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5、云公子的情史!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肖嫣儿和云行月之间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楚凌听完了君无欢的解说之后,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跟君无欢这个半路来的而且还隔着一个师父的师兄不同。肖嫣儿是云先生的故交好友的遗孤,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收养了。那时候,云行月也才三四岁。两人可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过奇怪的是,这两个人长大之后却都跟君无欢关系不错,反倒是跟对方渐行渐远了。

    至于云行月为什么不肯见肖嫣儿,还要说起两人的肖嫣儿的师父兼云行月的师父,云笑风云先生。这位先生武功一般但是医术出神入化。因此膝下的两名弟子自然也都随了他学习医术。不过两人长大一些之后走的路却有些不同了,云行月更偏向医术,而肖嫣儿更偏向毒术一些。两人更是小小年纪就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声,也让云笑风颇感欣慰。

    这原本也没什么,只是云笑风在两人年幼时就为两人订下了婚约,原本两人一起长大,又有共同的爱好兴趣,成为一对佳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在情窦初开的那两年,这两人确实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对这门婚事也并不排斥。

    直到肖嫣儿十五岁那年,云行月外出行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姑娘。仿佛才突然开了窍般认定了自己对那姑娘才是真爱,对肖嫣儿只是兄妹之情。于是,肖嫣儿就如同每一个作死的想要拆散真爱的女配一样,给那姑娘下了毒。关键是,云行月医术不错,但是竟然还解不开肖嫣儿下的毒。云行月求助于云笑风,云笑风却站在了自己徒弟这边根本不管云行月的死活。只是冷笑一声说“你有本事悔婚,有本事自己解毒啊”。

    云行月当时简直都要被气疯了直接跟自己的亲爹和小师妹翻了脸,带着那姑娘离开了家。云行月却不知道,那姑娘根本就不是寻常女子,而是他的仇人派来杀他的。谁知道人还没杀死,就先被人下了要命的毒药,短短半个月就被折腾的死去活来,那姑娘简直恨死云行月。于是暗地里越发努力地挑拨云行月和那自己亲爹师妹的关系。最后竟然还想出了法子准备睡了云行月。如果她怀孕了,云行月的老爹能不管她这个外人,总不能不管自己的亲孙子吧?

    这个想法是没有毛病的,如果顺利实施说不定真的会成功。问题在于当天云笑风外出受了重伤,肖嫣儿正好出来想找云行月回去。结果…那女人没睡成云行月,被肖嫣儿给睡了。

    等到君无欢得了自家师叔的信赶过去的时候,这三个人都快要把对方给折腾死了。基本上就是肖嫣儿折腾那女人,云行月折腾肖嫣儿,那个女人又折腾云行月。最后还是君无欢干净利落地插手,直接拆穿了那女人的真面目,以及肖嫣儿压根没有给那女人下什么厉害的绝毒的事情。她只是气不过,师兄竟然为了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女人抛弃自己,所以才拿她刚研究出来用来教训折磨人的毒下给了那女人。事实上,除了刚开始一段时间会每隔上两天各种难受以外,并没有什么大害处。随着时间的流逝,即便是不用解药那毒也会消失的。云行月最初也是关心则乱,竟然也没有发现这点。

    那女人却并不相信君无欢的话,依然觉得自己中了剧毒。又加上身份败露只怕再也拿不到解药,肖嫣儿虽然才十五岁,但是小毒仙的名号在江湖上也不是白叫的。绝望之下竟然想要跟肖嫣儿同归于尽。

    云行月为了救肖嫣儿,失手杀了那个女人。然后跟着君无欢到了沧云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楚凌听完也是沉默了半晌,这事儿…该怪谁?

    怪云笑风不该给两人定亲?还是怪云行月不该移情别恋?又或者肖嫣儿随便给人下毒?站在他们各自的立场,也不能说他们错的有多厉害。云行月想要悔婚确实不对,但是婚约的事情本身就只有他们自家人知道。也没有真的立下婚书其实就是云笑风一句话而已。肖嫣儿也不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被毁了婚就要活不下去。当时两人的感情也是属于朦朦胧胧并没有到互许终身的地步。若是换了楚凌前世,结婚了都可以离,更何况是这样的情况。不过这件事云行月处理的不好也是真的。

    再说肖嫣儿,其实最初肖嫣儿未必真的有多生气。给那女人下毒只怕是存着教训敢抢走她师兄的女人的意思。而且最初她也并没有想要追回云行月的想法。肖嫣儿能得到一个小毒仙的称号,可见本身就不是一个多么正派的人。在她看来下毒教训一个女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地事情的。

    至于那个女人,不提也罢。一个没有丝毫真感情的杀手,当然没有多少人会去在意了。

    “所以…说到底,这是云行月眼瞎惹出来的祸?”半晌,楚凌才终于有了结论。君无欢愣了愣,思索了片刻觉得自己无力反驳。云行月若是看上一个好女人,等肖嫣儿折腾一番出过气了八成也就成全她们了。偏偏最后弄成那个样子,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那个女人本身就是个杀手,又欺骗云行月感情挑拨父子师兄妹关系,死有余辜。但是对于云行月来说,他亲手杀了他真心爱着的女子啊。

    至少,在他杀了那个女人的那一刻,还没能够完全将感情抽离。在这种情况下,亲手杀了那个女人对云行月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冲击。

    也就难怪,这些年云行月一直都不肯见肖嫣儿了。

    楚凌不解,“既然嫣儿看起来对云行月也没有多少感情,现在怎么又追着她不放了?我看…嫣儿似乎对云行月用情颇深啊。”看方才肖嫣儿那眼神也不像是没有感情的模样。

    月光下,君无欢揽着楚凌的腰站在院子里晒月光。一边轻叹了口气道:“你不觉得,嫣儿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很奇怪么?”

    楚凌想了想,点头道:“也对,照你的说法,嫣儿应该有二十出头了。但是我看她的模样倒像是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君无欢道:“当初的事情过后没多久,就发现嫣儿有了身孕。但是那时候云行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等我找到他的时候,嫣儿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了。小产之后,嫣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出来之后就忘记了孩子的事情,而且她的记忆也很奇怪。她从小到大的记忆都没有问题,唯独云行月和那个死了的女人的记忆除了问题。在她的记忆中,她很爱云行月,但是云行月却很喜欢那个女人,甚至连亲爹都不要跟着那个女人跑了。然后那个女人被人杀了,云行月就此放浪形骸再也不肯回家了。所以,她要把云行月追回来。师父说,她吃了一种药。但是那药是她自己配的,而且没有残留根本不知道她的药方到底是什么。所以也配不出来有效的解药。而且她自己也根本不记得自己吃药的事情。”

    楚凌忍不住吐了口气,有些无语地道:“所以…她这是把自己当成苦情女主角的?”而且还是真心实意的。

    君无欢淡淡道:“所以,阿凌知道我为何不赞成师叔想要撮合他们了么?”

    楚凌蹙眉道:“你认为,嫣儿现在的感情是假的?”

    君无欢点了点头,楚凌道:“但是…如果不是真的很痛苦的话,她也不会吃下那种药吧?她既然精通毒术,想必不存在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的事情。”

    君无欢道:“那阿凌觉得他是因为云行月痛苦还是因为失去的孩子痛苦?如果有一天她恢复了原本的记忆……”云行月和肖嫣儿都不是什么好脾气肯容忍的人,到时候只怕又是一场大乱。

    “除非她恢复记忆的同时忘记了这些年的记忆,不然我相信这些年的感情终究会留下痕迹的。毕竟即便是从前的她对云行月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两人也是青梅竹马,曾经甚至是不介意成婚相伴一生的程度。况且,有些事情…如果能假一辈子,那就是真的了。”楚凌轻声叹息道。

    君无欢微微蹙眉,似在思考楚凌的话。

    楚凌笑道:“不过,我也不赞成撮合他们俩。嫣儿多可爱多萌啊。云行月那货也太不负责任了。”当初出了那样的事情,他心里痛苦能够理解。但是他到底记不记得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师妹被他给睡了啊?这年头,应该还没有那么开放流行一夜情吧?他身为大夫难道就没有想过肖嫣儿有可能会怀孕的事情?

    君无欢看看楚凌,觉得她对云行月的看法大概从今晚开始要直线下降了。还是忍不住替云行月说了一句话,“其实…他也不容易。”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是男人自然向着他说话,要是你遇到这种事长离公子会怎么处理?”

    君无欢微微扯了一下嘴角,“我不会被人骗。”想杀长离公子和沧云城主的人绝对比想杀云行月的多。他要是跟云行月一样傻,坟头地草都有一人高了。

    楚凌笑眯眯道:“我是说如果?”

    君无欢想了想道:“如果阿凌是杀手的话,我就帮阿凌。如果阿凌是师妹的话,我就帮师妹。”

    “……”长离公子真会说话,不过…三观呢?

    长离公子表示,三观什么的不重要。如果让阿凌不满意了,他的日子可是会比云行月凄惨一百倍不止。作为一个比云行月的脑子高级了一百倍不止的男人,他当然不可能会犯这种错误。

    楚凌想了想,叹了口气道:“既然嫣儿会留在沧云城,这段时间让她跟我一起玩儿吧。”

    君无欢微微蹙眉,低头看着楚凌,“这是云行月的事情,阿凌不必替他费心。”

    虽然云行月是他的是师弟,但如果麻烦到了阿凌,师弟什么的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楚凌笑道:“我当然不会替云行月费心,我喜欢嫣儿啊。”虽然知道肖嫣儿比自己现在打了好几岁,但是在楚凌眼里其实也还是个小孩子。最重要的是,嫣儿萌萌的乖巧又可爱。楚凌对这样的小姑娘一向是很有好感的。看到她为了一段虚假的感情那么费心费神又难过,楚凌觉得有点心疼。另外,楚凌觉得那个能让人的外表停止生长的药也有点六!

    “……”怎么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城主府里多了两个人,一下子似乎就变得热闹了起来。楚凌和君无欢本质上都不是什么特别好动的人。血狐女神的格言是,要么不搞事,要么搞大事。平时在家里折腾一些小事情不符合她的爱好,有那时间还不如空出时间来练练功然后吃喝玩乐。

    一大早,楚凌才刚起床刚梳洗玩,外面就传来了肖嫣儿轻快地脚步声。

    “阿凌姐姐,阿凌姐姐!”虽然知道楚凌比自己小,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肖嫣儿就是改不了口。她很喜欢这个未来的师嫂。反正嫂子是长辈,姐姐也是长辈,肖嫣儿表示都是长辈就不要计较太多了。

    楚凌回头看向从门外进来的肖嫣儿笑道:“嫣儿这么早?”

    肖嫣儿道:“阿凌姐姐,师兄说你要带我玩儿?今天咱们去哪儿玩啊?”肖嫣儿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楚凌,事实上她并不是一个随意跟人亲近的人。

    楚凌想了想道:“其实我对沧云城也不太熟,咱们去军中玩儿怎么样?”

    “咦?可以吗?”肖嫣儿有些高兴,“我以前来过沧云城,师兄不许我去军中玩儿。”

    楚凌笑道:“你师兄是怕你乱用毒术。”

    肖嫣儿不满地道:“师兄太小心眼了,我才不会乱用毒术!我不会对普通人下毒的。”这点底线她还是有的,对普通人下毒是对她这种高手的侮辱。

    “乖孩子。”楚凌站起身来,走到她跟前笑道:“那就记住了,你若是随便对人下毒的话,以后我可就不带你玩儿了。”

    肖嫣儿连连点头,好奇的问道:“阿凌姐姐,我们去军中干什么啊?”

    楚凌道:“昨天跟人约了架,今天去跟人切磋一下。”

    肖嫣儿眼睛一亮,还没等她说话,楚凌伸手捏捏她的下巴道:“军中还有很多好英武俊美的男子,带你去看帅哥。小姑娘家家的,只把眼睛盯在一颗歪脖子树上是没有前途的。放弃一棵歪脖子树,你能得到一片森林。”

    “好呀好呀!我们快走!”肖嫣儿兴致勃勃地道,不过楚凌知道她并没有当真。她这个看帅哥就真的只是看而已。江湖儿女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看男人的说法。听到有好看的男人,小毒仙自然是兴致勃勃的。

    拉着楚凌的胳膊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其实师兄最好看了,可惜他心肠实在是太坏了,多亏了阿凌姐姐你肯要他。你的眼神好像也不太好,是不是他装好人骗你了。我跟你说他……”

    白鹭和雪鸢目送两人渐行渐远,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要不要告诉城主?”肖姑娘这是在说城主的坏话吧?在凌姑娘面前诋毁城主的形象,简直是不要命了。

    “还是…算了吧?姑娘才是我们的主子,我们不能随便跟城主说姑娘的事情。”白鹭迟疑着道。

    两人双双点头,下定决心绝对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她们没有听见小姑娘诋毁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