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6、后生可畏!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大早,楚凌就带着一个小尾巴驾临了朱雀营。虽然跟肖嫣儿相处不久,但是楚凌却觉得着这姑娘确实很可爱。虽然江湖上有个小毒仙的称号,放在武侠小说了九成九不是正派人物,但肖嫣儿其实是个很有分寸的人。正如她自己所说的,肖嫣儿从不轻易对没有武功的普通人下手。只这一点,楚凌觉得就足够了。至少她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两人一路上闲聊着很快就到了朱雀营外,余泛舟接到消息立刻亲自迎了出来,“凌姑娘。”

    楚凌有些歉意地道:“打扰余将军了。”余泛舟摇头道:“凌姑娘严重了,最近也没有什么事,余某正闲着没什么事呢,哪里说得上打扰。对了,凌姑娘今天前来,不知……”

    肖嫣儿从楚凌身后探出了头来,笑道:“阿凌姐姐说,她跟余将军约了一架,我们来赴约啊。你就是余泛舟?”余泛舟先是因为突然冒出来的肖嫣儿愣了一下,又被她的怪异的表达弄得懵了片刻。约了一架?幸好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对楚凌拱手笑道:“原来如此,有劳凌姑娘亲自跑一趟,其实应该在下前往城主府赴约才是,凌姑娘里面请,还有这位姑娘……”

    楚凌笑道:“我也是闲极无聊才迫不及待地过来,余将军公务繁忙就不用在意这些小节了。这位是肖姑娘,是你们城主和云公子的师妹。”

    “原来是肖姑娘。”余泛舟拱手笑道。

    肖嫣儿连连摆手道:“你可别跟我客气,要不是阿凌姐姐面子大,我连这大营都进不来呢。”余泛舟有些诧异,楚凌笑道:“肖姑娘年纪还小,晏…凤霄觉得她不宜随意在军中出入。”

    余泛舟点头表示理解,其实他也不赞同城主府的亲眷随意在军中走动。毕竟军中自有规矩,若是让城主的亲眷随意指手画脚,还让他们这些将领如何行事?不过楚凌不一样,在余泛舟眼中即便楚凌不是未来的城主夫人,只是城主的一个普通朋友,他也欢迎楚凌到朱雀营的。

    双方都是爽快的人,余泛舟也不走什么过场,直接将楚凌请到了军中大帐后面的一个小的练武场。军中闲着没事的中高层将领纷纷都闻讯而来,美其名曰是要为自家将军助阵。不过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楚凌觉得他们更盼着自家将军丢脸,好趁机幸灾乐祸一番。当然,这种幸灾乐祸并不存在什么恶意。

    楚凌的本事虽然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却也听说过的。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漂亮姑娘,凭着一把不合手的刀就能轻易撂倒好几个军中身手敏捷的大汉。就连那一手箭术都不比军中的神箭手差多少。如何不让人好奇?

    倒是肖嫣儿有些担心,这围观的人除了她以外全部都是余泛舟的人,要是他们欺负阿凌姐姐怎么办?他们要是输了不认赖账怎么办?肖嫣儿不悦地鼓起了小包子脸,思索着他们要是敢欺负阿凌姐姐她就让他们通通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楚凌和余泛舟站在演武场中央相对而立,余泛舟对楚凌拱了拱手反手抽出了自己的兵器。余泛舟用的是一把细长的刀,看起来有些像剑但是略短了几分,而且只有单面刃。楚凌觉得这有点像前世古时的唐刀。不过据她所知,这世间使用这种刀的人可不太多。

    余泛舟握着刀摆出了一个起手势,道:“凌姑娘小心了,在下这把刀有些锋利。”

    楚凌也看出来了这不是寻常铁匠打造的刀,应该是有些年头了,确实是一把好刀。淡淡一笑道:“正好,我也用刀。”

    一把小巧的刀从袖底滑落到了楚凌掌中,楚凌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一刀劈了过去。余泛舟虽然不知道楚凌的实力,却并没有疏忽大意。在战场上他从来不会大意,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年纪轻轻坐上如今这个位置而不是被貊族人的马蹄踩死在战场上。虽然演武场不是战场,但是在余泛舟的眼中却没有什么区别。

    面对楚凌迎面而来地一刀,余泛舟并没有闪避而是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他是将军,战场之上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楚凌自知力气不如对方,并没有与余泛舟硬碰硬,在双刀相撞地前一刻,手中流月刀向下一拉避开了第一次正面地撞击。余泛舟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闪身避开了楚凌斩向自己双腿的刀同时一刀朝着楚凌的身上劈了过来。

    余泛舟的招式简单明了,没有丝毫的花巧,也不见什么磅薄的气势。但是楚凌却知道,这是实打实的杀人招数,这位余将军绝不是普通出身,沧云城果真是卧虎藏龙。余泛舟这一手刀术明显是经过了世世代代的锤炼精简才形成的,而且在战场上十分的实用。所以,楚凌推测余泛舟应该也是出身某个将门之后,至少也是世代从军的人家的。

    楚凌对余泛舟的刀法十分感兴趣,也不着急跟他一决胜负,开始利用轻功闪避起来。余泛舟刀法虽然厉害,但是楚凌的武功和轻功都不弱。一时间两人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围观的众人都有些惊讶,忍不住在下面窃窃私语,目光却仅仅盯着演武场中间瞬间也不愿错开。

    “将军这是拿不下凌姑娘啊,除了跟城主过招,什么时候见过将军跟人僵持着么久的?”哦,跟城主过招也不算僵持,将军压根打不过城主。

    “话不能这么说,凌姑娘总是到处躲,将军才砍不着她啊。要是硬碰硬,说不定将军早就赢了。”

    另一人搓着下巴道:“这可不好说,能让将军砍不着她也是本事啊。更何况,看凌姑娘这模样怕是还没有拿出真本事吧?”

    “其实…砍不着也挺好的。砍着了才麻烦呢。”有人忍不住小声道。众人顿时沉默,也对啊,将军平时跟他们过招的时候那狠劲儿,要是真把未来的城主夫人给砍了……想到那个情形,众人忍不住抖了抖。

    转眼间,两人已经僵持了将近一刻钟了。余泛舟有些无奈,“凌姑娘,这可没什么意思了。”楚凌却是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只是对余将军的刀法有些好奇。”说罢,楚凌也不再躲闪了。手中流月刀一凛,余泛舟只觉得眼前寒芒一闪,楚凌的身形竟然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瞬间就已经欺近了余泛舟跟前。余泛舟立刻后退,他的刀是比较长距离太近了根本不占优势。但是楚凌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一瞬间已经连续挥出三刀。在余泛舟后退的时候却立刻缠了上来,犹如附骨之蛆无论余泛舟如何退避根本就甩不开她。

    余泛舟一咬牙,干脆看准了空袭猛的一刀劈出想要逼开楚凌。他的刀法简单迅捷,杀人不见戾气,但是真要到了为难处,也是可以开山裂石的。这一点,余泛舟一向觉得刀比剑更有优势。在战场上,只有两种人会用剑。真正的高手,和什么都不懂的傻叉。

    楚凌微微侧身,与凌空劈下的长刀擦身而过。她的身形越快,刀法也越发凌厉起来。演武场下的众将几乎几乎只能看到刀光和楚凌的身影晃动了。

    最后,余泛舟终于被楚凌地刀逼得连连后退,只能横刀格挡。楚凌竟然也一反之前的闪避和灵巧,毫不犹豫地几道迎面劈了过去。双刀撞击之下,每一次都是火星四溅。

    铛铛铛几声之后,余泛舟终于推到了演武场的边缘,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一步退了下去,同时楚凌的刀也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周围一片寂静,他们虽然听说过凌姑娘的厉害,但是在此之前其实谁也没有真的觉得余泛舟会输。甚至,如果他们今天没在场的话,说不定会以为余泛舟是为了给城主夫人面子故意放水了。但是现在…将自己和余泛舟的位置调换一下,谁也没有把握觉得自己能赢。

    输了比试余泛舟面上却丝毫看不出来郁闷和沮丧,收起了手中的刀笑道:“末将输了,凌姑娘实力高强末将佩服。”楚凌收起了流月刀从台上跃了下来笑道:“余将军刀法卓绝,我也是取巧而已。”

    余泛舟自然知道楚凌是在为他圆面子,坦然笑道:“姑娘比我厉害,输了也是应当的。以姑娘如今的年纪,再过几面只怕与城主争锋也不是难事。”这话绝不是奉承,以楚凌如今的年纪和实力,君无欢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未必比她强多少。况且楚凌真正开始习武的时间说起来满打满算也不满四年。这样的进度绝对算得上是惊人了。

    “阿凌姐姐,你好厉害啊。”肖嫣儿凑到楚凌跟前欢喜的道。楚凌笑道:“我还差得远呢,你师兄才是真的厉害。”肖嫣儿撇撇嘴,道:“他是怪物,不能按常人算。”

    “……”真是同情长离公子,在他身边的人口中仿佛就听不到好话。

    距离演武场不远处站着几个人正看着这边的情形,等到余泛舟和楚凌停手了其中一人才忍不住笑道:“余泛舟那小子也有今天!”另一人摇头道:“没想到,凌姑娘竟然如此厉害。这身手,在沧云城只怕也要派前五了吧?”

    这个沧云城说的自然不是明面上这些,事实上既然余泛舟打不过楚凌那么沧云四营的将领就都打不过楚凌了。但是沧云城中除了明面上的人,暗地里还有不少高手。这些人身份神秘平时也嫌少露面。

    君无欢站在旁边,望着远处正在跟人说话的楚凌眼神柔和,淡淡道:“前三。”

    最先说话的正是白虎营的江济时,他听了君无欢的话也不由惊讶道:“城主觉得…桓毓公子和明公子也不是凌姑娘的对手?”君无欢沉吟了片刻,淡淡道:“若是生死相搏,桓毓在阿凌手里必死无疑,明遥的话…或许两败俱伤但是也是输的可能性大一些。而且…阿凌还在飞快地进步,但是明遥这几年的实力增长已经不太明显了。整个沧云城,除了我之外目前只有镜能胜她。而且,以我预计最多不出三年,镜的胜算也不大。”也就是说,明遥的潜力是远小于楚凌的。明遥已经二十多岁快三十岁了,再往后就是学武之人的一个风水岭。有人会进入更高的境界而有人却只能一辈子原地踏步。但是阿凌才十六岁,她习武的时间更短,还有更多的潜力没有挖掘出来。就算是君无欢,也无法想象再过十年阿凌会到什么地步。

    旁边的白醒沈淮也不由对视一眼,白醒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后生可畏啊。”

    以他的身份本不该说这句话,但是看着不远处的妙龄少女,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再看看跟前的城主,不也是一样么?当年他们一群年过不惑的人,却心甘情愿的听命于一个尚未及冠的少年,同样也是被城主的实力所震慑。

    江济时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还是算了,余泛舟打不过凌姑娘我们就更打不过来。好像也没什么好嘲笑那小子的。”嘲笑比自己厉害的人的失败,江济时觉得更像是在嘲笑自己。

    君无欢淡淡扫了众人一眼道:“好了,热闹看够了让余泛舟过来议事。”他们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当然不单是为了看余泛舟的笑话的。

    “城主,咱们真的要跟朝廷……”沈淮忍不住蹙眉道。

    君无欢道:“沧云城位置太偏了,资源不丰,难以容纳更多的人口和兵马。这些年来…已经发展到极限了。除了跟天启合作,我们并没有多少别的选择。”

    “我们何不坐山观虎斗……”

    旁边白醒摇头道:“天启只怕不会主动跟貊族人为敌,反倒是咱们就在貊族人身边…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就算是我们勉力自保,等貊族人灭了天启,只怕就是我们的灭顶之灾了。”说到底,沧云城能有如今的稳定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沧云城兵强马壮。但是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因为隔岸还有一个天启?貊族人若是因为跟沧云城争锋而元气大伤,焉知到天启不会趁机反攻收复北方失地?若是有一天天启人真被貊族人磨成了毫无骨气只知道舔跪貊族不敢反抗的狗,只怕苍云城立刻就要真的被大军压境了。

    若是真的举北晋全国之力,沧云城当真能招架得住么?

    闻言,江济时也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白醒的道理他未必不明白,只是再明白也还是觉得憋屈。他们也是天启人,但是想想天启皇室当初跑到江南,留下这么多百姓遭受貊族杀戮,就很难让人对天启朝廷上下产生什么好感了。他们中很多人的家人,也都是在当年貊族入关的时候被杀死的。

    君无欢看了一眼江济时,淡淡道:“大局为重。”这次与襄国公谈,看似沧云城占了主动。实际上沧云城的局势也并不那么乐观。挑起北晋皇室内斗,也只能延缓北晋吞并天下的速度而已。

    江济时很快抛开了心中的郁闷,重重点头道:“城主放心,末将明白!”

    楚凌打赢了余泛舟,让肖嫣儿十分高兴。拉着楚凌在朱雀营中行走的时候都忍不住抬起下巴一脸骄傲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打赢了余泛舟。

    楚凌有些好笑地被她拉着在朱雀营中游走,不疾不徐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看到哪个顺眼的美男子?”

    肖嫣儿兴致勃勃地道:“很多啊,阿凌姐姐真是好眼光,这军中啊…好看的男子就是比外面多。我觉得,那个余泛舟就挺不错的,可惜他打不过阿凌姐姐,弱鸡一个!还有那个…什么校尉,长了一张小白脸,他竟然说他想当将军……”

    楚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原来打不过她就是弱鸡?那她是什么?比弱鸡强一点?

    “其实,余将军很厉害。”楚凌道。肖嫣儿摸着下巴道:“他打不过阿凌姐姐啊。”

    楚凌笑道:“他是将军,学的也是战场上的功夫。单打独斗肯定要吃亏一些,而且他的刀法很不错,我喜欢。”肖嫣儿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阿凌姐姐你想拜他为师么?”

    楚凌无语,道:“这个…还是算了吧。不过可以问问余将军刀法能不能外传,若是不能的话也只能罢了。”楚凌倒不是一定要学余泛舟的刀法,只是觉得余泛舟的刀法很不错,她现在的刀法除了拓跋兴业教的,就是前世的一些经验以及不断跟高手过招磨砺出来,但是她学武时间不长,与高手过招的时间也不多,甚至连上战场的时间都不多。并没有形成自己的路子,说得好听是博采众家之处,说得难听就是大杂烩。

    肖嫣儿眼珠子转了转,还没说话就被楚凌打断了,“别打歪主意,这事儿我心总有数。”肖嫣儿点点头道:“好吧,师父让我听阿凌姐姐的。”

    楚凌有些意外,“哦?云先生是怎么说的?”

    肖嫣儿点头道:“对呀,师父说我要是听阿凌姐姐的话,就算以后惹师兄生气了,阿凌姐姐也会护着我的。”楚凌看着她,不是妹子,你打算怎么惹君无欢生气?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肖嫣儿似乎有些蔫了,无精打采地看了看楚凌道:“阿凌姐姐,你说…师兄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楚凌愣了一愣想说君无欢没有讨厌你,片刻间又反应过来肖嫣儿说的或许并不是君无欢而是云行月。

    楚凌道:“你真的那么喜欢云行月?”

    肖嫣儿有些迷茫地点头道:“当然啦,我从小就喜欢师兄,我要嫁给他。”

    楚凌问道:“你是因为想要嫁给他所以才喜欢他,还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才想要嫁给他?”

    肖嫣儿愣了半晌,方才气嘟嘟地道:“反正…我喜欢他!”

    楚凌忍不住微笑,摇了摇头道:“我换一个问法,如果云行月现在爱上了别的女子,要娶她了,你要怎么办?”

    “又要娶?”肖嫣儿一愣,忍不住道。楚凌笑道:“什么叫又要娶?”

    肖嫣儿有些不高兴地道:“师兄怎么总是喜欢别的女孩子,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不娶我呢?”

    楚凌笑道:“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由人,你还没告诉我,如果云行月要娶别的姑娘,你要怎么办呢?”

    肖嫣儿无精打采地道:“我…我也不知道。”

    “你仔细想一想,有没有觉得很痛苦?”楚凌问道。

    “很难受,很生气,想打人的那种。”肖嫣儿恶狠狠地道。楚凌挑眉,问道:“打谁?”

    肖嫣儿斩钉截铁的道:“当然是打云行月!我那么喜欢他,他为什么不肯喜欢我?”

    楚凌道:“他明明不肯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喜欢他?”

    肖嫣儿顿时愣住,怔怔地望着楚凌半晌不语。好一会儿,她才慢慢抓着自己的襟口皱眉,脸上露出一丝痛苦迷茫的神色,喃喃道:“我不知道…我,我要嫁给他,这样我们就有一个家了啊。我、师兄,还有……”

    看着肖嫣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楚凌神色微变上前一步将她搂在怀中,一只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在她耳边低声道:“没事,嫣儿…没事,别想了,什么都别想,乖……”

    肖嫣儿靠在她怀里的身体有些凉,忍不住在楚凌怀中蹭了蹭似乎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只是有些虚弱而茫然地叫了一声,“阿凌姐姐……”楚凌微微松了口气,慢慢放开了她的眼睛,轻声道:“没事,嫣儿乖…明天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好啊。”肖嫣儿笑道,眼睛里一片清明仿佛方才的事情只是楚凌的幻觉一般。

    楚凌看着她的笑颜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果然,在肖嫣儿心中真正的结不是云行月,而是那个已经被她遗忘的孩子,不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肖嫣儿对这个孩子耿耿于怀以至于无法负荷这样的记忆宁愿亲自吃下自己配置的药抹去这段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