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9、谈判!(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沧云城的日子过起来还是十分悠闲自在的,城主府对楚凌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城主府的人对楚凌也是恭恭敬敬半点不敢冒犯。明萱被责罚的消息不知怎么的传了出去,于是就连根本没见过楚凌的人都对这位未来的城主夫人敬畏有加了。

    毕竟明萱对君无欢的心腹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明遥的堂妹这个身份还是挺能唬人的。就连明公子的堂妹都因为冲撞了凌姑娘被罚的那么重,别的人哪里还敢放肆?自然还有不少妙龄少女们暗暗对楚凌羡慕嫉妒恨,可惜楚凌却注定不会知道这些小事。

    “启禀姑娘,前院送了个人过来,说是姑娘点名要的。”花园里,楚凌正在练功,手中流月刀刀光飞舞,身形宛若游龙让人看的目不转睛。楚凌身形一顿,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那日她的感觉跟果然没有错,刀法比从前流畅了不少。就仿佛是突然间捅破了一层无形的隔膜,原本也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过了这个坎之后再回头看就会发现自己从前的刀法确实是还差了一些。

    随手将刀收回刀鞘,楚凌挑眉道:“我点名要的?哦,想起来了让人将她带进来吧。”

    “是,姑娘。”雪鸢恭敬地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她和白鹭原本就是从一群特意培养的侍女中杀出来的高手,原本都以为自己的实力虽然远不及城主和明公子等人,但是在女子中也算是一流了。就算是放在沧云军中都不算差。却没有想到,自家姑娘才是真正的高手,这样下去…将来到底是她们保护姑娘,还是姑娘保护她们啊?摇摇头,雪鸢飞快地抛开这些无聊的念头。打定了主意以后要努力练功,就算不能保护姑娘也绝不能给姑娘拖后腿!

    这几日的相处,让白鹭和雪鸢彻底放松了下来。她们都是极其聪明的女子,自然很快就看出来了楚凌的性子。并不需要她们阿谀奉承,甚至也不需要她们献殷勤,只要做好份内的事情,平常相处就可以了。刻意的讨好和奉承,在姑娘的眼中除了好笑无聊没有任何意义。

    片刻后,一个狼狈的人形生物被送到了楚凌跟前。不怪雪鸢没有认出来,实在是要认出来眼前的人就是三天前那个气焰嚣张的丫头着实有些困难。刚挨了一顿杖责就被扔进了就静室,虽然为了避免三天后出来还要养伤耽误时间给处理了伤处上了药。但是三天没吃没喝的对一个从小养尊处优又刚刚受了伤的少女来说已经足够折磨了。

    明萱趴在地上,抬起头来有些艰难地忘了一眼楚凌。眼神黯淡无光,待着几分怨恨但更多的却是畏惧。

    楚凌站在她跟前,低头含笑看着她问道:“痛么?”

    “……”明萱眼睛微红,瞪着楚凌不说话。楚凌笑道:“知道痛就好,因为你的嫉妒和莽撞,你的亲哥哥几年的辛苦毁于一旦。听说明家如今在沧云城的处境不太好?如此处境,竟然还能全身而退多亏了明诺公子咬死了是他给了你令牌,你是不是很感动?”

    明萱死咬着牙不说话,如果说一顿责罚和这些天的苦楚只是让她的身体痛苦的话,明诺的遭遇就让她百般懊悔了。当然她并不是懊悔自己冲撞楚凌,而是懊悔自己连累了哥哥。她虽然任性,但是对这个嫡亲哥哥的感情确实真的。从小到大大哥比她的亲爹还要疼她,明萱最不愿意地就是连累了自己的亲哥哥。但是偏偏……

    楚凌笑道:“想不想替你哥哥求情?”

    明萱猛的抬起头来,有些错愕地望着楚凌。楚凌道:“沧云城里对我不满的人肯定不只你一个,但是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你冲到我面前来?”明萱不语,楚凌毫不客气地道:“因为你蠢,活该被人利用,活该被当成试探的棋子。”

    明萱咬着牙,竟然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回嘴。半晌才开口道:“你…你真的肯放过我大哥?”声音干涩嘶哑。

    楚凌道:“看你表现。”

    “求…求你。”明萱望着楚凌,哑声道。楚凌悠然道:“也不是不可以,我跟你们城主说了,你留下给我做三个月的侍女,我替明诺求情免了他的惩罚。”

    明萱眼底闪过几分屈辱,若是平常有人提出这样的提议她只怕立刻就要扑过去跟对方狠狠地打一架了。但是现在她却知道不行,不仅是因为她打不过对方,更是因为她不能动手。如果她再动手,大哥…大哥该怎么办?

    干燥的嘴唇被咬的沁血,楚凌也不着急只是平静地等着她的回答。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明萱道:“好,我…我答应你!”楚凌笑道:“我劝你最好想想,你之前得罪过我,你不会以为当我的侍女会跟白鹭她们一样轻松吧?更何况,我觉得你只怕还比不上她们。”

    明萱咬牙道:“我说到做到,只要你不罚我大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楚凌定定地打量了她一会儿,确定她是认真的这才缓缓点了点头。侧首吩咐道:“带她下去换衣服,刚受了伤这两天就做点轻松的吧。针线房里是不是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就交给她吧。”

    白鹭笑道:“是,姑娘。针线房里这几天确实有点忙。这位明姑娘听说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想必女红还是不错的。”

    楚凌道:“以后叫她…嗯,就叫小萱子吧。”

    “……”我忍!明萱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反驳,沉默地任由白鹭带着走了。

    “姑娘,真的要将她留在身边?”雪鸢看着明萱蹒跚离去的背影,忍不住问道。楚凌坐在石桌便,一边悠闲的嗑着瓜子,一边笑道:“怎么?雪鸢不喜欢她?”雪鸢诚实地点了点头道:“确实不太喜欢。”没有谁会喜欢这种骄纵跋扈还愚蠢的大小姐的。第一次见面明萱着实是给雪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楚凌点头笑道:“我也不喜欢她,不过她身手还不错。出了色迷心窍骄纵跋扈,倒也不算是无药可救。先看看再说吧。”既然明遥觉得明诺是个可造之材,那么作为明诺重视的妹妹,楚凌的容忍度还是略高一些的。况且,当初交往过两次,楚凌觉得明诺这个年轻人也确实还不错就因为一个不懂事的丫头废了太可惜了。当然,如果明萱真的像君无欢说得那样不堪造就,楚凌也不会继续留着他的。

    “城主。”门外传来守卫恭敬的声音。楚凌回头果然看到君无欢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今天阳光明媚,君无欢穿着一身浅色衣衫,倒是比众人眼中的沧云城主多了几分闲适洒脱。

    “城主。”雪鸢微微屈膝行礼,躬身退了出去。

    楚凌笑道:“这是要出门?”君无欢点头笑道:“襄国公来了,阿凌不是说想要去见见么?”楚凌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道:“这么快?”君无欢道:“看来襄国公确实很着急。”

    “襄国公找你所谓何事,你心里有数么?”楚凌问道,君无欢道:“差不多吧。阿凌,襄国公是聪明人,若是再让他见到你,他未必不会怀疑你的身份。”楚凌笑道:“我既然去见他,自然是不在意让他知道我的身份地。更何况,如果将来要回天启的话,总要有个因由吧。”她身上除了两块玉佩确实没有什么能证明她的身份了。而身为已故两任皇后的亲哥哥,襄国公本身就是最好的人证。

    君无欢仔细看了看她,点头道:“那就走吧。”

    襄国公到了沧云城却并没有进城主府,而是装扮成商人在沧云城附近的一个小镇住下。沧云城虽然被貊族环伺,但是却并不是完全封闭的城池,毕竟沧云城还掌握着比整个信州还辽阔的土地。城中依然经常有商人旅客往来,只是沧云地界素来对貊族人止步,又因为两族的外貌上有明显的不同,貊族人想要混进沧云城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襄国公明显是中原人,各种身份通关手续完备,想要进沧云城地界自然不难。不过沧云城中各路眼线也不少,因此君无欢到底没有真的让襄国公亲自进城来找他。

    两人到了信中约定地小镇客栈地时候,襄国公和桓毓正坐在楼上喝茶。整个二楼上空荡荡的除了两人再没有半个人影。襄国公看起来并不想当初在上京的世家权贵模样,倒是真有几分土财主的模样。坐在他身边的桓毓公子也是一副富家少爷的模样,眉眼间做了一些修饰,下巴上还贴了一颗可笑地黑痣。楚凌看在眼里就忍不住想要偷笑,却因为桓毓瞪过来威胁的眼神硬生生的忍住了。

    “襄国公。”君无欢淡淡道。襄国公看到两人倒是上来倒是一愣,侧首去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桓毓,桓毓立刻低下了头眼观鼻子鼻观心,只当没看到自家表舅质问的眼神。襄国公只得看向君无欢,淡淡道:“若是没记错,我要见的是沧云城主。”

    君无欢拉着楚凌走到一边坐下,淡淡一笑道:“正是晏某。”襄国公怔愣了片刻,总算是回过神来,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后生可畏。”他原本猜测君无欢应该跟晏翎关系不错,可能是盟友也有可能是至交,但是却没有想过这两个人竟然会是同一个人。

    襄国公并没有怀疑君无欢的话,如长离公子这样的人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骗他。

    楚凌淡淡一笑道:“国公,别来无恙。”襄国公自然看到了楚凌,事实上两人一上来襄国公最先注意到地就是楚凌。大半年时间不见,没想到这位武安郡主竟然会出现在沧云城。更重要的是,他的容貌…倒是越发像了。

    察觉到君无欢不悦地眼神,襄国公才轻咳了一声将目光从楚凌脸上收了回来。有些歉意地对楚凌笑了笑道:“武安郡主,别来无恙。”

    楚凌笑道:“国公客气了,我姓楚单名一个凌字。”

    襄国公又是一愣。

    桓毓在一边看得直皱眉头,觉得自家表舅今天的表现简直大失水准,这是要被君无欢坑死的节奏啊。到底还是于心不忍,桓毓轻咳了两声提醒道:“表舅,你不是说有事情和君无欢商量么?现在可以说了。”所以,您老人家就别再盯着阿凌看了。要是让君无欢怀疑你对阿凌图谋不轨,我怕你走不出沧云城的地界啊。

    襄国公也定了定神,将心中杂乱地思绪抛到了脑后。看向君无欢道:“君…晏城主,按你跟小六的关系,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咱们直入正题,你看如何?”君无欢端起跟前的茶杯浅酌了一口,淡淡道:“如此自然是最好。”他跟玉小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襄国公点头道:“不知晏城主对如今北晋的局势怎么看?”

    君无欢放下茶杯,抬头看着襄国公道:“若是北晋皇能再活三五年,将皇位顺利交接给下一代的话。以我推测最多二十年貊族便可一统天下。”闻言,襄国公微微皱眉却没有说话。听到君无欢亲口说出貊族有机会一统天下,襄国公心中自然是不快的。不过……“可惜,北晋皇没有那个命多活三五年。那么现在呢?”

    君无欢道:“现在…就要看天启打算怎么做了。”

    “此言何意?”襄国公道。

    君无欢道:“国公来找我,不就是已经看出了这一点么?不是君某自谦,沧云城虽然占地不小,但半数土地荒芜贫瘠且地多人少。以沧云城一己之力,想要自立为王固守一方不难,但要与北晋全面开战,胜算寥寥。如今拓跋梁登基继位,虽然短期内北晋朝堂免不了勾心斗角腥风血雨。但是若拓跋梁能在两年之内将内乱镇压下来,三五年内北晋的实力必然还会再上一个台阶。北晋皇…毕竟是老了,拓跋梁却是年富力强野心勃勃。到时候…拓跋梁挥军南下,不知道天启能否抵挡?”

    襄国公摩挲着手腕上的一串玉念珠,垂眸道:“既然如此,长离公子又为何要助拓跋梁上位?”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北晋皇不死,结局便近乎是定下来了。若是换一个皇帝,哪怕是拓跋梁…总还是会有一些变数的。关键是,天启是否能够抓得住这个机会?”襄国公轻叹了口气,道:“看来,晏城主已经知道朝廷的态度了。”

    君无欢不置可否,只是道:“并不意外。所以,襄国公甘冒大险亲自来见我,到底是想要说什么?总不会是专程与我聊聊如今的局势吧?”

    襄国公道:“我无法说动朝廷那些老顽固改变看法,但是襄国公府却可以给沧云城一些帮助,不知晏城主以为如何?”

    君无欢看看他,道:“恕我直言,襄国公府虽然世代名门,但是…如今在北方只怕也剩不下些什么了吧?”半点也不客气,显然是看不上襄国公府的那点助力。襄国公沉默了良久,终于轻叹了口气。从袖中掏出一个东西按在桌面上慢慢推了过去,“如果是这个呢?”

    他的手拿来,桌面上放着一块金黄色的令牌。另外向上地的以免正好刻着如朕亲临四个大字。

    桓毓有些震惊地看向自家表舅,楚凌和君无欢却神色相当平静。君无欢淡淡扫了一眼那块令牌,道:“原来是皇帝陛下的钦差。”襄国公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晏城主放心,陛下并没有要插手沧云城事情的意思。”

    君无欢扬眉道:“那皇帝陛下是什么意思?”

    襄国公道:“陛下可以为沧云城提供粮草,甚至是…人马。”

    君无欢嗤笑一声,道:“哦?陛下倒是不怕养虎为患,再养出来一个摄政王?”

    襄国公望着君无欢并不说话,君无欢淡淡道:“这个主意,想必是襄国公出的,也是襄国公说动陛下的吧?”襄国公并不反驳,君无欢道:“沧云城确实需要支持,但是、很抱歉…君某不相信天启朝廷。”

    “我说了,陛下……”

    君无欢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淡笑道:“说实话,我尤其…信不过皇帝陛下。当年君傲倒是相信皇帝陛下,但是…他得到了什么?”襄国公脸色微变,半晌才道:“陛下他…不是、他当初是想要救大将军的。但是你知道…当时陛下根本就……。”但是不得不说,君傲的死永嘉帝至少要负一定的责任的。身为帝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忠于自己的臣子冤死,也不知道到底是君家的悲哀还是永嘉帝的悲哀。

君无欢道:“这跟我没关系,我也并不想跟襄国公讨论当年谁是谁非。”

    襄国公叹了口气道:“晏城主答应跟我见面,也不会单纯只是为了告诉我你信不过朝廷和陛下吧?既然晏城主信不过我,那么…条件你提。”

    君无欢不由一笑,道:“襄国公倒是爽快,你就不怕我提的条件你难以接受。”

    “我尽量。”襄国公无奈地道。

    君无欢笑道:“很好,那么我的条件也很简单。第一、沧云城不会归顺天启,也不是天启的臣子。希望襄国公记得一件事…君某,是西秦人。”襄国公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还有呢?”君无欢道:“第二,天启每年为沧云城提供五百万两的银两,以及三百万石粮食。并且不得再限制凌霄商行在南朝的生意。第三,与沧云城共享在北方的情报消息。”

    襄国公低头喝了一口茶,淡淡道:“不算太苛刻。但是…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沧云城也不听朝廷调遣。我们能得到什么?”又给钱又给粮还要分享消息渠道,总不能白干吧?就算是合作,也不是这么个合作法。这种话说出去,朝堂上那些老家伙还不用口水淹死他?

    君无欢低笑一声道:“我替天启守了这么多年灵苍江,还不够么?”

    襄国公眼神微闪,“晏城主这是想要空手套白狼?这可不是做生意的规矩。”

    君无欢点点头,道:“好吧,我一年之内会说服西秦与天启结盟。”

    襄国公眯眼道:“西秦?西秦国弱,西秦王少不更事,晏城主确定能说服他们?就算说动了他们,又有什么用?”

    君无欢淡然道:“西秦王确实还太年轻了,但恕我直言,至少比天启皇帝陛下还多了几分血性。”襄国公也不计较他的无礼,皱眉道:“纵是如此,只怕也不足以令我说服陛下接受晏城主的条件。城主应当明白,谈生意…总要公平一些。”

    “天启每年献给北晋那么多岁供,国公怎么不去跟貊族人谈公平?”

    襄国公闭口不言,气氛一时有些僵硬。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楚凌却突然将一个东西推到了襄国公跟前道:“国公觉得…这个够不够让你说服天启皇帝陛下?”

    襄国公低头一看,脸色蓦地一变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少女脸上全是惊愕和狂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