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6、云师叔的托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肖嫣儿突发的状况,楚凌也不敢再城外久留便带着她回程去了。至于长离公子议事完了出来发现阿凌又走了是什么表情,就不关别人的事了。

    肖嫣儿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一路回城还有些恋恋不舍。她对军营很有兴趣,从前君无欢不让她去如今拖了楚凌的福好不容易能去了就更感兴趣了。而且她明显就不记得自己之前出现的状况,自然不明白楚凌为什么要急着回去。楚凌只得安慰她回头再带她一起来玩,这才作罢。

    回到城主府,将肖嫣儿轰去休息楚凌便转身去见了云笑风。云笑风正坐在客院里的书房中看书,听了楚凌的话沉默了许久方才轻叹了口气,道:“这事…阿凌怎么看?”

    楚凌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当初的事情始末,实在不敢妄下断言。”

    云笑风摇摇头道:“无妨,这里也没有外人,阿凌不妨说说看。”楚凌蹙眉道:“我想确定,嫣儿的记忆是永远都不会恢复了还是有可能什么时候就恢复了?”云笑风道:“这也正是我和长离担心的事情。嫣儿是毒术方面的天才,在不知道配方的情况下,即便是我也没办法解毒。更何况,你也知道有些毒本身就是无解,特别是关乎记忆这种无形无态的东西,这丫头太大胆了!”这方面楚凌其实比别人更能理解一些,现代科技已经对这些对故人来说还束手无策的病症做出了更多的解释。记忆这种东西确实跟别的症状不一样,如果是受损严重的话确实可能永远无法恢复。

    说起来,肖嫣儿的胆子也确实太大了一些。或者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吃的药是会损害记忆的?

    云笑风道:“这几年我想了一些办法,一直都没有什么成效。而且,嫣儿非常地不配合,她坚持认为自己的记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只要每次提及到跟她失忆有密切联系地事情,比如说…那个孩子的时候,她就会头痛欲裂甚至昏迷不醒,但是醒来之后又会全部忘记。”

    楚凌垂眸思索着,这到底是药物导致的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

    “不过,按阿凌方才说的情况,我倒是觉得或许嫣儿在慢慢恢复也说不定。”云笑风道:“以前我并非没有问过她类似的问题,但是她除了固执己见,并没有太多的反应。长离也曾经问过她一些,她只当长离是在跟她开玩笑或者是站在云行月那边的。”

    楚凌认真的看着云笑风道:“嫣儿和云公子的事,云先生是怎么看地?”

    云笑风道:“叫我师叔就行了。他们俩…自然是嫣儿觉得如何好就是如何,嫣儿虽不是我亲生的,但我养着她的时候她也还不满两岁。我现在…若是当初我没有提出给他们俩结亲或许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楚凌摇头道:“少年男女爱恨情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如何能怪师叔?”云笑风不是顽固不化的长辈,听君无欢说肖嫣儿当年也不是什么为爱痴狂的偏执少女,如果云行月能将这件事处理好,其实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不过说到底,关键还是那个孩子。

    楚凌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方才道:“师叔,恕我冒昧…当年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没了的?君无欢也没有细说过。”

    云笑风思索了片刻,方才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嫣儿好,跟你说说也无妨。当年…突然发现嫣儿有了身孕我方才知道她二人竟然…既然连孩子都有了,我自然要让人将云行月找回来成婚。无论他对嫣儿是什么样的感情,作为男子该负得责任总是要负的。”

    楚凌微微点头表示理解,这么决定或许对云行月不公平,毕竟当初他跟嫣儿也不是他有意识发生地行为。但是世人对女子苛求,在云笑风看来,嫣儿已经这样了,以后也不可能再找个好人家了。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住,云行月不负责任怎么可能?就算云行月不是自愿的,他被人算计了就是他自己没用,说起来还是他连累了嫣儿。

    “只是…那混账东西根本不相信,不仅不肯回来,还四处游荡混迹。那时候正是沧云城最忙碌的时候,我也不好打扰长离,便自己派了人找他。那混账东西大约是被追他的人逼急了,竟然跑回来对着嫣儿乱嚷嚷了一通,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嫣儿一个人倒在房间里孩子已经没了。”说到这个失去的孙儿,云笑风也是满脸的苦涩,道:“这都怪我,嫣儿自己原本并没有要他负责。只是你也知道,嫣儿自小父母双亡,虽然我收养了她,但她师母也在她五岁的时候就不在了。嫣儿虽然平时看着开朗活泼,但其实很怕孤单。所以当初我说以后让她和云行月成婚,她很快就答应了。因为她想要有一个真正的家。就像别的人家,夫妻孩子父母长辈。嫣儿对那个孩子看得很重,我不知道她对云行月有没有男女之情,但是我知道…她也期望过云行月能回去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的。没想到……”

    云笑风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我教子无方,才养出来这么一个孽障!”

    楚凌皱眉,沉默了良久方才道:“云行月……会不会根本就不知道他跟嫣儿……”

    云笑风冷笑一声,“他是大夫,有没有他自己会不知道?”这才是云笑风最恨的事情。他竟然养出来一个不知道责任为何物的混账东西,这种不负责任还是对着从小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师妹地。哪怕就是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上,云行月也不该如此对待肖嫣儿。

    楚凌皱眉,以她的直觉,云行月不是这种心狠的人。难不成是她看走眼了,其实云行月就是一个外表纯良,内里人渣的货?但是,哪怕他真是个人渣,也该懂得权衡利弊才对啊。若是当年顺着云笑风的意思娶了肖嫣儿,他再出去到处浪也没人能说什么。甚至就算他在外面拈花惹草浪迹花丛也没有人能说什么。毕竟这时代对男人实在是很宽容。云行月他犯得着为此忤逆自己的老爹,这么多年有家不敢回,听说自己亲爹和师妹来了连沧云城都要退避三舍么?

    难不成,云行月对当初死了的那个女刺客爱入骨髓,他为了救肖嫣儿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心里不能接受以至于迁怒肖嫣儿?

    “师叔一定想要嫣儿做您的儿媳妇么?”楚凌问道。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干脆不想了。反正血狐女神一向帮亲不帮理,看事情只看结果不讲道理。至少现在在她眼里,云行月就是一个感情渣。

    云笑风摇头道:“自然不会,若是嫣儿能放下,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自然也是高兴的。”真正让他担心的是肖嫣儿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这种事情瞒不住,他不知道有没有哪个男人会接受这种事情。这也是他支持肖嫣儿追寻云行月的原因。与其将来事发让嫣儿被夫家轻视甚至抛弃,他自然还是觉得云行月最合适了。至少云行月不敢欺负肖嫣儿。

    楚凌点头道:“那就好,既然嫣儿要在沧云城留一段时间,这件事我和君无欢会看着办的,师叔放心便是。”

    云笑风看着楚凌,“阿凌的意思是……”

    楚凌笑道:“我觉得…这世上没有谁离开谁会活不下去,同样的,也没有谁一定要嫁给谁才行的。嫣儿除了执念深重,只怕也是因为没见过多少合适的男子,也或许是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她想开了或者有了别的追求。就算她依然还深爱着云行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在世总不会只是为了情爱活着的。人生八苦,求不得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云笑风仔细打量了楚凌许久,突然一笑道:“长离好福气,如此嫣儿就托付给阿凌了。我这个老头子…罢了,也帮越帮。”云笑风觉得,这件事阿凌明显比君无欢靠谱得多。云笑风自己也很忙,这次来除了看看君无欢的身体,就是为了肖嫣儿。如今将肖嫣儿托付给楚凌,他倒是真的放下心来了。跟在阿凌身边,嫣儿就算永远也无法恢复记忆,或许也能有新的生活呢?

    说完了肖嫣儿的事情,楚凌方才问起君无欢的身体。这些日子君无欢虽然看着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楚凌不能说不担心。在君无欢去梁州接她之前,其实也才刚能从床上爬起来没几天。但是君无欢一直表现的若无其事的模样,楚凌问起来他也说没事。云行月不在楚凌倒是不好问他的病情了。

    云笑风轻叹了口气,道:“玉蕤膏的效果还是不错的,不过…这玩意儿只能用一次,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了。”

    楚凌皱眉道:“师父,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云笑风望着楚凌,道:“有。”

    楚凌定定地望着云笑风,云笑风道:“以我云家独门手法废掉他的全部武功,有他师父再加上云行月,我们三个人保住他的命并不是难事。但是之后,即便是我亲自出手调理,至少也需要静养五六年才能让他的身体恢复正常人的水平。之后若是终身调养不缀,不会影响寿数,但是…他永远都不能再习武了。”

    楚凌闭了闭眼睛,这个办法也就约等于没有办法了。别的不说只是静养五年的时间君无欢就永远都抽不出来。若是生在太平盛世,五年时间也不长五年后君无欢也才三十出头,但是如今这个世道,别说五年,五个月君无欢都没有。更不用说,若是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君无欢也无法在坐镇沧云城。长离公子可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但沧云城…特别是晏凤霄,绝对不能是!

    “没有别的办法么?”楚凌问道。

    云笑风摇头,“目前,没有。”

    楚凌道:“我在上京的时候,曾听说天启皇室有一种秘药,对内伤极有神效。师叔可听说过?”

    云笑风倒是不意外,道:“阿凌说的是龙息香?”

    楚凌点头道:“我听…人说起过。”其实她是听拓跋兴业说起过。

    云笑风摇头道:“那玩意原本的名字应该叫密罗香,确实是一种很珍贵的治疗内伤的药,若是放在江湖中人只怕也是让人趋之若鹜的宝贝。不过那玩意儿极其少见,而且香味奇特也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所以一直作为贡品进贡给皇家,进贡的官员为了讨好皇帝,才取了那么一个名字。”

    楚凌问道:“那东西对君无欢的身体有用么?”

    云笑风笑道:“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没用。”

    “怎么说?”楚凌不解,云笑风道:“那东西非常少见,即便是皇宫里,除了帝后再得宠的妃子皇子也用不着。另外,对长离来说那东西效果极其缓慢,必须长期使用。即便是在天启尚未难迁之前,整个天启每年进贡的密罗香,也不够长离一个人用半年的。这也是为什么,我知道有这个东西却没有让长离用的原因。不连续用上两三年,你几乎看不到效果。”效果跟成本完全不成正比。

    楚凌微微蹙眉道:“原来如此。”

    云笑风看着她秀眉深锁的模样,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眼下还没那么危险。我们也在找,总会找到办法地。看你这般关心长离,他只怕也不愿意让你太担心了。”

    楚凌点点头笑道:“我知道了,多谢师叔指点。”

    告别了云笑风,楚凌回到风华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闹声,不由蹙眉快步走了进去。

    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肖嫣儿娇俏地声音。不过这声音这会儿说出来地话却不怎么可爱,明显是在刁难别人。楚凌从花圃转了过去,才看到站在肖嫣儿跟前的人是谁。

    明萱。

    她记得明萱现在应该是在洗衣服?还是扫地?

    只听肖嫣儿笑眯眯地挡在明萱跟前道:“听说你当面骂我阿凌姐姐?你好大的胆子呀。不如你也骂我两句来听听?”

    明萱咬着唇角看着眼前的少女,这几天地磨炼让她原本存留的几分大小姐的脾气终于消失殆尽了。她也终于明白现在能在风华苑自由出入的少女,肯定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

    “这位姑娘…请你让开,我还有事要做。”明萱道。

    肖嫣儿自然不肯,傲然道:“先前嘴皮子不是挺溜的么?现在怎么啦,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她们冤枉你呢。”

    “请你让开。”

    “不让。”肖嫣儿得意洋洋地笑道,“你奈我何?”

    “嫣儿。”楚凌轻叹了口气,漫步走了过去。

    “阿凌姐姐。”肖嫣儿连忙迎了上来,楚凌道:“不是让你回去休息么?怎么在这里跟人说话?”肖嫣儿很是无辜地抬头看了看天色道:“阿凌姐姐,现在才刚到下午,我哪儿睡得着啊?我在帮你报仇呢!”

    楚凌含笑拍拍她的小脑袋道:“我用不着你报仇,她做错了事情,我已经罚她了。”

    肖嫣儿有些不甘心,“这样就罚了?”

    楚凌道:“已经很重了。”

    肖嫣儿做了个鬼脸,趁着楚凌不注意还对着明萱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正好被楚凌看到顿时哭笑不得。楚凌侧首对站在一边的明萱道:“你下去忙吧。”

    明萱看了看楚凌,有些意外。她还以为楚凌会跟着肖嫣儿一起羞辱她,没想到她竟然会替她解围。

    仿佛明白明萱所想,楚凌淡淡道:“你既然选择了接受惩罚承担后果,我便不会在别的地方再折辱你。只要你撑过这三个月,之前的事情变一笔勾销。”

    明萱望着楚凌神色有些复杂,好一会儿方才低头道:“多谢凌姑娘,我…告退!”说罢,便朝着楚凌微微一福方才转身离去。

    肖嫣儿望着明萱的背影皱眉道:“这丫头,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不过…阿凌姐姐你还是太善良了,要是我……”

    楚凌笑道:“要是你又如何?”

    肖嫣儿冷笑一声道:“要是我,当场就要撕了她的嘴再缝起来。可惜…她刚才怎么不骂我呢。”

    楚凌无语,感情你让她骂你还有这个打算?要是她真的开口骂了你你就趁机撕了人家的嘴再重新缝起来?往肖嫣儿脑门上敲了一记,楚凌没好气地道:“别胡思乱想,都因为口舌受了罚了,她又不傻。你也别胡闹。”

    肖嫣儿被拽着连连倒退,只得转身跟了上去,“好嘛,这次就饶了她。下次在再有人得罪阿凌姐姐,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教训她!”

    “好,那就多谢嫣儿了。”楚凌无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