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5、无聊戏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跟南宫御月的谈判不算失败,但是楚凌却着实高兴不起来。南宫御月的性子楚凌也算是了解一些,他既然说了想要杀了拓跋兴业,就算明知道不会成功也绝对不会放弃去尝试的。一时间,楚凌也不知道到底该担心南宫御月还是拓跋兴业了。但是无论她如何想,事情显然也不会因为她的意志而转移,楚凌也只得将不安压在了心底暗地里小心留意了。

    “南宫御月要咱们帮忙一起弄死北晋皇?”云行月满脸惊愕地看着楚凌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又改变主意准备支持明王了?明王年前不是差点让人弄死他么?难不成他也准备不计前嫌了?”南宫御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

    段云同样也是一脸的错愕不解,虽然他并不了解南宫御月,但是一个北晋国师想要联合外人弄死北晋皇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惊悚了。

    楚凌耸耸肩道:“这是他的条件,玉蕤膏就在他手里。”

    云行月有些踌躇地问道:“有没有可能他是骗你的?”

    楚凌摇摇头,取出了一块手帕递给了云行月。云行月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望着楚凌,“干嘛?”楚凌无语,没好气地道:“闻闻看是不是玉蕤膏的味道。”云行月这才恍然,伸手抢过了楚凌手中的帕子放到鼻下闻了闻,眼睛不由得一亮道:“应该是真的!”这种类似于雪玉参却比雪玉参更加悠久绵长的味道,如果不是玉蕤膏的话,南宫御月为了作假只怕也花费了不少时间。虽然云行月并没有见过玉蕤膏,却在一瞬间就认定了这上面沾染过的十之八九就是他们遍寻不得的玉蕤膏。

    高兴之余,忍不住在心中暗骂南宫御月缺德。明知道他们这两年一直在寻找玉蕤膏,姓南宫的竟然一声不吭的隐藏了这么久。

    云行月有些兴奋地道:“阿凌,咱们想办法从南宫御月手里弄出来怎么样?”虽然南宫御月的条件跟他们这次地目的也很吻合,但是被人威胁总归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而且谁知道南宫御月那个疯子说话到底算不算数?万一他临时毁约怎么办?

    楚凌道:“他说如果你敢轻举妄动,他就算毁了玉蕤膏也不会让你得到。”

    “……”

    段云倒是颇为淡定,道:“既然双方目的一致合作也未尝不可,有堂堂一国国师相助,总比什么都要我们自己来方便得多吧?不过,小将军,那位北晋国师信得过么?”

    “应该……”大概可能…楚凌迟疑着道:“赢得过吧?”忍不住侧首去看云行月,云行月也同样一脸茫然无助地望着她,两人半晌相对无言。

无论南宫御月是否信得过,楚凌等人其实也并没有多少选择。玉蕤膏要拿,北晋皇要杀,所以明王刺杀拓跋兴业嫁祸给南宫国师的消息在有心人士的推波助澜下,以极快地速度在上京皇城里蔓延了开来。

    普通的貊族平民早年多数性格淳朴豪爽,但是到了上京这繁华地,性格里似乎也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中原人的特性。也或者凑热闹和阴谋论是全天下人们地共同特征并不区分天启人和貊族人。

    最近京城地百姓们最津津乐道的事情就是明王、拓跋大将军以及南宫国师之间的恩恩怨怨了。原本按理说,南宫御月无论是名声还是权势都还不足以与前两位相提并论才是,但是仔细算算人们才发现南宫国师背后的实力并不弱,即便是明王和北晋皇再怎么看南宫御月不顺眼,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也不敢对他如何。

    明王虽然对此恼怒不已却也无可奈何,传这些风言风语的都是貊族人,他总不能将这些人都抓起来杀了或者命令他们闭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个道理明王还是懂的。这个时候越是表现地气急败坏,越是会让人觉得他心虚。但若是不予理会,那些传言只会越演越烈,甚至以讹传讹得更加匪夷所思。但是,在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做之前,明王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明王府

    祝摇红有些慵懒地坐在花园里晒太阳,如今北方的天气还有些冷,但是暖融融的太阳晒在身上还是让人觉得十分舒服的。

    “夫人。”一个侍女匆匆过来,俯身在祝摇红耳边低于了几句,祝摇红唇边勾起了一抹极浅的笑意,被遮盖在了挡在唇边的团扇之下。眼中却恰到好处的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哦?怀孕了?这倒是有意思了。”

    侍女有些担心地望着祝摇红,“夫人,你不担心么?”

    她们这些做侍女的,好不好都是看自己跟着的主人如何。主人好她们自然也好了,主人不好她们也好不了。因此,她对祝摇红的关心也是情真意切的。祝摇红轻笑一声,道:“担心什么?就算是担心,也不该我担心才是。”

    “夫人的意思是……”侍女脸上闪过一丝了然。

    祝摇红慢悠悠地道:“这个时候,最紧张的不是王妃么?人家身为原配嫡妻都不着急的话,咱们这些做妾的着什么急?”

    “夫人说得是。”王妃原本有两子一女,长子是世子陵川县主又深受王爷宠爱地位自然稳固。然而现在,世子瘸了一条腿即将地位不保,三王子又在信州送了性命。县主就算再受宠,再厉害,毕竟也是个女儿,并不能继承王爷的爵位。王妃如今确实应该着急了。

    祝摇红站起身来,悠然道:“走吧,咱们也去瞧瞧。”

    侍女有些担心地劝道:“夫人,那位…一向喜欢挑事儿,咱们还是别去了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她对那位西秦来的新宠并没有什么好感,奈何王爷宠爱,她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也只能避着敬着了。

    祝摇红笑道:“能出什么事?走吧。”

    侍女无奈,只得匆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不紧不慢地走到后院的一座小楼前,却发现门外已经有了不少人。见到祝摇红这些人都不由得微变了神色,纷纷上前见礼,但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眼底还隐藏着几分轻蔑和不屑。祝摇红也不在意,笑吟吟地道:“王妃身边的人,都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年级大一些的侍女上前一步,不卑不亢地道:“回扶摇夫人,王妃正在里面探望许夫人呢。”

    祝摇红点点头,问道:“原来王妃也得到消息了,我正要来想许夫人道贺呢,现在方便进去么?”

    侍女有心想要拒绝,但祝摇红确已经举步往里面走去,显然也并不是真的想要给她拒绝的机会。

    侍女咬了咬牙,对着守在门口的侍卫使了个颜色,侍卫立刻上前一步挡在了祝摇红面前,“夫人,请止步。”

    祝摇红蹙眉道:“怎么?我不能进去?”

    “王妃在里面,请夫人稍后。”

    祝摇红眼珠一转,无所谓地点了点头,“也罢,那我就回去待会儿再来。”说罢,转身便往外面走去。就在众人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众人都是一怔,侍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回神祝摇红已经从两人之间传过去闪入了内堂。

    听说这位夫人原本也是出身将门,没想到身手倒是相当利落,顾不得多想,众人连忙追着祝摇红往里面走去。

    二楼上的一个房间里,明王妃脸色铁青地站在厅中。在她不远处一个消瘦的紫衣女子正跌坐在地上,额头被旁边的柜子撞青了一片。此时她正捂着肚子神色痛楚地望着眼前的明王妃。这便是近些日子明王府中颇为得宠的新晋夫人,许月彤。

    祝摇红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着里面的情形微微扬眉轻声笑道:“王妃,许夫人,这是怎么了?许夫人怎么坐在地上呢,如今虽然早就开春了,但是这地上还是有些凉的。”

    许月彤见有人来了,立刻朝着祝摇红伸出了手,颤声道:“扶摇夫人…救我……”全然不顾这些日子她跟祝摇红的关系并不算好。

    明王拓跋梁除了一个正妃,府中的侧室侍妾也数量不少。不过最近一年最得宠的莫过于去年才被带回府中的扶摇夫人,以及年前的时候被纳入府中的许夫人。不过这两者之间还是有些不同的,对明王府的所有人来说,许夫人与王爷别的妾室并没有什么区别,每一个入府地人总有一段时间的得宠的。而扶摇夫人平时对王爷称不上冷淡但是也绝对不热情。王爷对她的宠爱也并不算多,甚至刚来的时候还发了好几次火。但是细心的人总是能发现即便是扶摇夫人这样的态度,王爷对她的宠爱也并没有少过。况且,王府里的老人还隐约记得,这位夫人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王府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了。因为……许月彤怀孕了。

    明王的子嗣并不少,但是能让明王满意的人却并不多。而且貊族以多子多孙为福,明王自然也不介意多生一些。不过这两年明王殿下忙着筹划朝堂上的事情,明王府倒是有好些日子没有传出好消息了。

    更何况,明王府刚折损了两个公子,这个时候传出有孕的消息对明王府来说应该也算是一桩喜事。

    跟着祝摇红上来的众人见到这房间里的情形也都吓了一跳。许月彤一脸虚弱的靠在柜子边上,明王妃就站在不远处阴沉着脸看着她,这模样难不成……

    明王妃回过神来,脸色越发阴沉。几个月前她还是雍容端庄的明王妃,这样的表情是绝难出现在她脸上的。但是如今,在两个儿子废的废死的死之后,她终于还是不可免俗的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失去了依靠神经过分紧张的女人。

    她现在对明王府每一个拥有子嗣或者宠爱的女人都充满了敌意和戒备。许月彤在这个时候怀孕更是戳中了她的痛处。她自然恨不得许月彤干脆连着肚子里的孽种一起死了算了。但是…这个女人方才明明是故意的!

    “都出去!”明王妃扭头看向门口的众人,沉声道。

    祝摇红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里面,却并没有多事。含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只是…王妃,许夫人肚子里毕竟是王爷的孩子,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明王妃冷声道:“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如果说现在明王妃最讨厌的人是许月彤,那么第二讨厌的就肯定是祝摇红了。

    祝摇红点点头,干脆利落地转身走了。

    “不…扶摇夫人,救救我!王妃会杀了我的!她要害死我的孩子!”许月彤虚弱地叫道。

    祝摇红轻笑了一声,道:“许夫人言重了,王妃她……还害不死你。”

    祝摇红走出了小楼,对着等在门口的侍女道:“这儿没有咱们的事儿了,走吧。”

    侍女小心地看了一眼里面,连忙跟在祝摇红身后走了。两人刚走出不远,就看到明王带着人快步而来,明王眉头紧蹙,显然心情也不太好。看到祝摇红,明王停下了脚步想要对她说些什么。祝摇红微微一福,道:“王爷,许夫人那里似乎出了点事儿,您还是快去看看吧。”

    明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楼,点了点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带着人快步走了。祝摇红回身看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

    “夫人?”侍女以为明王的举动让祝摇红心中不悦,有些关切地望着她道。

    祝摇红淡定地道:“走吧,回去了。别人的事情还是不要掺和的好。”早就知道这位西秦来的许夫人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倒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个这么能闹腾的人。如果只是靠着这一个小小的棋子就能让拓跋梁和明王妃娘家离心的话,倒是不枉费她看了这两个月无聊的戏码了。

    “是,夫人。”侍女恭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