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0、威武将军?(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这对年轻的夫妇是这何家村里极少数的不姓何的人家,这年轻人姓崔名君儒,不过崔家搬到这何家村也有两代人了所以何家村的人平时也并不将他们当成外人。女子本姓陈,叫陈沅是不到十岁就被崔家捡回来当童养媳养大的。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感情倒是不错。只是崔家长辈去世得早,只留下他们夫妻俩。原本若是没有什么意外,两人的日子虽然清贫倒也不是过不下去。

    但是前些日子村子里突然来了一些人,说要娶村里的姑娘做夫人。这原本也没有已经嫁做人妇的崔家媳妇什么事,但是这陈沅生得清秀娟丽,虽然算不得绝色但比起村里绝大多数姑娘来说,都算得上十分标致了。那领头的首领竟然一眼就看中了陈沅,非要娶她和里正的小女儿做夫人。甚至等不及得当场就要带陈沅走。崔君儒自然不肯,当场与那些人理论,被人一把推进了村口的水塘里。一个多月前,天气比现在自然要冷得多,崔君儒本来就是个弱书生,被这么一折腾当天就病了。最后还是陈沅以死相逼,那些人才丢下了话一个月后再来接人。

    何家村的人也都知道那些人不是好人,自然不愿意将好好的规矩嫁给那些人糟蹋了。奈何那些人都是凶神恶煞还带着兵器,哪里是他们这些人能抵挡得了的。村里的人想了无数的办法和那些人周旋,那些人大约还想着将来要收何家村的税也不打算真的将这些人逼急了。最后只从何家村娶三个姑娘,说是结亲以后便是自己人了。

    何家村的众人无奈只能应了,但是送哪三个姑娘却成了难题。都是乡里乡亲的,无论是让谁家送闺女都是得罪人。最后还是有两家得了一些好处主动送出了一个姑娘。但是那什么威武将军那里却麻烦了。剩下的一个不是陈沅就只能是里正的女儿。里正平时虽然处事公正,在村里名声不错但也不是圣人。牺牲别人家的姑娘还是牺牲自己的姑娘,自然知道该怎么选。

    更何况,崔君儒病的厉害,崔家根本拿不出钱来治病。是以里正提出只要陈沅愿意主动去就由他们家承担崔君儒的医药费,自觉也是公道。崔家毕竟是外人,何家村的村民自然还是偏向自家本姓的。更何况他们自己都送了两个姓何的贵女,剩下的一个崔家出不是正常的么。因此,陈沅即便是想借钱为丈夫治病,往日里还算和蔼亲近的村名们也纷纷找借口推脱。也有一些可怜夫妻俩想要帮忙的,却也不敢得罪了自己本家,只能暗地里送些吃的过来还不敢让人知道。

    听了陈沅的话,楚凌倒并不觉得意外。人生在世,谁不是先顾着自己的?那里正若是真为了陈沅将将自己的闺女推出去那才是怪事了。崔君儒夫妻俩算是外来的,在利益面前被何家村的百姓集体排斥,虽然残忍却也没什么可说地。毕竟何家村的人并非强要陈沅代替里正的女儿,而是在二选一的时候抛弃了陈沅这个外人而已。看陈沅夫妻俩虽然悲愤却并无怨恨,想来也是明白这个道理。

    要怪,就只能怪这世道磨人,生生将平时的好人逼成了恶人。

    陈沅说完了这些,脸上的郁色倒是散去了几分。抹着眼泪道:“姑娘这几天还是在何大哥家里躲一躲吧,不要轻易出来。这两天村子里只怕常有那些人进出,姑娘这般好看,若是让那些人见着了……”何家村的人不是没有努力过,开始他们甚至想过将那些姑娘带进山里躲起来。他们是本地人,对深山里自然比那些外来者了解得多。但是还没走出村子多远就被人挡了回来。更何况大云山里有野兽,一群女眷即便是有男子保护在那里面又能活得了多久?

    楚凌沉吟了片刻,问道:“那些人三天后来迎亲?”

    陈沅点了点头道:“是的。”楚凌道:“你不妨答应里正的条件。”见旁边的崔君儒微微变色,不等他开口便道:“到时候我代替你去。”

    “什么?”陈沅一惊,连忙摇头道:“这怎么行?!”她虽然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愤,却还没有想要将一个与此事无关的姑娘拖进来。更何况,她跟人家无亲无故的……楚凌笑道:“我并不是一时热血上头想要行侠仗义。”陈沅面上微红,她还真的就是这么以为的。她听说过这姑娘被救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就是现在也还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脖子上那一刀血痕,自然明白她不是寻常姑娘。只怕是什么画本子里说的女侠。只是就算是再厉害也是个姑娘,哪里是那上百个男人的对手?

    楚凌道:“我想那义军的驻地看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探探那些人的来历。虽然我现在有伤在身,但是再过两日必然会好许多,就算打不过全身而退还是不难的。”陈沅看看楚凌又看看崔君儒,崔君儒道:“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楚凌笑道:“路过的人。崔公子,我看那些所谓义军的行事风格,只怕不是什么善类。何家村这次送了姑娘,下次呢?据说那义军有好几百号人,他们真的会满足这一次只要三个姑娘么?下一次又会是什么时候卷土再来?”崔君儒沉默了片刻,方才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何家村就这么几十个壮劳力,就算所有人都想要跟那些人拼了,也是拼不过的。”

    楚凌笑道:“那也未必,办法总是人想出来。”

    “姑娘有办法?”崔君儒抬头望着楚凌,原本暗淡的眼神也变得明亮了几分。楚凌点了点头道:“应该可以的,既然不能力敌,那就只有智取了。”崔君儒沉默了半晌,方才道:“姑娘不妨说说看,若是行得通…在下一定竭尽全力配合。”

    旁边的陈沅也重重地点头,道:“我愿意跟姑娘一起,就算不成功总比就这么等死要强!”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陈沅,这姑娘看着柔弱还未见面就听到她哭哭啼啼,没想到性子竟然也有坚韧刚烈的一面。

    这三天过的飞快,村子里的气氛却越来越低沉。显然里正并没能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想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法子。倒是自从陈沅答应了自己出嫁之后,里正果真拿出了银钱替崔君儒请大夫,甚至还送了不少肉和鸡蛋过去。这些东西在何家村这样的地方是很珍贵的,显然里正对崔家也还是有些愧疚地。但再怎么愧疚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嫁去那分明是个土匪窝的地方。而崔君儒也什么都没有说的收下了里正的东西。虽然能够理解,但是心里到底还是存下了芥蒂。

    三天后,那些人果然大张旗鼓地来迎亲了。村子里一下子有三个姑娘出嫁,却半点也没有婚嫁的喜庆。那些人显然也不在乎,他们只要将人带回去就可以了,至于这些女人是哭哭啼啼的走还是欢天喜地的走他们都不在乎。

    楚凌并没能替代陈沅出嫁,因为那威武将军亲自来迎亲了,他是见过陈沅的。只得换了身男装混进了送亲的队伍里。她身形纤细,在女子中虽然还算修长但混在男子中却并不起眼。一群人竟然还吹吹打打地倒是真有几分成婚的意思,如果忽略送亲队伍中人都一副战战兢兢如丧考妣的模样的话。

    楚凌走在人群中一边不着痕迹的观察那马背上的所谓的威武将军。那人长得倒是高大魁梧,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是下盘空虚,眼神昏暗毫无精气神可言。显然只一个只会几招把式的寻常人。而她手下的人也大都差不多,虽然带着兵器但是楚凌觉得他们大多数人只怕连刀该怎么用都不知道。不过这些用来吓唬一下寻常百姓倒是已经足够了。

    楚凌看了看走在自己旁边的崔君儒,皱眉低声道:“我说了不会让陈沅出事了,你其实用不着跟来。”崔君儒的病虽然好了不少,却也没有完全康复。哪怕真的康复了,病了一个多月的身体能有多好?这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崔君儒咬着牙忍着,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道:“我没事,撑得住。”

    楚凌叹了口气对另一边的何远低声道:“何大哥,一会儿你照看着崔公子一些。”

    何远点头道:“凌…你放心,我一定照看好崔兄弟。”被嫁出去的姑娘中有一个是何远隔房的堂妹,若是真如凌姑娘说得那般能除掉这些土匪,自然是最好了。这两天,听凌姑娘和崔君儒说了许多,何远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些人说是什么义军,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山贼土匪。若真是义军就该出去跟貊族人打仗,哪里会躲在这穷山僻壤的地方欺负寻常百姓?

    跟着迎亲的队伍走了将近两三个时辰,才终于到了据说是义军答应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半山腰的寨子。这些人确实是新过来落脚的,寨子建立的是十分粗糙简陋,而且选择位置的人毫无眼力,这若真是个义军的驻扎地,只怕随便一个貊族小头目带上几十个人就能将这些人灭的干干净净了。

    何家村的百姓自然不知道这些,只看这寨子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而且一个个都带着兵器看起来就不像是善类就先被吓住了。进了寨子,更是手足无措不敢轻易动弹。那些人让他们待在哪儿就之感乖乖地待在那里,若是可以选择他们只怕恨不得立刻掉头就走再也不来了。不过这威武将军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跟何家村的人显示自己的友好,非要让众人留下参加喜宴。何家村众人不敢拒绝,只得胆战心惊地待着。



------题外话------

    啦啦啦~这里是上午的存稿君,晚点回来会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