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7、责罚(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已经是夜深人静,风华苑里侍候的白鹭和雪鸢却还没有休息。因为她们要侍候的主人还没有回来。风华苑里自然不是只有她们两个人,不过上面早就吩咐了凌姑娘不喜欢跟前侍候的人太多,所以贴身侍候的就只有她们俩。事实上从她们来到凌姑娘跟前开始,她们就不再是沧云城的人了,而是属于凌姑娘的。以后哪怕是城主和凌姑娘的命令产生冲突,她们也要优先听从凌姑娘的命令。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觉得为难,因为从最初开始她们受到的训练就是这样告诉她们的。正是因为她们学的最好所以才有机会走到凌姑娘跟前来。

    况且,两人也都觉得这位新的主子并不难侍候。在此之前两人不是没有忐忑过,如今却觉得自己的运气当真不坏。

    不远处,一个修长挺拔的人影抱着一个人漫步走了过来,两人先是一愣回过神来立刻迎了上去。

    “城主。”

    君无欢淡淡扫了两人,道:“退下。”

    白鹭恭声道:“属下让厨房熬了驱寒汤,不知是否让姑娘喝下再睡?”

    君无欢低头看了看沉睡中的楚凌,虽然已经是这个季节了但是沧云城夜里却还是有些凉的。自从受伤之后阿凌的身体状况一直都不太合,喝一些有备无患倒也无妨。点了点头,君无欢抱着楚凌走进了寝楼。跟在身后的白鹭和雪鸢对视一眼,暗暗松了口气。

    外面那些姑娘对城主或者说城主夫人位置的肖想她们不是没听说过,却只觉得这些人太过天真了。城主这样的人…寻常姑娘在他面前能站得稳就已经很不错了,当城主夫人?开什么玩笑。反正城主府里的姑娘们,是几乎没有什么人敢有什么妄想的。或许正是因为离得太远,雾里看花总是朦朦胧胧,所以那些人才敢妄想吧。

    将楚凌放在床上,君无欢轻声道:“阿凌,醒醒。”

    楚凌有些困顿地睁开了眼睛,蹙眉道:“我怎么又睡着了。”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没事,你先前消耗了太多心力,养一养等伤好了就好了。”不是任何人都有那个勇气和毅力被坚昆追杀大半多月最后还能拖死坚昆的。实力的不对等有时候比被许多人一起追杀压力还要大得多。特别是君无欢后来还去了坚昆死去的地方,那满地的血腥的狼群的尸体,令人不寒而栗。即便是君无欢自己面对那样的局面,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全身而退。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极度透支,如今突然松懈下来了想要恢复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办到的。

    伸手接过白鹭端上来的驱寒汤送到楚凌唇边,楚凌低头看了一眼也不问是什么直接喝了下去。君无欢唇边露出一抹淡淡地笑意,扶着她躺了下来替她拉好被子轻声道:“好了,先休息吧。”楚凌本想说她还没洗漱,但是也不知道是身体的缘故还是喝了酒或者那汤里有安神的成分,眼皮动了动竟然真的就睡了过去。

    君无欢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方才站起身来漫步走了出去。云行月说阿凌这次伤了底子需要好好调养,恰好过两天师叔就要过来了,正好替阿凌再看看。沧云城里虽然也有一些医术高明地大夫,但是比起云行月来也还有不如。倒是师叔在调理身体这方面更擅长一些。

    “城主。”等在外间的白鹭雪鸢见君无欢走出来,连忙迎上前去。君无欢淡淡扫了两人一眼,道:“好好照顾阿凌。”

    “是,城主。”两人齐声应是。

    君无欢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君无欢的背影在门外消失,两人方才对视一眼双双松了口气。

    清晨,楚凌从床上醒来只觉得前几日总是萦绕不去的疲惫似乎消退了许多。从床上起身,看着外面已经阳光明媚的庭院伸了个懒腰,果然良好的休息无论是对什么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啊。雪鸢带着人端着水从外面进来,看到楚凌已经站在窗口了连忙上前,“奴婢侍候不周,还请姑娘恕罪。”

    楚凌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也刚醒,没事儿不用这么紧张。”

    雪鸢连忙谢过,不管怎么说姑娘醒了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就是她们的失职。一边心中暗暗记着楚凌醒来的时辰,一边指挥人将干净的温水棉布面巾放倒了一边,道:“姑娘昨晚没吃什么东西,厨房已经准备了早膳候着了,白鹭姐姐这会儿正在厨房,我这边传话让她送过来。”

    楚凌点了点头,一边洗漱一边想着算起来她也来这个世界三年多了。说起来还有个公主郡主的身份,但是还真没被人这么周到的侍候过。

    “你们城主在做什么?”楚凌问道。

    雪鸢道:“城主先前派人来传过话,说姑娘若是醒了的话尽可去前院找他。城主今日无事,可以陪姑娘在各处转转。”楚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换了一身衣裳,用过了早膳楚凌便出门去找君无欢了。早上换衣服的时候楚凌才发现,她房间里的衣橱中竟然装了慢慢一柜子的衣服。一看就都是新裁制出来的,件件价值不菲不说而且都与她的身形十分贴合,显然是专程为她做的。

    楚凌随意选了一件白色的衣衫,也让白鹭和雪鸢赞不绝口。楚凌听了也只是但笑不语,衣服确然是挺漂亮的,不过这两个丫头也确实是在努力地捧着她。她们想要让她满意的心思楚凌理解,不过若是长期相处的话这样到底还是有些别扭。楚凌琢磨着,回头还得跟她们聊聊这件事。

    城主府由一个大花园被略显粗暴地分成了前后院,君无欢平时见属下议事以及宴客自然都在前院。后院则完全是属于君无欢的私人领域,包括君无欢所住地沧海苑和楚凌所住的风华苑都在其中。鉴于君无欢并没有什么亲人,平时整个后院等于就只有君无欢一个主人。其余的桓毓和明遥在城主府旁边各自有府邸,云行月也是住在客院之中地。因此整个城主府的后院都显得格外清静。也让一来就入驻风华苑的楚凌显得格外的不同。

    “喂!”还没走近君无欢的书房,楚凌就听到身后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叫道。微微挑了下眉,楚凌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去。

    对方见她不理,越发恼怒了起来,急声道:“喂!叫你呢!”一个人影如一道风一般刮了过来挡在了楚凌面前。白鹭和雪鸢俏脸微沉,一左一右拦在了她前面不让她有机会伸手去触碰楚凌,“姑娘,请自重。”

    少女有些不悦地跳脚,“喂!我叫你呢!”

    楚凌抬眼,对她淡淡一笑道:“抱歉,我不叫喂,所以不知道姑娘在叫我。”这少女确实是个熟人,不正是先前在信州见过的明家的明萱姑娘么。

    明遥轻哼一声道:“你…你就是那个凌姑娘?”

    楚凌微微点头,问道:“姑娘有何见教?”

    明萱扬起下巴道:“听说你是城主带回来的?我告诉你,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配的上我们城主的,你若是识相最好赶紧自己走人。”楚凌闻言,不由得有些乐了,说起来上次见这姑娘已经是快三年前的事了,这姑娘竟然还如此有趣,可见是缺少社会毒打啊。

    “我要不走呢?”楚凌笑眯眯地问道。

    明萱一愣,顿时被气得脸色通红。指着楚凌尖声道:“你想赖着城主?!你…你不要脸,你…啊?!”下一句骂人的话还没出口,之前跟前人影一闪,一个耳光已经狠狠甩在了她的脸上。接着下一个耳光又打了过来,所幸她到底还算个习武之人,立刻伸出手去想要架住打向自己的手。不想对方竟然早有准备,下一刻就换个位置换了只手啪地一个耳光又狠狠地甩在了她脸上。

    左右两边各挨了一个耳光,原本嫣红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不仅红而且还有些肿,可见下手的人半点也没有留情。

    雪鸢退回了楚凌跟前,依然恭恭敬敬地站着仿佛刚才那个打人耳光的人不是她一般。

    明萱从小被宠着长大哪里受过这个气,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雪鸢道:“你…你竟敢打我?!”

    雪鸢看了她一眼,俏脸冰冷,“你是什么东西也敢骂我们姑娘?”她不在乎明萱是什么人,更不怕得罪了什么人。因为如果姑娘受了委屈的话就是她们失职,下场绝对比得罪一两个城中有权势的人来得严重。当然,也有这姑娘的嘴实在是太脏了的缘故。一开口就骂别人不要脸,好像她很要脸似的!开口城主闭口城主的,她谁啊?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要告诉我大哥,我大哥不会放过你们的!”明萱叫道。

    “呵。”雪鸢浑不在意地冷笑了一声。

    明萱瞪着眼前的三人,忍不住红了眼睛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楚凌眨了眨眼睛有点茫然,这姑娘莫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分明是她先来找茬的,怎么说着说着就自己大哭起来了?

    “你们敢欺负我!我要…我要让大哥将你们赶出沧云城!”明萱叫道,“城主一定会将你们都赶出……”

    “住口!”不远处,明遥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忧心忡忡的明诺。明遥此时却再也不是平时见人三分笑的模样,神色难得地冰冷。明萱被他一声吼将剩下的话堵在了嗓子里,看到明遥和明诺有些心虚地叫了声,“明遥哥。”

    明遥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你是怎么进来的?”

    明萱顿时手足无措,求助地望着明诺。明遥冷哼一声,道:“擅入城主府,你可知道该当何罪?”

    “大…大哥。”跟在他身后的明诺连忙道;“大哥,是我给了萱儿出入城主府的令牌,你罚我吧。”有侧首对楚凌行礼,“舍妹无礼,还请姑娘恕罪。”

    明遥却没有理他,而是转身对楚凌拱手道:“明擅长城主府,冒犯了凌姑娘,还请凌姑娘见谅。她对凌姑娘无礼,凌姑娘想要如何罚她?”楚凌微微扬眉,“明萱姑娘是明公子的堂妹?”明遥并不在意,淡淡道:“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更何况只是我的堂妹。无论姑娘是否怪罪她,她擅闯城主府冲撞城主贵客的责罚都少不了。”

    “堂哥……”

    “闭嘴。”明遥扫了明诺一眼,道:“你也跑不了。”

    明诺看了妹妹一眼,有些头疼地低下了头。他当然不会将出入城主府的令牌给明萱,而是明萱从他身边偷走的。但是明诺知道自家堂兄执法严明,他若是不替明萱分担,只怕以后明萱地日子都要不好过。

    明萱却有些不服气,道:“我怎么了?你们都能进城主府,凭什么我不能进?”

    明遥嗤笑一声,似乎懒得跟这个堂妹说话了。挥挥手对身后的侍卫道:“擅闯城主府冲撞客人,带下去杖责三十关静室三天。至于凌姑娘的责罚,等你从静室出来再领。”

    “大哥?!”明诺脸色微变,这个责罚听起来像是不重,但是城主府的刑罚几乎与军法无异。杖责三十就等于三十军棍,一个身体强健的壮汉挨上三十军棍也要躺半个月。更不用说还要关进静室没吃没喝三天。身体差一些的,就算是男人也要去掉半条命。

    明遥淡淡道:“你别着急,丢失令牌自己去领二十杖,降职二等。还有,今天值守放她进来的人,一人领十杖。”

    闻言,明萱也不敢闹了明诺脸色也变了。明诺年纪轻轻在沧云城的职位虽然远不及明遥却也是自己辛辛苦苦拼出来的,如今被降职基本上就是他这两三年的奴隶都白费了。更不用说,害的城主府门前守卫跟着挨打,以后明萱在沧云城的名声还能好得了?

    明萱这才知道不仅自己要受罚还害了哥哥,顿时着急起来,“明遥哥,不管大哥的事儿,你…你不能……”

    “闭嘴,我能。”明遥冷声道:“你敢如此无法无天,也是明诺将你惯坏了。既然如此,他就该领受这个教训。带下去!”

    “是,明公子。”几个侍卫上前就要拉着两人出去。明萱看看明遥心知向他求情也是无用,转身便朝着楚凌从了过去。明遥责罚明萱明诺的时候楚凌一言未发,无论是沧云城的是还是明遥的私事她都不打算过问。但是明萱朝扑过来楚凌却不能不动了。虽然有白鹭和雪鸢在前面拦着,但是楚凌也不能让人觉得自己太没用了。

    “放开我!”明萱挣扎着,朝着楚凌道:“是我骂你跟我哥没关系,你别让他罚我哥!”

    楚凌微微垂眸,淡淡道:“这是沧云城的事,我恐怕插不上手。”

    明萱急道:“我…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求你别让他罚我大哥。”她从小跟明诺一起长大,对明诺这个哥哥感情还是很深厚地,自然看不得让他为了自己被责罚。明遥微微蹙眉,面上已经露出了几分不悦之色。明诺上前一步想要去拉明萱,却被明萱挥开了。

    楚凌看着明萱哭泣懊悔的模样,温声道:“我看明姑娘年纪也不小了,行事倒是还像个孩子。罚明诺公子显然比罚姑娘更能让你长记性,明公子…佩服。”明遥摸了摸鼻子,道:“在下也是就事论事而已。来人,拿下!明萱,你若是再闹,我便再罚明诺。反正你也习惯了从小到大你闯祸明诺替你背锅不是么?”

    明萱睁大了眼睛望着明遥却再也不敢苦恼,只能任由侍卫将两人带了出去。

    看着侍卫带着明萱远去,明遥方才长长地出了口气,再一次对楚凌致歉,“让凌姑娘看笑话了,明萱无状也是我明家教导无方。”楚凌摇了摇头,他自然看得出来明遥跟明诺兄妹俩的关系并不算亲厚,却也不好过问人家的私事。只是笑道:“明公子这时候是来见晏翎的?”

    明遥点了点头笑道:“凌姑娘也是来找城主的?姑娘先请。”

    楚凌点点头,跟着明遥一前一后往书房地方向走去。却看到外院总管吴乘鹤匆匆而来,明遥笑道:“吴总管,这么急去哪儿?”吴乘鹤看着明遥,脸上的神色有些无奈道:“阿遥,你那个堂妹该管管了。”明遥神色微变,指了指里面。吴乘鹤点了点头。

    “城主怎么说?”

    吴乘鹤道:“杖则五十,禁闭三日。清水坊劳役三月,另外…既然教不好女儿,明家二爷的差事也先不用做了。”

    明遥轻叹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