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4、想要什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玄冰寒池是什么东西?寻常人可能不知道,但是跟着拓跋兴业这样的高手学习了两年多的楚凌却是知道的。据拓跋兴业说,玄冰寒池只会出现在常年不化的冰川深处。千万年都不化的坚冰之中却有不被冻结的寒池。就如同那些永远不化的坚冰,与之相对的却是再冷也不会冻结的水池。这便是玄冰寒池。但是如果你认为玄冰寒池里的水不冷的话,那却大错特错了。

    据拓跋兴业说,玄冰寒池的水寒冷彻骨。寻常人若是掉下去不出片刻就能被直接冻死。但是这却是绝顶高手用来淬炼身体的最佳所在。当年拓跋兴业武功初成,就曾经遍寻玄冰寒池想要淬炼自己的体质。最后也只在雪山之巅找到了一个小池,品质其实还远没有达到传说中的玄冰寒池的地步。但即便是如此,拓跋兴业也只在里面坚持了二十多天而已。

    可想而知,将一个才十多岁根本就没什么内力的孩子扔在那种地方的某人,是何等的该被天打雷劈。楚凌觉得,面前这个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老头,分明就是个变态。

    见楚凌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望着自己,老者有些不安,“徒弟…媳妇儿?”

    楚凌揉了揉眉心道:“前辈,这个事情我记住了。”记住了,但是做不做就是另一回事了。楚凌忍不住看了一眼门外,问道:“前辈,君无欢追杀你是因为他…呃,小肚鸡肠,那南宫御月又是为了什么?”

    提起南宫御月,老者更加火冒三丈。

    愤愤不平地道:“老夫不知道啊!”

    楚凌一愣,她还以为肯定是这老头做了什么比把君无欢扔寒池更变态的事情呢。毕竟南宫御月看起来就比君无欢要不正常得多,难不成是误会他了?老者忍不住为自己抹了一把伤心泪,“翎儿就罢了,当初为了练功确实吃了不少苦。身体又不好脾气坏老夫不怪他。但是老夫对南宫御月那个小兔崽子多好啊,他竟然也跟着欺师灭祖!你说,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楚凌心中暗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您不应该反省一下你自己的教育有什么问题吗?

    还没等楚凌回答,一把明晃晃地刀就朝着老者射了过来。老者连忙一闪身躲开了,回过头惊魂未定地看着那定在墙壁上轻轻摇晃地刀怒道:“臭小子你……”

    “对我好?”南宫御月出现在了小屋前,眼神阴恻恻地盯着眼前的老者。

    老者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虚地摸了摸自己满是皱纹的脸,道:“要不是老夫,你能当上北晋国师么?你早就被那些貊族人弄死了好不好?”

    南宫御月冷笑道:“是啊,但是你原本不是打算抓我回去给你试药的么?”老者往楚凌身边挤了挤,道:“老夫跟你无亲无故的,救了你的命还教你武功,你替我做点事怎么了?”南宫御月素来有些面瘫的俊脸竟然扭曲了起来,似乎终于觉得忍无可忍了,一掌朝着老者拍了过来。

    老者连忙往后一番,灵巧地让过了南宫御月这一掌。

    “混账小子!不孝徒弟!欺师灭祖!”南宫御月一言不发,疯狂的朝着老者攻去。只是这老者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不靠谱,实力却是相当的靠谱的,否则君无欢也不敢让他去硬抗拓跋兴业。南宫御月此时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就更不是他的的对手了。

    楚凌坐在一边却看到南宫御月眼底闪烁着猩红地光芒,心中一沉,连忙叫道:“前辈,别打了!他要发病了!”

    老者显然也知道南宫御月的病情,当下便如幻影一般出现在了南宫御月身后。南宫御月一旦失去理智虽然武功威力有所增加但是洞察力反应力却会大减。竟然全然没有察觉被老者从后面撬晕了过去。楚凌站起身来走到南宫御月旁边看了看,方才抬头看向明显一脸心虚的老者。

    老者连忙缩了缩脖子,摆手道:“不管我的事!”

    “……”难道是我把他气得失去理智的?

    “现在怎么办?”楚凌问道。老者迟疑了一下,道:“放着等他自己醒过来吧?”

    楚凌想起之前在信州南宫御月醒来的模样,觉得不太靠谱。而且,这才多久南宫御月竟然又失控了。也不知道是他的病情太过严重还是这老头子对他来说刺激太大了。老者大约也知道自己理亏,小声道:“我去抓药,我记得药方。”

    楚凌点点头,“有劳。”

    南宫御月并没有喝老者抓回来的药,因为他在楚凌去厨房的时候醒过来自己走了。楚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轻叹了口气,回头将老者拿回来的药收拾起来放好。看着蹲在院子里的一角有些可怜巴巴的老者,楚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变态,才能对两个才十来岁地孩子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但是面对着这老头的时候你又感觉不到他有什么恶意。并不是那种心机深沉的伪善,而是他真的对你没有恶意,甚至他虽然将南宫御月和君无欢骂了一遍又一遍,但是楚凌依然没有感觉到他对他们有什么恶意。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恶意的人,做出来的事情只怕就是很多心肠歹毒的恶人也未必能做得出来。

    因为北晋皇的突然遇刺,整个上京皇城的气氛都变得格外凝重起来。北晋皇的遗体依然还停在宫中,一应丧事祭典都还没有任何章程。因为在这之前,必须要先选出一个新的北晋皇来,在由新皇来主持先帝的祭典。

    但是这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北晋皇没有太子,身前也没有指定中意地继承人。而拓跋梁虽然是如今的皇亲中势力最大的,但是毕竟还没有到众望所归的地步。毕竟北晋皇那么多儿子,就算这些儿子中有本事有声望的不多,但他们身后的家族却都不容小觑。貊族人入关之后,自然也学到了中原人为了权力富贵不顾一切的毛病。若是能将某位皇子扶持上位,从龙之功在手何愁家族不能百代繁荣?怀着这些心思的人显然是不知道中原人还有一句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王爷。”明王府大堂里满堂济济,只是此时拓跋梁的神色却并不太好。

    看了一眼走进来的黑衣人,拓跋梁冷声道:“拓跋兴业不肯来?”

    黑衣人连忙低下了头道:“启禀王爷,大将军府的人说…大将军前日受了重伤,不见任何人。”

    拓跋梁冷笑一声,“受了重伤?”前几日确实有突如其来的高手拦截了想要协助坚昆追捕刺客的拓跋兴业。但是对方根本没有伤人之心,只是为了拦截拓跋兴业。之后便自己先撤退了,拓跋兴业哪怕受伤也绝不会受什么重伤。

    拓跋梁座下一个将领站起身来,道:“王爷,这大将军未免太不识抬举了!”拓跋兴业是厉害,但是身为武将谁都想要追求军功彪炳,万人崇敬。拓跋兴业是他们这些武将仰望崇敬的对象的同时也是他们的目标和拦路石。只有拓跋兴业下去了,他们才有机会成为新的貊族战神。如今明眼人都知道,明王是铁板钉钉地未来北晋皇。王爷派人去请拓跋兴业,他竟然还拿乔。自然让这些一直追随拓跋梁的人觉得拓跋兴业不识抬举。

    拓跋梁抬手,淡淡笑道:“大将军是绝世高手,高风亮节,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平心而论,拓跋梁现在并不想要杀了拓跋兴业。他有自己的野心,而拓跋兴业的能力能够助他更快地实现自己的野心。但前提是,他能够收服拓跋兴业。不是要拓跋兴业忠于北晋,忠于貊族,而是要拓跋兴业忠于他——拓跋梁。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放心地重用拓跋兴业。

    可惜,目前看来是不太好办了。

    “王爷真是胸怀宽广。”立刻有人奉承道。想起自己即将实现的梦想,拓跋梁很快就忘记了拓跋兴业带给他地不快,放声大笑道:“本王若能成事,在座的诸位都是功臣!”

    “王爷,焉陀邑,田衡还有几家家主也都没有了。”旁边有人提醒道。

    拓跋梁轻哼一声,道:“焉陀家?还有田家那个老不死的…”拓跋梁对焉陀家简直是烦不胜烦。如果让他选择现在可以立刻灭掉哪一个势力的话,那第一选择绝对是焉陀家。并非因为焉陀家有什么野心让他忌惮。而是现在的焉陀家就是南宫御月手里的一颗棋子,偏偏这颗棋子体量惊人让拓跋梁也不得不再三忍耐。而南宫御月这人做事一向是百无禁忌,即便是被他气得半死,下一次他指使焉陀家上门来的时候他依然只能咬着牙捏着鼻子认了。

    想起对南宫御月言听计从的焉陀邑,拓跋梁就恨不得捏死他。堂堂一个大家家主,对南宫御月那个疯子言听计从简直是荒谬无能。至于田家,拓跋梁并不担心。田衡那老不死的是个老狐狸,他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他对田家最好的选择。现在不来,说到底不过是拿乔罢了。

    拓跋梁心中虽然恨不得撕了南宫御月,面上却淡然若定,“不必理会,回头本王亲自去拜会太后。”

    众人立刻放下心来,太后一向不管事,但是手中捏着的实力却让人不得不慎重。不过太后并非北晋皇的母亲,反倒算得上是明王的嫡母,明王继位对太后来说只有好处。若是能得到太后的支持,焉陀家自然也就不足为虑了。

    太后宫中,南宫御月正懒洋洋地靠在桌边自己跟自己下棋。不远处太后和焉陀邑相对而坐正在说话,南宫御月显然对他们谈论的内容毫无兴趣,双眸盯着桌面上地棋盘,脸色却有些苍白。旁边,太后停了下来看着南宫御月这副模样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弥月,你也过来听听你大哥说什么。”

    南宫御月抬眼看了两人一眼道:“有什么好听的?大哥,拓跋梁现在只会想要拉拢你,你着急什么?”

    焉陀邑无语地看了弟弟一眼,“他现在是想要拉拢我,万一等他坐稳了皇位,只怕第一个就是想要灭了焉陀家。”

    南宫御月微微挑眉道:“碰巧最近拓跋梁两个嫡子都没了,你把你女儿嫁给他,等你当了拓跋梁的老丈人,他就不好意思灭了你了。”

    “……”焉陀邑忍不住磨牙,“你侄女才十五岁!”拓跋梁都特么快五十岁了!这是亲叔叔该说的话?

    南宫御月不以为意,“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是那老东西没死,别说十五岁,就算五……”

    “胡扯!”焉陀邑沉声道:“越说越不像话了!”南宫御月撇了撇嘴,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大哥,懒懒道:“拓跋梁野心勃勃,我若是他一旦坐上了皇位,第一件事便是先清除内患。”

    “清除内患?”焉陀邑皱眉道。

    南宫御月道:“与南朝停战修好,清楚朝中先帝的势力以及不肯服他的人。等到他真正掌握了大权,再图南侵。”

    焉陀邑皱眉道:“南朝会给他这个机会?”若是北晋内乱,南朝怕不是立刻就会趁机攻过来,收复北地。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大哥,你太看得起南朝的皇帝了。若是北晋主动示好,他们只会感恩戴德的答应下来。从此守着那半壁江山享受所谓的太平盛世。收复故土…呵,等什么时候君傲再生了再说吧。”太后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道:“弥月说得也不无道理。天启人重文轻武,未必有那个底气北侵。”

    “弥月,你又……”坑我!

    南宫御月不以为然,“大哥,别装得那么无辜,你要是没这个心思,会听我的?”

    焉陀邑叹了口气,道:“你坚持不肯支持十皇子,焉陀家就算什么都不做早晚也会被拓跋梁清算的。”焉陀家号称貊族第一大家,实在是太过惹眼了。任何一个有野心的皇帝都忍受不了。从前北晋皇没有动手,只是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已。如今拓跋梁的行事风格显然跟北晋皇截然不同。相比起拓跋梁,焉陀邑觉得其实还是先皇更好相处一些。所以,焉陀邑说南宫御月坑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太后看了看南宫御月,微微皱眉道:“弥月,朝堂上如何争权夺利都是寻常事。但是不可因为误了我貊族的大业,你可明白?你支持明王上位,当真是想清楚了?我不希望过一段时间,又要再换一个皇帝。你应当知道,若非先帝身体实在是欠佳,膝下的皇子又实在不堪大任,我绝不会支持你的做法的。”

    南宫御月不以为意,淡淡道:“太后放心便是,害了北晋对我有什么好处?先帝毕竟跟太后们什么关系,与焉陀家也不亲近,换了他对咱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以后太后便是名正言顺的太后了,有什么不好?”

    太后看了看南宫御月,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也罢,明天明王就该来了,我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了。”

    南宫御月淡淡一笑,“多谢太后。”这世上谁能没有私心?即便是太后,也要为她身后的家族考虑的。北晋皇一心想要削弱先王和太后对北晋的影响力,太后心里真的舒服么?而比北晋皇更加野心勃勃一心想要集权的拓跋梁,又真的会让貊族权贵心甘情愿的忍受下去吗?

    至于…他要什么?南宫御月眼神悠远。

    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楚凌独自一人在小屋里待了三天,两天前那老头也走了。只有楚凌一人因为伤势不便被迫留在了这荒山野岭的小屋子里继续养伤。看着空荡荡的简陋小屋,血狐姑娘顿时感觉自己被全世界冷遇了。她好歹也是刺杀了北晋皇的人,这待遇是不是有点太惨了?

    休息了三天之后,楚凌觉得自己的伤好得差不对了,便也准备出去打探一下外面的情形然后启程回信州。出来一趟把段云给弄丢了,她还要想想回去怎么跟大哥他们交代呢。

    正在收拾东西,楚凌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

    透过半开的窗户外出去,小屋外面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楚凌现在绝对不想看到的人。

    来人穿着一身宫中侍卫的服饰,但是衣服上却已经血迹斑斑甚至有多处破烂不堪。脸上也染着没有洗去的血污,编成了两个辫子的头发已经十分凌乱,看起来就像是路边落魄无人理会的乞丐。

    但是他的眼睛却比刀锋还要锋利,比烈火还要炙热。他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楚凌,眼底酝酿着骇人的杀气。

    楚凌眼珠飞快地转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是谁?”

    那人却并不说话,嚯地一声短刀出鞘直指楚凌。楚凌唇边露出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慢慢从小屋里走了出来,“这位…先生,咱们素未平生,你这样一见面就拔刀是不是不太好?”她说的是貊族话,语速很慢,目光却定定地盯着来人指向自己的刀锋。

    半晌,才听到他冷声道:“你不必狡辩,我知道你是谁。刺杀陛下的刺客。”楚凌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胸口,胸口处是一大片已经干涸的血迹。还有一个破了的小洞,显然那个地方曾经被什么东西刺穿过。而眼前这位,甚至就连衣服都没有换过,仔细算算距离她刺杀北晋皇已经过去了七八天了。楚凌甚至怀疑,这人不仅没有换衣服,就连伤口都没有处理。

    楚凌隐藏在袖底的手紧紧握住了流月刀,坚昆手中的刀同样不是凡品,再加上对方实力强于她。她若是用寻常兵器,那是自寻死路。

    “哦?你真的知道我是谁么?”楚凌笑道:“我不是刺客,这位先生只怕是误会了。”

    坚昆冷笑一声,直接挥刀扫了过来。

    楚凌连忙侧身避过,再也顾不得许多袖中流月刀倏地刺出,直逼坚昆的胸口。坚昆被流月刀的光芒闪了一下眼睛,微微眯眼厉声道:“流月刀?!你是……”

    楚凌连续五六刀飞快地劈出,一边道:“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坚昆手下却半点也不见容情,“你是武安郡主,跟你是刺客并没有什么冲突。”楚凌顿时了然,坚昆未必有她是刺客的证据,但是他就是认定了她是刺客,讲道理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高手的直觉有时候真的是很要命的事情。

    既然讲道理没有用,那就只能拼命了。

    若是寻常时候,楚凌绝不是坚昆的对手。而现在楚凌的伤虽然好得差不多了,但毕竟没能恢复到全盛时期。但是同样的,坚昆的情况也不比她好多少。大约是北晋皇在他面前遇刺的事情给了坚昆太大的刺激,他竟然完全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伤,整个人看起来也十分狼狈不知道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实力不足平常的七成。

    楚凌觉得,自己或许有机会从他手里逃生。

    转眼间,两人已经过了几十招了。谁也没有手下留情,招招都是杀招。跟坚昆比起来,楚凌或许更擅长杀人一些。两个各自都添了不少的伤痕。坚昆双眸赤红,冷声道:“拓跋兴业的弟子,果然不凡。”

    楚凌轻咳了一声,苦笑道:“比不上大统领。”

    大统领三个字让坚昆的脸又抽搐了一下,攻向楚凌的招式越发凌厉起来。楚凌一边与坚昆教授,一边引着坚昆往小屋后的树林而去。坚昆也不知有没有看出来她的意图,竟然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树林中有之前南宫御月布置的机关和陷阱,坚昆一踩进去,四周立刻就有暗器射了过来。坚昆伸手接住了一个射向自己的暗器,脸色微变神色越发的可怖。那暗器与他先前接拓跋赞的时候所中的一般无二!

    一把扔开暗器,坚昆再一次朝着楚凌追了过去。楚凌飞快地砍断了林中缠绕着的绳索,一阵嗖嗖声在她背后响起,楚凌却顾不得往回看,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树林深处,不过片刻便消失在了山林中。

    “你跑不掉的!不杀了你老夫誓不为人!”山林里响起了坚昆洪亮凄厉的声音。正在狂奔地楚凌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半刻也不敢停留地在山林中穿梭着。

    说好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连刺杀北晋皇本姑娘都顺利脱身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孤身一人被坚昆这样的高手追杀?最重要的是,坚昆看起来就是一副不惜一切代价要跟她同归于尽的模样。这简直比面对她师父那样的天下第一高手还惨啊。

    君无欢,你这次欠本姑娘欠大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新年快乐!这几天回家过年家里事情比较多更新时间不稳定,感谢亲爱的们的支持。从今天开始正式恢复更新,每天下午五点哟~希望亲爱的们新年里能继续支持凤轻,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