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0、内务府的下马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楚凌从永乐宫的大床上起来,有些不舒服地活动了一下身体。说起来,她也算得上既能住七星级酒店也能睡牛棚草堆的人物了,认床之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但是昨晚,睡在这永乐宫的雕花拔步床上,一觉醒来竟然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倒不是说床铺有什么不舒服的,而是只要一想到这空荡荡地大殿里只睡了自己一个人,楚凌就觉得自己其实是睡在一个鬼屋里。这还是永乐宫是新修的,若是上京皇城里的宫殿,楚凌真的觉得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公主您醒了?”几个宫女端着水盆面巾洗漱用具走了进来,看到站在床边的楚凌连忙跪下请罪,“奴婢侍候不周,请公主降罪。”原本主子的寝殿中都是要留下宫女守夜的,但是公主昨晚说有人守着她睡不着觉让她们下去,她们只能退了出去。没想到今天竟然耽误了侍候公主起床。

    楚凌挥手道:“行了,都起来吧。”如果说宫里还有什么让楚凌觉得很不习惯的话,那大概就是下跪了。动不动就下跪,这些宫女内侍们累不累她不知道,反正楚凌自己看着就觉得挺累的。

    宫女们有些忐忑地谢过,站起身来要侍候楚凌洗漱更衣。楚凌摆摆手示意她们她自己来,几个宫女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有些不知所措。楚凌觉得有点头疼,只得叹了口气道:“我自己来,以后你们只需要将东西准备好就可以了。没有我的吩咐,就不需要近身侍候。”像楚凌这样的人,确实很难习惯让人近身侍候。说不定说什么时候她反应快了就直接把人撂倒在地上了。

    “可是,公主这…这不合规矩。”一个领头的宫女壮着胆子道。

    楚凌淡淡道:“在这永乐宫中,我就是规矩。”几个宫女看着楚凌干净利落的洗漱的模样,明白这位公主殿下是真的不需要人侍候这些。各自对视了一眼,有眼力的立刻上前递东西,并不再试图靠近楚凌侍候她洗漱了。剩下的人也各自转身去查看公主今天要穿着的衣服,要用的饰品去了。

    永嘉帝确实没有亏待楚凌,各种珠宝首饰一箱一箱地往永乐宫里送,各种名贵精美的衣服更是早早的挤满了所有的衣橱。据说这些都是宫中司衣局绣工最精湛的绣娘们连续赶了好些日子才赶出来的。而且这还是第一批,后面还有不少因为时间紧还没有全部完成。

    楚凌身为女子,天然的对美丽的衣裳和首饰有兴趣。只是一想到宫中这奢华的生活,再想想自己当初在北方看到了的一切,未免也有些提不起精神了。

    众宫女见公主兴致缺缺的模样,也忍不住有些诧异,听说公主殿下从小就过着苦日子,竟然对这些精美华服珠宝首饰不感兴趣么?

    “启禀公主,襄国公夫人和博宁郡王妃求见。”门外,宫女恭声禀告道。

    楚凌有些诧异,“这么早?”

    旁边的一个宫女道:“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只怕是跟着国公和郡王一道入宫的,所以早了一些也是有的。”毕竟早朝本来就很早的,而且公主算是晚辈,虽然身份贵重倒也没有太多的避讳。

    楚凌点点头,看了那宫女一眼道:“请两位在大殿奉茶。”

    “是,公主。”

    等到禀告的宫女退下,楚凌方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如今是什么品级?”

    那宫女连忙道:“启禀公主,婢子金雪,原本是在静安殿侍候,正八品女史。”楚凌点了点头,道:“以后我在宫中的时间,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有品级的宫女宫中称之为女官,不过宫女中有品级的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宫女也只是普通宫女而已。永嘉帝能将自己寝殿里有品级的女官送来给楚凌当贴身宫女,也是用心良苦了。

    “是,公主。”金雪欢喜地应道,旁边的宫女脸上也不由露出了几分羡慕之色。于是侍候楚凌越发周到殷勤了起来。陛下想要让公主挑自己用着顺手的人,因此公主身边的缺都还没有填满。她们这些人虽然没有品级但是大都是在同样的起点上,谁能填上剩下的位置,就要看她们各自的本事了。

    楚凌梳洗完毕换好了衣服便带着人往前殿去了,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已经等了一会儿了,不过两人面上都没有露出丝毫的着急或不耐烦,反倒是不紧不慢地聊着天。

    本就是她们来早了,总不能让公主衣衫不整的出来待客吧?

    听到内殿有环佩声作响,两人这才住了口双双看相内殿的出口。果然看到楚凌带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见过公主。”两人连忙起身见礼。楚凌笑道:“博宁王妃,舅母,两位不必多礼,让两位久等了。”

    “公主哪里话,是我们打扰了公主才是?不知公主可用了早膳?”博宁王妃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脸庞圆润白皙,看上去额有几分富态和慈祥之色。不过楚凌却能从她眼中偶尔闪过的精光看出,这位王妃只怕也是个精明的性子。

    楚凌笑道:“起得晚了些,着实失礼。有劳王妃和舅母陪我一起用早膳可好?”

    两人自然没有不同意的,事实上她们因为陪着早朝的丈夫一起入宫,起来之后也只是胡乱用了一点点心罢了。起的太早反倒是没什么胃口,这会儿早就有些饿了。

    楚凌侧首对身边的金雪道:“让人连着博宁王妃和舅母的早膳一起准备。”

    金雪微微一福,恭敬地退了出去。

    博宁王妃和襄国公夫人都在打量着楚凌,见她面上丝毫不见焦躁畏缩或者得意骄矜之色,依然是一脸平静淡然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对这位刚回来的公主殿下高看了几分。别的不说,单说这份定力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了。

    博宁王妃是奉旨来给楚凌解说册封大典的各项礼仪和注意事项的,襄国公夫人却是来给楚凌送人的。虽然昨晚就听君无欢说过了,但是在此看到肖嫣儿白鹭和雪鸢,楚凌依然很高兴。不过…谁能告诉她,明萱那丫头怎么会在这里?

    襄国公夫人并不知道楚凌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笑道:“我家国公担心公主刚回宫比习惯,这几个丫头都是从北边来的,先前也是一路侍候过公主的,规矩也好,身家也清白。就禀明了陛下,将她们送进宫来给公主作伴了。

    四个姑娘上前,脆生生地道:“见过公主。”就连最爱闹腾的肖嫣儿都规规矩矩的,倒像是真如襄国公夫人说的规矩很好了。楚凌微微挑眉,就见肖嫣儿在博宁王妃看不到的角度对她眨了眨眼睛。楚凌有些好笑,点头道:“多谢舅舅和舅母操心了。我看她们也很好,正好留在宫里与我作伴,过些日子等我出宫了就还给舅舅家。”

    博宁王妃也知道永嘉帝在宫外为公主准备了一座公主府,对楚凌说要出宫的话也并不惊讶。倒是是不是陪着说笑几句,一大早倒是有几分和乐融融的感觉。

    三人刚用过了早膳,就有内务府的官员和宫中尚宫局的女官求见。楚凌自然知道她们是来做什么的,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让他们进来。

    内务府来了一位郎中和几个官吏,女官来了好几位,见礼之后各自自报家门分别宫中地位最高的几位女官都来了。宫中女官内侍与内务府一部分只能重合,偶尔也有几分别苗头的意思。不过比起内务府只派了一个郎中来,女官们显然要周到得多。

    博宁王妃和襄国公夫人安坐在一边,楚凌坐在主位上抿了一口茶方才轻声道:“各位此来,所为何事?”

    那内务府郎中拱手道:“启禀公主,臣奉命将昨日便赏赐之物以及公主今年的花用送来。此为账册,请公主过目。”

    楚凌微微抬手,跟在她身边的雪鸢立刻上前接过了账册送到楚凌跟前,楚凌低头翻看了几页,她记性很好,看东西也快,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将那薄薄的册子翻完了。

    昨日永嘉帝赏赐的东西都是清楚明白地写在圣旨上的,楚凌并不觉得内务府有那么大的胆子违抗圣旨。不过这花用的银子就有些意思了,楚凌是公主,但是永嘉帝却言命了给她亲王的待遇。

    一个公主一年也不过一千两银子的俸禄和各种赏赐罢了。而身为亲王却有封地,有亲兵,有幕僚等等。这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一千两白银,不就是在告诉她内务府或者说朝中大臣不承认她这个公主可以享受亲王待遇么?能不能享受亲王的待遇先另说,但是这态度……楚凌有些好笑,这才第二天呢,就有人上门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了么?

    大殿里一片宁静,不知过了多久楚凌才将手中的册子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淡淡道:“这位大人…可知道抗旨何罪?”那郎中眼神微微一缩,猛然抬头看向楚凌,半晌方才道:“微臣…不明白公主的意思。”

    楚凌淡笑一声,道:“父皇的诏书,还放在我永乐宫呢。要不要我拿出来,跟大人当面对一对?”

    那郎中脸色微变,沉声道:“公主明鉴,公主以女子之身,享亲王之尊有违祖制。陛下因公主回朝狂喜之下难免失了分寸,公主身为子女,当劝谏陛下以免陛下行差踏错才是,如何还能安然受用令陛下名声受损?还请公主三思!”

    看着跟前一脸理所当然的男人,楚凌眼底泛起淡淡的冷意。目光落在男人身上,良久方才幽幽道:“父皇所作所为不合礼制,所以内务府就可以直接串改父皇的旨意。郎中大人,这不是抗旨,这好像是……直接替父皇下旨了吧?我怎么不知道,内务府的权利已经大到了可以随意更改圣旨的地步?”

    那郎中脸色一僵,看着座上仿佛有些慵懒的少女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好一会儿才似终于反应过来,急声道:“公主你血口喷人!”

    楚凌微微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血口喷人?不如咱们往大成殿去一趟,也好让朝中众臣评评理,看看…到底是郎中大人对父皇的旨意阳奉阴违还是我信口无言污蔑大人?”

    那郎中自然不会跟她去凭什么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违背圣旨都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这种事当然不可能是他一个小小的郎中能决定的,但他是来送名册的人,这锅最后铁定是要他来背的。

    事实上,内务府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除了背后有朝中不少大臣支持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这些人笃定了小公主根本不敢将这件事闹出来,甚至有可能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了。一个浣衣苑长大的丫头,还在民间流落了几年,陛下和襄国公府不肯说公主这几年的经历,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的经历了。这样的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能让她住着精美宫殿,锦衣玉食的生活着将来再嫁一个合适的人家她也就应该满意了。

    谁知道,这位公主不仅反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就连胆子也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虽然大清早的大殿里还有冰并不太热,那郎中额边的汗水却已经顺着脸颊从下巴上滴落了下来。楚凌轻笑一声,随手将桌上的册子抛到了他脚边,淡淡道:“带回去,就算内务府对父皇也什么不满,最好还是等你们能让父皇改变旨意了再说。这般越俎代庖…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内务府的用心。”

    那郎中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俯身捡起了地上的册子灰溜溜地走了。

    看着那人逃也一般离去的背影,襄国公夫人和博宁王妃不由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几分惊讶。

    楚凌面色冷淡的看着对人败退,再抬眼面对站在一边有些忐忑的女官时却只剩下了和煦的笑容,“几位女官可有什么事?”

    众女官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高瘦女官走了出来,对着楚凌屈身见礼,“启禀公主,奴婢是掌管宫中宫女调教,分派的。按照宫中规矩,公主宫中当有四名有品级的女官协助公主打理宫中事务,有八名一等宫女随身侍候,十六名二等宫女,二十四名粗使宫女。奴婢选出了合适的宫女人选,名册在此请公主挑选。公主若觉得永乐宫中眼下侍候的宫女有不喜的,也尽可勾去再从别处勾选即刻。”

    说着那女官将两本名册送到了楚凌跟前。一本是永乐宫目前的宫女名册,一本是可以候选的名册。

    楚凌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她现在对这些人都不熟悉,怎么选都没有差别。能被送进永乐宫侍候的人,甭管是谁的人能力总都不会差的。而且,不管是谁的人,总归不会是她的人就是了。

    “就上面这些吧,不过襄国公府送了四个姑娘入宫陪我,她们该如何安置?”楚凌问道。

    女官松了口气,觉得至少小公主不是个难侍候的主子,一边笑道:“此事简单,那四位新人是襄国公对公主的疼爱,公主尽管留下便是。若是将来觉得喜欢想要长留身侧,再将她们编入宫女名册即可。”

    楚凌点点头,“也好。”她当然不会真将她们编入宫女名册,别人不说肖嫣儿好好一个沧云城主师妹,江湖上响当当的小毒仙,进宫一趟成了奴籍她怎么跟师叔交代呢?

    剩下的几个女官的事情都差不多,不是来给楚凌送东西的就是来给楚凌送吃食的,比起内务府的态度,这些宫女们对楚凌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谦恭殷勤。显然,比起那些当官的秉持的所谓文人傲骨,她们更明白谁才是她们的主子,她们的命捏在谁的手中。

    楚凌悠然的听着她们说完告退,一个上午的时间都已经差不多过去了。

    博宁王妃忍不住赞道:“我看公主处事利落,哪里还需要我等教导,陛下着实是过滤了。”永嘉帝要她教导公主宫中各项事宜,但是博宁王妃却觉得看了一上午,她自觉根本没有什么能教导公主的。

    襄国公夫人也点头称是,望着楚凌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赏。显然襄国公并没有告诉她楚凌这几年的经历,楚凌也更确定了这对夫妻大概确实存在着什么问题,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和睦罢了。

    “王妃过奖了,我要学的地方还多着呢。”楚凌笑道。

    博宁王妃摇头道:“公主别在意那些老学究说什么,那些人,怎日里不嚼上两句舌就觉得日子过的不安稳。公主刚刚回来,陛下疼惜公主又什么不对的,值得他们这般闹腾?”

    楚凌蹙眉道:“朝中众臣,对父皇昨日的旨意十分不满么?”

    博宁王妃笑道:“他们哪儿只是对陛下昨天的旨意不满?陛下下了什么旨意他们若不批驳两句,倒是显不出来他们是铁骨铮铮的忠臣一般了。旁的不说,去年我家王爷寿辰,不过是多请了几个人就被连着弹劾了好几天,说王爷生活奢靡。倒了他们自己那里,就变成了以文会友。旁人去听个曲儿,就是好色无度,到了他们自己身上就是风流雅事。”

    楚凌有些诧异,看来这位博宁王妃对朝中那些老臣也颇有不满啊。楚凌对平京地权贵了解还只限于身份地位,倒是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些权贵之间的恩恩怨怨,想必也是一出好戏。

    楚凌正要请博宁王妃和襄国公夫人一起用午膳,却见门外一个内侍匆匆而来,“叩见公主。”

    楚凌问道:“何事?”

    小内侍脸色有些发白,颤声道:“启禀公主,陛下在御书房里大发雷霆,陈公公想求公主去劝一劝。”

    大发雷霆?

    楚凌想起之前襄国公府人透露的今天早朝只怕有些事端,看来今天的早朝是不太顺当了。

    思索了片刻便站起身来道:“我去看看。”

    小内侍松了口气,连忙从地上跑起来给楚凌引路。

    “公主……”襄国公夫人有些担忧地看着楚凌,襄国公跟她说的意思是希望公主暂时不要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去。楚凌对襄国公府人笑了笑道:“夫人不必担心,我去去就回。万一父皇气坏了身子,总是不好的。”

    襄国公夫人轻叹了口气,只得点头道:“公主千万小心一些。”陛下生气,公主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不去也不是不妥地。

    楚凌点头,带着人便往永乐宫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