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3、醋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云行月第三次被打飞出去之后,终于忍不住咆哮了。君无欢站在原地,不紧不慢地活动了一下手腕。云行月坐在地上不肯起来,愤怒地指控道:“你太过分了!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么?”君无欢微微挑眉,道:“不服?”

    “……”云行月无语,他是该说服还是不服?服,他不甘心,不服,让君无欢再打他一顿?

    “不服再来。”君无欢伸出手,淡淡道。

    再来你大爷啊!云行月愤怒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你突然出手,总要有个理由吧?要是没有,信不信本公子毒死你?”君无欢淡淡道:“我让老头子去保护阿凌,他人到哪儿去了?”云行月一呆,有点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我…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啊,我怎么知道他去哪儿了?”

    君无欢道:“他敢跑,显然是你没有将我的话带到。”

    云行月满脸悲苦,我特么要是敢把你的话一五一十地带到了,那疯老头子先就要拆了我的骨头熬汤啊。云行月默默在心中将自己的亲爹问候了几遍,他老人家当年到底有多不长眼,才成了那个死老头子的师弟啊。竟然没有被那老头坑死,真是洪福齐天。问题是,他会不会被君无欢给坑死啊?

    揉了揉身上的痛处,君无欢还是很有分寸的,虽然痛但是却没有受伤,最多明天早上就完全好了,一点儿也不影响行动。

    君无欢轻声道:“云师弟。”云行月忍不住抖了抖,君无欢这货竟然叫他师弟?真是让人…胆战心惊啊。戒备地望着君无欢,“干嘛?我警告你再动手本公子真的毒死你!”君无欢道:“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不管你是绑是下药还是骗,把那个老东西带到我面前来。”

    “不干!”云行月拒绝的干脆利落,他要是能搞得过那老家伙,还怕君无欢干嘛?哦,不对,君无欢这货比那老家伙更可怕。君无欢笑容如旧,声音温和,“你再考虑考虑。”云行月问道:“我若是不考虑呢?”君无欢道:“那我就只好考虑,请小师妹来沧云城小住一些日子。说起来,当初她也照顾过我几天,这些年一直瞒着她,我这心中十分的过意不去。如今我和阿凌两情相悦,就难免想要替她的终身大事操心操心了。想必阿凌对此也十分的有兴趣。”

    云行月的脸顿时黑了,磨牙道:“成交!”君无欢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君无欢满意地点点头,“现在可以说说,你急匆匆跑过来有什么事了。”云行月磨着牙看看自己修长白皙的双手,要不是武功实在是不济,他真的很想一把捏死对面的病秧子。他为什么要那么手贱去医治君无欢这货?让他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一个祸害了啊。

    “因为你欠我钱。”君无欢微笑,道:“很多、很多的钱。”

    “……”云行月面无表情,没错,他欠了君无欢很多、很多的钱,多到他就算卖身一辈子都换不清的钱!

    看着云行月憋屈的表情,长离公子沧云城主终于觉得心情舒爽了几分。含笑看着云行月示意他有话快说。云行月磨牙恨恨道:“那个什么威武将军的来历弄清楚了。”君无欢点点头,“说说看。”云行月道:“那就是梁州一个土匪寨子里的小头目,前些日子当家被貊族人杀了,土匪寨也跟着分崩离析,他带着一部分逃到了这一带。听说如今很流行所谓的义军,不少不甘寂寞的土匪山贼都纷纷打起了这个旗号。不过貊族人也不是吃素的,大多数刚刚才起了个头被剿灭了,还有一部分挂羊头卖狗肉,变着法子鱼肉百姓。这些人就是其中之一。”

    君无欢微微蹙眉,这世道什么人都有倒也不必觉得奇怪。

    “你火急火燎地跑过来,总不会单单只是为了这个吧?”君无欢道。

    云行月扬起下巴傲然道:“那是自然,那些山贼没什么好说的,倒是那个跟着凌姑娘的书生有点意思。”君无欢微微挑眉并不开口,云行月有些扫兴地道:“那书生叫崔君儒。”君无欢思索了一下,“崔?他跟颖江崔氏有什么关系?”这世间姓崔的人千千万,自然不可能逮到一个就是望族之后,但是既然能让云行月特意提起,必然是有些意思的。

    云行月笑道:“你记不记得当年颖江崔氏离家出走的嫡长子崔珣一家?”

    君无欢道:“他是崔珣的孙子?那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崔珣一家离开崔家已经三十多年,更何况崔家如今也已经投靠貊族人,一个嫡长孙有什么用?”云行月翻了个白眼,道:“自从崔珣离开崔家,颖江崔氏就一落千丈如今只能靠着给田家当狗过日子。崔家的人能高兴么?崔家兴盛的时候田家给他们看门的资格都没有。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一个真正长房嫡系的崔家人,说不定……”

    “别想太多。”君无欢不客气地道:“且不说那崔君儒现在是什么样子,崔家现在……”言下之意,对一个颖江崔氏根本看不上眼。云行月原本也不擅长这些,既然君无欢不感兴趣也就罢了。何家村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能遇到一个名门之后已经了不得了,自然也没有别的什么奇人奇事了。想起自己还有一摊子麻烦,云行月也没有了八卦的心情,垂头丧气地转身要走了。才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君无欢淡淡道:“对了,我出门前接到师叔的信,下个月他会带着小师妹一起来沧云城小住一些日子。”

    闻言,云行月立刻拔腿狂奔,“君无欢,你大爷的!你耍我!”现在离下个月还特么的不到五天了!

    君无欢淡定地道:“我提前告诉你了,你还不满意?话说回来,你对小师妹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她肯要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

    “本公子就算一辈子娶不到老婆,就算娶一个乡野村妇,也不会娶那个母夜叉的!”最后一个字已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却依然中气十足可见云公子的意志之坚定。

    君无欢也不在意,淡定地喃喃道:“技不如人的人,是没有资格决定未来。话说回来,阿姣能看上你眼神也不怎么好。”

    楚凌在云行月被欺负地吱哇乱叫声中愉快地睡去,又在饭菜的勾人香气中愉快的醒来。好好地睡了一个安稳觉,整个人都觉得精神了许多。

    坐起身来就看到君无欢正慢条斯理地将几样小菜放到桌上,抬头对她笑道:“阿凌醒了。”

    楚凌点点头,掀开被子下了床看看有些简陋却干净地房间问道:“这是哪儿?”

    君无欢道:“何家村,里正家里。”

    楚凌微微挑眉,倒也不觉得意外。君无欢带来的人帮何家村的百姓扫平了那些山贼抢回了差点嫁给山贼的姑娘,何家村的人自然不会介意他占用里正家的一个房间。当然,也有可能是根本不敢拒绝。

    君无欢对她微笑道:“饿了么?我让人准备了水,洗漱一下就来用饭吧。”

    这房间不大,多摆了一张桌子就已经很拥挤了,洗漱自然是在外面的院子里。楚凌走出去,果然看到外面的屋檐下已经放好了干净的谁,不远处还有个穿着布衣的姑娘正有些委屈地望着她。楚凌眨了眨眼睛,再回头看看从里面跟出来的君无欢,有些了然。她这是占了人里正家闺女的闺房了。

    君无欢却半点也不在意,仿佛没看到那委屈地红了眼睛的小姑娘,站在一边对楚凌道:“阿凌的伤太重了,不好赶路。我们在这里修整一些时候再回去。”

    楚凌蹙眉道:“你没事么?”如今沧云城可是多事之秋。

    君无欢道:“这里离沧云城并不远,真有什么是会有人通知我的。况且,托了阿凌的福,北晋撤兵了。”百里轻鸿虽然没能杀了拓跋胤,却也顺利收编了拓跋胤麾下的将士,也算是立刻大功,这个时候上京正是动荡的时候,拓跋梁正需要百里轻鸿回去帮他,百里轻鸿自然也就撤兵撤的干脆利落了。

    楚凌点点头,一边洗漱一边道:“我这趟总算是没有白忙会。”

    君无欢笑道:“阿凌怎么会白忙?若是这消息传出去,阿凌可是当真要万人敬仰了。”杀了北晋皇,拖死了坚昆还能全身而退的,可不是得万人敬仰么?

    洗漱之后,君无欢拉着楚凌回房用膳。楚凌这一觉足足睡了十多个时辰,一醒来肚子就饿的咕咕叫了。君无欢担心她的身体,也不敢让她吃太过油腻的东西,只让人煮了一锅香喷喷的鸡肉粥,又做了几个清爽的小菜。虽然何家村的人水平有限,但胜在食材好也简单,楚凌倒也吃的很是顺口。

    君无欢坐在旁边,含笑安静地看着她用膳。楚凌吃了几口才想起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你吃过了么?”

    君无欢笑道:“这会儿早就过了饭点了,特意让人给你准备着的。”

    楚凌对她笑了笑,这才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吃饭。

    何家村虽然偏僻贫穷,但是远离了繁华城镇也格外的安静平和。如今君无欢在身边,楚凌更是全然放松了下来,心情愉悦身上的伤也就好的更快一些了。村里的人并不知道君无欢是什么身份,他们一辈子都待在这一亩三分地,就连沧云城,凌霄商行这些都没听说过,自然更不会知道君无欢了。他们只知道这位是贵人,也是他们何家村的恩人。更何况君无欢虽然用了里正家的房子,却也给足了银两,别人只有羡慕的份儿自然更不会有什么不满。

    何家村外山脚下的一条消息边,闲来无事楚凌和君无欢坐在溪边的石头上晒太阳。傍晚的太阳暖融融地,照在身上让人有些昏昏欲睡。楚凌身体还在恢复中,这两天放松下来倒是有些嗜睡,靠在君无欢怀中便有些睡意朦胧起来。

    君无欢将她小心地揽在怀中,一只手握着一本书翻看着。单手翻书竟然也十分的熟稔,半点也没有不方便地感觉。楚凌半睡半醒中,明显感觉到不少目光望向这边。忍不住睁开眼睛瞥了一眼。长离公子即便是放在上京那样的地方也是一等一的俊美公子,在何家村这样的地方自然就更引人注意了。这两天,整个村子里无论是出嫁的未嫁的,大姑娘小媳妇谁遇到了不想多看几眼。这会儿距离他们不远的河边,就有几个正在洗衣服的姑娘媳妇正往这边偷看还一边窃窃私语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些人也未必有什么坏心。只是被这么多的目光走到哪儿盯到哪儿,难免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见她睁开眼睛,君无欢低头轻声问道。

    楚凌轻笑了一声,微抬了一下下巴指了指不远处道:“长离公子无论在哪儿都受欢迎得很啊。”

    君无欢一怔,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低头看着她,轻声问道:“怎么?阿凌这是醋了?”

    楚凌坐起身来,偏着头打量他半晌,方才笑吟吟地捏捏他的脸颊笑道:“长离公子这般好看,若是个个都要醋,我还不被酸死?”君无欢望着她幽幽一叹,“我竟不能让阿凌醋一醋么?”楚凌微笑道:“晏城主真的想看我醋么?”

    君无欢眨了下眼睛,无辜地望着她。长离公子向来俊逸清贵,万事都在掌握之中的从容淡定。这突如其来地无辜模样,竟然萌得楚凌的心肝也跟着颤了颤。楚凌对着他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我若是醋了,向来是只追究祸首的。”

    “所以?”君无欢道。

    楚凌笑道:“所以…在收拾想要撬我墙角的人之前,我一定会先收拾那个招蜂引蝶的人。长离公子,你觉得如何?”

    君无欢淡定地道:“阿凌的想法甚好,这世上再找不到比我更老实本分的人了。阿凌尽管放心便是,只是莫要冤枉了我。”

    楚凌险些笑喷。

    老实、本分?!

    请问长离公子到底是多大脸,才敢把这两个词安在自己的身上?

    “阿凌不相信我?”君无欢眼神微黯,似乎有些伤感。

    楚凌默默翻了个白眼,“相信,当然相信。就算不相信长离公子,我也要相信我自己的本事啊。”

    “这就对了。”君无欢满意地将楚凌拉回自己怀中圈着,随手将手中的书放到一边道:“不过,阿凌。你的办法虽然不错,但是我觉得那些想要挖你墙角的女人也十分可恶。”

    “所以?”楚凌挑眉道。

    君无欢道:“所以,阿凌千万不要对她们客气。要知道,连阿凌的墙角都敢挖的人,显然是没将你放在眼里。怎能让她们如此放肆狂妄,践踏阿凌的尊严。”楚凌有些惊讶,“嗯?还有这个说法?”君无欢点头道:“这是自然。就拿我来说,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阿凌的好,但是沧云城里就没人敢觊觎阿凌。因为他们对我这个城主十分尊重。但是南宫御月那蠢货对阿凌就十分不怀好意,分明就是不将我放在眼里。那是因为他自以为与我旗鼓相当,等我多揍他几次,见一次揍一次,他以后自然就不敢觊觎阿凌了。”

    楚凌思索着,“好像有点道理,所以你是建议我遇到倾慕长离公子的姑娘,见一个揍一个?”

    君无欢想了想,“阿凌觉得辛苦的话,我可以让人帮你。”十分委屈的调子。

    楚凌觉得长离公子今天吃错药了。你考虑过那些爱慕你的姑娘的心情么?当然,不考虑也没什么。

    “我当然也会十分努力的让所有觊觎阿凌的人再不敢靠近阿凌的。”比如说南宫御月,虽然脑子有病的人难度比较大,但是这世上也不是人人都是南宫御月。这个法子还是个行之有效的好策略。

    “……”所以,这才是你真正想说的吧?拐弯抹角这么远,长离公子你不累么?楚凌觉得,男人偶尔胡闹也是可以纵容一下的。便大度地点头道:“好吧,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君无欢满意地搂着她,“阿凌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阿凌的。”

    “……”其实也可以不用那么努力地。

    “君公子跟凌姑娘的感情真好。”不远处,洗衣服的女人们看着夕阳下那对相拥而坐的男女羡慕的道。虽然都穿着一身浅色布衣,但是那出色地容貌气质却不是粗糙的衣服能够遮掩的。更不用说那俊美公子望着少女的眼神温柔地快要滴出水来了。何家村的女子一辈子相处都是不怎么解风情只会老实过日子的庄稼汉,哪里见过这般的温柔缱绻。便是看在眼里,也觉得脸红心跳羡慕不已。但是再看看她怀中少女美丽绝艳的容颜,顿时便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当众虐瞎众人眼眸的两人却是丝毫未觉,远远地看过去只让人觉得温情脉脉时光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