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8、封号神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中旬的平京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气候,但是皇宫之中的一座宫殿里却一派清凉之感。

    一群宫女内侍在大内总管的指挥下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快,这儿有灰尘赶紧擦一擦。还有这里,这花儿是哪个不长眼的送来的,怎么还有枯叶不要命了是吧?”往日里总是侍候在永嘉帝身边的陈珙尖着嗓子道:“小公主就快要到了,你给都给我仔细着点。平日里偷懒没什么,若是惹了小公主不快……”

    “是,陈公公。奴婢这就去换来。”一个小内侍连忙搬起地上的花盆就要走。

    陈珙看看四周道:“冰可够用了?不够就赶紧去内务府领,陛下吩咐了,这永乐宫里的冰不用按例领,公主在北地长大,只怕受不得南边的炎热,别热着公主了。不够用尽管去内务府要便是!”

    “公公放心,永乐宫的冰窖里已经存满了。”

    “这就对了。”陈珙弹弹袖子道:“你们能来这里侍候小公主可都是八辈儿的福分,做人要惜福。小公主高兴了,陛下才会高兴。”

    “是,陈公公。”

    陈珙满意地点点头,道:“得,你们安心候着,我回去回禀陛下去了。”

    陈珙回到永嘉帝的寝殿,寝殿里面却一反常态的热闹。自从来了南方,永嘉帝的脾气就有些古怪。后宫虽然嫔妃不少,但是永嘉帝从来不喜欢嫔妃来自己的寝宫。就算临幸妃子也是去后妃的宫中。议事则去御书房或者朝会的大殿。陈珙有些时候觉得,陛下的寝殿反倒是整个皇宫除了冷宫意外最寂寞孤单的地方了。

    一走进去,果然看到里面做了一群衣着光鲜亮丽的女子。永嘉帝年纪虽然不小,但是如今后宫嫔妃的年纪却普遍不大,因为当年后宫的嫔妃全部留在了北方,现在这些妃子全部都是来了平京之后才纳的。只是永嘉帝却再也没有册封皇后甚至连贵妃都没有。如今后宫中品级最高的是贤妃颜氏、丽妃钱氏、如妃安氏三位,最受宠的是郑修容和玉婕妤。只是后宫诸妃无论品级高低都无所出,高位的妃子们无论受宠与否待遇都不会变,倒是对争宠没什么兴趣了。后宫之中虽然也有勾心斗角,但是却比在北方的时候要安稳得多。

    今天这些嫔妃们都聚在这里,为了什么陈珙自然是知道的。

    襄国公即将迎回小公主的事情如今整个平京大概都知道了,虽然是个公主但是只看陛下这兴师动众的模样就没人不知道这位小公主的受宠程度。更何况,就算是公主那也是陛下如今唯一的血脉啊。

    若是能在小公主面前卖个好,自然比什么都惯用了。

    “陛下。”陈珙走到永嘉帝跟前,低声道。

    永嘉帝看到陈珙,立刻问道:“永乐宫如何了?”

    陈珙笑道:“陛下尽管放心,襄国公刚走老奴就开始督促下面的人整理永乐宫了,若还打理不出来,那就是老奴的罪过了。老奴方才又亲自去看了看,一应都好。”

    永嘉帝点点头道:“你做事朕放心。看看时间…你说朕是不是该去宫……”

    “陛下,万万不可。”陈珙哪里会不知道永嘉帝想说什么,连忙低声劝道:“陛下纵然是舔犊情深,但是公主毕竟是晚辈,如何能让陛下亲自去迎。若是传出去,对公主只怕不好。”

    永嘉帝顿了一下,皱了皱眉道:“那些老学究,这般多事。朕和卿儿是父女,哪里来的那么多讲究?”

    陈珙心中暗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这几天为了公主回来的事情,朝堂上就不知道争吵了几回了。只是陛下这次难得的强硬,众臣自然也不愿意为了个公主跟陛下硬杠。反正也不是什么关乎国家的大事,公主又不能继承皇位。到底是陛下唯一的血脉,若是真不给陛下面子,天子一怒也不是那么招架的。

    只是那些人虽然妥协了,只怕心里还想着挑小公主的刺耳呢。永嘉帝原本还想要众臣出城迎接,被身边的人好不容易劝住了。最后才只拍了吏部和宗人府和宗室的两位在京的王爷王妃去迎接。

    “启禀陛下,公主殿下进宫门了。”一个侍卫飞快地进来禀告。

    永嘉帝大喜,“快!快移驾大成殿!”

    坐在守卫的贤妃起身笑道:“陛下,不如臣妾们去迎一迎公主吧?”虽然她们都算是公主的母妃,但是公主毕竟是皇后所出的嫡女,位比亲王。千里归来,她们出去迎接一下也说得过去。

    永嘉帝看了看贤妃,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们也算是长辈,到大成殿外面去看看就行了。卿儿年纪小,你们以后要好生照顾她。”

    “是,陛下。”众嫔妃起身应道,躬身退了出去。

    楚凌跟在襄国公身边一路往宫中走去,跟在她身边不远处的是两位在京城的郡王,都是永嘉帝的堂兄弟。他们的封地在北方,如今北方没了他们的封地自然也就没有了。逃到南方之后只能一直住在京城。在前面引路的是吏部和宗人府的官员,君无欢进了平京就跟她们分开了,并没有跟着一起入宫了。

    平京的皇宫原本是行宫,虽然南渡之后大肆修建过但是无论面积规模还是气势都远不如上京的皇宫。楚凌更是见惯了各种宏伟建筑的人,这点小规模自然是镇不住她。

    看着楚凌一派淡然的模样,两个王爷倒是都有些诧异。毕竟听说这位小公主早些年一直生活在浣衣苑,这几年流落江湖日子只怕也不会好过。别说是这样的小姑娘,就是他们这些王府小郡主,除了还不懂事的,头一回入宫面圣也是难免要紧张的。这一位看着倒是真淡定。

    旁边的襄国公见状,心中隐隐有几分得意,心中暗道:“你们若是知道小公主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只怕下巴都要下掉了。”

    一行人刚走到大成殿外面,就看到往日肃穆的大成殿外面竟然站着一群衣袂飘飘年轻美貌的女子。楚凌有些诡异地发现,这些女子竟然远远地就对自己露出了慈爱的笑容。也难为她们竟然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准确的将笑脸抛给她了。

    刚走到大成殿外面的石阶下,就看到两个官员和几个内侍捧着明晃晃的绢帛从里面走了进来。

    “宣旨!”

    “臣等跪接圣旨。”大成殿前,众人齐声应道。楚凌只得跟着襄国公一起屈膝跪了下来,这些日子襄国公带着的人也教过楚凌天启女子的礼节,楚凌素来悟性极佳,除非是故意否则几乎没有学不会的道理。所以才短短十多天,天启宫廷女子的礼仪在她做来竟然也已经是浑然天成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次女者,乃朕与庄穆皇后嫡女。宛柔聪慧,仁孝才明,淑慎惠和。今承天之佑,安然归来,朕心怜之。特赐封号”神佑“,以谢神明,以佑吾儿安康。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咨尔神佑公主,朕之帝女,孝惠成性,明仪端肃,特赐食邑三千,品级礼仪皆与亲王同。赐亲卫三千,护佑公主左右。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神佑公主历劫归来,赐黄金一千,白银两万,珍珠十斛,碧玉……赐陛下随身玉佩一枚,以玉佩可换陛下诏书一封。钦此!”

    “叩谢皇恩。”

    接连三道圣旨,无论是大殿外面的还是大殿里面的人都被震得头晕脑胀。对北晋朝堂上的大臣们来说,知道二公主找到了这个消息满打满算其实也还不到一个月时间。永嘉帝这次显然是费了不少心思,一直到襄国公去了北晋才透露出来这个消息。但是小公主在哪儿,这几年在做什么,又是怎么找到的等等一概不说。而且态度强硬的通知礼部宗人府和钦天监为公主选择封号。

    最后,礼部呈上去的封号永嘉帝还不满意,如今这封号还是永嘉帝自己定的。

    朝臣们并不想为了一个小公主跟皇帝治气,毕竟如今对天启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小公主如何而是要从宗室中选择一个皇嗣出来,毕竟永嘉帝年纪已经不小了而且身体也并不太好。但是永嘉帝对此极其的不配合,倒是这一次隐隐透露出几分意思。只要朝堂上不干涉小公主的事情,皇嗣的事情还是可以商量的。

    只是,即便是如此在朝臣眼中,永嘉帝对小公主的赏赐还是有些过了。

    公主封号没问题,但是食邑三千,位比亲王还能拥有亲卫?这哪里是位比亲王,这是除了不用就番就已经是个亲王了啊。更不用说最后那个,什么叫以玉佩可换陛下诏书一封?这等于给了公主一道空白的诏书啊,谁知道那小公主会拿来填什么?

    永嘉帝的表现无一不说明了,陛下对这个从北地归来的小公主的重视。

    楚凌也有些惊讶,连续三封诏书确实说明了永嘉帝对楚卿衣这个女儿的重视。楚凌并不是刚来到这个世间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她自然知道永嘉帝的后两份诏书对朝中大臣的冲击。天启的公主与前朝不同,公主没有食邑,从小养在宫中,长成之后赐予封号和大笔嫁妆嫁入权贵之家或和亲。基本上就是皇家千娇百宠养着的金枝玉叶,美则美已,基本上没有什么自由可言。

    而有了食邑,自然就要有替公主打理食邑和产业的相关人员,再加上三千亲卫,这确实是个标准的亲王待遇。只是不知道,里面那些老臣为什么没有反对呢?楚凌有些好奇地思索着。

    “宣神佑公主觐见!”

    “宣博宁郡王、安信郡王觐见!”

    “宣襄国公觐见!”

    永嘉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双眸紧紧地盯着大殿门口。传旨的内侍有些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倒是显得大殿内格外的寂静。永嘉地又垂眸看了一眼底下互相交换着眼神或者干脆眼观鼻子鼻关心的大臣们。心中冷冷地想着:他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或许对他们来说,他这个皇帝根本不重要,只谁坐在这个皇位上也不重要。他们有的人要荣华富贵世代不绝,有的人要清高名声流芳后世,有的人只求安安稳稳不用面对北晋人的刀锋。只要能做到这些,皇帝是谁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皇帝是谁都没有关系了,皇帝有没有儿女,有没有血脉自然就更不重要了。

    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大殿的门口,永嘉帝放在龙椅扶手上的手指不由得收紧了。

    此时大殿中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差不多就是平时朝会的人数。跟永嘉帝希望地所有在京官员全部前来迎接公主回朝还略有一段距离。众人也都忍不住回身看向大殿门口,只见从外面进来的一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浅蓝色衣衫的美丽少女。十六七岁的模样,身形纤细修长,容貌却是难得一见的精致美丽。神色淡淡的,眼眸清澈明亮仿佛能够看清人心一般的澄澈。站在最前排的几个老臣心中倒是略微松了口气。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小公主从小在浣衣苑长大,之后几年又流落在外,养成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习性。但是看眼前的小公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依然神色从容自若,不骄不躁没有半点畏惧之色,虽然略显清冷了几分,但也让人觉得有这皇室公主的矜贵傲气。

    不过…看看跟在公主身边的襄国公,这到底是公主的本性还是襄国公这些日子临时抱佛脚教出来,还要再看看才行。

    “臣等…叩见陛下!”跟在楚凌身边的几人齐声躬身行礼。

    楚凌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屈身行礼,“儿臣、叩见父皇。”

    “好!好!”永嘉帝看着眼前的少女眼睛顿时变得更红了,连忙颤声道:“快,快起来!快来让父皇看看。”

    楚凌谢过之后方才起身,见永嘉帝朝着自己招手这才漫步朝着殿上的永嘉帝走了过去。永嘉帝仔细端详了楚凌良久,方才点点头道:“襄国公说得不错,卿儿…卿儿的相貌,和当年的襄国公府太夫人十分相似。好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楚凌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跟即便是年老体衰依然气势逼人的北晋皇不同,永嘉帝的气质太过温文,比起皇帝他其实更像一个文人墨客。楚凌自然看得出来,他此时的激动欢喜也不是作假的,心中忍不住也有些酸楚。

    楚卿衣在北晋受了那么多的苦楚最后甚至连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都不知道就死了,她知道她心心念念的父皇其实也是想念她的么?可是…这个男人再疼爱激动又有什么用呢,他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两个女儿其实都已经不在了。

    卿衣,你看到了么?这就是你的父皇。

    那个抛弃了你们的男人,如果知道他还念着你还想要疼爱你,你是不是也会高兴呢?

    见楚凌不说话,永嘉帝也不勉强,只当她刚回来还不习惯,又或者与他这个父皇还不熟悉还存在着一些隔阂。拉着楚凌到自己身边,侧首看向殿下的众人沉声道:“这便是朕的嫡女,也是如今天启唯一的公主——神佑。”

    “臣等见过公主!”

    大殿中,众人齐声参拜。

    楚凌居高临下,看着下面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的朝臣们,淡淡一笑道:“众卿免礼。”

    “谢公主!”

    “好!好好好!”永嘉帝看着楚凌,连连点头。虽然说不管女儿变成什么模样他都会疼爱,但是眼前的女儿却优秀的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女儿这几年的事情永嘉帝已经听襄国公说过不少了,虽然有些事情还不能对外人道,但是永嘉帝心中却隐隐有些得意的。

    如果是个皇子,永嘉帝欣慰之余未必不会多几分防备之心,但是楚凌却是个公主。一个可以尽情娇宠放纵的公主。

    等到众人参拜完毕,永嘉帝轻声道:“好孩子,你一路回来定然是累了,父皇已经让人将长乐宫打扫出来了以后就给你做在宫中的住处。你先回去歇着,等父皇这边事了了就过去看你。过几天,朕便为你举行册封大典。”

    楚凌点头,“多谢父皇。”

    “去吧,朕让襄国公夫人提前在永乐宫等着你了,则知,你陪卿儿回永乐宫吧。”

    “臣遵旨。”襄国公恭敬地道。

    “儿臣告退。”楚凌走下丹陛,与襄国公一道退出了大成殿。

    两人从大成殿出来,之前外面那一群花枝招展的美人儿却都不见了。襄国公陪着楚凌一路往永乐宫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襄国公一边笑道:“永乐宫在后宫东南角,在后宫和外廷的交界处,旁边就是永乐门,要出宫也非常方便。这皇宫原本是当年的皇家行宫,永乐宫却是陛下南渡之后修的,除了当初换来先皇后死讯时陛下在此独居了三个月,再也没有人住过。”

    楚凌一边欣赏着沿途的美景外加记下路线,一边问道:“我以后要一直住在皇宫里么?”

    襄国公笑道;“自然不是,你虽然尚未出嫁,但是已经有了封号和食邑,按规矩是可以在宫外居住地。毕竟,宫中外人进出不便,为公主打理食邑的人总不能随意出入皇宫吧,永乐宫虽大,却也住不下一个亲王应有的班底。陛下已经为你在宫外选好了公主府,如今正在修整。不过最近公主只怕是要住在宫中的。”

    楚凌点头表示明白,公主刚回来就着急出宫独居,让外人看了只怕还以为她这个公主对陛下有怨言呢。

    襄国公侧首看看楚凌道:“明天陛下会召见长离公子。”

    楚凌微微蹙眉,只听襄国公问道:“公主,长离公子的身份,你心中可有数?”

    楚凌笑道:“舅舅是怀疑君无欢心另有所图?舅舅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桓毓公子吧?他跟着君无欢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君无欢的来历?”

    襄国公轻哼一声道:“相信他我还不如相信公主,既然公主这么说,这件事我以后不再问了。只是我想提醒公主,若是君无欢的身份有什么问题的话,最好尽快处理好,最起码你们心里也要有个应对。朝堂上那些老头子…抓到根鸡毛就能当令箭,捕风捉影,夸大其辞最是在行。”

    楚凌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舅舅。”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到了永乐宫门口,永乐宫本就是离外廷最近的宫殿之一,距离大成殿也并不远。

    才刚走近,就看到方才那一群美人儿已经等在了永乐宫门口,看到两人过来就齐齐朝着楚凌屈身行礼,“臣妾等,恭迎公主回朝!”

    襄国公难得的吓了一跳,连忙避开。

    楚凌也微微侧身只受了半礼。

    虽然楚凌如今的品级在这些女子之上,但是她们毕竟是永嘉帝的嫔妃,勉强可算楚凌的半个长辈。

    “诸位…不必多礼。”楚凌看了一眼这些女子,确定自己从她们脸上看到了类似慈爱疼惜之类的表情。

    也没…比她大几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