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6、段云请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许夫人有了身孕,还险些被明王妃给还得小产了?”楚凌坐在房间里听到影的汇报,神色有些古怪地道。不仅是因为明王府竟然也会出现在这种狗血奇葩的后院争宠桥段,也是因为许月彤。先前知道许月彤进了明王府就已经够让人惊讶了,现在竟然连孩子都有了。而且按照影的说法,这次的事情就算有明王妃的不对,只怕这许月彤主动挑衅的成分还更多一些。

    这位许姑娘几个月前还一心痴恋秦殊,甚至不惜自杀也不肯嫁入大皇子府。这才短短几个月,竟然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了轰轰烈烈的宅斗事业中了么?

    影点了点头道:“消息确凿,那位王妃这次应该是被陷害了。”

    楚凌嗤笑一声,看向影问道:“你觉得这个许月彤如何?”

    影沉默了片刻,方才淡淡道:“天真。”

    楚凌点头道:“可不是天真么?以她的身份地位想要撼动明王妃难如登天。哪怕明王妃就是一个儿女都没有,就凭她背后的势力也足以坐稳了明王妃的位置。除非,拓跋梁自己改变主意,否则……”摇了摇头,楚凌对那位柔弱敏感的许姑娘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觉得好笑。

    影道:“公子是觉得……离间明王和明王妃的计划不可行?”

    楚凌摇头道:“倒也未必就不可行。只是这个计策短期内只怕是难以看到效果。更何况,咱们如今要帮着拓跋梁对视北晋皇的话,就不能让它立刻生效。在明王府埋下一颗雷倒是也不错。”

    影有些意外,“公子同意?”

    楚凌笑道:“这有什么不同意的,君无欢如此信任你,我自然也相信你的提议不会是无的放矢。不过,有些细节咱们还要在讨论一下。另外…明王府的人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楚凌自然知道君无欢放在明王府里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就是祝摇红,却没有提起她的名字。这种后宅中的事情,只靠几个无关紧要的细作是成不了事的,必然会有相当地位的人亲自出手才行。

    影沉默了片刻,点头道:“多谢凌公子关心,尽管放心。我们公子待属下一向优厚,不会随意用属下的性命冒险的。”楚凌点头道:“那就好。”

    影一向来无踪去无影,说完了话救走,楚凌也早就习惯了。送走了影,楚凌坐在房间里沉思了许久,神色也多了几分凝重。

    云行月和段云推门进来就看到楚凌还在出神的模样,云行月连忙问道:“怎么?影说了什么坏消息吗?”

    楚凌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只是说了一些明王府的事情罢了。”

    云行月和段云听了楚凌转述的消息,段云有些担心地道:“如果拓跋梁上位,明王妃娘家只会与他关系更加密切,又怎么会反他?”

    云行月笑道:“段公子,你别忘明王妃的两个儿子一个死了一个废了,除非明王妃能立刻生出来一个儿子并且养到成年,否则明王的爵位甚至是更多的东西,都只会便宜了别的女人。更何况勒叶部就不是只有明王妃一个女儿。”

    段云蹙眉道:“你说右皇后?她……”段云蹙眉,右皇后是北晋皇的皇后,一旦北晋皇死了明王继位,哪里还有她什么事儿?说起来,勒叶部也很奇怪,两个女儿分明是右皇后的身份更高一些。他们更多的却是支持明王府。

    云行月提醒道:“段公子是读书人,总不会忘了貊族的规矩吧?”

    段云一愣,很快有些嫌恶地皱起了眉头。他确实忘记了貊族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如果北晋皇死了,按规矩明王是可以继承北晋皇地一切的,当然也包括他后宫里的女人。

    楚凌道:“当初勒叶部嫁了两个公主到貊族,但是这些年来勒叶部更多的还是支持明王,就连右皇后想要为自己的儿子争取一些什么都要走明王府的路子。可见勒叶部是更好看拓跋梁一些的。但是如果拓跋梁膝下没有了带着勒叶部血统的王子做继承人,勒叶部还能那么放心吗?到时候不是让右皇后改嫁给明王,就是勒叶部另外再送一位公主过来。我认为可能会两个同时实施。但是前提依然是…有一个带着勒叶部血统的子嗣。如果没有,勒叶部对拓跋梁的支持只怕也会开始动摇,毕竟以貊族人的寿命来说,拓跋梁已经不算年轻了。”

    段云很快就打开了思路,“以拓跋梁的性子,如果他真的登上了皇位,未必会再想要一个勒叶部公主所生的皇子。勒叶部在关外太过强大,一旦有了这样一个皇子,勒叶部将来必然会全力以赴支持这个皇子继承皇位。到时候…貊族的天下到底姓什么只怕就不好说了。而且,现在再生孩子未免有些晚了,一旦拓跋梁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子少母壮,只怕是祸非福。”

    楚凌点头,赞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小段觉得这个计划如何?”

    段云微微点头道:“可行,但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做铺垫,最好是有人能够亲自去勒叶部。”

    楚凌一怔,就听到段云道:“小将军若是信得过,我想亲自去一趟。”

    楚凌微微蹙眉,道:“塞外苦寒…更何况现在只是咱们三个的想法,就让你千里迢迢地跑到勒叶部去,未免太过冒险了。”如果她没有弄错的话,段云毕竟是她的表哥,更何况好歹认识了这么久,楚凌自然不愿意让他轻易冒险。

    段云摇摇头道:“我觉得比起行军打仗,我还是更适合做一些别的。现在说这个或许是太早了,但是…有些事情不正是应该尽早布置么?若是到时候再布置,未免显得太过刻意让人怀疑用心。”

    楚凌依然不同意,段云却难得坚持己见,让楚凌很是无奈。段公子对这些麻烦一向是能避则避,今天怎么突然就像是热血上头了一般?段云看着他道:“小将军这次带我一起来上京,但实际上我能做的事情很有限,就算不带我来小将军和云公子也一样能做完这些事情吧?”

    楚凌叹息道:“我们这两天也没什么可做的。”这确实是真话,来京城这几天她除了找黄老大传了点流言,找南宫御月聊了聊天,真的什么都没做。段云摆摆手笑道:“小将军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

    楚凌一怔,点了点头。

    段云道:“小将军可知道我为何留在北方?”

    楚凌摇了摇头,襄国公府门庭高贵,段云身为襄国公府的子弟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按理说都不会被留下才是。毕竟当年天启南渡的时候段云应该也才十多岁。襄国公府不可能将这样一个少年丢下,除非是段家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段云淡笑道:“我是家中嫡子,事实上…当初是我自己从南渡的队伍中跑出来地。我当时不懂事,只有一腔悲愤想要偷偷回去救我姑母和表姐。可惜…还没能到多远就险些死了。后来流落在外面经历的多了,我才明白就算我去了上京也不可能救得了她们的,只能让她们跟我一起死。但是我也不想去南方,只能四处流浪…后来偶然被大寨主他们救了,才留在黑龙寨当账房先生地。我原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么过了。但是现在…我觉得或许我还是应该试着做一点事情的。”

    楚凌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事情?”

    段云沉默了片刻,方才道:“我听人说了一些浣衣苑的事情。”

    浣衣苑的存在其实全天下人都知道,这是貊族人用来炫耀的战利品和践踏天启人尊严的道具,也是所有天启人的耻辱。但是远远地听说只言片语,和近在咫尺的听人议论完全是两回事。可能段云还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眺望过那个地方,想象着他的亲人和往常认识的人在里面经受了怎样的耻辱。

    “这不怪你。”楚凌轻声道。

    段云对她笑了笑,道:“小将军不相信我的能力么?”

    楚凌谈了口气道:“你是天启人,只身去塞外太危险了。”

    段云道:“我会小心的,如果小将军决定了最后总还是要派人去做的,不是我也是别人。”

    楚凌看着他坚定的神色,良久才道:“等上京的事情办完,如果明王成功上位的话,我就让你去。”

    段云这才展颜一笑道:“多谢小将军。”

    如何对付北晋皇这件事,楚凌和南宫御月的意见倒是十分吻合。

    只有一个……暗杀!

    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别的更好地法子了。毕竟宫变的路子不久前已经被拓跋梁证明是行不通的了。但是刺杀一国皇帝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皇帝要死于刺杀。

    南宫御月在楚凌的认真严肃的分析下也决定暂时放弃弄死拓跋兴业的计划。除非他们有能力同时刺杀拓跋兴业和北晋皇,否则再次刺杀拓跋兴业只会打草惊蛇,让北晋皇更加警惕。

    但是,如果直接刺杀北晋皇的话,就必须考虑如何避开拓跋兴业了。

    拓跋兴业武功绝顶,如果他在京城一旦北晋皇遭到刺杀他很快就能够感到。所以他们只能一击必杀,绝对不能拖延时间让拓跋兴业有时间赶来救驾。楚凌并非没有执行过刺杀任务,不过这样的任务绝大多数时候其实是交给青狐或银狐来执行,不仅是因为青狐高超的易容和乔装技能和银狐的狙击技能,更因为楚凌需要坐镇后方统筹大局以便随时应变。

    但是,如今显然并不是她想要有谁就能有谁的时候。在暗地里观察了一番影提供的几个在上京皇城能够执行暗杀任务的人之后,楚凌还是只能亲自执行。

    听说楚凌要亲自动手,南宫御月倒是有些不愿意了。

    “笙笙,这太危险了。坚昆很厉害,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南宫御月皱眉道,思索了片刻又加上了一句,“加上我也不行。”北晋皇身边不只是坚昆一个高手,但是就这一个就很难对付了。就算运气好杀了北晋皇笙笙也很难脱身。

    楚凌叹气道:“所以说,是暗杀啊。”就是因为实力不够所以才需要暗杀,她如果是坚昆的对手直接潜入皇宫碾压不就完了么?

    南宫御月道:“北晋皇身边…随时随地都有不下于四个一流高手保护再侧,上次宫变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增加。一旦他出了什么事下一刻那些高手就会出现将接近过他的可疑之人击杀。就算是想要下毒也很难,北晋皇用的无论是饭菜茶水还是喝的药,都有人试毒。”

    楚凌撑着下巴道:“这世上没有绝对地防御,只看你能不能找到破绽。这就要靠国师和明王府了。”

    “哦?”南宫御月怀疑地看着楚凌,“笙笙想要做什么?”

    楚凌道:“我自然要进宫,要一个绝对不会惹人怀疑的身份。”

    南宫御月道:“生人突然出现在北晋皇跟前,不可能不惹人怀疑。”

    楚凌笑道:“你放心,不到最后关头我不会随意出现在北晋皇跟前的。”

    南宫御月问道:“笙笙想要什么身份?”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如果是右皇后身边的宫女,出现在宫中什么地方都是正常的吧?”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思索了片刻道:“我去跟拓跋梁谈谈,或许会有更好的安排。”

    楚凌点头笑道:“也好,静候国师佳音。”

    南宫御月皱眉道:“笙笙,你一定要自己去么?君无欢手下连几个暗杀的高手都没有了?”楚凌淡定地道:“原本是有的,现在…你说呢?”凌霄商行除了隐藏在深处地探子全部撤出了上京,现在想要找到合用的人真的不容易。

    南宫御月想起凌霄商行撤出上京好像也有自己一份功劳,顿时哑口无言。

    楚凌笑道:“国师不用担心,我虽然不敢保证一定成功,但是自保总是不成问题的。”

    南宫御月皱着眉沉吟了良久道:“你不能轻举妄动,我一定要在场你才能杀了北晋皇!”

    楚凌笑道:“没问题,没有国师掠阵我哪里敢随便动手啊。”

    南宫御月这才满意的点头,“这还差不多。”



------题外话------

    亲爱的们,除夕快乐~今年最后一天了哦,预祝大家猪年大吉·(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