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8、以身殉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和桓毓悠然看拓跋胤的好戏的时候,楚凌却在经历着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最艰难的时候。

    幽暗的山谷中,楚凌喘息着趴在一块石头上休息。心口处隐隐作痛,最惨的是她左肩的伤再一次加重,背身上林林总总的小伤更不必提。刀伤,从山上滚落的擦伤,还有在山林间被树枝或者别的什么划到的伤痕。就连她脖子上都有一条浅浅的伤痕,若是再深半分她只怕就不是躺在这里喘气,而是直接变成尸体了。

    楚凌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些天的经过,很想为自己深深地鞠一把泪。

    她不知道是该庆幸坚昆为了杀她已经执念成魔失去理智完全没有考虑去通知貊族人,还是应该忧伤坚昆为了杀她已经执念成魔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明明都已经重伤在身而且身中剧毒了,但是坚昆就是可以拖着不死一路追杀她。楚凌只能一路逃跑,什么跟南宫御月告别,什么关注北晋朝堂的局势通通抛到了脑后。两人一路上一个逃一个追,直接跑到了不知名地深山深山老林,这下子更好了,无论是坚昆突然清醒想要找貊族人还是楚凌想要找人求援,都没戏了。楚凌实在是有些担心,说不定她和坚昆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双双死在了这深山之中无人发现,那可就好笑了。

    挣扎着从石头上坐起身来,楚凌提起手中的流月刀看了看,握着刀的手都有些颤抖。

    想了想,楚凌取下自己手腕上的一根已经有些看不出颜色的细绳打了一个结。细绳上面已经有大大小小十来个结了,今天是她被坚昆追杀的第十三天。

    嗷呜……

    远处传来了一声狼啸,楚凌深吸了一口气挣扎着站起身来。这个时候若是遇到狼群那可就麻烦了,她现在可没有力战狼群的力气了。楚凌抬头看了看方向,就着昏暗地光线朝着与狼啸声相悖地方向而去。

    山林里一片幽暗,静悄悄地只能听见偶尔鸟鸣的声音。即便是以楚凌的实力,也只能看清楚前方很短一段距离的视野。

    楚凌突然停下了脚步看向前方,不远处地树下站着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楚凌微微蹙眉,一边紧紧地握住了手中刀,一边不着痕迹的朝着身后退了两步。

    轻叹了口气,楚凌道:“大统领,你追了我这么多天也该明白,以你现在的状况是杀不了我的。咱们何不放过彼此?”

    来人并不说话,楚凌道:“以大统领的武功,天下何处去不得?你与我拼个你死我活,咱们都死在这深山老林中谁都不知道,又有什么意义呢?”

    “拓跋兴业的弟子,竟然还如此能言善辩。”阴影中的人突然开口,声音有些虚弱却并没有前些天的疯狂,似乎清醒了许多。楚凌心中一跳,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在这之前,坚昆已经好些天没有跟她说过话了,每次遇到了一言不发直接冲过来就打。楚凌都要以为坚昆真的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疯了。

    干笑了一声,楚凌叹气道:“大统领过奖了,大统领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

    坚昆淡淡道:“不怎么样,你杀了陛下…我若不杀你,哪来的脸面去地下见陛下?”楚凌无奈地道:“大统领,你还不到五十,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等过个三四十年再下去也不迟啊。”坚昆有些迟钝地摇了摇头,道:“不,我没有那么长的时间了,我也不需要。陛下在我跟前被刺,坚昆无颜再见我貊族儿郎,余生所愿便是为陛下报仇。”

    楚凌道:“所以,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你也不想活了?”

    坚昆沉默了片刻,点了下头。

    一个想死的人,自然不会愿意放过自己的仇人。楚凌忍着身上的伤痛,却还是因为不小心牵动了伤口抽了口气。

    “大统领,你这样…固执,对武道实在没有什么好处。”楚凌苦口婆心地劝道。坚昆竟然轻笑了一声,道:“我的命是陛下给的,这身本事也是拜陛下所赐。武道什么的…与我有什么关系?武安郡主,你很聪明也很厉害,可惜…不是我貊族人。”

    楚凌沉默,跟一个一心想死还想要拉着自己的仇人一起死的人,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不想说话,坚昆却还有话要说,“拓跋大将军收下郡主做弟子,是他的运气,也是他的不幸。既然如此,我临死之前能替他解决了这个隐患,也算是一件好事。

    楚凌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既然如此,大统领动手吧。”

    坚昆摇了摇头,道:“郡主这些天一直不停的奔逃,不就是为了拖死我么?我现在…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了。”话音未落,阴影下的人影身子一倾斜已经倒了下去。他扶着身边的树干慢慢坐了下来,道:“郡主的同党,下的毒很厉害。”

    那些所谓见血封喉的毒对坚昆这类高手来说其实效果并不见得多么好。主要是用量问题,能涂在暗器上药量肯定不大,而绝顶高手只要不是命中要害,是可以在一瞬间封锁全身血脉和穴道的。反倒是这种慢性的毒药,因为药效不强开始并不会太引起注意,但是稍晚片刻就会发现这种毒犹如跗骨之蛆不停地在浑身上下蔓延,除非将全身血液全部换掉,否则驱之不尽。早先坚昆神智混乱,又感觉这毒药并不致命因此耽搁了一些时间。等他发现貊族最高明的大夫都无法为他解毒的时候,才知道对方的算计如何厉害。

    若是寻常人中了这样的毒,必然什么都不会做一心只想着如何延缓毒发并寻找解毒的方法。但是坚昆却没有,他心中只剩下一个执念,杀了刺客,然后如他所说的一般,以身殉主。

    楚凌却并没有因为坚昆的无力放松警惕,反倒是心中升起了更加不好的预感。

    一咬牙,她不再与坚昆废话,直接绕开他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身后传来坚昆低沉地笑声,然后一声有些尖锐的啸声在夜幕中传来。那是坚昆发出的,那声音并不停歇,似乎带着某种奇异的规律。很快,远处传来了狼啸声,仿佛是在与坚昆的啸声呼应一般。

    楚凌心中一沉,只听坚昆道:“武安郡主,今晚你若能逃出升天…我便当你命不该绝!”说完,坚昆闷哼一声,浓郁的血腥味在山林中蔓延开来。远处的狼啸声立刻变得越发兴奋起来,楚凌甚至能感觉到狼群已经朝着这边过来了。夜幕中的血腥味显然刺激到了这些饿了一个冬天的野兽,狼啸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坚昆竟然自戳了!

    貊族人素有训狼的传统,坚昆身为大内侍卫统领又是一流高手,有什么独特的御狼之法也未可知。更不用说他还用自己的鲜血来吸引狼群,这是真的要跟她同归于尽啊。楚凌心中暗暗叫苦,脚下却片刻也不敢停步,朝着前方飞奔而去。

    狼啸声越来越近,楚凌很快就跟几匹狼迎面相遇了。看了一眼身边的树,楚凌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流月刀。她并不想要跟这些狼群交手,鲜血只会更加刺激狼群。但是现在却也由不得她做选择了,无论是内伤还是外伤都运行她施展轻功跃上那高大四五丈的大树。更何况,没有人支援的情况下,她就算上去了难道还能等着狼群自己放过她么?说不定就要比试她跟狼群到底谁先饿死,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流月刀划过一道寒光,朝着冲在最前面地一匹狼挥了过去。野狼巨大的身体与她擦肩而过的瞬间,被流月刀割断了脖子。大量的鲜血狂涌而出,野狼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鲜血让剩下的几匹狼更加兴奋起来,毫不犹豫地再一次扑向了楚凌。

    楚凌咬着牙努力闪避,挥刀。将身上的伤痛完全忘记,用自己能施展出来的最凌厉的身上意图在最短地时间内将这些狼全部杀死。

    片刻后,山林中狼群的叫声变得更加狂乱。浓浓地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山林中。不远处,凌乱地脚步声和狼群幽冷的眼睛与喘息声也越来越近。

    楚凌一边仿佛不知疲惫地挥动着手中地刀,一边在心中问候坚昆的十八代祖宗。每一刀挥出她都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倒下,但是却又始终坚持着努力挥出下一刀。毕竟她也并不想真的成为狼群的口粮。她堂堂狐狸窝的扛把子,死在一群狼的嘴里,未免也太难看了一点。渐渐地,连问候坚昆祖宗的事情也被她抛在了脑后,楚凌只能不停地挪动已经快要到极限地身体,挥动着仿佛快要抬不起来的手腕。每一刀下去,便有狼群地惨叫声想起。

    楚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挥出了多少刀,渐渐地她觉得自己仿佛有了一种奇妙地感觉。似乎忘记了疲惫,一股奇异的力量仿佛在体内慢慢升起,手中的刀挥动地更加流畅也更加的自如起来。先前她每一刀挥出都还需要找准狼群的要害,但是渐渐地仿佛熟能生巧一般,每一刀会出去仿佛都自然而然的便是敌人的要害,丝毫不需要花费心思去考虑出刀的位置和招式。

    楚凌顾不得多想是不是自己命不该绝突然如有神助,微微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对面扑过来的野狼的轨迹。

    出刀——

    浓郁的血腥溅在了她的身上,野狼沉重地落到了地上也吓退了离得最近的一匹狼。

    楚凌并不停歇,飞身扑向了另一侧正准备偷袭的一匹狼,刚扑倒半空中的野狼被流月刀一刀劈开了头颅。

    “嗷呜……”

    天色微亮的时候,狼啸声响彻了整片山林。

    围着楚凌的狼群渐渐停止了攻击,然后开始成群的撤退,那是头狼发出的命令。

    楚凌松了口气,看着狼群飞奔而去的背影终于脱离地跌坐在了地上。

    楚凌坐在地上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都仿佛突然放空了一般。楚凌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躺下狠狠地睡一觉,但是她知道现在她不能这么做。周围一片血腥,到处都是狼群的尸体。安歇狼群撤退了,但是血腥味很快便会吸引来山林中其他的野兽。她若是撑不住在这里晕过去或者睡过去,那就真的可以死了。

    抬起握刀的右手,手中的流月刀已经落在了旁边的地上。楚凌低头看着自己还在颤抖有手指,眼睛突然就有点红了。一股莫名地委屈突然涌上了心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孤立无援。

    无论是前世今生,无论出什么样的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楚凌一直都知道她身边是有人的,前世有狐狸窝的同伴,有整个国家做后盾。今生有君无欢,有黑龙在的众人。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和坚昆在这里,更不用说君无欢重病在身,南宫御月在上京皇城脱不得身。靖北军人虽然多,但是能找到这里的人却几乎没有。这一次……长长地吐了口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本姑娘命大着呢!

    片刻后,楚凌捡起了落在地上的流月刀脚步有些轻浮地撑着身边的树往前方走去。

    走过一段路,她停下了脚步。一个人坐在树下,一身狼藉双眼微闭。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弯刀,身下有一大片血迹。或许是前些时候的战斗太过激烈,狼群竟然没有去动坚昆的尸体,他依然还好好的坐在那里,保持着望向前方的姿势。只是脸上,嘴唇上早已经没有了血色。

    楚凌有些蹒跚地都到他跟前,扶着树干单膝蹲下与他对视。

    良久方才道:“我还活着。”

    坚昆自然不会再回话,楚凌看看周围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你若没有逼得我这么狠,我还能替你收殓一下尸骨什么的。但是现在……”

    现在别说是替人收殓尸骨了,她连动一下都觉得费劲。但就算再怎么费劲,她也还是要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拖久了还会有大麻烦。一代高手,死在这样的地方无人收殓…坚昆一心只想要为北晋皇报仇,然后以身殉主。这样的死…或许也算是求仁得仁吧?

    站起身来,楚凌最后看了坚昆一眼,快步朝着山下的方向而去了。

    “阿凌,阿凌……”

    君无欢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额边布满了细密的虚汗。

    起身的动作太过剧烈,一股剧烈地抽痛一瞬间传遍了全身。君无欢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身体更是坐的笔直。只有隐藏在衣服下的经脉和抓着身上的脖子的手背上暴露的经脉现实了他此时所经受的痛苦。君无欢强压下心中的不安,脸上的神色越发冰冷。

    除了当年君家刚刚灭门地那一段时间,君无欢这些年来鲜少做梦。一来是他本身睡眠就不多,做梦的时候自然也就不多了。二来都说夜有所思日有所梦,君无欢本人虽然多思多想,但真正能让他入心的人事物却并不多。

    但是方才…想到梦境中看到的情景,君无欢觉得比自己浑身上下的痛楚更让他难以忍受。

    深吸了一口气,君无欢起身下床快步走了出去。

    “城主。”门外,守卫恭敬地道。

    君无欢沉声道:“叫云行月和明遥来见我。”

    守卫一愣,但是君无欢的声音实在是太冷,也不敢多问连忙应是飞快地转身去传令了。君无欢抬头看了一眼幽暗的天空,转身快步往书房里走去。

    大半夜被人叫起来云行月的心情不太好,他是个大夫刚回沧云城昨晚却还被桓毓拉着上了一回战场。刚回来睡下还不到一个时辰就又被人叫醒了,脸色能好看才奇怪。但是看到坐在书房里的君无欢的脸色,云行月也只能硬生生地将火气咽了下去,因为君无欢的脸色更加难看。

    “城主。”明遥也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开口道。

    君无欢看向明遥问道,“可有阿凌的消息?”

    明遥和云行月有些诧异地对视了一眼,这个时间突然叫他们来,就是为了问凌姑娘的消息?君无欢并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人,担心凌姑娘他们自然是理解的,但是这个时间点未免也太诡异了一些。

    虽然这么想,明遥还是摇了摇头道:“早先传来消息说在上京附近见过凌姑娘的行踪,但是我们的人找过去的时候已经不知所踪了。城主不必担心,凌姑娘武功高强,我们的人也一直都在各处寻找,想必不会有事的。”

    云行月也道:“是啊,阿凌连刺杀北晋皇都能全身而退,还有谁能奈何得了她?说不定她已经回信州了,只是消息还没有传过来而已。”如今沧云城附近兵荒马乱的,加上路途遥远想要传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君无欢撑着额头闭了闭眼,沉声道:“立刻将这几日上京附近…不,北方各地所有的消息都送过来给我。”

    “城主,这……”明遥皱眉,有些担心地看着君无欢。云行月沉声道:“你的身体还要不要了?玉蕤膏并不能治好你,这一次虽然侥幸保住了性命和武功,但依然还是元气大伤。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好好休息!否则下一次只会……”

    君无欢沉声道:“明遥,拿来!传令各地,继续加派人手,有任何蛛丝马迹即刻上报。若是有阿凌的消息,不必上报即刻前往支援,一切听她吩咐以阿凌的安危为重。”

    云行月皱眉道:“你觉得……”

    君无欢道:“以阿凌的身手,若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会现在还没有消息的。北晋大军的事情尽快解决,三天后我要离开沧云城!”

    “你疯了!”云行月怒道,“你现在的身体……”

    君无欢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心里有数,死不了。若是阿凌出了什么事……”

    云行月无言,无论如何阿凌是为了君无欢才去刺杀北晋皇的。如果阿凌出了什么事,云行月简直不敢想象君无欢会怎么样。但是……“我带人去找凌姑娘,你现在的身体真的不能长途奔波。”昨晚只是出城一趟回来,君无欢的脸色就难看了许多,更不用说要离开沧云城去外面找人。现在谁也不知道凌姑娘到底在哪儿。

    “我心里有数。”君无欢沉声道:“不必多说了,三天内百里轻鸿必会撤兵,到时候沧云城交给你们了。”

    看着他不容反驳地神色,明遥和云行月双双在心中叹了口气。

    “是,城主。”

------题外话------

    坚昆:作者,我死的冤!

    凤:哪里冤?

    坚昆:作为仅次于拓跋兴业的高手,你觉得我死的不冤?完全没有发挥出绝顶高手的实力!

    凤:阿凌已经被你追得快死了!本文中你的盒饭分量最重。

    坚昆:没有体现出我绝世高手的风采,我不服!

    凤:现在抽不出人来救阿凌,让你有风采阿凌就真死了。你想我下个雷劈死你吗?ps:谁让你是北晋皇的脑残粉呢,换大将军的话……

    坚昆:我是脑残粉难道不是你的错?

    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