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3、怎么没打死你?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将两个碍事地支了出去,楚凌才终于有时间跟云行月了解一下目前的情况。

    她们现在暂时落脚的地方是距离上京皇城并不太远的一处山林中,勉强也算是凌霄商行下面的一个落脚处。这样的地方凌霄商行麾下有很多,有的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动用,但是一旦有需要的时候却可以救命。

    楚凌已经昏睡了三日了,那日南宫御月带着重伤的楚凌险些就被坚昆给追上了。幸好云行月等人赶来,这才从坚昆手下顺利脱身。之后才遇到了方才那个老者,那老者确实是君无欢和南宫御月那据说该被千刀万剐的师父,而且这个师父还是云行月亲爹的师兄,他要叫一声师伯。这人平常为了躲避两个徒弟的追杀一向是行踪不定的,这次也不知道君无欢是怎么找到他的,还让他特意赶来帮他们拦住了拓跋兴业。若非如此,一个坚昆再加上一个拓跋兴业,楚凌和南宫御月就算是真的长了翅膀只怕也难以逃出生天。

    “南宫国师在这里,没事么?”楚凌问道。

    如今上京皇城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南宫御月身为国师天天在外面肯定会引人怀疑的。

    云行月倒是坦然,“你放心,现在拓跋梁为了跟北晋皇的儿子们挣皇位,已经是狗咬狗一嘴毛了。没人想在这个时候得罪南宫御月那个疯子。”

    楚凌点了点头,“我已经没事了,云公子也可以回沧云城了。对了,段云去哪儿了?”

    云行月看了楚凌一眼,掏出一封信递给了楚凌,“这是段云给你的。”

    楚凌微微蹙眉,心中不由一沉,“段云走了?”

    云行月点了点头道:“他坚持要走,我拦不住。不过我让人暗中跟着他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让人将他带回来,现在他应该还走得不远。”楚凌打开信一目十行的扫过,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更加严肃了几分。云行月看着她,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了?他说了什么?”

    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没什么,他既然下定了决心就由他去吧。只是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段云信中说不成功他绝不会回来,希望楚凌不要拦他。即便是没有见到本人,楚凌也能从那沉重的笔迹看出写信人当时的坚定和决心。

    云行月点点头道:“段公子一个读书人,还肯千里迢迢跑到关外那种地方去,也是勇气可嘉了。吉人自有天相,凌姑娘倒也不必太过担心。”楚凌轻叹了口气我,问道:“段云是怎么知道我就是曲笙的?”仔细想了想,她好像也没有在段云面前露出过什么破绽才是。大哥二姐他们就更不会提起这件事了。

    云行月耸耸肩道:“你也不想想,这天底下哪儿来的这么厉害的姑娘,一个武安郡主,一个你,偏偏你那两年还就是在上京又都跟君无欢认识。对了,有可能是南宫御月那口无遮拦的家伙……”南宫御月那家伙整天笙笙长笙笙短地,一看就是想要撬君无欢的墙角。回去一定要告诉君无欢,让君无欢赶紧打死他。

    楚凌轻叹了口气,“段云的事情,只怕还需要沧云城和凌霄商行鼎力相助。”

    云行月一挥手道:“这种事你自己去找君无欢商量,本公子就是个大夫管不着这些。”

    楚凌也不在意,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云行月看了看她,有些担心地皱起了眉头道:“我本该等你上伤好一些了一起启程,但是我实在有些担心君无欢那边,所以等一下就要启程了。凌姑娘你……”楚凌笑道:“不用管我,我的伤只怕还要养几天,跟你一起走只会拖累你的行程。你赶紧回去看看君无欢吧,我受伤的事情就别说了。”

    云行月心中暗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不敢告诉君无欢你替南宫御月那货挨了一箭啊。”

    “北晋皇驾崩,北晋国丧期间各地兵马都不会轻易动弹。信州也可以趁机休整一番,凌姑娘不妨趁着这个功夫去沧云城走一走。”云行月道。

    楚凌含笑点头,“不会的。”

    云行月说要走,当真也不耽误当天就告辞出发了。虽然说送药的人他绝对放心,但是君无欢服用了玉蕤膏之后到底效果怎么样却不好说。上京这边,楚凌虽然受了上,但是有南宫御月和师伯在,就算真的遇上了拓跋兴业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倒也不用他太过担心。

    云行月走了,最高兴的自然就是南宫御月。南宫国师深深觉得没有一巴掌拍死云行月的自己真实善良又有涵养。但是面对这么一个不能随便拍死的虫子总是十分不舒服的,如今云行月自己识趣走了让南宫御月十分满意。

    “国师,你不用回城去么?”楚凌坐在小屋外面晒太阳,一边问有些慵懒地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南宫御月。南宫御月不以为然地道:“回去?做什么?”

    楚凌一噎,道:“北晋皇刚刚驾崩,京城应该有什么多事情吧?”

    南宫御月坐起身来,道:“我就是个国师而已,除了主持祭奠别的时候用不着我。拓跋梁和那些人只怕现在也不想看到本座,我不出现他们高兴还来不及了呢。”

    国师、而已!

    天启是没有国师这个职位的,祭典一般由吏部,钦天监和太常寺各负责一部分。而貊族的国师这个职位其实在入关之前就是貊族的大祭司。对信奉神明的貊族人来说,大祭司的身份十分超然且掌握实权。如今貊族入主中原不久还没来得及削弱祭司的权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南宫御月身为国师坐镇白塔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几乎可以与明王的冥狱相抗衡的守卫。虽然,楚凌并不是很明白,貊族人是怎么觉得南宫御月这货适合当大祭司的。但是国师的位置在貊族举足轻重这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南宫御月最后一句话倒是没错。谁也不会喜欢一个总是搅混水的家伙到处蹦跶的。

    楚凌打量着南宫御月,道:“北晋皇膝下的皇子,没有能够与拓跋梁抗衡的,除非国师现在改变主意另外扶持一个皇子。不过比起另外扶持一个皇子和拓跋梁抗衡。我看国师似乎更想要直接跟拓跋梁争锋吧?”

    南宫御月回头打量着楚凌,道:“先前我倒是没有发现,笙笙竟然这般聪慧。”

    楚凌挑眉,“难不成国师一直觉得我蠢笨愚昧?”南宫御月道:“笙笙当初在上京的时候,还是藏拙了吧?只有君无欢才知道你的真面目,所以,你才对他那么好的么?”楚凌一听他扯到君无欢身上,就觉得不好。立刻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虽然国师谬赞,但是很多问题我还是想不明白。比如说…国师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些年,国师也同样隐藏了白塔的实力吧?如果拓跋梁顺利上位,国师又想要做什么呢?”

    南宫御月有些不悦地轻哼了一声,却没有再纠缠君无欢的问道。挑眉道:“笙笙猜猜看。”

    楚凌摇头,“我猜不出来。”蛇精病的想法哪儿那么容易猜啊。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问道:“笙笙觉得,如果北晋皇不死,死得是拓跋梁会怎么样?”

    楚凌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大约…皇位会顺利传给哪位皇子吧?”

    南宫御月点头,“没错,就算北晋皇和拓跋梁一起死了,北晋也不会一下子就灭亡。而是会从一大堆的虫子中从新杀出来一个最厉害的王者。其实很多人…未必就真的那么平庸,只是要看有没有机会给他施展而已。”

    楚凌挑眉,“例如?”

    南宫御月微微勾唇,“你可知道为什么断腿的是拓跋罗,而不是别的皇子?”

    楚凌道:“不是因为他是北晋皇的嫡长子么?”

    南宫御月微微摇头道:“因为…拓跋梁知道,拓跋罗一直都在藏拙。如果给他机会和足够的势力的话,他会比北晋皇还难缠。如果让他顺利登上皇位,又有拓跋胤和拓跋兴业辅佐,还有拓跋梁什么事儿?笙笙想不想知道,这个消息是谁告诉拓跋梁的?”

    楚凌思索了片刻,“不是国师就是君无欢吧?”

    南宫御月道:“笙笙果然很聪明,是君无欢。君无欢这个人最喜欢在背后算计别人了,笙笙,你可要小心一点呀,要是一不小心让他算计了。本座就算是想要救你也是鞭长莫及啊。”楚凌有些哭笑不得,轻叹了口气道:“多谢国师关心,我会小心的。北晋皇和拓跋罗被废了,但是拓跋梁也不是省油的灯吧?”

    南宫御月道:“笙笙,你要知道现在就算北晋群龙无首一片混乱,天启也不是北晋的对手,沧云城当然也不是。对貊族人来说,皇帝其实没那么重要,当年貊族尚未入关前,最混乱的时候甚至有过一年换三个王还依然保持连续打胜仗的记录。虽然入主中原之后,那个皇位好像变得越来越重要了,不过也还远没有到天启那种所有人都要受皇位变动影响的地步。这些年,貊族大军虽然比起十年前有所退步,但是根基还在。无论皇位上那个人换成了谁,短时间内所有的兵马势力都不会有什么变动。一旦打起来,甚至会因为外部地矛盾让貊族人之间的内乱加速被解决掉。”

    楚凌托着下巴道:“我还是不明白,国师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想要貊族灭亡?”南宫御月自己就是貊族人,若真是有这种想法这是要有多大仇多大怨?

    南宫御月看着他,突然对她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不,我没有想过要貊族灭亡。我只是想…所有姓拓跋的人,都得死!”

    “……”

    楚凌靠在椅子里微微蹙眉思索着南宫御月的话,就连南宫御月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有发现。直到有人偷偷摸摸地靠近她,方才回过神来就看到站在自己不远处还保持着一个古怪姿势看起来有些尴尬地老者。

    “前辈。”楚凌淡淡笑道。

    老者立刻蹿到了楚凌跟前,笑得十分殷勤让楚凌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道:“前辈,你有什么指教还请直说。”

    老者眨了眨眼睛,“徒弟媳妇儿,你真的是翎儿的媳妇儿?”

    楚凌迟疑了一下道:“还不是。”

    老者也不在意,那就是早晚会是了。

    老者脸上不由露出看到救星的神色,“徒弟媳妇儿,你一定要帮帮为师啊。”

    楚凌忍不住想要扶额,“前辈,有话你慢慢说。”还能不能有点高人风范了?楚凌心中忍不住再一次想念起自己的师父来了。看看拓跋大将军,多么的威武霸气,多么的深藏不露。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的风范啊。再看看这个据说是君无欢和南宫御月师父的老…前辈,说起来君无欢和南宫御月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孽才落到这位手里。

    老者看看楚凌,不由悲从中来,“徒弟媳妇儿,你不知道啊。老夫命苦啊,竟然收了两个不孝徒弟!不好好孝顺我这个师父就不算,竟然还敢大逆不道,到处派人找为师的麻烦。老夫当初眼瞎啊,竟然将这两个混账东西捡了回去…老夫每每想起自己将来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有,就心痛欲绝。呜呜…说不定哪天就被那两个孽障给害死了,落得个死不瞑目啊。”

    “……”连收了两个徒弟都要追杀你,你老人家就不考虑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么?

    楚凌轻咳了一声道;“前辈,我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老者连忙道:“怎么会?你肯定能帮上大忙的。”

    “您说说看?”楚凌道。

    老者赔笑道:“这个,你不是翎儿的媳妇么?你替我劝劝他呗,年纪轻轻的火气别那么大,小肚鸡肠很容易短命的。若是将来让我这个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就不好了。”楚凌道:“这个…我觉得君无欢脾气还不错,火气也不大啊。”

    老者苦着脸道:“这是你不知道啊,他脾气哪儿好了?老夫当初不过就是不小心弄错了一点小事,他翻脸就不认人,派人追杀了我五年啊!老夫可是他师父,老夫救了他的命,不孝徒弟!”

    楚凌好奇,“我能问问,您做了什么吗?”

    老者道:“他不是要练功吗,但是他的身体不好体质也不合适啊。不过根骨倒确实不错,比君傲那小子年轻时候还强一些。”

    “所以?”

    老者理所当然道:“所以,我费劲了心思帮他改变体质啊,虽然没完全成功至少也成功了一半吧?”

    楚凌谨慎地道:“我能问问,您是怎么做到的么?”改变体质,那是能轻易做到的吗?

    老者得意非凡的道:“我把他扔进玄冰寒池泡了一个月。”

    “……”君无欢怎么就没打死你呢?



------题外话------

    咳咳~终于从乡下回来鸟,亲爱的们过年快乐吗?最近在老家更新一直很不稳定,是在抱歉。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每天下午5:00~(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