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7、火攻!(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祀有些惊恐地看着朝着自己劈过来的刀,总算他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也还是从小习武的。本能反应一般地举起手中弯刀迎了上去,只是已经晚了。对方手中的刀凌空劈下,强横的撞击力直接将他的刀压回了肩膀上。

    但也该庆幸,若不是拓跋祀及时举刀,这一刀劈下来就算不能直接要了他的命,也能砍掉他半边肩膀了。

    见一刀没有成功,对方并不惊慌。直接在马背上飞身踢出,将周围想要围上来地侍卫全部踢飞了出去。人还在半空中没有落回马背上,手中的刀就已经再一次劈向了拓跋祀。

    这一次拓跋祀没有了之前的好运,方才那一刀他虽然勉强算是挡住了,却也让他握刀地手早就被震得麻木不仁,根本不可能举起来第二次。马背上的骑士手中的刀在他跟前划出了一刀绚丽地弧度,拓跋祀只觉得脖子上一凉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三皇子遇刺!”

    拓跋祀倒下去的身影让周围的侍卫大惊,纷纷不要命一般的围攻刺客。刺客坐在马背上,被头顶地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下方小巧光洁地下巴和薄唇。她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便朝着人群外围冲了过去。

    周围的侍卫怎么敢放跑了刺杀三皇子的人,立刻纷纷涌了上来赌注了他的去路。手中的兵器也纷纷朝她招呼了过来,马背上的人也不甘示弱,虽然身在马背上腾挪转让却半点也不含糊。侧首避过了一支射向他的羽箭,兜帽被羽箭带着落到了颈后露出一张清俊的少年面孔。不是楚凌是谁?

    楚凌微微勾唇,伸手接住了两支射向自己的羽箭,反手将箭送了回去。同时抽出一条长鞭毫不客气地朝着周围的守卫扫了过去。长鞭狂舞,马儿受了惊吓也开始疯狂的朝着前方冲去。但是马儿跑的再快,楚凌却依然在马背上做的稳稳地。直到冲出了人群方才见他从马背上一跃而去掠上了路边的山坡,片刻后消失在了黑暗的山林中。

    “追!”

    君无欢和云行月站在一处隐秘的高处俯视下方地战事。本该幽静地夜晚,放眼望去却到处火光晃动,人声马鸣不绝于耳。山下还有兵器撞击和士兵厮杀地声音,让这个夜晚显得格外地热闹和血腥。

    看到楚凌顺利脱身,云行月也长长的松了口气。

    侧首看向君无欢道:“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君无欢不解地问道。

    云行月指了指楚凌消失地地方,道:“这个也太厉害了一点,你身体虚弱,我怕你招架不住。”这才多大点势力,手底下就区区十二万的乌合之众,就敢杀拓跋梁的儿子了。这样彪悍的姑娘,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

    君无欢优雅地拢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披风,道:“不要将我与你相提并论。”

    “什么意思?!”云行月怒视着他,不悦地道。

    君无欢微笑,“自己想。”

    云行月懒得想,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只是看着君无欢道:“你真的不再想想,这姑娘胆子太大了。她杀了拓跋梁的儿子,如果拓跋梁恼羞成怒派大兵压境,眼下靖北军那点实力立刻就会土崩瓦解。我担心,你哪天要是色迷心窍负了她,她能把你剁了喂鱼。”

    君无欢当没听见他后半句废话,道:“你以为…阿凌想不到这些么?”

    云行月道:“那你觉得她是怎么想的?”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云行月,以后别随便招惹阿凌。”

    云行月一愣,有些不解地道:“什么意思?”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道:“我怕你不知死活,什么时候我还来不及替你求情你就被她弄死了。当然,我也不一定会替你求情。”云行月磨牙,说好的相交十年地交情呢?我对你地救命之恩呢!

    君无欢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晚无星也无月。

    “若是寻常时候,拓跋梁死了一个儿子确实有可能会大军压境。但是现在……你以为拓跋梁有这个资本么?小小一个黑龙寨,拓跋梁在他们手里一败、再败、三败…传出去了是他自己丢人。北晋皇想要对付地沧云城和天启,明王说要派重兵平定信州,谁乐意听他的?而踩着明王府的声望,靖北军只会扶摇直上。你觉得阿凌杀了拓跋祀会遭到拓跋梁的报复,怎么不想想靖北军一战成名之后的好处?”君无欢轻声笑道。

    云行月垂眸若有所思,只听君无欢道:“只要今晚这一仗能够赢得漂亮,靖北军至少就有资格在信州与北晋人对峙而立了。有时候,只要有了名声,人、财富、物资,都不是问题。可惜……”

    “可惜什么?”云行月有些不解地问道。

    君无欢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可惜阿凌是个姑娘,又不愿意透露自己皇室中人地身份。若是以天启皇室地身份横空出世,很快就可以吸引大批有志反抗北晋的志士。毕竟在寻常人地眼中,一个皇孙贵胄代表的就是皇室正统,跟沧云城这种城主来历不明的地方是截然不同地。

    不过有坏处自然也有好处,如果真的以天气皇室之名,往后只怕免不了要受南朝牵制,倒是还不如自己白手起家痛快。

    “就算如此,靖北军也未必是貊族骑兵的对手。”云行月不忘给他泼冷水。

    君无欢也不在意,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去看看吧。”说完,已经闪身进入了山林中。云行月轻哼一声也飞身跟了上去。

    段云说能引貊族人如河谷,还当真没有失言。当楚凌摆脱了追杀自己的侍卫赶到预定地点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群貊族骑兵已经杀气腾腾的追着靖北军进了河谷。峡谷中间是一条足有十来丈宽的河,两边都是水干了之后裸露出来的沙石和石块。骑兵一进入峡谷,两岸就有箭雨袭来。但是前面正在夺路狂奔的靖北军不知道做了什么惹怒了这些骑兵,竟然让他们锲而不舍的追了上去,半点也不惧怕两岸射来地羽箭。

    或者他们也并不将这些羽箭看在眼里,毕竟射出去地羽箭,十支里面至少有九支都是落空的。剩下的那一支也鲜少能真的伤到要害。若不是如今情况特殊,又是段云在指挥,楚凌都想让他们省省算了免得浪费箭矢。

    “你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锲而不舍的追着跑?”楚凌走到段云身边有些好奇的问道。

    段云扭头看了她一眼,道:“我让人在岔路口摆了一头死猪和一尊木头的雕像。”

    “就这么简单?”楚凌惊讶。

    段云点了点头,“就这么简单。”

    楚凌摸了摸脑袋,深深地为自己的孤陋寡闻和不学无术感到羞愧。段云倒是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淡定地解释道:“貊族王室的先祖名为纳尕,意为彘,也就是猪的意思。另外,拓跋氏崛起之后便将纳尕尊为貊族的神。”楚凌点了点头,恍然大悟,“所以,那个雕像……”段云道:“貊族人在各地都建了庙宇妄图取代天启人信奉的神佛供人参拜。那是我让人从附近的一座庙宇中搬来的。”

    楚凌忍不住赞道:“小段,你真是天才。就是这样,那些貊族人就嗷嗷叫着追进来了?”

    段云道:“我还用貊族话在雕像上写了几句话。”

    行吧。楚凌点点头,事情办完就好了,她也不问段云写的是什么了。她还是个宝宝,不该听太多的污言秽语。

    段云看着他道:“人就算没有全部进来,也至少能进来七八成。但是……小将军,他们还要你来解决。”没错,段云只负责将这些人引进来,杀敌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一万兵马,就算段云再长十个脑袋也想不出来要怎么弄死那将近一万的貊族启禀。

    楚凌点点头道:“知道,分工合作,你不掉链子我肯定也不会。让四哥他们赶快撤吧,别一会儿被牵连了就麻烦了。”看着河谷中正在奋勇杀敌的狄钧,楚凌皱眉道。

    狄钧的实力不错,一个人对付好几个貊族骑兵也游刃有余。但是,那也不代表他能对付所有的貊族骑兵。要是再不撤,被人围住了那可就真的要完了。

    段云朝着身边的人点了点头,身边的护卫开弓朝着天空射出了一支羽箭。带着火光和啸声的羽箭射向天空,发出尖锐的啸声。河谷中的狄钧立刻回过神来,对着身边的人高手吼道:“撤!”

    靖北军大部分士兵还是很有危机意识的,早早地跑得远远的了。倒是狄钧被落在了后面,被几个貊族骑兵给拖住了。段云看在眼里,有些无奈地t叹了口气,“抱歉,小将军,我以为狄统领听进去我的劝告了。”

    楚凌很能理解,“没关系,战场上热血沸腾的情况很常见,吃点苦头他就能记住了。”

    话虽然这么说,楚凌还是伸手接过了旁边人的弓箭,开弓,放箭。

    “嗖!”

    一个正举刀砍向狄钧的骑兵手腕被羽箭射穿,顿时弯刀落地血流如注。

    “嗖!嗖!”两个挥刀拦截狄钧的骑兵坐下地马儿被射中。马儿跪地不起人自然也从马背上翻了下去。

    “让开!”楚凌一把将身边的段云退到护卫身边,自己已经闪身换了个地方。

    “嗖嗖嗖!”一阵箭雨朝着他们方才战力地地方射了过来。

    楚凌穿梭在树下,瞅准了机会继续放箭。知道看到狄钧摆脱了那些骑兵方才松了口气。

    “小将军,貊族人要上来了!”不远处,段云提醒道。

    楚凌低头向下面看去,果然看到不少貊族骑兵朝着他们的方向来了。

    楚凌微微眯眼,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扔开了手中的羽箭,抬手抽出了一把小巧地弩机。弩机上已经装好了一支箭头,箭头寒光闪闪显然是十分锋利。楚凌将弩箭对准了山下的某处,扣动了扳机弩箭瞬间破空朝着山下的河谷射了过去。

    段云怔了一下,有些不解。突然他脸色微变,扭头看向楚凌道:“你!”

    楚凌回头,对他启唇一笑。有暗中,段云却没有从那双眼眸中看到任何地笑意,只有无边的清寒。

    轰地一声,一道红光冲天而起。河谷边上突然燃起了烈火。而且这烈火迅速的向着四周蔓延,片刻间就连整个河面上都燃烧了起来。楚凌面不改色的又射出了几箭,在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的功夫,整个河谷仿佛都成为了一片火海。

    “撤!”

    段云听到山下有人用貊族话高声喊道。

    旁边,传来楚凌幽幽的声音,“来不及了。”

    又是一声轰然巨响,这次确实河谷入口地方向。段云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中却隐隐觉得身边的少年说的是真的,来不及了,那些貊族人出不去了。

    心中的寒冷和黯然只是片刻间的事情,下一刻段云就听到自己冷静地命令,“传令,所有人,不要让貊族人爬上来!”

    楚凌站在他旁边,淡淡道:“他们上不来,所有人,一刻钟之后入场杀敌!”

    “是,小将军!”

    传令的人飞快地离去,段云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厮杀声和惨叫声。俊雅地容颜被远处的红光照亮。他侧首看向身边的少年,问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猛火油?”

    楚凌偏着头对他笑了笑,道:“你猜啊。”

    段云蹙眉思索了片刻,道:“凌霄商行?这天下,除了凌霄商行只怕也没有人能这么短时间内给你提供这么多东西了。”楚凌道:“我倒确实想过要请君无欢帮忙,不过他毕竟是生意人,这玩意儿,用的人不多还挺贵的。我们现在都是穷鬼,跟凌霄商行做生意还是要慎重一些的。”

    段云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不在纠结,想了想道:“信州州志上确实记载过信州境内有石脂,但大都是用来生火照明只用,想要点燃整个河谷,小将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楚凌叹了口气道:“夺下蔚县那天就开始准备了,我原本打算万一挡不住貊族大军,就拿来跟大家同归于尽,也好死个轰轰烈烈来着。”

    段云当然知道这是瞎话,不过废话中总算有点有用的。便点了点头当她是回答了自己。深深地看了楚凌一眼,道:“小将军胆识非凡,段云佩服。”

    楚凌看了看他,半晌没有开口。

    气氛似乎有些沉默了,仿佛能听到远处传来烈火燃烧地声音。

    好一会儿,楚凌方才道:“这火其实不大,烧不死人的。让他们准备吧,该下去了。”

    段云道:“正是因此,我才说佩服小将军。小将军若一把火烧死了这些人,对靖北军将士来说什么用处都没有。但如果让他们面对面胜过了貊族骑兵,才是真正的一战成名。”

    楚凌笑道:“实力不济,只能取巧,见笑,见笑。”

    “岂敢,我去看着狄统领。”说罢,段云对楚凌拱手告退。楚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摸着下巴道:“莫不是被我给吓着了?我也差点被自己吓到了啊。孔明一生,偏爱火攻。火攻果然是好用啊,本姑娘怎么这么牛叉呢?该不会真的是孔明转世吧?”



------题外话------

    终于战胜了感冒去把体检做了。抽血的时候想起以前每次抽血的情景连忙扭过头不看,安慰自己不痛不痛……然后,抽血的小姐姐说,好了,棉签按着。

    唉?真的抽完了?一点都不痛啊。是小姐姐太温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