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0、阴魂不散!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飞快地穿梭在一个个空旷的宫苑之中,早在动手之前她就已经仔细观察过所有撤退的路线。从哪个方向离开路线最短,守卫最少最安全都在她脑海中犹如被刀刻画过的一般清晰深刻。

    但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虽然竭力避开,但是坚昆那一掌还是无可避免地打在了她的左肩上。虽然避开了要害,整个左臂却都已经痛到麻木了。此时更是动弹不得,简直比伤在了别处还要麻烦。快步拐过了一个转角,楚凌强咽下了涌到喉头的血腥味。

    坚昆含怒出手的一掌果真是不简单,不仅伤了她的左臂同样也让她受了不小的内伤。她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为何南宫御月和君无欢都这般忌惮坚昆了。若是面对面的交手,她连半分的胜算都没有。

    她竟然在这样的人手底下杀了北晋皇?楚凌唇边露出一丝无奈地苦笑。

    突然她目光一冷,原本按着左肩的右手垂下,指尖银光微闪一支轻薄小巧的刀片出现在了她指尖。这不是楚凌惯用的匕首,更不是流月刀。只是一片小小的还不到手指长不到两指宽的刀片。而北晋皇,正是死在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刀片之下的。

    貊族人虽然好战尚武,无论男女都可以随身携带武器,但是这却不包括宫中的嫔妃和侍女。任何人想要带着武器接近北晋皇都是不太现实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北晋皇并非楚凌原本的计划,但是从北晋皇走进了右皇后寝殿她就发现,这个看似最危险的计划恰恰才是最有可能成功的。别的法子,很可能她还没来得及靠近北晋皇就已经被人给拦下了。只要南宫御月配合的好,成功的可能性是很高的。南宫御月的危险性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他还参加过之前明王发动的宫变。在明王和南宫御月同时在场的情况下,坚昆有很大的可能会将注意力放到这两个人身上。

    事实上,她也却是成功了。只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即便是在脑海中模拟了数十次,即便是行动的过程顺利的不可思议,南宫御月也配合的恰到好处,她依然没有躲过坚昆打出的这凌厉无匹的一击。

    一阵脚步声从转弯处传来,楚凌微微垂眸平静的等待着。

    下一刻,她身形一闪人已经出现在了快步而来的侍卫跟前。两个侍卫都是一愣,按住腰间的佩刀正要高声喊叫。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凉两人齐齐倒了下去。楚凌淡然一笑,附身捡起了其中一个人的腰刀,并肩手中染血的刀片差劲了旁边地面上的泥土之中。轻轻一按,前两日刚刚下过一场春雨,泥土湿润让刀片顺利的陷入了进去消失不见了。

    楚凌站起身来,快步朝着另一边走去。

    楚凌在靠近宫门外的地方停住了脚步,重伤倒地时拖累了她的速度,宫门口已经被侍卫重重封锁了。也就是说,她现在被封锁在了皇宫中。而如果她不尽快离开的话,早晚会被人找到的。自己下的手楚凌自己心里明白,北晋皇必死无疑,这种情况下貊族人只怕就是将皇宫反过来也要将人给搜出来的。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守卫,楚凌轻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拓跋赞闻讯赶到又皇宫宫中的时候,整个宫殿都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了。拓跋赞这段时间很受宠,北晋皇身边的人都认识他,倒也没有为难。拓跋赞神色有些阴沉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其实不用问,拓跋赞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这边的动静他就立刻朝着这边来了,但是走到半路上就听到了皇宫中的丧钟敲响。此时大概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北晋皇驾崩了。

    拓跋赞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他的父皇,那个带领貊族入主中原的一代雄主,竟然就这么……死了?

    “十七殿下……”侍卫来没来得及说完,拓跋赞已经一把推开他朝着里面跑去了。坚昆已经不在了,北晋皇的尸体却依然还放在地上明王和南宫御月站在一边都没有说话。三皇子和九皇子神色呆滞地望着地上的尸体,显然也还没有回过神来。

    于是,因为没有人出身,北晋皇帝陛下尊贵的遗体就只能这样毫无体面的躺在冰冷的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拓跋赞高声道,因为震惊声音显得有几分尖锐。

    拓跋梁看向拓跋赞,眼底却并没有什么变化。面上倒是一派沉痛之色道:“十七殿下,陛下…驾崩了。”

    “怎么会?!”拓跋赞奔了过去跪倒在北晋皇的跟前,虽然这个父皇从来没有关心过他,虽然这些日子的看重他心知肚明必然不会是因为单纯的疼爱,此时突然看到他的尸体躺在自己跟前,拓跋赞心中依然忍不住升起了无法抑制的悲伤。

    明王垂眸束手站在一边道:“陛下遇刺,刺客尚且逍遥法外,还请十七殿下节哀。”

    拓跋赞猛然回头,目光通红的瞪着拓跋梁。

    拓跋梁自然不会将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放在眼里,神色自若的低头与他对视,目光不偏不倚半点也看不出来心虚和不自在。站在一边的南宫御月懒懒地看了一眼两人,淡淡道:“明王殿下,十七皇子,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让人为陛下收殓遗体吧?两位这是想要做什么。”

    拓跋赞轻哼一声,瞪着拓跋梁咬牙道:“杀害父皇的凶手本皇子自然会抓住,一个都不会漏掉!”

    拓跋梁不为所动,道:“十七皇子孝心可嘉,陛下在天之灵想必也会十分感动的。”

    与拓跋梁这样的交锋,拓跋赞这样的少年自然占不到什么便宜。所幸很快有更多的人闻讯而来了,原本还算安静的右皇后宫殿也变得热闹起来同样也变得肃杀起来。皇室朝堂各路人马言语争锋,每个人都仿佛带上了一副悲痛欲绝的面具,却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的利益争执不休,真正因为北晋皇的死而悲伤的人又有多少?

    拓跋赞沉默地站在拓跋罗身边,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楚凌有些郁闷地将自己挂在马车底下。因为一只手不能使力,这让她的这个动作做起来格外的辛苦和困难。上面传来浓郁诡异的味道更是让她恨不得自己从此不用呼吸。这里是皇宫中最靠近御膳房的一个院子,每一天的固定时候,御膳房里的人都会将一天中御膳房所有厨余送出宫去处理掉。保证第二天整个御膳房依然是干干净净的继续为宫中的贵人们服务。

    刚刚一群侍卫冲进来,将整个御膳房都翻了一遍又急匆匆的离开了,让楚凌暗暗松了口气。

    一个内侍走了过来,仔细检查了一下马车。便转身准备要出发了,却不想刚转过身就看到眼前一个影子闪过,还没等他仔细看,眼前一黑就已经晕了过去。楚凌一把扶住被打晕了的内侍,将他拖进了一个没人的房间。这个院子本来就是靠这御膳房专门用来防止厨余的,平时根本不会有外人进来。楚凌倒也不用担心很快就被人给发现了。片刻后,楚凌穿着一身内侍的服饰从小门里走了出来。

    “小陈子,时间到了还不走!”外面传来一个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叫道。

    楚凌思索了一下,回忆着方才那内侍应付侍卫的声音道:“来了!”

    爬上了马车,一提缰绳马车飞快地出了院门朝着外面去了。路过院门口的时候,倒是将门口的人吓了一跳。背后传来方才那声音有些不满地道:“你小子今天倒是勤快了,急急忙忙得赶着投胎呢?”

    楚凌只当没听见,低下头赶着马车往宫门口而去。这小院离最近的宫门确实很近,出了门拐个弯儿就到了。御膳房这种地方贵人们平时自然是绝不会来的,守卫也没有别处森严。不过几天却同样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对每一个过往地人虎视眈眈着,仿佛稍有不对两旁的侍卫就会举起兵器砍过来一般。

    楚凌垂眸,小心翼翼地驾着马车往宫门的方向而去。

    “站住!什么人!”宫门口果然有人盘查,一个头领模样的侍卫站在宫门口盯着楚凌道:“什么人?!”

    楚凌连忙取下腰间的腰牌陪笑道:“小的…御书房跑腿的,小陈子。送这些……出宫去,免得污了贵人的眼。”

    她身后的几个桶里浓郁的味道即便是隔着这么远也能闻到,那人对着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上前啪上了马车将马车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甚至打开了盖子检查了里面的东西方才一脸嫌恶的跃下了马车。楚凌做出一副不敢憋屈又不敢得罪的模样,有些手忙脚乱地重新盖好了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小的……能走了么?”

    那守卫打量了她一眼,见眼前的内侍不闪不避带着几分谄媚的笑望着自己,不由一阵厌烦,挥挥手道:“走吧。”

    “是,大人。”楚凌连连谢过,驾着马车再一次往宫门外走去。

    马车慢慢地出了宫门,但是楚凌却丝毫不敢懈怠。因为宫门外面同样站了不少的侍卫和兵马。楚凌只能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驾着马车往原本的小陈子应该去地方向而去。

    终于将马车送到了倾倒厨余的地方,楚凌暗暗松了口气。看看附近没有便准备脱身离开。还没来得及行动,一阵凌厉的嘲讽便向着她的后脑袭来。楚凌立刻侧身闪过,身形敏捷的从马车上一跃而起,三两步掠上了旁边的房顶。

    对面的房顶上站着一个黑衣人,下面的院子里也多了好几个黑衣人。这些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楚凌,而楚凌对他们的衣着打扮也很熟悉。

    “你们冥狱的人,真是到哪儿都阴魂不散啊。”

    房顶上的男子轻哼一声道:“刺杀陛下,罪该万死!阁下最好识相一点老老实实跟咱们走,不然受苦的是你自己。”

    楚凌挑眉道:“笑话,我一个闲人刺杀陛下干什么?你有什么证据?这世上,最想刺杀陛下的人不是你们的主子们?养着这么多见不得人的高手,谁知道是做些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对方冷笑一声道:“你在牙尖嘴利也没用!王爷只吩咐要刺客,可没说要死的还是活的。”

    楚凌脸色一变,道:“我就知道拓跋梁那个老东西不讲信用,早就做了准备了。只要我一死,立刻就会有人将是他指使人刺杀陛下和拓跋大将军的事情传遍整个上京。”黑衣人却并不受她影响,冷声道:“这跟我们没关系,王爷的命令是捉拿刺客!”

    楚凌低咒了一声,一抬手十几道暗器从她袖中射出,然后转身朝着另一边地房顶掠去。但是很快她就停住了脚步,因为就在前方地不远处,同样也站了不少的黑衣人。

    楚凌微微眯眼,冷笑一声道:“看来今天明王是铁了心要拿我顶缸了?可惜…我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既然要玩,不如咱们就玩个更大的。”说罢,楚凌突然抬手,袖间一道暗影夹着尖锐的啸声冲入空中,片刻后在空中绽放出一朵血一般的妖红的花朵。

    黑衣男子一怔,显然没有想到楚凌会这样做。这样无异于自己将附近的兵马都引了过来。只听楚凌笑道:“就拓跋梁那种脑子还想利用本姑娘,省省吧。本姑娘送他一份大礼,算是祝贺他即将大权在握?”

    话音刚落,就见上京皇城中各个方向左右同样的焰火升起。仔细分辨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升起焰火的地方都有些特别。

    “明王府、大皇子…还有左右丞相……”黑衣人心中一沉,看向楚凌的眼神有些冷凝,“你做了什么?”

    楚凌笑道:“都说了,送拓跋梁一份大礼啊。”

    “先抓住她!”黑衣人来不及多想,一指楚凌厉声道。

    楚凌对着他露出一个挑衅地笑容,转身朝着前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