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2、此言既出,此生不悔!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山寨的人一时间都有些蒙圈,除了那些已经喝得快要不省人事的人,所有人都愣愣地望着眼前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这个突然出来长得漂亮斯文,但是却拎着一把染血的剑还在外面扫平了好几个人的公子是谁?还有他搂着的,这是个少年吧?对于这些小地方出身的人们来说,两个男人搂在一起什么的…大概,是兄弟吧?

    “你…你是什么人?”终于有人想起来,强忍着惧意问道。

    君无欢一手扶着楚凌,目光冷凌地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淡淡道:“这是什么地方?”并没有回答对方问题的意思。

    一个人高声道:“这里是威武大将军的大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竟敢……”只是脸色的惊恐和声音却透着几分色厉内荏。君无欢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低头看楚凌,“威武大将军?什么东西?”楚凌不由一笑,“你连是什么人都没有打听清楚么?”

    君无欢不语,他哪里有哪个时间?匆忙从各种繁杂的信息中确定了阿凌和坚昆的大概方位,君无欢甚至顾不得等百里轻鸿和退兵,便派出了大量的人在划定的范围内搜索。直到今天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才找到何家村,只来得问清楚了方向君无欢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甚至连随行地人都被他甩在了身后,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了。

    楚凌低声在君无欢耳边说了几句,君无欢微微蹙眉,扫向众人的目光更冷了几分。

    老大迟迟不出来,那些小喽啰倒是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齐齐望着楚凌和君无欢面面相觑。何家村的百姓也有些茫然,这少年他们知道是何远家救回来的凌姑娘假扮的,但是这突然出来的俊俏美青年又是怎么回事?他们…他们现在该怎么办?

    崔君儒到底是读书人,倒是比何家村的百姓要沉得住也要有见识一些。自然看得出来君无欢和楚凌身份只怕是非比寻常,上前一步道:“凌姑娘,我们现在……”楚凌对他笑道:“陈沅没事,你可以去找她了。”

    崔君儒面上一喜,对着楚凌拱手深深地一揖,道:“多谢凌姑娘大恩。”与跟在他旁边的何远对视一眼,两人便快步朝着陈沅所在的屋子方向而去。围观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反射性地就想要去拦崔君儒和何远,只是才刚伸出手就被一道冷风洞穿了掌心。一道血花溅起,伴随着的是一声杀猪般地叫声。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山贼顿时都静若寒蝉,再看看君无欢另一手还拎着的那把染血的剑以及还躺在外面月色下的人,谁也没有那么想不开想要去试试到底是自己的命硬还是君无欢的剑硬。

    君无欢带的人很快就赶到了,十分及时地接替楚凌控制了这小小的善哉。跟着一起来地云行月看到楚凌,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由啧啧叹道:“凌姑娘,你这一次伤得可够惨烈的。”楚凌对他翻了个白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多谢关心,还有一口气呢。”

    云行月立刻想起来楚凌到底是为什么伤得这么重的,顿时心虚不已。连忙奉上了自己身上各种治疗内伤外伤的药,恭敬地道:“凌姑娘,请笑纳。”

    楚凌也不客气,“那就多谢云公子了。”

    “应该的,应该的。”云行月一边暗暗肉疼,一边陪着小心。再瞄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君无欢,暗暗松了口气。凌姑娘不好对付,这位大爷更不好应付啊。

    云行月贡献了药之后便十分识趣地溜走将空间留给了两人,楚凌有些敏锐地感觉到君无欢今天的话格外的少。不过现在她却没有力气关心君无欢的心情了,今天一天的活动量对之前的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现在还重伤在身的楚凌来说却明显有些超出了附和。正想要开口说换个地方休息一下,就觉得腰间一紧然后整个人腾空而起。

    “君……”

    “别动。”君无欢低声道,“你脸色不好,需要休息。”楚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还好吧?不过她现在确实是有点累了,完全不想动。大约是因为知道可以依靠的人来了,先前觉得还好的身体竟然也跟着娇贵起来了。楚凌也就懒得挣扎,任由君无欢抱着往外面走去。

    这寨子虽然是新建成的,却简陋的不成样子。更不用说住在里面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君无欢嫌弃这地方既吵闹也不干净干脆带着楚凌到外面去了。

    被君无欢抱着往外走,楚凌也不管他往哪儿走。君无不说话,楚凌也累得不想说话,便靠在他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声,渐渐地竟然沉入了梦乡。

睡梦中,楚凌感觉到有什么在她脖子上轻轻拂过。脖子这样的要害地方本事绝不会让人轻易触碰到的,但大约是感觉不到敌意和危险,半睡半醒中楚凌竟半点也提不起来反抗的心思。隐约觉得那轻轻拂过自己喉咙处的手指微凉却熟悉。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果然看到君无欢正在往她喉咙上的伤处抹药。

    其实这一道伤真的非常浅,只是一个浅浅的血痕。毕竟这种地方若是伤得重她也不会在这里了。过了这几天的功夫,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留着一道细长的伤痕没有完全落痂而已。见她睁开眼睛,君无欢手指微微一顿,很快又继续起抹药的动作。

    他微凉的手指在她脖子上滑动,让楚凌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道:“这只是划破了表皮,已经好了。”

    君无欢垂眸,慢慢低下头将自己的靠上了楚凌的肩头,低声道:“阿凌,这道伤痕…若是再深一点,你就……”

    当时的凶险没有人比楚凌更清楚,不过如今既然过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楚凌笑道:“这不是没事么,我以后会小心的。”

    君无欢不语,既没有发怒也没有说教。只是沉默地靠着楚凌一动不动,楚凌有些一伙地想要去看他,只是她躺在床上行动不便只能微微扭动了一下脖子低头去看。君无欢的脸被遮住了她看不见表情,却清楚的感觉到一滴微凉的液体从她的脖子滑落倒了锁骨。楚凌心中一动,“君…君无欢?”

    君无欢没有抬头,只是轻叹了口气低声道:“阿凌,你这样…让我该如何是好?”

    楚凌不解道:“我怎么你了?”

    君无欢轻声道:“你这样…我会只想死死地抓着你,永远也不想放手。”哪怕是我死,也不想放手。楚凌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原来你还存着跟我分的打算?你想死么?只能我说分,你不许,明白么?”

    君无欢抬起头来,楚凌这才看清楚好几个月不见君无欢看上去越发的苍白消瘦了。此时除了眼眶稍微有些红晕,看上去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是楚凌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并不一样。君无欢左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底底地笑了几声方才道:“我永远都不会对阿凌说这样的话的。即便是我害得阿凌受了这么多苦,若是为了你好本就该离你远一些才对。但是…我不会这样做的。”他本身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想要的人一旦被他抓到手就绝不会放开。

    楚凌撑着床铺想要坐起身来,君无欢已经先一步将她扶了起来,还将她枕着的枕头竖起来放倒了她身后。楚凌舒服地靠着枕头看着他轻声笑道:“你想得太多了,这样不好。”

    君无欢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看着她。楚凌道:“如果是我病了需要你去上京寻药,有可能因此而招惹坚昆或者我师父,你会去么?”

    “自然。”君无欢毫不犹豫地道。

    楚凌道:“这就对了,你病了我去帮你寻药。至于寻药过程中会遇到什么事情那都不能怪你啊。就比如此这一次,我会被坚昆拖住本来就是意外,是无法预料的变故而已。”如果她没有去刺杀北晋皇,自然就不会与坚昆为敌了。虽然是南宫御月以玉蕤膏为条件要她去的,但是平心而论楚凌其实也不认为她如果不去南宫御月就真的会看着君无欢死。只不过是南宫御月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她也有些心动了而已。能趁机杀掉北晋皇,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无论是对沧云城还是靖北军来说都是。相比起实力雄厚的沧云城,北晋皇的死对靖北军的好处明显更多一些。

    “阿凌。”君无欢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过这笑容却带着几分无奈,“我不是想要你安慰我。”

    楚凌眨了眨眼睛,“我没有安慰你啊。”她只是告诉他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已。

    君无欢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定定地望着他道:“阿凌为我做这些,我只会高兴。但是…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阿凌为我受伤了。因为我发现…看到阿凌受伤,会让我比病情发作还要痛。所以,除非我死,以后绝不会让阿凌再受伤了。”

    楚凌半晌无语,若是别人跟她说这种话,她说不定会跟人抬上几句杠,诸如世事无常,谁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之类的。但是看着眼前苍白而俊美的容颜,楚凌却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几拍。

    明明就不是多缠绵悱恻的情话,楚凌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唾弃起自己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为她看君无欢顺眼,所以他说得情话也被她自动加了十倍滤镜?

    心里虽然这么唾弃着自己,但是楚凌脸上还是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好呀,以后就有劳长离公子保护了。”楚凌笑道。

    君无欢望着她眼眸深邃,轻轻拂开她脸颊边的发丝,低头在她眉心正坐的落下了一吻,“此言既出,此生不悔。我若不能护阿凌周全,就让阿凌所受的苦楚百倍报于我身。”

    “……”不是,兄弟。说个情话而已咱们能不这么血腥么?

    不等楚凌继续胡思乱想,靠在她眉心的唇已经慢慢往下移动,轻轻落在了她的唇边。

    楚凌不由睁大了眼睛,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颚,微凉的薄唇吻上了她的唇。楚凌只是微微怔愣了片刻,便被这个缠绵的吻勾起了全部的心神。楚凌并非是羞涩内向的女子,从前没有交往什么人只是心不在此,如今既然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自然也不会理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无聊规定。

    两双唇缠绵起舞,原本微凉的薄唇沾染了朱唇的芳香和温度,变得越发火热起来。唇舌交缠间,越发令人觉得心神晃动,柔情败仗,恨不得将眼前的人锁在怀中永远也不放开。楚凌一只手扶上君无欢的肩头,君无欢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放开,重新环住了她纤细的素腰,恨不得将人揉进自己的骨子里一般的火热。

    一股奇异的热意在有些简陋的房间中蔓延……

    “君无欢!君无欢!”一个急促地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却犹如一桶凉水当头从君无欢的头顶脚下,让他瞬间恢复了理智。两人面面相觑,君无欢望着楚凌娇艳非常的面容和越发水润欲滴的朱唇,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云行月,闭嘴!”声音里带着几分隐隐的怒意。

    楚凌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靠在君无欢怀中低头闷笑起来。

    那项云行月已经奔到了门口,伸手就要去推门,“君无欢,你好心没好报,竟敢叫本公子……”一道劲风从门里传来,下一刻云行月就直接飞了出去碰的一声摔倒在了屋外的平地上。楚凌看着君无欢阴郁的神色,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道:“这么好笑?阿凌很高兴?”

    楚凌抬起头来,抬手勾起君无欢英挺的下巴,轻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柔声道:“长离公子好像很不高兴?”

    君无欢仿佛颤了颤,微微垂眸伸手拉下了楚凌勾着自己下巴的手握在了掌中,道:“我不高兴阿凌就这般高兴么?”楚凌摇摇头笑道:“也没有,既然长离公子不高兴,不如,咱们继续啊?”君无欢咬牙,对上她宛如星尘般璀璨地眼眸却无可奈何。终于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厮磨了半场才轻轻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道:“等阿凌的伤好了,无论要做什么我都乐意奉陪。”

    “……”这是被反撩了?

    君无欢已经扶着楚凌重新躺了下来,轻声道:“阿凌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先去料理不长眼睛的人。”

    “……”楚凌暗暗为云公子默哀。看着君无欢仔细地替她拉好被子又理了理散乱的发丝,伸手盖在了她的眼上合上她的眼眸,才有低头亲了亲眉心道:“睡吧。”

    “……”我还没问,咱们这是在哪儿?算了,睡就睡吧。

    君无欢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门外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云行月正气急败坏地怒骂,“君无欢,武功高了不起啊!要不是本公子,你现在还在床上躺尸呢,你个忘恩负义见色忘义的混蛋!本公子诅咒你……”

    “骂够了?”耳边传来君无欢冷飕飕地声音,云行月立刻住了嘴。

君无欢已经站在门口,眼神比他的声音还要冷,云行月直觉不好,立刻转身,“本公子想起来了,还有要是在身,先走了!”

    只是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人勾着后领拉了回来。只听君无欢淡淡道:“我刚刚想起来了,好些日子没有跟你切磋一下了。正好今天天气不错,跟我走吧。回头师叔问起来,我也好跟他交代。”云行月被拖着走,想要挣扎却挣脱不得。

    “你特么都不认你师父了,哪来的师叔?!你休想借着考校武功的借口揍我!”

    君无欢冷笑一声道:“好吧,那我就直说。看你不爽想揍你!有本事你就跑。”

    “……”姓君的果然是灭绝人性的混蛋,我特么还不如投奔南宫御月呢!

    片刻后,屋后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哀嚎声。

    躺在床上的楚凌翻了个身,有些懒洋洋地想着:云行月武功不行,看起来倒是很抗揍的样子呢。

------题外话------

    啦啦啦~元宵节快乐亲爱的们~甜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