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6、夜宴(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今晚的沧云城很热闹,先前北晋人退兵之后城主就连夜离开了沧云城不知所踪,自然也没有来得及办什么庆功的宴会。如今城主回来了,还带回来了未来的城主夫人,沧云城的头头脑脑们兴奋之余自然想着连着先前地一起不办也趁机热闹热闹。

    至于那些之前没能出现在城门口一起迎接君无欢和楚凌的将领,更是期待不已。只听各自的上司说未来城主夫人长得美貌绝伦,众人自然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个美貌法了。要知道,他们城主虽然时常都带着面具,但是只看那一身气势还有那卓绝的实力就足以傲视一方了。沧云城中虽然也有不少美貌少女,但是站在城主跟前却都被衬得毫无存在感。这样的女子,哪里配得上做沧云城的城主夫人?如今城主好不容易带回来一个,还让诸位将领都交口称赞,众人自然也就更多了几分期待了。

    城主府的宴客大厅中,早已经坐满人。沧云城中所有高中层将领,各处管事和重要人等除了需要值守不能离开岗位的一个不漏都到齐了。明遥诸位有下首第一个位置上,满意地看看四周,难得这么热闹可惜桓毓和云行月都不在。明遥对面依次坐着的是苍云军四营主帅,沧云四营分为青龙白虎玄武朱雀,排名不分前后,座次便是按四位将军的年龄派的。年纪最长的是青龙营主将白醒,次之是白虎营江济时,玄武营沈淮,最后才是朱雀营主将余泛舟。比起其他三位都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这位朱雀营主将是沧云城身居高位的将领中最年轻的,今年也才二十七岁。

    四位主将往后坐的便是各营副将等等,与他们清一色武将相对的,明遥这边坐着的人就有些五花八门身份各异了。有看起来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也有一脸精明的商人,同样也有杀气凛冽的习武之人。这么多人一起聚在城主府中,即便是沧云城什么重要的日子也很罕见。众人心中不由对这位凌姑娘的身份更加看重了几分。

    “明公子,那位凌姑娘……”一个中年男子凑到明遥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他声音虽然低,但是周围的人却还是纷纷竖起了耳朵想要听明遥的回答。明遥笑吟吟地喝了一口杯中的美酒,同样轻声笑道:“不是说了么,未来的城主夫人,八九不离十。”

    “这个…不是说……”问话的人有些犹豫地道。明遥挑了挑眉问道:“说什么?”中年男子道:“听说…城主还有一位小师妹,另外城中还有几位姑娘也都倾慕城主身份也合适一些,这位凌姑娘的身份……”这其中不是还包括您的堂妹么?若是做了城主的堂妹夫,那可比现在更风光了。

    明遥轻哼了一声,淡淡道:“道听途说的消息就别乱传了,城主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城主若是对沧云城里的哪个姑娘有意思,哪里还用等到现在?至于凌姑娘的身份……本公子只能说、别的地儿不论,这沧云城里只怕没有哪个姑娘能比得上她。再说了,城主若是看重身份不身份的有什么意义?你别就别操心了。”至于他的那个堂妹,明遥很怀疑君无欢到底知不知道明萱那蠢丫头到底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而城主家的小师妹…那姑娘倒是不错,可惜眼瞎。

    听出明遥话语中的冷意,中年男子连忙缩了缩脖子告退了。其他人自然也将明遥的话听在了耳朵里,也记在了心中。

    沧云城中其实敢对城主的婚事指手画脚的人几乎是没有的,晏翎不是寻常继承家业的二代们需要考量各种关系,沧云城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甚至他对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有恩。这些年,城主不肯成婚都没人管得了,如今城主有意思要成婚了众人就该偷笑了哪里敢管他想要娶谁?反倒是那些身份不太高,接触不了太多核心消息的人胆子更大一些,心思也更多一些。但是他们也只是想归想,终究影响不了任何决定。

    “城主到!凌姑娘到!”

    门外传来侍卫通禀的声音,众人齐齐回头看过去,一对璧人正携手从外面走了进来。君无欢穿着一身银灰色衣衫,身形修长挺拔。衣服上暗金色云纹刺绣更让他平添了几分雍容气势。与他并肩而行的女子确实穿着一身浅蓝色依然,只一眼就能让人看出那一身衣裳绝非凡品。然而真正将目光落在了价值非凡的衣服饰品上的人反而不多。更多的人却是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心中也不由齐齐赞了一声:果然如此。

    能让沧云城上层众口称赞的女子果然如他们所想地一般出色。不,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出色。

    那蓝衣少女容貌精致美丽尚且不说,让人赞叹的却是她走在城主身边却半点也没有被城主的气势所压到。须知道,不知多少号称美人的女人锦衣华服站在城主跟前,最后却只落得个黯淡无光只能仓皇退去的结果。这少女只是一袭浅蓝衣衫,妆容浅淡唇边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半点也没有刻意端着的神态。自然而然却给人一种堪于城主并肩而立地气势。

    “见过城主。”众人纷纷齐声见礼。

    君无欢拉着楚凌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仿佛全然没有看见底下众人惊疑的目光一般。淡淡道:“这次貊族来袭,各位都辛苦了。”

    明遥笑道:“城主言重了,都是属下等人分内之事。”

    君无欢微微点头,侧首看向楚凌道:“这位是凌姑娘,以后沧云城中人,见她如见我。”

    闻言,众人哗然。楚凌也有些惊讶地看向君无欢,君无欢的心意她明白也很是欢喜,但是却没有想到君无欢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须知,君无欢并不是寻常人,也不仅仅是凌霄商行的主人。而是坐拥二十多万兵马的沧云城主。身份越是贵重,做出的任何决定就影响越大。所以,越是位高权重的人,也就越难给出承诺。

    君无欢对楚凌微微勾唇笑了笑,手指轻轻叩了两下她的手背示意无妨。

    只见底下明遥已经站起身来,道:“属下遵命,见过凌姑娘!”

    四位主将和贞娘等几个管事也跟着站起身来,“见过凌姑娘!”

    如此,前面的几位都表态了,后面的人就更不好说什么了。也跟着拱手道:“属下遵命,见过凌姑娘。”

    君无欢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诸位请坐。今晚既是为阿凌接风,也是为诸位庆功。诸位尽情畅饮,明日再按照诸位的功绩颁布奖励。”

    “多谢城主!”

    大厅里很快便热闹起来了,明遥坐在下首笑吟吟对主位上的楚凌和君无欢举了举杯。君无欢微微扬眉,伸手端起酒杯对明遥举了一下抬头低头一饮而尽。

    宴会一直进行到深夜,整个城主府仿佛都弥漫在一片酒香之中。君无欢也无意约束这些属下,一场持续了几个月的战事下来,所有人都需要放松一些。况且该有地防守也不会松散,这些闲下来的人们偶尔畅饮一番也无伤大雅。

    宴会进行到后半场,君无欢便拉着楚凌退场了。楚凌听着身后大厅里地欢笑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提前退场,好么?”君无欢笑道:“我若是不走,他们反倒是不自在。”穆翎自身气场太强,即便是特意收敛除了几个主帅和心腹也没人敢来找他喝酒。一直留在那里反倒是让下面的那些人不自在。更何况……“阿凌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么?”

    楚凌摇头笑道:“倒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身份略有点尴尬而已,沧云城的人都将她当未来的城主夫人,除了明遥就更没有人敢来找她喝酒了。所以君无欢说的不自在她倒也确实感觉到了。

    “我带阿绫四处走走,沧云城的夜景还是不错的。”君无欢道。

    “好啊,白天没能好好观赏一番,看看夜景也是不错的。”

    沧云城没有所谓的宵禁,不过这个时候街上的人也不多了。城主府位于沧云城正中心,三面城墙高耸,南边却是一处数十丈高的山崖,山崖的背面便是灵苍江。君无欢带着楚凌直接上了城南的山崖,两人都是轻功非凡之辈,君无欢担心楚凌的内伤直接将她揽入怀中带着她一会儿功夫就上了山顶。两人站在沧云城最高的地方,低头望去不仅能俯揽整个沧云城甚至能看到沧云城以外的广阔平地以及更远处的山林丘壑。也就难怪,在距离很远的地方就能看清楚整个沧云城了,果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在这里建了这样一座城池。

    转过身去,幽暗的夜色中只能看到下面浓雾形成地云海隐约看到对面的山峦。如果天气好的话,站在这里说不定还能看到底下湍急的灵苍江水。

    一轮淡淡地弯月挂在天空,楚凌跟着君无欢在山顶转了一圈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赞道:“真是个好地方。”

    君无欢伸手拉下脸上的面具露出底下有些苍白的容颜,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道:“阿凌喜欢么?”

    楚凌将胳膊枕在他的膝上,靠在他身边拖着下巴望着下面城中心依然灯火辉煌的城主府点头道:“自然喜欢。”

    君无欢道:“阿凌喜欢便好。”

    楚凌抬头看着他,好奇地问道:“沧云城有多少人见过你的真面目?”

    楚凌笑道:“纵然不多,却也不少。我带着面具…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君无欢这个身份,但是却也不全是。”楚凌点了点头,这个时代交通不便,传信更不便,既没有照片也没有视频,就算是顶级画师的人物肖像也因为风格原因有那么几分一言难尽。若只是为了隐藏身份,君无欢倒还真没有必要非带面具不可。

    “那是为了什么?”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我身体不好,早些年的时候更不好。”楚凌眨了眨眼睛片刻间明白过来。君无欢相貌俊美,身形清瘦,看着病恹恹地也没什么。但是身为沧云城主的晏翎却绝不能是个病秧子。特别是在早期,穆翎若是比现在身体更不好的话,自然也会更加清瘦。再加上年纪小,只怕他再厉害也不会有人愿意跟着他。毕竟,谁也不想跟着一个随时都可能会没命的人做一种本身就是卖命的买卖。

    带着面具,一身黑衣,加上慑人的气势和绝顶的武功,谁能看得出来穆翎是一个随时都可能会发作地病秧子?

    抬头看看他俊美却难掩苍白清瘦的容颜,楚凌不由得有些为他心疼。抬手轻抚了一下他的脸颊,面容触手微凉。

    “刚开始的时候是不是很辛苦?”楚凌轻声问道。

    君无欢握着她的手把玩着,一边回忆道:“倒也算不上什么,有凌霄商行在背后支持许多事情自然要方便得多。”除了身体不好,君无欢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些年来当真没有受过太多的挫折。或许上天就是看不得他走的太顺畅了,才让他有了这么一个真正让他吃尽了苦头的身份。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阿凌可知道,我方才在大厅为何要说那句话?”

    楚凌看着他没有说话,君无欢道;“桓毓能力不错,但是志不在此。若是我真的有什么事,他的性格也未必能压得住底下的人。明遥的性格手腕要好一些,但是他的聪明之处也不在这上面,反倒是还不如桓毓合适。至于白江沈余四位将军,实话实说,若是真的跟貊族全面开战,除了余泛舟其他人独当一面都还有些吃力。幸好这两年多了一个谢老将军,但是谢老将军年事已高……”

    “君无欢,你想说什么?”楚凌微微蹙眉,看着君无欢道。

    君无欢将下巴枕在她的肩头,轻声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说若是我有什么不方便的时候,还要阿凌照拂沧云城一些。”

    楚凌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道:“长离公子倒是看得起我,我是不是该感恩戴德?”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阿凌,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更喜欢自己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了。但是…我到底还是沧云城主,当初拉拢了这么一堆人聚在这里,我不能不为他们考虑。”楚凌翻了白眼,道:“你放心,你要是真不行了我也不会为你殉情的。最多我再找一个……”

    微凉的掌心捂住了她的唇,君无欢叹息道:“看来我还是要努力多活几年才行。”若是要我看到你跟别人双宿双飞,就算是死了也要活过来啊。什么我死了你也要好好活着,有别人照顾你我也更能放心?都是屁话!既然已经被他得到了,就算是死了他也要牢牢地握在掌中!

    “这才乖。”楚凌笑眯眯地道,“我是不反对未雨绸缪,不过想太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阿凌说得对。”

    清风拂过两人的身上,夜风撩起她柔顺的长发。君无欢伸手轻轻将有些凌乱的发丝捋顺了,一边问道:“阿凌以后想要做什么?”楚凌懒洋洋地道:“什么都不想做,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玩,吃喝玩乐,挥金如土。”

    君无欢不由失笑,“只是这样的话,以阿凌的本事很容易就能做到。”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我留在上京或者沧云城吃喝玩乐,假装外面没有哀鸿遍野?我虽然不是圣人,但是也没有那么没心没肺。这样的年头,哪来的心情吃喝玩乐啊。”君无欢道:“所以我才说,阿凌太心软了。”

    君无欢虽然没有去过浣衣苑,但是里面的人过的什么日子却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阿凌从小在浣衣苑长大,见惯了那里面地人所受的苦楚,若是没能力便罢了,偏偏阿凌还是个有能力的。这样的人竟然依然保持了一口平和善良的心,可不是心软么?

    楚凌也懒得反驳她心软不软的问题。只是叹气道:“可惜我运气不太好。”

    好不容易穿一遭,没能是个太平盛世就算了。竟然还是个乱世!

    君无欢一只手拨弄着她手腕上两颗玉坠,道:“这个…对阿凌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么?”

这两颗小巧地玉坠君无欢见过几次,除了上面刻着的看不太出来是什么的印记无论是形状还是材质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能让阿凌一直随身戴在身边必然不会是寻常东西。但是看起来…似乎也不像是天启皇室的东西。

    楚凌抬起手来,玉坠在手腕上微微摇曳泛着莹润的光泽。

    好一会儿才听楚凌叹气道:“这个么…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

    “很重要的人?”君无欢微微挑眉,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嗯,很重要的人。”

    君无欢拉下她的手腕握着,“她现在在哪儿?阿凌要找她么?”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说起来,我倒是真想找一个人,却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君无欢道:“阿凌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楚凌点头,“也好啊,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没关系。毕竟…我也不确定她到底在不在……”君无欢一怔,以为她说的是,不确定那人是不是还活着。搂着她的肩膀柔声道:“没关系,就算现在找不到,以后安定下来了我陪你找,总是会找到的。”

    “好啊。”楚凌含笑应道,好奇地看着他道:“长离公子这次竟然不醋了?”

    君无欢笑道:“阿凌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楚凌扬眉,“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朋友?”

    君无欢低低的笑了两声,亲亲在楚凌的眉心落下了一吻,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

    我不仅知道你说的是朋友,还知道那肯定是个姑娘。

    虽然不知道,阿凌到底是哪里认识这姑娘的。

    不过……这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