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3、小毒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最后白虎营和朱雀营的切磋依然以三比二的成绩结束。即便是有楚凌这样的高手加入,也并不能改变朱雀营再一次败北的结局。原本军中,也不是靠一两个高手就能左右结果的地方。

    看着汪粟惨白惨白地小脸,楚凌除了略表同情之外倒是没有太多的感想。这世上哪有人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呢,当初她跟在上京城还有十六连跪的记录呢。更何况,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失败是成功之母啊。

    所以,楚凌只能拍拍汪粟的肩膀表示鼓励。汪粟年轻的脸彻底纠结成了苦瓜。

    楚凌有些好笑,“有这么难过吗?你们人多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把事儿做完吧?”谭虎总不至于让汪粟把沧云城附近所有的荒山都给挖出来吧?更多的大概还是脸上不好看,年轻人都要脸的,理解理解。

    汪粟瞄了一眼余泛舟和君无欢离开的方向,小声道:“将军说,我要是两个月之内没有办法赢白虎营,今年一年咱们朱雀营的活儿都归我了。”他回去还不被自己的属下给打死啊。

    楚凌眨了眨眼睛,摩挲着下巴思索着。汪粟眼巴巴地望着她,“凌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若是平常,汪粟绝不会把注意打到楚凌身上的。但是这会儿大概是已经郁闷外加无法可施的昏了头了,也就是传说中的病急乱投医。

    楚凌笑眯眯道:“这个…其实我是想说,现在已经五月初了,一年都要过去一半儿了。”

    “……”凌姑娘这是在看他笑话么?

    不远处,谭虎笑眯眯地拿着自己的弯刀走了过来,“小汪啊,看来这弯刀…我还是要带回去了。”汪粟磨牙,恨恨地瞪着谭虎。谭虎拿着自己的弯刀在手里抡了个圈儿,叹气道:“虽然不太趁手,不过铁是好铁,拿去融了应该能造一把好兵器。还有这宝石,应该也值点钱。”

    “……”白虎营的人都是混蛋!

    谭虎却没有理会汪粟对自己的龇牙咧嘴,笑眯眯地对楚凌道:“末将见过凌姑娘,先前无礼,还请凌姑娘恕罪。”明明是一个看起来十分粗犷的壮汉,说起这些文质彬彬的话来竟然也有模有样。楚凌却能感觉到他话语中的真诚。先前在大门外谭虎被汪粟打断,却也只是朝自己拱了拱手表示歉意,这会儿又再次主动提起这件事,楚凌知道这人对自己的看法已经与先前不一样了。

    若说先前谭虎只是忌惮于她的身份对她客气的话,现在却是真心实意的尊重了。军旅之人天生就佩服强者。

    楚凌笑道:“谭校尉客气了,谭校尉麾下这么多的神箭手,可见是训练有方,佩服。”

    “应该是末将佩服才是,凌姑娘的弓不合适,若是换一把,凌姑娘的箭术只怕不输任何人吧。”谭虎道。楚凌摇头道:“战场上哪儿有那么多功夫给你找合适的武器?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谭校尉不必客气。”

    谭虎再次拱手道:“凌姑娘若是有空能驾临白虎营,指点这些小子一下就再好不过了。这些家伙一个个眼高于顶,除了城主和将军,谁也不服。今天见了凌姑娘才知道天高地厚。”

    楚凌道:“多谢相邀,若有机会我一定亲自去拜访白虎营的各位将军。”

    汪粟左右看看这两个聊得愉快的人,越发地郁闷了。

    狠狠地瞪了谭虎一眼,“比完了,谭校尉还不走?”谭虎微一挑眉,笑眯眯地点头道:“也是该走了,凌姑娘,末将告退。”

    “谭校尉慢走。”

    目送谭虎离开,楚凌有些好笑地扫了汪粟一眼道:“看来你很不待见这位谭校尉?”汪粟哀怨地望了他一眼,谁会待见一个总是赢自己的对手啊。楚凌微笑道:“少年,你这样的心态是不对的。”

    汪粟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着楚凌。

    楚凌道:“面对一个你怎么都赢不了的对手,你首先要做的不是去咒骂他,驱赶他,远离他。”

    “那是什么?”汪粟不解,楚凌道:“你要主动的去接近他,了解他,最好是能成为他的朋友,然后找到他的弱点,研究他,揣摩他,最后…打败他!”汪粟看了看眼前笑容甜美的女子,忍不住抖了抖:未来的城主夫人好可怕。

    从朱雀营出来,君无欢和楚凌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策马在沧云城外慢行。楚凌侧首看看坐在马背上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的君无欢道:“跟余将军聊什么事情了?”

    君无欢抬头笑道:“没什么,过段时间可能要离开沧云城,提前安排一下。”

    楚凌一怔,看着君无欢没有说话。君无欢含笑道:“怎么?阿凌不愿我陪你去平京?”楚凌摇头,“自然不是,我只是担心……”忍不住轻叹了口气,道:“君无欢,你为我做的太多了。我都觉得有些亏欠你了。”

    君无欢不由失笑,“我不为阿凌还能为谁?我若是为了旁人,阿凌不是要亲自动手清理门户么?更何况……”君无欢声音有些低沉,望着楚凌的眼眸却深沉的仿佛看不见低,“阿凌为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我又要如何偿还?我虽然心疼阿凌的伤,恨自己无用,但是…心中其实还是欢喜的。阿凌会不会觉得我不好?”

    楚凌看了看他,慢慢摇了摇头。

    其实她们既然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说谁欠谁的委实有些多余。楚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也并不单是为了君无欢。说到底,楚凌是一个人,即便是身后有靖北军和黑龙寨众人,但势力刚刚起来,其实有没有楚凌最后都会找到走下去的路子的。只不过那个执掌靖北军的人不再是凌小将军而已。但是沧云城却不一样,楚凌这些天在沧云城也见识了不少。虽然沧云城如此强大令貊族都不能不忌惮,但实际上内里问题也不少。一旦君无欢不在了,沧云城即便是不立刻崩塌也很有可能会长时间陷入混乱最后甚至湮灭。

    如果只是个人,他们谁为谁做什么都是自己的自由。但是想到君无欢身上的担子和责任楚凌却不能不多想。

    楚凌望着君无欢半晌,莞尔一笑道:“那,到时候就有劳长离公子了。”

    君无欢笑道:“荣幸之至。”

    两人相视一笑,一拍坐下的马儿,两匹马并肩朝着前方飞奔而去。

    两人回到沧云城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将领的时候了,才刚走到城主府门口,就看到贞娘有些焦急地在大门口走来走去还是不是往外张望显然是在等人。楚凌有些奇怪,贞娘是城主府的内总管,在城主府可谓是位高权重,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这样?

    君无欢倒是了然,拉着楚凌走上前去。见到两人,贞娘立刻松了口气,快步迎了上来,“城主,凌姑娘,你们终于回来了。”

    君无欢淡淡道:“师叔和嫣儿来了?”

    贞娘摸了一把额边的汗水,点头道:“是,云先生和肖姑娘下午就到了。”

    君无欢点头,拉着楚凌往里走道:“走吧,我带你见见我师叔。”

    楚凌笑道:“好啊。”

    贞娘跟在两人身后,一边走一边道:“城主,肖姑娘知道云公子不在城主府,有点不太高兴呢。”君无欢并不在意,“她自己没本事绑住云行月,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君无欢,你说谁没本事?!”

    君无欢话音刚落,一个娇俏的女声便从里面传来。

    楚凌抬头一看,不由在心中暗赞了一声好。

    那是一个看上去有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少女身形娇小,穿着一身紫色衣衫。容貌并不算十分美丽,但是却长了一双非常动人的大眼睛。即便是站在这么远地地方,楚凌觉得她都能感觉到少女眼中熊熊的怒火了。

    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生气起来也是生机勃勃,若是笑起来,肯定甜极了。楚凌忍不住想到了蓝狐,狐狸窝的团宠,一笑起来两个小酒窝萌萌哒。

    虽然看起来有点蠢萌,但是若有人真将她当成傻子那就只能自己自认倒霉了。毕竟,能通过狐狸窝的入营训练以及特工专业训练的人,你能指望她蠢到哪儿去?用蓝狐的话来说,她只是不想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到勾心斗角上而已。更何况,那货一旦疯起来,就算是楚凌这个自诩狐狸窝扛把子的人也觉得按不住啊。

    眼前这个小姑娘,虽然不如蓝狐软萌,但是不知怎么的看到她那怒目圆瞪的模样,楚凌就觉得有点手痒。

    想撸!

    楚凌出神的片刻,那少女已经冲到了君无欢跟前,“君无欢,你说谁没本事!”

    君无欢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云行月跑了,你跟我撒什么气?”

    少女愣了愣,突然红了眼睛,瞪着君无欢半晌突然哇地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呃…这打开地方式好像有点不对,君无欢师门还有这种款式的?楚凌摸了摸鼻子,在心中暗暗道。

    君无欢却似乎见怪不怪了,拉着楚凌道:“阿凌,我带你去见师叔。”楚凌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少女,挑了挑眉。没事?

    君无欢嗤笑一声,抬脚踢了踢地上的少女,“别装了,你就算把城主府淹了,我也没办法把云行月给你变出来。他真的不在沧云城。”少女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红红地像是一只小兔子,“那…那你要怎么才肯帮我?”

    君无欢道:“我不会帮你。”

    少女似乎被打击到了,站起身来捂着心口后退了几步,“师兄,你好狠心。”

    君无欢冷笑不答。

    那少女却突然神色一遍,朝着楚凌扑了过去,“阿凌姐姐,师兄好坏,你要帮我啊!”

    楚凌唇角忍不住抽了抽,正要退开却见君无欢一步挡在她跟前一脚将那少女踢了出去。少女凌空一个翻身,虽然避开了君无欢踢出的那一脚却还是后退了好几步,神色幽怨地望着君无欢。

    “师兄,人家只是想跟未来嫂子亲近亲近。”

    楚凌从君无欢身后探出一个头来,含笑道:“这么可爱的小师妹亲近一下我当然是愿意的,不过…你右手里的东西先扔掉,不然手会断的哦。”少女有些惊讶地看向楚凌,楚凌抬手扬了扬自己手里的流月刀,“我若是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就会忍不住手痒。万一不小心把小师妹的玉手给切掉了,多不好意思啊。”

    少女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再看看楚凌手中的流月刀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讪讪道:“阿凌姐姐,我是好人,不会随便下毒的。师兄太狠心了,差点一脚踢短我的肋骨。”

    楚凌拍拍君无欢的肩膀示意他让开,君无欢给了少女一个警告地眼神。

    楚凌对她招招手道:“这就是云公子的小师妹么?初次见面送你见面礼好不好?”

    少女嗖地一下蹿到了楚凌跟前,还有些忌惮的看了看君无欢。见他没有说话这才松了口气,“阿凌姐姐,你不生我的气?我、我真的没有恶意,我不会害你的。这个…只是会让你香香的。”

    楚凌表示她对香气扑鼻并没有什么兴趣。

    伸手捏了捏少女的包子脸,果然软软嫩嫩的。

    “小师妹叫什么名字?这个送给你好不好?”说着将一条缀着紫色宝石地手链递了过去。少女眼睛一亮,伸手接了过来,“好漂亮,阿凌姐姐真好。我叫肖嫣儿。”说着身上就要去挽楚凌的胳膊,却被旁边的君无欢抬手拍开了。肖嫣儿很是郁闷,“师兄,我真的不会对阿凌姐姐下手。”

    君无欢对楚凌轻声道:“她擅长用毒。”

    楚凌点头,她当然看出来了。这小姑娘虽然看着软软萌萌活力十足,但是真惹急了只怕也不是个善茬。

    肖嫣儿有些无精打采地望着楚凌,可怜巴巴地道:“阿凌姐姐,你是不是也不是喜欢嫣儿了?”

    楚凌笑道:“怎么会?嫣儿这么可爱。”

    肖嫣儿顿时高兴起来,神采飞扬的模样越发耀眼。她飞快地从身上翻出了一颗珠子递给楚凌道:“送给阿凌姐姐做见面礼。”

    楚凌有些诧异,看着小姑娘眼巴巴地模样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君无欢也没有阻止,拉着楚凌就往里面走去,顺便抛下了一句话,“阿凌比你小,没事别装嫩。”

    “……”直到两人走远了,身后才传来少女跳脚地声音,“君无欢,混蛋!混蛋!本姑娘总有一天要毒死你!”

    “……”在沧云城城主府说要毒死城主,肖姑娘你也很厉害了。

    两人进了内堂,就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的模样,一身浅灰色布衣,面容与云行月有几分相似,但是不同于年轻的云公子,更多了几分儒雅和岁月磨砺出的睿智和温文。

    看到两人进来,他才抬头对两人一笑,道:“回来了?”

    “师叔。”君无欢带着几分恭敬地对男子道,显然比起他那位不靠谱的师父,这个师叔君无欢是有几分尊重的。

    中年男子点点头,看向楚凌,楚凌笑道:“见过云先生。”

    男子点头,“凌姑娘不必客气,长离好眼光,好福气。”

    君无欢唇边溢出一丝淡淡地笑意,握着楚凌的手对男子认真地道:“阿凌很好。”

    中年男子笑道:“我看也很好,原本我还担心你是不是要孤独终身呢,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说来也是他那个不靠谱的师兄造的孽,中年男子对君无欢是既觉得骄傲又觉得担心。甚至比担心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还要更甚几分。

    “师父!”门外,肖嫣儿飞身进来,奔到中年男子身边幽幽道:“师父,师兄欺负我。”中年男子不以为意,淡淡道:“你若能赢,就可以欺负他了。”

    肖嫣儿顿时垂头丧气,她哪儿有本事赢师兄啊。

    宾主落座,中年男子扫了一眼空荡荡的门外,道:“云行月又跑了?”

    君无欢道:“师叔容禀,他有要事在身,已经离开沧云城好些日子了。”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算了,那混账东西的事情我也懒得管。只要他将来不要后悔就行了。”君无欢想了想道:“其实…他心里是有数的,师叔不必太过担心。”

    中年男子笑道:“我不担心,你们这些小辈的事情我也懒得管了。这次过来,就是顺便把嫣儿给你带过来,以后她就留在沧云城了。”君无欢微微蹙眉,思索着肖嫣儿留下到底划不划算。

    肖嫣儿擅长毒术,江湖人称小毒仙。若是能留下,自然是可以帮上大忙的,但是云行月为了躲肖嫣儿都要躲出病来了,若是因为肖嫣儿在这里,沧云城少了一个高明的大夫,好像又不太划算。毕竟,毒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得上的,但是大夫却是绝对不能缺少的。更何况,好歹云行月为他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点情面的。

    见他不答,中年男子笑吟吟地道:“你答不答应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我若是走了嫣儿肯定不会走的。就算你不肯收留她,沧云城哪儿她不能待?”

    “师兄…阿凌姐姐……”肖嫣儿可怜巴巴地望着两人。

    君无欢不语,肖嫣儿有些闷闷地从自己的荷包里翻出一个东西递过去,“住宿费。”

    银票?楚凌挑眉。

    侧过头去看,君无欢打开一看,是一张写满了字的纸笺。楚凌扫了一眼上面全是药名,应该是一个什么药方。

    君无欢挑眉道:“这是你这两年的成果?”

    肖嫣儿幽怨地瞪了君无欢一眼。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她师兄更讨厌的人了,她们辛辛苦苦努力研究出来的成果,他只要等着他们双手奉上就可以了。

    君无欢略微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可以住在城主府,但是…我不会帮你的。”

    肖嫣儿轻哼一声,“你跟云行月是一伙儿的!”

    君无欢混不在意,抬头看中年男子,“师叔,她可以留下,我也会说服云行月留在沧云城。不过别的我就……”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你平时事情多,这是他们自己的事,哪里能让你帮忙。看她们自己的造化吧。”

    坐在一边的肖嫣儿难得有些安静,微垂眸眼眸楚凌竟然从她脸上看出了几分淡淡的忧伤。

    楚凌微微蹙眉,心知这小师妹和云行月之间,只怕还有不少的故事呢。

    君无欢握了握她的手给了她一个眼神——“回头跟再跟你说。”

    楚凌微微点头,再看向对面的肖嫣儿,恰巧肖嫣儿也跟着抬头看了过来。这一次楚凌真实地从她眼底看到了淡淡的苦涩和受伤。心中不由暗叹了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实在是伤人伤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