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9、得救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醒来的时候有点回不过神来,她记得昏过去之前似乎是在山脚下的一条小溪边上。走到小溪边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她就晕了过去,临陷入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是:至少…不会被野兽给吃掉吧?

    看来她的运气总算还是不错的。

    醒来的地方是一个有些昏暗简陋的小屋,墙壁上狭小的窗户能够看到外面的天色和院子的模样。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两根板凳。身上盖着的被子也很是轻薄陈旧,所幸如今已经是四月初,盖着这样的被子至少冻不着。

    强撑着坐起身来,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立刻开始彰显起自己的存在感。楚凌抽了口冷气,四处张望了一番在不远处的桌上看到了自己的流月刀不由暗暗松了口气。流月刀若是被她给弄丢了还是挺麻烦的,毕竟想要找一把好兵器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还是阿朵送给她地,楚凌并不想要弄丢了它。

    “姑娘,你…你醒了?”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穿着朴素布衣的女子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上的楚凌脸上不由露出了欢喜地笑意。楚凌点了点头,道:“是这位嫂子救了我?”这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梳着一个妇人发髻,显然是已经成婚了。

    女子摇摇头道:“是我们相公带人进山打猎,正好在山口的水边看到你。”

    楚凌郑重地道:“救命之恩,终身难忘。”不得不说,楚凌这么的运气是极好的。这年头,一个浑身染血伤痕累累还带着刀的人晕倒在路边,寻常人躲都来不及哪里敢救回家来?若是运气再差一些,直接报官就更麻烦了。当然,这些天启百姓,不到万不得已,只怕也不敢跟貊族人接触,即便是看到了胆子不大的寻常人大都也只会当成没看见。

    女子有些腼腆地摇了摇头,将药碗塞到楚凌手中道:“姑娘客气了,快把药喝了吧。”

    “多谢。”楚凌结果药碗闻了闻,大约能分辨出是些什么药。也不管效果如何直接一口喝了。女子大约没有见过喝药喝得这么爽快的姑娘,忍不住愣了愣望着楚凌。楚凌含笑将药碗还给她才问道:“嫂子,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子道:“我们这里是大云山下的一个村子,叫何家村。我们这村子里的人大都姓何。”楚凌微微蹙眉,思索了一会儿才问道:“这是在…梁州,下余县附近么?”女子想了想,有些迟疑地道:“县城…仿佛是叫这个名字,我没有去过。”

    楚凌点了点头,这些天虽然被坚昆追的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跑,但是大概地方位她心里还是有数的。自然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不是在润州就是在梁州。北方的地形和各地划分她前两年在上京就研究过,对女子说的大云山还有些印象。记得那是横在梁州和润州之间,有一小部分绵延到了信州境内地山脉。也就是说她现在还在大云山北面。

    楚凌迟疑了一下,不过自己现在这情况,想什么都没用还是尽快把伤养好才是。

    一醒过来楚凌就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的伤势,身上七七八八的外伤不说,内伤就已经严重的让她通用了。现在楚凌的武功不及平常的三成,之前与狼群厮杀的时候那种仿佛突然茅塞顿开的感觉荡然无存。不过楚凌并不着急,很多时候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一个感觉,她有预感只要她的伤好了,实力一定会比从前更上一个台阶的。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养伤,还有…得想办法给信州和君无欢那里都送个信过去。

    不过眼下楚凌却并不着急,大云山脚下显然是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救了自己的这家这位何嫂子甚至从来都没有去过县城,可见县城到这何家村的距离着实不近。这何家村只怕也比她想象的更加偏僻。

    救了楚凌的这家男人叫何远,是何家村土生土长的猎户。女子叫何婴,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何家村十分闭塞,而且附近的几个村子的人也大半姓何,并没有同姓不婚的说法。夫妻俩上面没有老人,又没有孩子,日子虽然过得艰苦却也还算太平。

    这一次丈夫从外面捡了一个姑娘回来,何婴心中原本还是有几分不悦的。但是也不能将一个昏迷不醒的姑娘扔着不管任由她死去。不过等她替楚凌洗了脸处理了伤口之后,她便不再担心什么了。这样好看的姑娘,即便不是有什么来历的寻常人也不是他们这样的地方能留得住的。更不会发生什么她担心的事情。至于搭上一点药草和粮食的事情,反倒是没什么好计较的了,毕竟是一条人命。

    等到楚凌醒来,何婴倒是没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她总是觉得这姑娘跟她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至于哪儿不一样一时却又说不上来。只是仿佛不由自主地就想要顺从她的话,明明这姑娘又是伤又是病的,说话也温和有礼,却让她觉得比里正大叔还要威严。

    楚凌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将自己所处的地方了解的差不多了。

    何家村十分偏僻,距离县城据说要翻过几座山,村里的男人们的脚程至少也要两三天的时间。因此村子里人很少外出,去过县城的人跟不多。若是要买什么,大多也是去镇上。但即便如此,离这里最近的镇子一来一回也要走一天多地路。不过也正因为太过偏僻,这个村子倒是没有因为貊族入关受到太多的苦难。知道外头乱,村子里的人轻易都不外出了。虽然每年的赋税多了很多,也时不时有打着貊族人的名号来村子里白吃白拿,但是真正的貊族人何家村的人其实也没见过。毕竟走上来回几天的路,来抢一个附近几个村子加起来也不满一百户的地方,对貊族人来说也实在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事情。

    楚凌在床上躺了一天就能够起身走动了,她身上大多数的外伤都不严重,真正让她晕过去的原因是疲惫过度的脱力。最严重的还是左臂上的伤,检查了一下之后发现她的左臂暂时动不了了。短时间内只怕是恢复不了,如果楚凌自己是大夫看到这样的伤只怕是要骂人。再来一次从此就真的可以当独臂女侠了。

    再来便是内伤,这些天下来楚凌几次跟坚昆交手,她跟坚昆的实力实在是差的有些远。楚凌的内伤也就越来越严重,段时间内只怕不能在随便动用内力了。

    除此之外,倒是一切都好。看得何婴夫妻俩很是惊讶,楚凌刚被捡回来的时候可是浑身是血,他们还以为要救不活了。没想到这姑娘才过了一天就能起来走动了。

    “凌姑娘,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歇着。”年轻的夫妻俩背着柴火何婴来拎着一只有些瘦小的山鸡走进篱笆围成的小院,看到楚凌正坐在屋檐下拿着斧头劈柴吓了一跳连忙道。楚凌抬起头来,随手将斧头放在一边笑道:“没什么,我做这个不费劲。两位救了我还收留了我,随手做点事情是应该地。”这倒不是楚凌逞强,虽然不能动用内力,但是单手用巧劲劈几个柴火倒真不是什么大事。

    “你还伤着呢。”何婴不赞同地道。

    楚凌顺从地站起身来,看了看两人却见何远眉头微蹙一副心心事重重的模样有些不解。事实上这村子里的人似乎都有什么事困扰着,孩子们还好,特别是一些老人和壮年,眉宇间总是免不了几分忧愁。楚凌觉得这何家村虽然偏僻清贫,但比起外面那些被貊族人蹂躏的百姓却胜在太平。只是她毕竟是个初来乍到的外人倒是不好贸然开口过问。

    只是看何远此时地模样,却不好当做不知道了。

    “何大哥,我看你心事匆匆是有什么事吗?”楚凌问道。

    何远摇了摇头,楚凌迟疑道:“莫不是我在这里…给两位添麻烦了?”

    何婴连忙摇头道:“凌姑娘这是哪里话,不过就是多个人多双筷子哪里就麻烦了。跟凌姑娘你没有关系…是别的事儿,你千万别多想,好好养伤才是正理。”何婴这话却是真心的,不说她本身对楚凌的感觉就很好。单说楚凌醒来之后就给了她两颗银珠作为食宿费,何婴就绝不会觉得楚凌是什么麻烦。

    “方便让我知道么?”楚凌问道。

    何婴和何远对视了一眼,半晌何婴才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凌姑娘在村子里留上几天,就算我们不说你也还是会知道的。两个月前,大云山里不知怎么的多了一帮子人。说是什么…义军,领头的人说是叫什么威武将军。说是要驱逐貊族人,匡扶朝廷…大概是这么说的吧。还派人来通知咱们,以后不能再交税给貊族人,以后的税都由他们来收了。只是如今还没到夏收的时候,刚过完冬谁家也没有多余的钱粮去交税啊。那些人就说,要娶咱们村里的几个姑娘做将军夫人,那些该交的税就当是聘礼了。莫说那些人来路不明,就算真的是什么好人,他们点的那几个姑娘都已经定亲了啊。有一个还是已经成婚了的,如何能嫁?”

    楚凌皱眉,有些匪夷所思。

    “还有这种事情?什么将军会来这种地方?”

    何婴摇了摇头一脸茫然,“那些人都叫那领头的人将军,一群大概有二三百号人,各个都拿着兵器。还说要征兵,附近几个村子,倒是真有几个年轻人被说动投了他们。咱们村里的年轻人被里正大叔硬按着才没动。”等那些人要强娶他们村的姑娘了,那些年轻人自然也就不会再向着他们了。

    楚凌问道,“那些人什么时候来娶?你们打算怎么办?”

    何远道:“说了是三天后便来接人,我们…里正叔应当是有打算了吧。”

    何远还是有几分警惕性的,虽然楚凌不像是坏人,但是多少防着一些总不是什么坏事。楚凌倒也理解,点点头道:“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何大哥尽管开口,我多少还是能帮上一点忙的。”

    何远客气地答应了下来。

    何婴担心楚凌的伤,也不让她做事。楚凌无聊便只得在村里走走,况且她心里也惦记着何婴何远说的事情,自然免不了留意几分了。

    何家村不大,二十多户人家就住在山脚下离得也近。楚凌穿着何婴的衣服,一路走过去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这些人好奇之余看着楚凌的目光也带着几分警惕和戒备。楚凌也不在意,与迎面相遇的人一一问好。

    “呜呜……”

    女子地哭泣声从有些偏僻的路边一个破败简陋的屋子里传来,楚凌停下了脚步望了过去。隔着一扇门自然看不到什么,只听听到里面女子的哭泣声和一个男子有些微弱的喘息声。

    “相公…呜呜……”

    男子闷咳了几声,道:“娘子,我…都是我没用,我对不住你……你别怕,我、我带你离开这里。”女子的抽泣着道:“不行,你病得这么重。我们离开这里也走不远,反倒是会连累相公你。我、我去就是了。里正答应了,只要我去,就会出钱给你治病……”

    “不行!”男子声音嘶哑急促,“我答应了要护着你的,绝不让你被人欺负。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们今晚就走只要到了镇上,就能找到牛车离开这里,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两人的声音压得很低,外面便是有人路过也未必能听清。只是这却瞒不过楚凌的耳朵。她微微蹙眉,只听声音就知道这男子的身体非常不好,若是如何婴所说地镇上离这里来回要一天多的时间,这两个人是绝对走不到的。更何况…外面的世界也未必就比这里更好。

    女子似乎也知道丈夫的提议并不可行,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为什么…难道是我前世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要受这样的罪……”

    “娘子…娘子!咳咳……”男子话还没说完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屋子里传来女子惊恐地身影,“相公!相公你怎么了?!我…我去求里正请大夫!”

    “别……咳咳……”男子叫道。

    楚凌心知不能再拖延,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吓了一跳,女子猛然从床边站起身来,道:“你是……”

    她话还没说完,楚凌已经到了床边对着男子胸口地几处穴道飞快地点了下去。片刻后一直猛烈咳嗽的脸已经变得通红地男子徐徐吐出了一口气,终于平静了下来。楚凌因为牵动内力微微蹙了下眉头,道:“你这病,再不吃药就真的没治了。”

    “你…”女子震惊地看着楚凌,回过神来连忙扑倒男子跟前见他果然平静下来了脸上不由露出欢喜的神色,“相公,你好了?这位…是何大哥昨天救回来的姑娘们?你可以……”楚凌摇摇头道:“我不会治病,只是让他暂时不咳嗽了。”

    女子眼神一黯,男子终于喘匀了气,方才对楚凌点点头道:“多谢,多谢姑娘相助。”

    楚凌打量了他一番,道:“你念过书?”

    男子点了下头,道:“幼时侥幸读过几天书。”

    楚凌道:“你的病应该不难治,怎么拖到现在?”男子苦笑道:“是我无能,家中……”

    楚凌顿时了然,这男子是读书人,这女子看起来也颇为柔弱,只怕都不是擅长农事的人,更不用说学何远上山打猎了。这样的人家若是没有家人帮扶自然是要困难一些的。这个时代,因为没有钱买药而病死的例子并不罕见。

    楚凌蹙眉道:“抱歉,方才我在外面听见两位说……”

    她话还没说完,夫妻俩就双双变了脸色,楚凌见状连忙安抚道:“两位不用担心,无论你们做什么决定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夫妻俩依然有些不信任地看着楚凌,楚凌和善地对两人笑笑道:“两位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我能帮一点小忙呢。”

    男子蹙眉不语,显然是还没决定是否要信任楚凌。倒是那女子颇为果断,“好,我告诉姑娘。”

    “娘子……”

    女子苦笑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怕什么呢?”她早就决定了,若是真的被迫再嫁,她嫁过去便自杀以保清白,既然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怕的?男子望着她半晌,轻轻叹了口气对她点了点头。



------题外话------

    你们等待的五环将在明天与阿凌相聚~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