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9、北晋皇死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右皇后宫中

    楚凌正在一处小阁楼上那个拂尘慢慢地拂去房间各处的灰尘。虽然中品的宫女不用如下等宫女一般做一些诸如洗衣扫地一类沉重的工作,但是一些普通的轻便杂活还是要做的。楚凌就被理所当然的分配到了这座小阁楼上负责这里的打扫。每天只要将这小阁楼里的书照看好,灰尘抹干净,在右皇后要看书的时候将她要的书找出来交给右皇后的贴身婢女就可以了。

    这可以算是个相当轻松而且自由的工作。

不过楚凌选中这里的最大的原因却是这小阁楼是整个右皇后宫中最高的地方。站在窗口可以清清楚楚地俯揽整个右皇后宫。

    一边漫不经心地拂着灰尘,楚凌一边看向窗外。楼下的宫苑之中,侍女们正忙碌着洒扫,原本冬日里枯黄地花草也渐渐的冒出了绿叶,枝头上也绽出了花蕾。一派春暖花开的勃勃生机。

    楚凌神色平淡地看着一个穿着高等侍女服饰的女子端着一盅汤走进了右皇后的寝殿,片刻之后,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快请太医,皇后娘娘病了!”

    眼底闪过一丝淡淡地微笑,开始了。

    下面很快就忙碌了起来,原本悠悠然做着各自事情的宫女们也纷纷慌乱起来。躲在一边纷纷议论。不久之后,就有太医被人急匆匆的请进了皇后寝殿,跟在太医后面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两人都是一脸焦急的模样。这是右皇后所生的三皇子和九皇子。

    楚凌在心中轻叹了一声,这个右皇后也不知道运气好还是倒霉。明明是妹妹,却嫁给了北晋皇做皇后,而身为姐姐的明王妃最终却只是一个王妃而已。但如若说她运气好,在北晋大皇后过世之后分明是北晋皇宫身份最高的女人,还给北晋皇生了两个皇子,却又从未得到过北晋皇的宠爱不说,就连娘家对她和她的两个儿子都远不如对明王妃母子几个上心,如今还要被人如此利用。

    想到此处,楚凌默默地为右皇后滴下了两滴鳄鱼泪。

    这个时候,北晋皇应该已经下了早朝,正在御书房和朝臣议事。一般情况下,右皇后突然病重垂危,即便是右皇后已经失宠北晋皇还是必须要过来看看的。除非他已经打算完全跟右皇后背后的部族撕破脸。

    楚凌一边思索着,一边退到了窗户后面,小心地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兵器。

    半个时辰后,楚凌敏锐地发现有人潜入了右皇后宫中。她站在高处,自然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是几个穿着灰色的宫中侍卫服饰的男子。但是看他们的身手,绝不会是普通的侍卫。楚凌看着其中一人掠入了皇后的寝殿,很快又出来离开了。剩下的几个人却已经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各自潜入到了几个隐蔽地角落中。此时整个皇后宫中的人都在了皇后突然病重而惶惶不安,竟然完全没有人注意到这几个人的行踪。

    楚凌暗暗在心中记下了几个人的位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转身下楼去了。

    北晋皇来的很快,龙撵在皇宫宫门外停下,整个皇后宫中的人都连忙俯身跪迎圣驾。楚凌不动声色地跟着人群跪在不起眼地角落里,看着北晋皇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匆匆一眼,北晋皇的脸色和身形就映入了她眼中。北晋皇如今的身体确实是不太好,虽然他是自己走进来的没有让人扶持,但是气息却明显可见的有些混乱沉重。南宫御月和明王也跟在他身边,但是离北晋皇最近的确实坚昆。有这样的高手在,即便是南宫御月想要突然出手偷袭北晋皇也未必能够一击奏效。

    楚凌只看了一眼就飞快地低下了头。绝顶高手地感觉都相当敏锐,即便不是盯着坚昆看但若是看久了也很容易被他察觉。

    楚凌地脑海中一瞬间杀过了五六种可以在一瞬间杀死北晋皇的仿佛,却又很快就全部否定了。她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平静地看着北晋皇带着人走进了皇后的寝殿。

    南宫御月和拓跋梁虽然一个是国师,一个是右皇后的姐夫,但是皇后的寝殿内毕竟还是不方便他们进去的。所以两人走到门口就停下了脚步,只有北晋皇带着坚昆走了进去。

    楚凌从地上站起身来,状似不经意地跟着身边的侍女往一边走去,目光却落在了站在屋檐下的南宫御月身上。

    南宫御月很快就发现了她的视线,他恍若未觉一般朝着楚凌的方向看了一眼微微勾唇一笑。

    “国师。”拓跋梁站在一边低声警告道。

    皇后病重垂危,南宫御月身为国师却无端发笑,让人看到了可不好。

    侧首向着南宫御月笑地方向望去,那里却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淡淡道:“王爷好胆量。”

    拓跋梁道:“国师不也是么?”南宫御月亲自出手刺杀北晋皇,胆子也是不小。他就不怕…才刚想到此处,就对上了南宫御月幽冷的眼眸,拓跋梁心中不由得一冷,还未来得及升起地疯狂年头瞬间熄灭了下去。

    北晋皇并没有在里面久留,出来的时候北晋皇的脸色比方才进去的时候更加难看了几分。太医说右皇后是突然恶疾,只怕是不容易好起来了。这让已经病了很久的北晋皇心中犹如蒙上了一层阴影。看到北晋皇出来,拓跋梁和南宫御月都齐齐躬身行礼,“陛下。”

    拓跋梁道:“陛下,皇后娘娘可还安好?”

    北晋皇有些深陷的眼眸幽幽望了拓跋梁一眼,道:“不太好,明王妃和皇后是姐妹,明王回头让明王妃入宫来看看皇后吧。”这样说,几乎就等于是说右皇后的病治不了了。不过明王自然知道真相是如何的,脸上适时露出了一丝伤感担忧之色,道:“是,陛下。我明日便让王妃入宫侍候皇后。”

    北晋皇轻哼一声,点了点头道:“走吧。”

    “是,陛下。”

    北晋皇刚刚举步要走,斜对面地小楼一角突然闪过一道亮光。站在北晋皇身边的坚昆立刻上前一步,抽过身边一个护卫腰间的刀就射向了小楼一角那光亮的来处。

    “有刺客,保护陛下!”

    同一时间,一股浓烟突然从北晋皇的脚下升起,瞬间笼罩了小半个院子。

    坚昆刚将刀掷出去就察觉不对,立刻回身就去拉北晋皇。他并没有太过惊慌,因为除了他北晋皇四周还有四个高手护卫,即便是拓跋兴业那样的高手,也没有把握在这么一瞬间同时击杀四个护卫。突如其来地浓烟并不会影响高手对方向的判断,坚昆顺利地抓住了一个人的胳膊。但是下一刻他就察觉到了不对,“你不是陛下?!”

    “是本王!”拓跋梁有些气急败坏地道。

    坚昆立刻收回了想要拍出去的手掌,翻身一掌拍向了身后,“哪里走!”

    昏暗中有人闷哼了一声,坚昆立刻又一掌补了上去。只听浓烟之中有衣袂晃动地声音,对方随即与他动起手来。两人转眼间过了几招,对面的人略带怒气地道:“坚昆,你想干什么?!”

    坚昆心中一沉,是南宫御月!不对,方才这附近绝对有另外一个人存在。南宫御月这样的不稳定的高手一向是坚昆防备的重点。所以即便是被浓烟遮蔽了视线,坚昆也没有放弃锁定南宫御月的位置。但是这样一来,却让他对别处的掌控力弱了一些。

    坚昆怒吼一声,掌风猛烈地扫向四周,原本已经渐渐散开的浓雾瞬间被挥散了。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的是,北晋皇已经倒在了地上。就在距离坚昆不到两步远的地上,悄无声息地躺着一摊血迹正静悄悄地从他的脖子上蔓延开来滑落到地上。

    拓跋梁一只手捂着自己刚刚被坚昆抓伤了的胳膊,眼底的狂喜被脸上的震惊神色掩盖的恰到好处。坚昆脸色铁青,他根本无法相信竟然有人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杀死北晋皇并且全身而退。怀疑地目光落到了南宫御月的身上,南宫御月神色默然居高临下地睥睨着眼前的坚昆,冷声道:“大统领该不会想要诬赖本座刺杀了陛下吧?”

    坚昆神色又是一变,从头到尾他的注意力都在南宫御月身上,至少可以肯定南宫御月在最后跟他动手之前是绝对没有移动过位置的。况且…看着北晋皇脖子上那条已经完全绽开的血线,那是被人用极其轻薄地东西划出来的。坚昆一时看不出来是什么兵器造成的,比匕首甚至是薄如蝉翼的软剑还要更加轻薄锋利,但是绝对不会像软剑那样碍事。然而无论是什么兵器,行凶的人都不可能瞬间处理掉兵器,身上必然会沾染有血腥味,南宫御月身上却是干干净净的别说是血腥就连能当做武器的东西都没有。

    坚昆的这些怀疑思量其实也只是在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厉声吩咐道:“立刻封锁整个皇宫,整个后宫所有出入的人全部拿下,若有违抗格杀勿论!那人受了伤,走不远!”他可以肯定,第一掌绝对不是打在了南宫御月的身上,所以…南宫御月依然还是有嫌疑。否则为什么好巧不巧的他突然挡下了自己的攻势?

    南宫御月却并不怕他怀疑,只是冷漠的凝视着坚昆并不言语。

    这时候,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一个宫女的声音凄厉地叫道:“陛下…陛下遇刺了!?”

    声音尖锐而凄厉,一瞬间仿佛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一般,惶恐地叫声此起彼伏,就连原本在右皇后寝殿中的两名皇子也闻讯冲了出来。见到眼前的情景,却让两人吓得瞬间呆在了当场,“父…父皇?!”

    北晋皇静静地躺在地上,眼睛大大地睁着。脖子上的已经被鲜血染红了。鲜血浸湿了一大片地面,也让他的半边贴着地面的脸颊染上了血污。

    一代雄主,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死的如此难堪。而刺客,却连一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大统领,这是怎么回事?!”三皇子又急又怒地道。

    坚昆脸色铁青地拱手道:“微臣失职,待抓到刺客,微臣当以死谢罪!”说罢,就要转身往外走去。

    旁边的南宫御月身形一闪已经挡在了坚昆跟前,坚昆抬眼沉声道:“国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御月淡淡道:“谁知道大统领这是想要去找刺客还是想要畏罪潜逃呢?”

    “你!”坚昆大怒,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拓跋梁冷声道:“明王殿下也是这么认为的?”

    拓跋梁微微眯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方才道:“本王自然是信得过大统领的人品,只是…陛下驾崩毕竟事关重大……”

    “在微臣看来,没有什么比抓住刺客更重要的事情了。”坚昆道,“陛下对我恩重如山,如今陛下在我跟前遇刺,坚昆万死难赎此罪。只要让我亲手抓住刺客,微臣立刻自尽以谢陛下!”

    拓跋梁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南宫御月,道:“大统领的忠心本王自然知道,既然如此…国师你看是不是先通融一二?”

    南宫御月岂会不知道拓跋梁打得什么主意?冷笑一声道:“随你。”说罢竟当真让到了一边,坚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扶着腰间的刀快步往外走去。

    院子里,拓跋梁有些遗憾地看着地上地北晋皇轻叹了口气道:“没想到,陛下竟然会如此……”如此轻易就被人给杀了,拓跋梁甚至有些会不过神来,北晋皇竟然会如此好杀?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千辛万苦费尽心思地想要跨越一个关卡,结果来了一个人一抬脚就直接将门给踢开了一般。

    让人高兴之余,忍不住也有几分遗憾和失落。事实上,来之前拓跋梁甚至已经做好了如果刺客失败他们就抓住机会看看有没有机会动手,甚至不惜牺牲掉大批的高手。但是现在,显然没有这个必要了。

    北晋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