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7、多管闲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桓毓悠闲地对着下面的众人挥挥手,笑道:“陵川县马,久违了。”

    百里轻鸿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桓毓笑道:“陵川县马,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你把拓跋胤给我,我放你们走?”百里轻鸿不答,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似乎是在说:“就凭你?”桓毓轻哼一声,笑吟吟地道:“陵川县马,本公子跟你商量是给你面子。在沧云城的地界,本公子说了才算。”

    百里轻鸿淡淡道:“想带走拓跋胤?行。你下来,打赢我你就可以带他走。”

    “百里公子?!”身后几个将领都忍不住开口,拓跋胤关系重大,若是让他就这么走了,他们回去可不好跟王爷交代。百里轻鸿却仿佛没有听见他们的声音,倒是对面的拓跋胤有些耐不住了,抬眼看向桓毓冷声道:“晏翎又想要玩什么花样?”

    桓毓笑道:“四皇子…啊,不对,沈王殿下,现在对你来说我们城主想要做什么都不重要吧?重要的是,你的命还能不能留过今晚。要本公子说,你就算活着回上京,拓跋梁也不会放过你的,毕竟拓跋梁的嫡长子可是被你给废了的。不如,你就归顺我们沧云城吧?”

拓跋胤神色有些冰冷,淡淡道:“挑拨离间。”

    桓毓耸耸肩道:“随便你怎么想,陵川县马,放人么?”

    “休想。”百里轻鸿冷声道。桓毓轻啧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拓跋胤沉声道:“用不着你沧云城多管闲事,本王是生是死都自己担着。”说罢,手中地长剑也指向了桓毓,言下之意如果桓毓再捣乱的话,他就先跟百里轻鸿联手杀了他再说。

    桓毓微微扬眉,“得,算本公子枉做小人。”

一挥手,山坡的另一边,黑压压的兵马朝着这边涌了过来,桓毓朗声道:“百里轻鸿,奉城主之命,给你两刻钟时间退出沧云城地界,否则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百里轻鸿微微挑眉,冷声道:“晏翎能动了么?”

    桓毓眼神微微一缩,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陵川县马要试试么?”

    桓毓身后的人分开让出了一条路来,夜色中君无欢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面具漫步走了出来。站在火光下居高临下俯视着下面的百里轻鸿等人,淡然道:“百里轻鸿,两刻钟内带着貊族人退出沧云城,这次算本座给你这个面子。”

    百里轻鸿默然不语,君无欢淡然一笑,抬手指向他们东北方向,问道:“陵川县马可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百里轻鸿扭头看了一眼他指的方向没有说话,君无欢道:“那是隆城,现在正有一支十五万人的兵马朝着那个方向去了。你猜领兵的人是谁?”百里轻鸿淡淡道:“晏城主用兵如神,在下怎么能猜测城主的心思?”

    君无欢摇头笑道:“陵川县马谬赞了,我这么问…自然是因为这个人也是陵川县马的熟人。”

    百里轻鸿微微眯眼,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君无欢笑道:“看来陵川县马已经知道是谁,你猜他能不能拿得下隆城?”

    百里轻鸿深深地看了君无欢一眼,道:“晏城主好心性,竟然能将他藏到现在。”

    君无欢道:“这也要多亏了陵川县马当初的鼎力相助啊。”

    百里轻鸿为人果决,并不多跟君无欢废话,沉声道:“冥狱,拿下拓跋胤。其余人立刻撤兵,驰援隆城!”

    背后的将领都是一愣,一个将领忍不住道:“百里公子,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隆城有重兵驻守,怎么会被他们轻易攻破?”最重要的是,晏翎在这里,谁还有本事轻易攻下隆城?

    百里轻鸿扫了说话的人一眼,冷声道:“领兵的人是谢廷泽。”

    貊族将领又是一愣,谢廷泽是谁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可以说,对如今的貊族人来说,最有名气的天启将领应该就是晏翎和谢廷泽了。至于那些被他们打的跑到南方苟延残喘的将领,就算过往的功绩再怎么吹得天花乱坠都是手下败将不值一提。比起晏翎驻守沧云城多年实力雄厚,独自困守孤城近十年的谢廷泽更让人佩服。虽然谢廷泽最后城破被俘,但大多数貊族将领心中对这个天启老将都是存着几分敬意的。

    但是谢廷泽自从三年前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原本以为他会回南朝,北晋甚至已经派人在南朝做了安排,但是因为安北侯的事情败露,谢廷泽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于是渐渐地许多人便也不再记挂他的事情了。毕竟谢廷泽年纪已经不小了,说不定就已经不在了呢。

    现在突然听到谢廷泽的名字,自然有不少人回不过神来。

    如果是谢廷泽率领十五万大军去攻打包括南军一共只有不到五万驻军的隆城的话,确实有可能……

    “是,百里公子!”貊族将领立刻回过神来,领兵称是。

    原本他们今晚就不是为了沧云城来的,只要拿下拓跋胤和他麾下的兵马就算是成功了。隆城虽然小,位置却十分重要。若是落入了沧云城手中,以后貊族再想要进攻沧云就更是难如登天了。

    百里轻鸿扫了一眼拓跋胤,方才抬眼看向君无欢道:“私人恩怨,还请晏城主袖手旁观。”

    君无欢微微挑眉,私人恩怨?

    “既然是私人恩怨,本座自然不会插手。”片刻后,君无欢淡淡道。

    旁边的桓毓本想说拓跋胤和百里轻鸿能有什么私人恩怨?转念便想起了这两人确实是有一段私人恩怨。可不就是当初拓跋胤强纳了百里轻鸿的未婚妻也就是天启的灵犀公主最侍妾么?最后灵犀公主还死了,这两个人地关系一直就不太对盘。

    “陵川县马和陵川县主鹣鲽情深,竟然还念着故人。若是让县主知道了,不太好吧?”桓毓忍不住很是嘴贱地插了一句。百里轻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挥剑刺向了拓跋胤。

    看着山坡下再一次打起来地两人,桓毓忍不住低声问道:“不是说要救拓跋胤么?”

    君无欢道:“你不是听到了么,私人恩怨。”

    桓毓翻了个白眼,你要是想救人会管他是不是私人恩怨?

    君无欢淡淡吩咐道:“既然是私人恩怨,旁人就不好插手了。你看着别让冥狱的人动手就行了。”

    桓毓眼睛一转,立刻眉开眼笑。百里轻鸿和拓跋胤的实力相当,若是别人不插手这两个人打起来多半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就算最后谁打死了谁也不用心疼,也没什么不好的。

    君无欢也不管他在想什么,说完这些便转身走了,似乎对这两个天下间一流高手的对决毫无兴趣。

    “城主。”明遥上前一步捕不着痕迹的扶了一把君无欢,君无欢摆摆手示意他不必,轻声问道:“派去支援谢老将军的人出发了么?”明遥点点头,有些不解地道:“属下不解,城主为何要告诉百里轻鸿谢老将军在隆城的事情?”

    君无欢道:“隆城重兵驻守,就算谢老将军侥幸拿下了也必然会引来附近貊族兵马的疯狂攻击到时候只会得不偿失。我们的目标不是隆城,隆城西南一带的地方,只要谢老将军在那里站稳,就可与隆城的貊族守军遥遥对峙。有沧云城随时援手,可保万无一失。正是因为我告诉百里轻鸿谢廷泽在隆城,所以他才绝不会去隆城。”

    明遥蹙眉,“城主认为…百里轻鸿对谢老将军还有师徒情谊?”当初可是百里轻鸿亲自俘虏了谢廷泽,之后有带着人千里追捕。他们为了救谢廷泽也花费了不少功夫。

    君无欢淡淡道:“若真的到了战场上,两军对阵自然是你死我活。但现在,百里轻鸿可以自己决定去还是不去,至少这一次…他是不会去的。”

    明遥想了想正在另一边山下与拓跋胤纠缠的百里轻鸿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

    君无欢抬头看着天空轻叹了口气,“不知道阿凌现在怎么样了。”

    “城主尽管放心,我们已经命各处严密监视,只要发现凌姑娘的踪迹立刻就会离上报的。”

    君无欢无声地点了点头,只是眉头依然紧锁着。

    天色微亮的时候,颤抖了不知道多久地两人终于渐渐慢了下来。百里轻鸿和拓跋胤都受了不轻的伤。但是站在不远处的无论是冥狱还是拓跋胤的护卫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沧云城的人来还在山坡上看着。只要他们任何一方有异动,羽箭就会直接从山上射了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动手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一旦沧云城反水甚至有可能直接乱箭将百里轻鸿和拓跋胤一起射死。但是这两人似乎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些,而让双方都各自庆幸的是,沧云城的人似乎也没有这个想法。

    桓毓瞪着眼睛看着山下的两人,心中其实也蠢蠢欲动。他是真的很想直接放箭把这两个人给射成刺猬的,但是一来到底能不能这的射死这两个人还不好说。二来,君无欢现在并不想杀拓跋胤,也更不想杀百里轻鸿。有些头痛地叹了口气,放弃这种好机会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丢掉了几十万两白银一样心痛。

    看到两人终于慢了下来,桓毓的眼睛却渐渐地亮了。

    若是这两个人能同归于尽……

    拓跋胤手中的剑尖撑着地面,一缕鲜血从唇边静静地流淌下来。另一边,百里轻鸿神色依然冷漠,只是他手中的剑已经被砍成了两段,胸口还有一道剑痕。虽然不甚却也有嫣红的血迹从衣服里沁出来。

    天色依然还有些灰蒙蒙的,原本燃着的火把也早已经熄灭了。令人在淡淡的晨雾中对视,却谁也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彼此都心知肚明,拓跋胤杀不了百里轻鸿,百里轻鸿也杀不了拓跋胤。若是一定要动手的话,下一次只怕就真的如桓毓所愿的两人同归于尽了。但是百里轻鸿显然并不想死,拓跋胤也不想。

    桓毓有些失望,还有些无聊,“我说两位,你们到底要不要动手?”

    拓跋胤侧首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桓毓公子不觉得自己太无聊了么?劳烦转告贵城主,无论他打的什么主意,都不会得逞的。”

    桓毓笑眯眯地道:“四皇子若是不想让我们城主得逞,就干脆举剑自刎啊。”反正只要你活着,我们的谋算总是能得逞几分的。拓跋胤无言,他素来不善言辞,更没怎么跟桓毓这种巧言善辩的人打过交道,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就不说了。

    桓毓看看两人,饶有兴致地道:“本公子呢,也是奉命行事。城主的意思是,沧云城的地界上,冥狱众人若敢动手,就别想活着离开。”冥狱众人听了桓毓的话,虽然恼怒不已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沧云城到底有多少高手他们不知道,但是这么多年来沧云城只凭借一城之力与北晋对抗也未见落过下方,就知道起深不可测了。如今他们在人家的地盘上,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

    百里轻鸿道:“晏翎一定要坏我的事?”

    桓毓笑道:“陵川县马,你先搞清楚是谁坏谁的事。当然了,你若还是能继续履行交易,拓跋胤交给你也没什么。”

    百里轻鸿垂眸不语,他当然不可能继续履行什么交易。若是真把几万貊族士兵的命交给了沧云城,他也不用活着回上京了。

    百里轻鸿沉声道:“不能通融?”

    桓毓无奈地抬手道:“你跟城主去商量。”我只是个听命办事的啊。

    百里轻鸿沉默了片刻,沉声道:“好,放沈王走!”

    “百里公子?!”

    “县马!”冥狱众人大惊,齐声叫道。

    百里轻鸿抬头看着桓毓,沉声道:“就按沧云城主所言,不在沧云城境内动手便是。”出了沧云城,他们可就管不着了。

    桓毓满意地笑道:“陵川县马果然是痛快人,来人,撤兵回城!”若是出了沧云城,拓跋胤还是逃不了,那就是他命该如此,也怪不得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