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8、想要这天下么?(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进了书房,书房里只有君无欢一人。君无欢正坐在桌案后面看着什么东西,一双剑眉微微皱起,神色有几分冷峻。抬头看到楚凌,脸上的冷意才淡了几分,“阿凌。”

    “见过城主。”明遥很是识趣的先行请罪,“明萱无视沧云城规矩,冲撞了凌姑娘,是明家教导无方,请城主降罪。”君无欢朝楚凌伸出手,楚凌含笑走过去被他拉着在旁边坐了下来。才听到君无欢道:“我知道你跟明家来往不多,但是既然注定扯不断这层关系,那就看牢他们。或者,我替你将他们逐出沧云城永绝后患?”

    明遥有些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明家毕竟是世居沧云城的,又没有犯什么大错,随便将他们赶出沧云城未免让人觉得城主排挤城中的原住民。”沧云城既然不是君无欢修的,在他们来这里落脚之前自然原本就是有人住的。事实上沧云这个名字是君无欢来了之后才重新取的,如果楚凌认真的看过北方各地的州县志的话就会知道,沧云城原本名为阜陵城,历史上有一段时间也曾经繁华过一段时间。

    只是后来随着北方通往西域的路途开通,道路更加崎岖的阜陵城便渐渐没落了下来。等到君无欢来这里的时候,这地方只是一座除了面积大一些以外没有任何优点的小城。因为在润州和梁州边缘,事实上隶属于与西秦接壤的钦州本身就是个无人治理的地方。倒是让君无欢省了不少事。

    但是没有官方和军方治理地另一方却是本地豪强林立。越是穷困的地方越是混乱也越是民风彪悍。君无欢刚入主沧云城的时候为了收服附近一些各占山头的豪强也花费了不少力气。也有一些识相的人率先表示了支持,而明家就是这其中之一。

    君无欢不以为然,“你觉得我在乎这个?”

    明遥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吧,反正我那个二叔也没什么出息。倒是明诺,还是不错的,就这么毁了太可惜了。”就是太宠妹妹了,明遥思索着是不是要将明诺和明遥分开,不然这小子早晚要被那丫头给毁了。君无欢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到是好心。当初他可没有替你想得这么周到。”

    明遥耸耸肩,“我当初答应过祖父,要保着他的命的,总不好出尔反尔。祖父对我,还是不错的。”

    “随你。”君无欢淡然道:“只是,你最好别让他们再来招惹我,否则我可不保证会给你面子。”

    明遥耸耸肩表示自己知道了,心中却暗暗腹诽,“人家也没有招惹你啊,最多是招惹了凌姑娘么。”

    君无欢看向楚凌问道:“阿凌,你对明萱可有什么想法?等她从静室出来就可以领罚了。”在君无欢眼中,是绝对的公私分明的。就算他责罚了明萱那也只是责罚她擅闯城主府冲撞贵客。但是对于被冲撞的人,依然还是有权利选择要怎么报复冲撞她的人的。明遥也没有反对,显然他跟君无欢是一个意思。

    楚凌挑了挑眉笑道:“还是个小姑娘呢,你们就不怕被我折腾废了。”

    明遥叹了口气,“小姑娘?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她比凌姑娘还要大几岁呢,可惜…跟凌姑娘比起来……”明遥摇了摇头,明萱那德行,跟凌姑娘比都是对人家的羞辱。

    楚凌有些好奇的问道:“明公子跟明家的关系似乎有点……不太好?”

    明遥嗤笑一声道:“不太好是客气地说法,事实上当初城主选择沧云城作为据点,就是我提供的意见。”

    “为什么?”楚凌有些好奇地道,感觉这里面有个很长的故事。

    明遥也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道:“简单的说,就是原本明家的家产应该我爹继承,但是我爹死的早我祖父有意培养我继承家业,我那位二叔自然是心有不甘。原本有个大哥他就忍了,现在大哥好不容易死了还跑出来一个大侄子挡路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就想法设法把握赶出了明家,还想派人追杀我。我在外面流浪的时候遇到了城主和桓毓,就跟着他们一起折腾了。碰巧他们需要一个据点,原本还有另外两个不错的地方。我就鼎力推荐了这个地方。再然后,君无欢成了沧云城主,本公子自然也就跟着平步青云了。至于明家…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了。”

    楚凌了然,原本心心念念继承了家业,却发现他所继承的那点东西在曾经的对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甚至以后还不得不仰仗自己当年不遗余力打压的对手的鼻息存货,这种痛苦有时候只怕比死了还要难过。偏偏那位明家现在的家主还不敢再得罪明遥,因为他儿子女儿的前程可能都在明遥手里。比如方才明遥轻飘飘的一句话,明诺好几年的辛苦奋斗就成为了泡影,当然了这是明萱自己惹的祸并不是明遥公子刻意打压自己的亲人。

    楚凌有些意外的看看明遥,年纪轻轻就能掌管明鉴司地人,果然不是寻常角色。

    楚凌想了想道:“既然明公子还看好明诺,就将明萱交给我吧。”

    君无欢不赞同地皱眉道:“你想调教明萱?”他并不喜欢那些对阿凌有敌意的人接近阿凌。阿凌若是有心要调教几个人的话,他有的是人送给她,犯不着找那种愚蠢狂妄的丫头。楚凌笑眯眯地道:“你也可以理解成,我记仇想要折腾她。”

    君无欢道:“你不喜她直接责罚就是了,何必费这个心?那丫头我虽然只见过一两次,不过看起来资质愚钝不堪造就。”半点也没有顾及明遥这个堂兄的面子。

    楚凌笑道:“我也没打算让她做什么,你不是说要她劳作三个月么?三天后就把她送到风华苑,本姑娘亲自教她该怎么做人。”

    闻言,明遥不知怎么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竟然在心里暗暗同情起那个不长眼的堂妹来了。其实去作坊劳作也没什么,虽然辛苦但是至少安全省心啊。

    见楚凌坚持,君无欢也就不劝她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若是那明萱还不识抬举敢惹阿凌不快……以后明家就可以少一个女儿了。君无欢心中冷冷道。

    “阿遥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事?”君无欢靠在椅背上,抬手捏了捏眉心问起了正事。

    明遥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神色肃然地道:“桓毓传回了消息。”君无欢微微蹙眉,“桓毓?他出什么事了?”明遥有些无奈地苦笑,“还真的是出事了。”伸手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函递给了君无欢。

    君无欢有些疑惑地接了过来,看完之后也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片刻后,转手将信函递给了坐在自己身边的楚凌。明遥道:“我就知道玉小六不靠谱。”君无欢摇头道:“襄国公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既然能拆穿桓毓只怕已经不是怀疑了一朝一夕了。必然有确凿的证据容不得桓毓抵赖。”

    明遥皱眉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要去见他么?”无论是对天启皇室还是天启的朝廷官员权贵明遥都没有什么好感。对于那位桓毓的表舅自然也不怎么待见。更何况,说是请见还不如说是要挟。自然不会让人感觉到愉快了。

    君无欢思索了片刻道:“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明遥皱眉道:“不是,你真的打算跟天启朝堂的人合作?别到时候被他们给坑了,他们远在江南倒是无所谓,到时候北晋大军压境倒霉的就是我们了。”就在不久前,天启朝廷的人还跟北晋人合作想要坑他们呢。幸好北晋皇死得及时,不然他们说不定要腹背受敌了。

    君无欢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跟朝廷合作了?”

    “那城主是什么意思?”明遥不解,君无欢道:“跟朝廷合作暂时是行不通的,但是不代表我们不能跟朝廷的人合作。凌霄商行如今在北方倍受打压,我们对上京一代和朝中消息的掌控已经不如从前得心应手了。一旦等拓跋梁坐稳了皇位,必然会重新兴起对沧云城的打击。无论北晋换了哪一个皇帝,对沧云城的态度都不会变的。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能趁着拓跋梁和北晋朝堂上波浪未平之际,竭尽所能的积蓄力量?阿凌,你怎么看?”

    楚凌抬起头来,弹了弹手中的信函道:“襄国公…就是当初在上京见过的那位,桓毓的表舅?”

    君无欢点头,不仅是桓毓的表舅其实还是阿凌的亲舅舅。这么算起来…桓毓好像还是阿凌的表哥,虽然关系隔得有点远了。楚凌思索了片刻,道:“那位襄国公我也见过两次,倒不像是心怀险恶之辈。桓毓肯替他传信给你,想必也是确定了他不会对沧云城不利?”

    君无欢微微点头,迟疑了一下猜道:“他还……”

    楚凌自然知道君无欢想说什么,信她也看完了。微微蹙眉道:“他问起了武安郡主,是随口一问还是意有所指?”君无欢轻声笑道:“随口一问大概不可能,襄国公没这么闲。意有所指也不至于,襄国公能查到桓毓身上已经不易,我不认为他能有那么神通广大还能查到阿凌身上。”楚凌挑眉,“这么说,他只是怀疑?”

    君无欢点头道:“阿凌的容貌虽然现在少有人能认出来,但是襄国公自己定然是不会忘的。阿凌,你……”楚凌望着君无欢,仿佛在等他后面的话。君无欢斟酌再三,方才问道:“阿凌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么?”

    楚凌笑道:“那倒不是,我本人…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怨恨之类的情绪。”原本的楚卿衣也没有,楚凌是事不关己不在乎,那个孩子却是太善良太乖巧了不知道去恨,“你应该还记得,我当初答应与你合作的条件。”

    君无欢回想了一下,不由莞尔,“是我想岔了。”如果阿凌恨着天启的那位皇帝陛下,不愿意再和天启皇室扯上关系,他自然是要竭力避免任何可能会让阿凌的身份被人揭露的危险。虽然君无欢并不太确定阿凌的身份暴露,对他来说是好处更多还是坏处更多,但是他绝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让阿凌心里不快的。

    楚凌道:“这样的世道,有时候个人的恩怨感情都会变得微不足道。如果有需要,我也并不介意利用我的身份。之前隐藏身份只是因为北方对我来说太过危险,而我又发现太早去了南边对我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我明白了。”君无欢望着楚凌轻声道。

    楚凌点头一笑,“我知道你会明白的。”

    被撇在一边的明遥有些无语地望着两人,“我说两位,能不能说一点我能听得懂的事情。”楚凌惊讶地看着他,“我们说的明公子听不懂么?”明遥翻了个白眼道:“听是能听懂,但是…这跟我们现在要讨论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君无欢笑道:“好了,你替我回信给桓毓,如果襄国公有诚意的话,沧云城欢迎之至。”

    明遥点点头,“好吧,我明白了。”

    明遥出去办事去了,书房里便只剩下了两个人。楚凌看了看君无欢欲言又止,君无欢把玩着她的发丝道:“阿凌可是有什么想说的?”楚凌问道:“君无欢,你想…要这个天下么?”

    君无欢失笑,半晌方才摇头道:“不…我不想。”

    楚凌有些不解,“不想?那你这些年……”这么拼命做什么?以君无欢的身体情况,最好应该是不要动武找个适合修养的地方好好待着。但是看看这些年他拖着病体天南海北的奔波还要上战场,只怕这天下比他忙的人还真的不多了。

    君无欢将她揽入怀中,道:“那阿凌呢,以阿凌的身份能力,就算不愿意回去做个养尊处优的公主面临随时可能被出卖联姻的处境。随便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稳度日也是不难的吧?”

    楚凌笑道:“我么…大概是因为闲不住吧。我还没满二十呢,实在是不能想象剩下的五十年每一天都过着一模一样的日子是什么感觉。这世道,显然也不适合游山玩水啊。”君无欢道:“虽然阿凌这么说,但是我知道阿凌心里还是希望尽快结束这个乱世的。阿凌总是说自己心肠硬,但是每一次…阿凌都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不管不顾。”

    “至于我自己,我跟貊族人有仇。楚烈死了,下一刻就是拓跋梁。我对这天下没有兴趣,但是…君家守护这天下到我父亲那一代,已经整整六代人了。其中,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跟貊族人对着干。我不在乎谁当皇帝,也不在乎以后这江山是姓楚还是姓别的什么,但是将来总不能让我跟我君家的列祖列宗说,我眼睁睁看着天启人让貊族杀了大半,剩下的都跪在貊族人脚边当了他们的奴隶吧?”

    楚凌一时沉默,她觉得自己其实一直都没有能太了解君无欢。直到此时,她终于从那张俊美而清瘦的容颜上看出了几分沧云城主的影子。君无欢和晏翎这两个人,在楚凌眼中真的是挺分裂的,也就难怪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了。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将门之后,天启的战神家族出来的后人。可惜,天启人自己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守护神。

    “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到时候我想见见襄国公。”良久,书房里响起了楚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