没杀过人?不要太多了好不好?

    君无欢低头仔细打量着三个人,声音轻缓和煦,却让桓毓觉得犹如寒风拂面,冰冷彻骨。

    “杀人不过头点地,若是让他们做个冤死鬼,下辈子如何能记得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君无欢轻声道。桓毓忍不住抖了抖:君大爷,你高兴就好。

    当天,一直到宫宴结束这三位都没有出现过。三人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除了他们的家人自然也没有什么人会在意他们的存在。于是,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人知道三个活生生的大男人竟然悄无声息地在宫中消失了。

    以君无欢如今的身份,按理说是没有资格参加宫中的宴会的。但是襄国公接楚凌回来的时候就说清楚了,是君无欢救了公主,而且这两年一直对公主颇多照顾。为此永嘉帝还特意亲自召见过君无欢,兼之长离公子富甲天下的名声,顺利混入平京的上流圈子也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长离公子名震天下,但是平京见过他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当初凌霄商行曾经跟天启的一些权贵闹得不太愉快,之后长离公子就不再涉足南方了。凌霄商行在南方的一些事情都是交给桓毓公子打理的。如今陛下特意给了长离公子恩旨,凌霄商行真正在天启铺展开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更不用说长离公子本身坐拥了多少财富,只怕没有几个人能算清楚。

    这次长离公子是跟着襄国公一起回来的,又跟玉家的六公子交好,这两天君府倒也算得上是门庭若市。虽然上门的还都是一些二三流的家族,真正的权贵世家那面要摆出矜持的态度以及慎重的观察一番的。

    君无欢和桓毓走进大殿的时候,殿中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托了襄国公的福,两人的位置都十分靠前。两个翩翩公子一进来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桓毓坐在君无欢身边,看着那些若有若无落在君无欢身上的目光,忍不住低声笑道:“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其实是个穷光蛋,你猜他们会是个什么表情?”

    君无欢微微挑眉道:“穷光蛋?你说的是你自己么?”

    桓毓气结,好吧,就算君无欢再穷也比他有钱就是了!沧云城确实是花钱如流水,但是耐不住君无欢太会赚钱,手底下就算偶尔有周转不开的,很快又会过去。只不过,君无欢远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有钱而已。

    豪门大家的穷,更普通人的穷不是一个字儿啊。桓毓公子心中不无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