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4、艰难的谈判!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揍君无欢一顿?!堂堂北晋国师的愿望竟然如此地渺小而且单纯么?楚凌有些惊愕地回不过神来。

    南宫御月见状,有些不悦地眯起了狭长的眼眸,“怎么?笙笙不愿意?”楚凌连忙摇头表示否认,“你确定…你只是想要揍君无欢一顿而已?”要揍人总得保证人还活着吧?南宫御月道:“要你亲自动手。”亲自两个字咬得格外的重,提醒楚凌这才是重点。

    楚凌眨了眨眼睛,思索了片刻便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一言为定。”

    南宫御月有些诧异地道:“你真的愿意帮我揍君无欢一顿?”

    楚凌轻咳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占了南宫御月的便宜。提醒道:“那个什么…我可能打不过君无欢。”南宫御月却毫无顾虑,“没关系,如果他敢还手的话,我就帮你一起揍!”楚凌半晌说不出话来,话说你对君无欢到底有什么样的怨念?

    不过想起几个月前在信州被君无欢狠狠地揍了好几天,以及君无欢看起来娴熟流畅的手法,又觉得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了。安抚好了南宫御月,让楚凌暗暗松了口气。跟南宫御月相处片刻,她都觉得比跟别人勾心斗角一整天还要心累。但是偏偏有时候这家伙又似乎出奇地简单。然而你若真的因此就将他当成一个软萌无害的小可爱,那简直是自己找死。

    楚凌叹了口气道:“既然条件谈完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谈谈正事了?”

    南宫御月抬起下巴点了点不远处示意楚凌坐下说话。楚凌这时候才有空打量着闻名京城的白塔。绝大多数人即便是貊族权贵其实都并不知道白塔里面是什么样子的。楚凌其实也有些吃惊,里面这完全纯白的风格跟南宫御月这人复杂的性格实在是有些不搭。若是不认识南宫御月,楚凌八成要以为白塔的主人应该是一个性格冷淡还有洁癖的世外高人。嗯…倒是跟第一次见到南宫御月的时候他的形象有些相似。

    南宫御月走回了殿中,看着楚凌道:“怎么样笙笙,白塔是不是很漂亮?想不想留下来?本座这白塔正好好缺一个女主人。”

    楚凌淡笑道:“多谢国师厚爱,不过我大概担不起这个重要的位置。”

    南宫御月不悦地轻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舍不得君无欢,君无欢到底有什么好的!”

    楚凌心累,似乎每一次见南宫御月这位爷总是要将君无欢诋毁一番才肯善罢甘休的。楚凌很想说,你跟君无欢的孽缘能不能不要算上我?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啊。

    “我眼瞎。”楚凌面无表情地道。

    南宫御月偏着头打量了她半晌,方才点头道:“我也觉得。”不然怎么会看上君无欢那种败类,却看不上本座这样风华绝代的人呢?

    见楚凌脸色有些不好了,南宫御月终于识趣地转移了话题,道:“你们是想要找玉蕤膏?君无欢要死了?”

    楚凌挑眉道:“你知道的可真不少。”看来君无欢对南宫御月的信任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多的多。南宫御月轻呵了一声,懒懒道:“不是为了找玉蕤膏,云行月跑到上京来还跑去太医院干嘛。”楚凌微微眯眼看着南宫御月,南宫御月道:“现在知道本座厉害了?”

    楚凌道:“太医院有你的人,玉蕤膏的下落你也知道。”这并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南宫御月道:“当初听君无欢跟人说起,顺耳听到的。玉蕤膏么…前两年逛太医院的时候,正好看到没人要,就顺手拿走了啊。不过,被我丢在哪儿了我都忘记了。要是被人当成不要地废物丢出去了,那就不好意思了。”

    看着眼前的人眼中明显地不怀好意,楚凌半晌不语。

    南宫御月却不肯放过她,略带几分兴致勃勃地道:“笙笙没有什么话要说嘛?”楚凌问道:“国师想要我说什么?”南宫御月道:“求求我呀,笙笙求我的话,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想起来了呢。”楚凌淡定地道:“我要是不求呢?你就不给了?”

    南宫御月傲然道:“本座凭什么将辛苦找到的宝贝给君无欢?笙笙别忘了,我跟姓君的有不共戴天之仇。”

    “……”不是,怎么就不共戴天了?对了,君无欢说南宫御月最宝贝他的脸,上次好像打的确实挺狠的。说是不共戴天之仇也是可以的。

    楚凌站起身来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打扰国师了。”

    看着楚凌站起身来,走得毫不犹豫。南宫御月顿时呆住了,这跟说好地不一样啊!

    “等等!”南宫御月身形一闪拦在了楚凌跟前,“你不救君无欢了?”楚凌道:“玉蕤膏又不能彻底根治君无欢的病,早晚不还得复发么?况且,国师这个师弟都不在乎,我也只好尽人事听天命了。”南宫御月郁闷地盯着楚凌楚凌:你这不是还没尽人事吗?

    楚凌看着南宫御月,叹了口气道:“国师,君无欢现在若是真的死了,你也会很麻烦吧?反正君无欢现在不在这里,你无论是想要跟我还是云行月谈条件,他都是看不见的。”南宫御月冷哼一声,眼眸中却多了几分认真,道:“玉蕤膏可以给你,帮本座办一件事。这次是认真的,不是揍君无欢一顿那种。”

    楚凌点点头:“国师请说。”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现在君无欢半死不活的,沧云城应该也很艰难吧?有一个办法正好可以化解沧云城的麻烦,你我都得利,笙笙觉得如何?”楚凌侧首,含笑看着南宫御月,“洗耳恭听。”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如果现在北晋突然换一个皇帝,你觉的拓跋胤和百里轻鸿还有心情在外面打仗么?”

    楚凌看着南宫御月半晌没有说话,南宫御月不解地道:“笙笙在看什么?”

    楚凌蹙眉道:“也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奇怪。”

    南宫御月道:“奇怪?”

    楚凌点头,“你身为北晋国师,但是…其实跟北晋才有不共戴天之仇吧?”楚凌确实很难想象,像南宫御月这样的身份地位,竟然会兴致勃勃地跟着君无欢一起算计北晋。要知道,他看起来跟那些为了利益或者野心而出卖自己国家的人还完全不一样。真的就是那种充满了恶意的算计外加兴致勃勃的算计。仿佛他算计的不是自己的国家和部族,而是一个不相干的敌国一般。

    南宫御月眼眸微闪,突然勾唇一笑。楚凌瞬间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只听南宫御月轻声笑道:“哦?笙笙是这么认为的?”

    楚凌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一身白衣的北晋国师。

    半晌才听到南宫御月低沉的笑容,“笙笙说得也没错,我跟北晋…确实有不共戴天之仇啊。”

    感觉全世界的人都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

    “怎么?笙笙不愿意帮我?”南宫御月看着楚凌道。

    楚凌低眉一笑,道:“怎么会?国师不是也说了么,这对沧云城也有好处,我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不过,国师既然有如此气魄,想必也是早就有所准备了?”

    南宫御月道:“准备么?有的。不过有一个麻烦需要提前解决。”

    楚凌突然又一点不太好地预感,果然下一瞬便听到南宫御月恶狠狠地道:“南宫御月那个老家伙十分的碍事,想要除掉北晋皇,就要先解决掉他!”楚凌神色微变,不动声色地道:“南宫大将军武功盖世,国师是打算自我牺牲去牵制他么?真是勇气可嘉啊,我等凡人只能表示佩服。”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道:“本座自然有办法解决拓跋兴业,不过需要笙笙配合啊。”

    楚凌垂眸,“国师,拓跋兴业是我师父。”

    “所以呢?”南宫御月挑眉,状似不解地问道。

    楚凌道:“我是不会对我师父出手的,国师。在天启,这叫欺师灭祖。”

    南宫御月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但是很快又变成了一抹带着恶意的笑,“哦?如果拓跋兴业要杀君无欢,你还能说出你不会对他出手的话么?”楚凌垂眸,淡淡道:“这种事情,只有发生了才知道。”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解决不掉拓跋兴业君无欢早晚是要死的,既然如此,早死早超生,你回去让他等死吧。”

    楚凌叹了口气道:“国师,你真的觉得有我帮忙就能杀掉天下第一高手么?这样的绝顶高手,一旦杀不死让他活下来,你觉得会怎么样?"

    南宫御月道:“说到底,你就是不肯么。”

    楚凌大方的承认,道:“不错,我不会对师父在战场以外的地方用阴谋诡计。”

    “你可真善良。”南宫御月嘲讽地道,“你可知道若是现在杀掉拓跋兴业,沧云城会少死多少人?

    楚凌道:“前提是你,真的能杀掉他。国师,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用阴谋解决的。”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我若一定要杀了他呢。”

    楚凌微笑道:“我不会插手,你可以自己去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