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5、初入沧云(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恭迎城主回城!”城楼上,呼声震天。

    君无欢看着正好奇地望着自己的楚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扫了明遥一眼,淡淡道:“进城吧。”明遥摸了摸鼻子,城主好像对他的安排不太满意。别问他城主大人戴着面具他为什么能看出来他不满意,浑身上下那阴沉沉的气息已经说明了一些。

    “城主请,凌姑娘请。”明遥干笑了几声,道,“凌姑娘这一次真是辛苦你了,您头一回来沧云城,千万别客气。”

    楚凌含笑点头道:“明公子言重了。”

    两人被一行人簇拥着进了城主府,进了大厅坐下来楚凌才有功夫打量跟着明遥一起来迎接的这些人。除了明遥,清一水儿的都是陌生人。一共七个,其中五男一女,除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一些的青年男子,其余人最年轻的也是三十出头了。

    君无欢看向楚凌道:“阿凌,这几位都是沧云城中的中流砥柱。这四位分明是沧云四营的主将,白醒,余泛舟,沈淮,江济时。这两位是城主府的内外管事,吴乘鹤、许慕贞。还有这位…是白虎营副将霍桀。”

    果然全部都是沧云城的重要人物,而且沧云四营主将全部到齐,这阵仗算是很给她面子了。

等君无欢说完,众人一起拱手齐声道:“见过凌姑娘。”

    楚凌含笑点头道:“诸位将军客气了。”

    那中年女子笑道:“属下许慕贞,凌姑娘若是不嫌弃唤我贞娘便是。凌姑娘在沧云城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属下便是。”楚凌看了看君无欢,君无欢道:“贞娘是君家的老人,如今便是城主府的内管事,有什么事阿凌都可以找她办,不必拘礼。”

    楚凌点头对贞娘笑道:“那就有劳贞娘了。”

    贞娘看看楚凌又看看君无欢,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

    众人重新坐了下来,明遥方才开口笑道:“这次若不是有凌姑娘鼎力相助,城主的身体只怕没这么容易好起来。还害得凌姑娘因此身受重伤,我沧云城上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众人其实并不知道楚凌为沧云城做了什么,只是听明遥说城主要带心上人回来了这才纷纷凑过来迎接。平常别说君无欢出城十天半个月,就算是三五个月才回来只怕也没有这么大的阵仗迎接。毕竟大家都挺忙的,而君无欢本人更是不喜欢这种无聊的繁文缛节。不过听了明遥这么说,众人看向楚凌的目光立刻又不一样了。明遥掌管明鉴司,消息灵通更不会拿这种事情说谎,再联想到先前大半个月不见城主的事情,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看向楚凌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感激和钦佩。

    楚凌自然明白明遥的意思,对他笑了笑道:“明公子言重了,些许小事不必客气。”

    “确实不必客气。”君无欢握着楚凌一只手淡淡笑,对着看向他的众人道:“阿凌是自己人,确实不必太过客气。”

    众人了然,不由莞尔。看来他们沧云城是真的要办喜事了啊。虽然还不太清楚这位凌姑娘的来历,但是只看容貌便是世间一等一的好,又听明公子说她为了替城主寻药身受重伤,还有先前桓毓公子离开的时候也曾警告他们千万别得罪这位凌姑娘。能让城主动心,还能得到这两位的认可,长得好看又一心想向着城主的姑娘,显然是最合适的未来城主夫人啊。

    “恭喜城主,恭喜夫人!”军中之人向来豪迈,想到什么就直接说什么了。

    楚凌愣了愣,有些回不过神来。君无欢倒是轻笑了一声,道:“阿凌若是不嫌弃,唤一声夫人倒是也不错。”这么说来,他竟然还未曾向阿凌求亲,实在是太……虽然阿凌的父亲远在平京阿凌也未必肯认他,师父拓跋兴业如今更是十分不方便。但是求亲的程序还是要有的。这么想着,君无欢立刻就开始盘算起这件事来了。

    君无欢离开沧云城好些天,书房里已经堆积了不少事情要楚凌。只得亲自带着楚凌去了客院,将人托付给贞娘方才转身回书房议事。城主府面积不小,不过却十分的安静肃穆。一路走过去也没有看到几个丫头仆从。目送君无欢离开,贞娘方才笑道:“城主年纪已经不小了,咱们这些老人日日操心着城主的婚事。可惜城主主意正,咱们做属下的也不好插嘴,如今夫人来了,属下们也不愧对君家的列祖列宗了。”

    楚凌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贞娘还是唤我凌姑娘吧,或是阿凌也好。”

    贞娘想了想,笑道:“也对,还未成婚不好坏了姑娘的清誉,都是那几个大老粗带的我都跟着糊涂了。”回头就去问问城主,打算什么时候办婚事。贞娘领着楚凌一边往里走,一边跟楚凌说起自己的家世。

    君无欢说贞娘是君家的老人并非胡言,当年君家灭门有君家血脉的除了君无欢自然是一个不剩,不过君家的将领仆役却还是逃出了几个的。贞娘的父亲本是君无欢祖父的部下,后来在战场上受了伤便做了君家的管家。贞娘也算是看着君无欢长大的,当年君家灭门贞娘作为出嫁女逃过了一劫。之后却因为婆家怕受连累被逐出了家门,贞娘从小在君家长大又被父亲教导的性格坚韧。虽然被夫家所弃独自一人隐姓埋名做着小本生意倒也还算过得去。直到君无欢建立凌霄商行之后派人找到她,贞娘也是个果决的人直接一卷包袱便抛下了自己辛苦经营的生意跟着君无欢做了管事。

    因此,贞娘与君无欢的关系自然比寻常属下要亲厚一些,看楚凌的眼神更比将领管事亲切许多。

    “姑娘,这风华苑与我们城主所居的沧海苑毗邻,便是城主府最大的两个院子之一,早几个月城主就命我让人整理出来了。却不知道原来是为姑娘准备着的。”贞娘满脸笑容地道,“姑娘看看,可有哪儿不满意的地方,我立刻便叫人来收拾。”

    楚凌看着眼前的雅致清幽的园子,便是再怎么挑剔的人只怕也说不出来不满意三个字了。园子面积确实不小,碧瓦飞甍,层楼叠榭。园中更是画廊亭台,曲水静流。花木幽然,清香淡雅。就算是北晋皇赐给楚凌的武安郡主府也未见得有这样精致幽雅地不带半点匠气的园子。

    楚凌笑道:“若这还不满意,我岂不是眼睛长到天上去了。有劳贞娘了,不必再改。”

    贞娘道:“姑娘满意就好,姑娘一路辛苦尽管先安歇片刻。属下已经让人准备了一些吃食,姑娘先垫垫肚子。晚些时候城主设宴为姑娘接风。”

    楚凌点头谢过,贞娘亲自将人送进了寝楼里面早有两个侍女候着了。

    两个侍女上前见过楚凌,分别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白鹭雪鸢。等贞娘告退之后便恭敬地与楚凌见礼,又侍候她休息了。前后两世楚凌都没有养成要人侍候的习惯,这两个侍女显然也是早得到吩咐的,楚凌说自己来她们恭敬地站在一边时不时递上楚凌需要的东西。既不谄媚也不傲慢,即便是刚见面的人也绝不会感到半点不舒服,倒是让楚凌颇有几分好感。

    楚凌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自从受了伤她的精神是差了不少。原本只是打算小憩片刻,不想一睡就是一个多时辰。

    “姑娘醒了?”一个轻柔女声响起,白鹭雪鸢两人一个端着水一个捧着一个描金的盒子走了进来。脚下轻缓几乎没有什么声音,呼吸也是平缓有力,这两个侍女显然也都是习武之人。

    楚凌问道:“什么时候了?”

    白鹭道:“回姑娘,刚到酉时中。许总管说姑娘若是醒了就请先洗漱一番,稍后城主来请姑娘用晚膳。”

    楚凌点了点头,起身下床走到一边梳洗。旁边的白鹭雪鸢也没有闲着,一个从衣柜里捧出了两套衣服,一个已经打开了放在梳妆台前的描金盒子从里面挑选一件件饰品。等到楚凌梳洗完毕,白鹭方才问道:“姑娘喜欢哪一身衣裳?”

    楚凌看了一眼,一件是白底银丝绣牡丹纹的,一件却是浅蓝色绣着金色花纹…有些诡异的眼熟。

    只是一晃神楚凌就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件衣服了,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沉吟了片刻,方才指着那间浅蓝色一群道:“就这件吧。”

    白鹭笑道:“姑娘好眼光,这衣服是城主下午刚命人送过来的呢。”

    楚凌自然知道,她才刚到沧云城那一柜子的衣服无论是哪一件都不是三两天能赶得出来的。自然是提前就准备好了的,心中好笑之余也觉得格外的温暖贴慰。任由白鹭雪鸢替自己穿好了衣服,又坐倒梳妆镜前让雪鸢替她挽发上妆。白鹭便在一边帮着递东西,一边笑道:“姑娘真好看,再没有人比姑娘更衬这一身衣服了。”

    楚凌微笑道:“我看你们都是习武之人,来我身边侍候未免太委屈了。”白鹭雪鸢二人却是吓了一跳道:“可是属下有侍候不周的地方,还请姑娘责罚。”楚凌也被两人的模样弄得一怔,摇头道:“这是做什么?我只是看你二人武功应当还不错,这般未免有些屈才。”

    见楚凌并不是对自己不满意,两人这才松了口气。雪鸢一边为她挽发一边笑道:“能侍候姑娘,是我们的福气怎么会委屈?姑娘不知,属下二人是专程为了侍候城主夫人才挑选出来的。城主救了我们的性命,让人教我们武功学识,便是为了有一天能侍候夫人。可惜城主迟迟不肯成婚,先前选出来的姐姐们只得早早去做了别的差事。如今总算是姑娘来了,可见我们的运气着实不差。”

    楚凌有些诧异,“城主府还有这规矩?”

    白鹭沉稳一些,摇头道:“并非城主定的规矩,听总管说是城主原本的族中规矩。城主不在乎这个,总管却是看重的。更何况城主身份特殊,也不只未来夫人是何等样人,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再训练人却是来不及了。若从别处调来,只怕也不趁手。”

    楚凌倒是明白君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君家是君家世代武将手握重兵,仇人政敌多不胜数。但是娶得却未必是同样的将门之后,即便是将门之后也未必就会习武。因此身边侍候的人自然最好是能够保护当家主母的习武之人最好。

    “原来如此。”

    雪鸢道:“姑娘别看属下是习武之人,属下最擅长的便是梳妆,无论姑娘喜欢什么样的妆容,属下定能让姑娘满意。”楚凌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雪鸢年纪小一些,看着也活泼一些,但是却着实是有一双巧手。铜镜中虽然不算清楚却也看得见她纤细的手指在发间翻飞,不过片刻一个简约却雅致的发髻就在她手中成型了。

    旁边白鹭递上了与身上衣服配套的发簪,一边笑道:“属下不及雪鸢灵巧,倒是略懂一些医药膳食之类,还望姑娘不弃。”

    楚凌笑道:“沧云城果真卧虎藏龙,这般妙人如何能嫌弃?”

    君无欢走进来便看到了楚凌坐在梳妆台边正抬头对两个丫头巧笑晏晏,一袭浅蓝色的衣衫上绣着精致地牡丹花团和云纹金边,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清贵而静雅。但是她脸上明艳的笑容却又让这份静雅平添了几分灵动和生气,一头青丝被挽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发间簪着金丝攒成的嵌蓝宝石花簪。一边细长地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在脸颊边轻轻摇曳,越发衬得坐着的人娇颜绝艳,动静皆如画。

    “阿凌。”

    “城主。”白鹭和雪鸢一见到君无欢立刻收敛了笑容恭敬地退到了一边,楚凌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君无欢笑道:“你怎么来了?”

    君无欢走过来,伸手替她顺了顺发丝,扶了一下发间的发簪轻声道:“不是说了么,过来请阿凌去赴宴啊。”

    楚凌任由他扶着站起身来,君无欢仔细打量了她一番,笑道:“好看。”

    楚凌挑眉,“什么好看?我好看还是衣服好看?”

    君无欢柔声道:“自然是阿凌好看。”

楚凌笑道:“这么说,晏城主是觉得我这身衣服不好看?”

    君无欢摇头道:“不,我觉得这世间再美的衣服,都只是阿凌的陪衬,及不上阿凌三分风华。”

    楚凌满意,“晏城主真会说话。”

    君无欢道:“我是真心的。”

    “我也是真心的。”真心觉得你很会说话啊。君无欢却很满意,道:“能得阿凌真心相许,是我累世修来的福分。”

    “……”

    站在旁边的两个丫头低着头恨不得将自己变成鹌鹑。她们的城主大人…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讨女孩子欢喜了?该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