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9、大写的失败!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有些无语的跟她的这些继母…不对,不应该是继母,大概算是姨娘、小妈之类的寒暄了几句。当然主要是跟为首的贤丽如三妃,然后才由襄国公引荐了早就奉旨在这里等着的襄国公夫人。

    这位襄国公夫人也并不是襄国公的原配,原配夫人当年虽然跟着来了南方,但是亲子下落不明由旅途劳顿之下,刚到平京还没等安顿下来就没了。这个时代的天启贵女们都是从小养在闺中的娇女,若是太盛世还罢了保养得宜健康长寿的也不少,一旦发生什么战乱她们往往是最难活下来的。如襄国公府一般的人家,平京城里也不少。

    这些男人们,总是心心念念将女子圈在家中不让她们有任何成长的机会。一旦危机来临,最先被牺牲的往往也是这些被他们圈养的女人,而这些男人只需要流上几滴眼泪,就可以找一个安稳的地方再娶娇妻继续过着妻妾成群的日子。

    “见过公主。”襄国公夫人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温婉清秀的中年女子。回来之前,君无欢的情报做的很到位,楚凌自然也知道这位夫人的来历。这位襄国公夫人今年三十五岁,虽然也算是书香门第出身,但原本嫁的却是一位将领。貊族入侵的时候她的丈夫死在了战场上,她带着儿子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了南方,却被婆家丈夫的兄弟和公婆赶出了家门。只因为她在逃难的途中带着儿子掉队了一天多,婆家认为她这一天多行踪不明很可能做了对不起自己儿子的事情有违妇德。其实明眼人都心知肚明,这家人是为了算计自己儿子留下来的财产和儿媳妇的嫁妆,才弄出这么一出的。

    最后她走投无路一咬牙直接跑去宫门口告御状,这件事碰巧就是襄国公处理的。不久之后,这位夫人就带着自己的嫁妆亡夫的遗产还有一个才三岁大的儿子嫁进了襄国公府做继室。这两人刚成婚的时候,整个平京流言蜚语满天飞。毕竟襄国公在嫡妻亡故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娶继室,而且娶得还是一个寡妇,怎么能不让人议论?甚至有人说,襄国公跟那小寡妇肯定是早有瓜葛,说不定襄国公夫人就是被两人气死的云云。

    但是根据君无欢查到的消息说,在告御状之前,襄国公确实是没见过这女子的。那时候襄国公府人过世已经有三四个月了。而且,襄国公和这位继室夫人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真的成婚。两人从成婚之后就一直分房而居,襄国公也从来不会去继夫人的房间。所以两人虽然成婚已经十多年了,却依然没有一儿半女。

    楚凌浅笑道:“舅母不必多礼。”

    襄国公夫人笑容温婉,“臣妇奉陛下之命,这几日会暂住宫中与公主作伴。公主若有什么吩咐,千万不要客气。”

    楚凌点头道:"那就有劳舅母了。”

    一行人进了永乐宫,一股清凉之意立刻扑面而来。楚凌侧首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墙角边摆放着几个精致的铜盆,里面放着有半人高而且雕琢成形的冰块。皇室或权贵人家都有储存冰块夏天用的习惯,但即便是当初还在上京的时候,夏天冰块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也是贵重的东西。如今到了南边就更是如此了。

    跟在旁边的丽妃笑道:“公主不知道,陛下前些日子就早早的命人打理永乐宫了,所幸今儿都弄好了。公主快悄悄,若有什么短缺的尽管说,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

    旁边贤妃也点头道:“丽妃妹妹说得是,这儿是公主的家,公主可千万不要亏待了自己。”

    楚凌笑道;“我知道了,今天劳动各位娘娘了。”

    一群女子围着楚凌言笑晏晏,轻声软语当真是让人明白了为何古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是楚凌自己,无故也舍不得对这些美人儿冷眼相待啊。

    永嘉帝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和乐融融的情景,原本有些阴郁的神色也跟着缓和了许多。

“陛下。”

    永嘉帝淡淡地挥退了众人,大殿中只留下了楚凌,一时间原本有些喧闹的大殿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楚凌看着眼前的永嘉帝一时沉默无语,她确实不知道该跟这个父皇说什么。楚凌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军人,性格坚毅豪爽,却又带着几分洞察世事的洒脱。对楚凌这个女儿算得上是放任,父女俩从小交流起来就没有任何障碍。但是眼前这一位显然不是,他不仅是一个父亲,还是一个皇帝。偏偏,他还是一个失败的父亲,失败的丈夫,失败的皇帝。如果用楚凌从前的眼光来看,永嘉帝的人生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失败。

    但是楚凌也知道,这并不能全怪在他身上。他少年登基就被人把持朝政,他接触不到朝政,没有人能教他怎么当个好皇帝。当初君傲的事情更是彻底湮灭了他想要反抗的心。等到貊族入关,他想要摆脱摄政王的心只怕是已经强过了一切。所以,他选择在背后捅了摄政王一刀然后自己带着人跑了。

    永嘉帝显然也有些局促,看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问道:“卿儿,这些年…你在北晋,可还好么?”

    楚凌垂眸,轻声道:“还好,都是…拂衣姐姐在照顾我,我…也没有受什么苦。”

    “拂衣…对,拂衣……”永嘉帝的唇角颤抖了一下,道:“拂衣她……”楚凌从袖中取出了一块玉佩递到了永嘉帝面前,道:“这是…拂衣姐姐给我的,她说,如果我有一天能回到父皇身边,就将这个交给父皇。她说……”

    “她说什么?”永嘉帝将玉佩紧紧地抓在手中不停地摩挲着,仿佛稍微松一些力道玉佩就会从他手中脱出去一般。

    楚凌道:“她说,她想回家。”

    永嘉帝终于忍不住痛哭流涕起来,他本就不是性格坚毅的人,相反的还有些多愁善感。但是平时在朝臣们面前,无论如何也要忍着的,如今听到小女儿带来长女的遗言,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比起这个从小就分别的小女儿,永嘉帝在长女拂衣身上投入的感情还要更多一些。毕竟楚拂衣是原配嫡后所生,又从小丧母,永嘉帝难免就对这个女儿更多了几分怜爱。楚拂衣也从小便聪慧懂事,善解人意,永嘉帝因为摄政王的压制而郁郁不得志的时候,时长是这个女儿在自己跟前开解逗他开心。如今听到这样的话,永嘉帝如何能不伤心欲绝。

    “陛下……”侯在门口的陈珙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连忙想要进来。

    “滚出去!”永嘉帝厉声道,陈珙吓了一跳连忙低着头退了出去,又将守在门口的守卫都赶远了一些。

    楚凌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一时竟有些不知道是该轻视他还是同情他。与楚凌从前认识的绝大多数男人都不同,曾经那些与楚凌来交情深厚的男人,无论性格如何但本质上都绝不是什么软弱无能的人。但是眼前的这个她需要称之为父皇的人却……想起自己那位老爹,楚凌一时间有些意兴阑珊了。没有了女儿,她老爹不知道会不会躲起来偷偷哭。她倒是不用担心自己老爹老无所依,多的是人照顾他,只是……

    永嘉帝看到跟前的小女儿的眼睛也有些红,立刻想起来了自己是做父亲的,怎么能在女儿面前哭泣?连忙抹干了眼泪,连声安慰起女儿来。

    深夜,楚凌从永乐宫出来,好不由得就朝着永乐门的方向而去。不过,才刚到永乐宫口,就被人拦了下来,“公主。”

    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出现在自己跟前的男子,三十出头的模样,面容英挺五官深邃,看上去有几分冷漠。楚凌挑眉道:“你是谁?”男子拱手道:“御前侍卫副统领,萧艨。”

    楚凌道:“原来是萧统领啊,这么晚了您不回家休息,不护卫在父皇身边,等在这儿做什么?”

    萧艨沉默了片刻,道:“回公主的话,陛下吩咐属下以后负责保护公主的安危。此时深夜,不宜出宫,还请公主回宫休息。”楚凌有些同情地看着萧艨道:“啊,你被降职了啊。”

    御前侍卫副统领,和神佑公主的随身护卫哪怕是永乐宫的护卫统领,这降职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萧艨面色如常,“君命如山,我等臣子自然是陛下如何吩咐就如何做。”

    “无趣。”楚凌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有些无趣地撇了撇嘴角。

    萧艨并不多话,只是沉默地拦在楚凌跟前。楚凌眼睛一转,是笑非笑地道:“父皇到底是要你保护我还是监视我?”

    萧艨终于抬头看了楚凌一眼,脸上似乎多了几分不悦之色,沉声道:“公主不该怀疑陛下的用心。”

    楚凌点点头道:“行吧,那现在你到底是父皇的人还是我的人?”

    萧艨道:“以后属下只听从公主差遣。”

    楚凌觉得,这孩子肯定是得罪人了。不然堂堂一个御前侍卫副统领,怎么就沦落到来听她一个公主的差遣了呢?这不是摆明了以后他那御前侍卫副统领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么。

    “既然是听我差遣,来,陪我出宫一趟。”楚凌笑眯眯地道。

    萧艨皱眉道:“宫门已落锁,公主现在不宜外出。”

    楚凌呵呵一笑,突然一指他身后,“有刺客!”然后飞身便朝着永乐门的宫墙掠了上去。楚凌刚刚掠上宫墙就感觉到身后风声袭来,连忙一侧身避开了朝自己扑来的萧艨,下一刻直接往后一仰朝着宫墙外的地面缀去。萧艨心中一惊,连忙伸手要去拉,却见楚凌对他勾唇一笑伸手一掌朝他拍了过来。萧艨侧身闪避的时候,楚凌已经领空一个翻身稳稳地落在了宫墙外面。

    萧艨剑眉紧锁看着眼前的少女,脸上满是不赞同的神色。

    楚凌笑道:“功夫不错,有时间切磋一下。”

    “萧艨沉声道:“属下不敢,请公主立刻移驾回宫。”

    楚凌笑道:“我凭本事出来的,为什么要回去?萧统领也说了啊,宫门已下锁,我怎么回去?”

    “……”萧艨沉默不语,楚凌对他挥挥手道:“萧统领去不去啊,不去我就走了。”说罢,当真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萧艨站在宫墙上看着月光下漫步而去的女子眉头锁的更紧了。

    “萧统领,有什么事吗?”方才两人的动静到底还是惊动了附近的守卫,一队宫中侍卫过来看到站在墙头上的萧艨问道。萧艨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无事。”

    楚凌心情有些愉快地看着从后面跟上来的萧艨,虽然欺负老实人有些不太好,不过楚凌也没什么愧疚的感觉就是了。侧首看看萧艨,笑道:“萧统领怎么来了?”

    萧艨道:“公主深夜出宫,不好。”

    “哪儿不好?”楚凌挑眉。

    萧艨道:“无视宫规,对公主的名声不好。”

    楚凌嗤笑一声,不以为然地道:“名声好有什么用?”萧艨看了看她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为何咽了回去只是沉默的跟在楚凌身边。楚凌悠然道:“萧统领,这个世道啊对女子不太友善,任是你名声再好万人称颂,一刀下去也是要命归黄泉的,这还算得上是最体面的死法了。”

    “您是公主,不会发生这样的……”萧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凌打断了。楚凌淡淡道:“当初上京浣衣苑里,哪一个不是公主郡主,皇妃诰命的?”普通的天启女子,貊族人还不屑抓呢。

    “……”

    君无欢的住所距离皇宫并不远,是一座看起来年代并不长久的新宅子。而且,宅邸门口就明晃晃地挂着君府两个大字,甚至旁边还刻着凌霄商行的标记。

    楚凌也没有敲门,直接带着萧艨从墙头跃了进去。萧艨跟在楚凌身边,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他不知道这位小公主深更半夜带着他来这里是什么意思。真的信任他?还是试探?

    已经是半夜了,君无欢却还没有休息。不仅是君无欢,桓毓也同样没有休息。桓毓趁着下巴坐在书房里看着正坐在书案后面看账册的君无欢,道:“我说,你决定凌姑娘回来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现在可是公主啊!”

    桓毓忍不住想起了三年多以前第一次看到楚凌的时候的情形,那时候谁能想到那个矮小瘦小的女孩儿竟然会是堂堂天启公主?而且还是他的远房表妹?

    君无欢放下账册,微微蹙眉看着桓毓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桓毓叹了口气,有些哀怨地道:“你不懂。”

    君无欢微微扬眉,有些事情他确实不需要懂。见君无欢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桓毓不由得更急了,“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人在打凌姑娘的主意啊?”

    君无欢看着他,“怎么说?”

    桓毓轻哼一声道:“还怎么说?你不是忘了凌姑娘已经快要十七了吧?在天启,这个年纪的姑娘可不算小了。宫里那位陛下又摆明了宠爱,你说那些人家会怎么想?现在这平京城里多的是人想要做神佑公主驸马呢。”

    君无欢眼眸微闪,盯着桓毓道:“玉家也是这么想的?”

    桓毓连忙摆手道:“不不不…不是我啊!”君无欢盯着他并不说话,桓毓有些沮丧地垮下了肩膀小声道:“是我四哥。”

    君无欢凝眉道:“你四哥?玉承涟。”

    桓毓连连点头,君无欢道:“我记得,他是庶子。”

    “……”请问,现在是关心玉老四是嫡子还是庶子的时候么?关键是,有人想要抢凌姑娘啊。

    君无欢轻哼一声,淡淡道:“以玉家的门第,嫡长子匹配公主也只是勉强说得过去,你们玉家想要干什么?”

    桓毓缩了缩脖子,有些后悔自己当真君无欢的面提起这件事。这又不关他的事,他多什么嘴?好一会儿,桓毓才小声道:“那个,我说了你别生气啊。他们觉得…凌姑娘从小在浣衣苑长大,又、又在流落在外好几年,跟寻常的公主肯定是不一样的。说不定,陛下会…降低驸马的资格呢。”

    其实说到底,还不就是觉得神佑公主名声早就已经毁了。那些真正的高门权贵,舍不得用自家要继承家业的嫡长子来配公主,有舍不得永嘉帝对公主的这份宠爱,才想出拿庶子充数的法子?有这个想法的人,只怕也不在少数。

君无欢的眼眸骤地冷了下来,桓毓连忙劝道:“那什么,现在咱们先别管别人怎么样了。他们越是不堪,你的胜算不是才越大一些么?别忘了长离公子你现在的身份…在我舅舅那里也是个来历不明的。”

    君无欢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让你家那个玉承涟给我小心一点。”

    桓毓有些无奈地苦着脸道:“不是吧,你想对他做什么?”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那个异母四哥,但是毕竟也是玉家人,要是出了什么事他还不被烦死?

    “谁要对谁做什么?”楚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片刻后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桓毓原本还想要调侃楚凌两句,回头一看到跟在楚凌身边的萧艨,立刻果断地闭上了嘴。

    萧艨并没有跟着楚凌进来,而是自觉地留在了外面。桓毓有些戒备地扫了门口一眼,靠近楚凌低声道:“凌姑娘,你怎么会带他来?”

    楚凌笑道:“萧统领以后是我的侍卫啊。”

    桓毓有些惊讶,忍不住道:“陛下对你还真不错,萧艨可是宫中有数的高手。”

    “你打不过他?”楚凌挑眉,饶有兴致地问道。

    桓毓公子哑口无言,打不过怎么了?有罪吗?

    君无欢含笑看向楚凌道:“阿凌这么晚了,怎么从宫里出来的?”拉着楚凌到自己身边坐下,又到了一杯水放到她手里。

    楚凌笑道:“翻墙啊。”

    桓毓对她比了一个你厉害的手势,不过楚凌只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君无欢仔细看了看楚凌道:“宫中的事情襄国公跟我们说过了,看来阿凌确实没有受委屈。”楚凌笑道:“不用担心,我委屈了谁也不会委屈自己的。最近白天我大概是出不来了,只好趁着晚上出来看看。”

    桓毓点头笑道:“那倒是,你才刚回来,陛下肯定不会放你出宫的,最少也要等到册封大典之后吧。”

    君无欢微微蹙眉,道:“明天只怕还有不少事情。”昨天永嘉帝的那几道圣旨,并没有遭到群臣的当场反对,但是并不代表就没事了。明天早上地朝会上,肯定会有人提出来的。

    楚凌道:“我也觉得不会这么顺利,舅舅说明天你也会入宫,到时候……”

    君无欢摇摇头道:“阿凌不用担心,也不用出面。陛下允诺了凌霄商行可以在天启随意经商,我自然要出面谢恩的。另外,白鹭雪鸢还有嫣儿,明天襄国公都会送进宫去陪你。”

    楚凌看了看君无欢带着几分和煦浅笑的容颜,轻轻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会设法尽快出宫的。”

    君无欢点头笑道:“好,那我等着阿凌。”

    坐在旁边的桓毓公子默默地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他或许也应该找个心上人了?



------题外话------

    未来一个月在大首都,多少年木有体验过集体生活鸟~(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