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6、我去杀人(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小五,咱们怎么打?”

    狄钧坐在马背上,看着不远处的靖北军大营兴致勃勃地道。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四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兴高采烈的?”狄钧不解,“为什么?”他就是很兴奋啊。

    楚凌道:“虽然我觉得战前打击你的积极性确实不太好。但是说真的,这一仗很难打。”

    狄钧点头道:“我知道啊,所以呢。”

    “千万小心。”楚凌叮嘱道,看到狄钧这个热血上头的状态,楚凌真的有点担心。旁边的段云阴沉着一脸俊脸看了看楚凌,道:“小将军不用担心狄统领冲动行事,昨晚他愁得半晚上没睡着。”

    楚凌有些诧异地扭头去看狄钧,狄钧没好气地瞪了段云一眼,连忙对楚凌道:“小五,你别听他胡说,我才没有…四哥我胆子大着了,才不会怕这点小阵仗。”

    楚凌看着他急忙解释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连忙安抚道:“好了,四哥,我知道你不怕。”

    狄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小五,你说吧咱们怎么打?”

    楚凌道:“明王府的兵马,最快也要今天晚上才会与咱们撞上。余靖手里一共有九万兵马,硬碰硬我们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狄钧点头,楚凌直接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地面上划了几条线道:“貊族铁骑尤其擅长平原作战,而且他们全部都是骑兵,但是我们却没有足够用来对付骑兵的器械。所以,只能让他们无法发挥出他们的优势。”

    狄钧看着楚凌在地上画的皱眉思索了片刻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将貊族人堵在前面的峡谷里?”距离他们驻扎的地方十多里外,有一条大峡谷。原本是一条大河流淌经过的地方,不过如今是枯水的季节,里面便是一片河谷,有泥沙也有嶙峋的石头。但是,如何将人引过去却是个大问题。毕竟就算那些貊族人刚来,军中也不可能没有向导。

    楚凌对他一笑道:“不错,只要能困住这一万人,剩下的那些南军就好解决多了。”这次明王府派来的南军同样时从明王府麾下镇守的各地抽调而来的,战斗力并不会比信州的南军高多少。本身就是作为前锋和炮灰的存在。

    段云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道:“小将军,貊族人打仗习惯了让南军在前面冲锋陷阵,你用什么办法单独将貊族骑兵引入峡谷?”

    楚凌道:“这个…我正想要请教段公子呢。”

    对上楚凌亮闪闪的大眼睛,段云半晌无语。这位小将军的眼底分明写着:你是军师啊,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你来想办法么?

    段云吸了口气,道:“小将军如果能解决掉前面那几万南军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楚凌大喜,伸手一拍段云的肩膀笑道:“我就知道小段你肯定有办法,南军我来解决,貊族骑兵就交给你啦。”

    段云淡淡道:“小将军太抬举我了。”他真的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一万貊族骑兵交给他解决?看着他被貊族人的马给踩死吗?

    楚凌有点尴尬地笑道:“开个玩笑,你们只要将人引进去然后自己从另一边尽快离开就好了。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段云微微扬眉,“小将军打算带着三万人解决掉八万南军,然后还要回头解决一万貊族骑兵?难道小将军真的是哪位战神转世?”

    “……”我怎么觉得小段最近的嘴皮子溜了很多呢?这都能嘲讽人了。

    楚凌叹了口气,一脸真诚地看着他们道:“所以,我只能给你们一万兵马。剩下两万我要了。”

    狄钧微微眯眼,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我怎么觉得这一仗我还是打不成啊?”一万靖北军对一万貊族骑兵,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正面开打的模样。不是狄钧妄自菲薄,现在他们的实力真的是不如貊族人。别说是一对一,就是十对一,他都不敢保证他们就一定能赢。

    楚凌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笑道:“四哥,仗什么的…总会有机会打的。现在咱们实力太弱了,要低调。”

    再低调,那九万兵马也不可能给你吃了啊。

    段云既然应下了这件事,楚凌便放心的将这件事交给段云和狄钧去处理了。小段公子虽然平时鲜少说话,表现的十分低调,但是交给他手里的事情却从未出过纰漏。楚凌觉得还是可以相信的。

    段云和狄钧带着人去做准备了,楚凌便带着自己剩下的五万兵马开始谋划起来。

    孙泽和莫晓廷站在一边看着楚凌正对着桌上的地图发呆,楚凌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话,只是有些好奇,“孙泽,小将军怎么了?”孙泽思索了一下,同样小声地回道:“小将军…是在思考如何排兵布阵吧?”

    莫晓廷点了点头,“有道理。”

    楚凌抬眼看了窃窃私语的两人一眼,淡定地道:“有什么看法,说说看啊。”她哪里是在思考什么排兵布阵啊,她是还有点没缓过神儿来。虽然表现的十分淡定,但是这确实是楚凌平生头一次带着这么多的兵马要跟比她们实力还强的敌人交手。小组作战和大规模作战本身就是两个全然不同的领域,虽然这两年在师父身边也学了不少,但事实上楚凌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自信。

    孙泽有些犹豫地看了看楚凌,楚凌笑道:“没关系,想说什么都可以。”

    孙泽道:“咱们现在的实力肯定拼不过貊族人,是不是可以出奇制胜?”

    “怎么个出奇制胜?”楚凌问道。

    孙泽想了想道:“小将军说要我们引开南军。但是…貊族人虽然习惯用南军打头阵,但是几万南军也未必就那么容易被我们引走。而且,南军想必也知道他们的自己的身份和用处,在前面开路的时候必定会小心翼翼,肯定不会轻易被咱们牵着鼻子走。”

    楚凌点点头,“说的很有道理。”

    孙泽有些腼腆地笑了笑,道:“所以,如果我们能让他们主动加快行军速度的话……”

    莫晓廷问道:“怎么让他们主动?”

    孙泽道:“如果我们佯攻距离这里最近的邺县,他们会不会赶着去支援?”

    莫晓廷扭头去看楚凌,想要知道她的看法。

    楚凌打量着孙泽好一会儿,方才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想法很有趣,邺县距离此处不到二十里,驻守的兵马也不多。你们两人谁愿意去拿下邺县?”

    莫晓廷眨了眨眼睛提醒道:“小将军,孙泽说的是…佯攻。”佯攻!假的啊!虽然邺县的兵马不多,但是他们现在也没有必要整个信州的招猫逗狗吧?

    楚凌道:“既然都要做了,干嘛不玩儿真的?更何况,就邺县那点人,还用得着你佯攻吗?”县城这种地方基本上的不驻军的,只是最近信州有些乱,才少量地派了一些兵马意思一下。并不是每一个县城都跟思安县一样,也正是因此他们才能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蔚县。

    莫晓廷和孙泽对视了一眼,觉得小将军说得好像也没错。真打假打不都是打么?

    “小将军,我去!”

    “我去!”两人齐声请战。

    楚凌看了看两人,沉吟了片刻道:“既然是孙泽的提议,那还是孙泽去吧。一切小心。”

    孙泽点了点头,拱手应是。莫晓廷没有抢到任务难免有些沮丧,楚凌斜了他一眼道:“都道这地方来了,你还怕没活干?”莫晓廷一想也对,立刻将方才那点沮丧抛到了脑后,兴致勃勃地问起楚凌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来了。楚凌看着他来得快去得更快的情绪,忍不住有些羡慕。到底都还是少年人啊。

    君无欢和云行月从信州城赶到楚凌等人所在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原本驻扎的大营已经消失无踪只留下一块空荡荡的野地。云行月有些惊讶,“怎么回事?难不成凌姑娘打算夜袭?”靖北军几乎都是新人,夜袭的难度还是相当大的。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君无欢道:“你非要先去信州见一趟南宫御月,现在好了…咱们来晚了人家都拔营走了。”

    君无欢倒很是从容自在,淡定地道:“你急什么?就算走了也会在这附近。找这么多的人的兵马还不简单?”

    两人说话间,已经有两个人影飞快地朝着这边掠了过来,“见过公子。”两个人还未走进,便已经停下了脚步躬身见礼。君无欢微微点头道:“阿凌他们去哪儿了?”

    两人将靖北军地动向告知,其中一人方才道:“公子,凌公子给你留了话。”

    君无欢有些诧异地挑眉,“阿凌知道我会来?”他可没有告诉过阿凌他会跟着来的。男子摇头,“属下不知。”君无欢点点头,问道:“阿凌要你带什么话?”

    男子道:“凌公子说,他可以应付,请公子旁观就好。”

    “哦?”君无欢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便明白了楚凌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去吧。”

    “属下告退。”

    等到两人退去,云行月方才问道:“阿凌这是什么意思?不让你插手?”君无欢道:“阿凌是想拿明王府的人练手,她以后要执掌靖北军,不可能一直靠我帮忙。趁着现在这个时候练练手也没什么坏处。”

    云行月翻了个白眼,“你一个生意人,打仗的事情上能给她帮什么忙?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君无欢回头,眼神悠然地扫了他一眼。云行月突然就悟了,道:“她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

    君无欢也不理他,转身慢悠悠的朝着方才那两个男子提供的方向而去。云行月气得在后面跳脚,“既然这样,你干嘛不告诉我?害的本公子还要在阿凌面前演戏!”生怕暴露了君无欢是沧云城主的事情。

    君无欢的声音也野地里传来,带着几分笑意,“阿凌说过了,是你自己笨。”

    “……”

    却说此时拓跋梁派出来剿灭靖北军的麾下将领余靖和明王府三王子拓跋祀却并不知道前方已经有人张开了一张大网等着堵他们了。出了上京之后两人一路快马即便收拢了兵马,便带着九万兵马直扑信州而来了。

    倒不是他们行军风格就是如此快如闪电,而是不得不为。

    拓跋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就派了两人离京,就是为了在事情闹大之前剿灭信州的叛军。如果他们晚了,就会给北晋皇留下插手地余地和攻击王爷的机会。所以余靖带着兵马一路上鲜少停留,就是为了能够尽快赶到信州。

    余靖能够受得了这样日夜兼程的行军,却不代表拓跋祀也能受得了。拓跋祀是明王府的三皇子,也是大王妃的嫡子。因为前面有个世子在,明王府并不指望他继承家业。拓跋梁忙于朝政无瑕教导儿女,大王妃却对这个小儿子十分疼爱。拓跋祀已经年近三十了,却连战场都没有上过一次。这在貊族权贵中间也是相当少见地。

    这一次拓跋祀明白是大哥不行了父王才给了自己这个机会,自然也是雄心勃勃地想要立下战功让父王另眼相看。但是有心是一会儿,能做到却是另一回事。连续数日的马背颠簸风雨兼程,拓跋祀早已经累的精疲力竭了。

    “余将军……”坐在马背上,拓跋祀有些灰头土脸地道,身上再也没有了第一天刚出上京时的意气风发。余靖侧首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口中却还是恭敬地道:“三王子,有何吩咐?”

    拓跋祀道:“已经这么晚了,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安营休息?将士们也受不了这样的奔波啊,若是累倒了,就算到了信州还怎么打仗?”余靖不以为然,“我貊族将士怎会如此不济?”

    拓跋祀脸上的笑容一僵,不过很快又消失了,补充道:“我说的是南军士兵。”

    余靖抬头望了一眼,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比起貊族骑兵,全靠双腿跑的南军确实要狼狈得多。但是……“三王子,王爷命令我们尽快赶到信州接手防务。别忘了,南宫国师还在信州呢。”

拓跋祀见余靖坚持,也只得作罢。毕竟余靖才是主将,他只是一个过来帮忙和旁观地。

    余靖见拓跋祀不再说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王爷当年也是骁勇善战,冲锋陷阵从不落人后的。怎么两位嫡出王子一个轻易就被个病秧子给抓了,一个连行军都受不了还怎么打仗?

    两人的心思对方自然都不知道,又在黑暗中赶了一段路。就在拓跋祀实在有些受不了的时候,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马蹄声,所有人精神都是一震。

    一个斥候骑着快马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启禀将军,前方斥候报:前方二十里邺县遭叛军围攻!”

    “什么?!”闻言,余靖大惊,“叛军竟然绕过了信州围攻邺县?信州的兵马在做什么!”

    斥候道:“信州南军前些日子接连惨白,兵力不济。且畏惧责罚军中常有士兵出逃。如今已经是一盘散沙,只怕是…无力抗衡叛军。”

    余靖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若是南军有本事剿灭叛军,王爷又何必派他千里迢迢的带兵来支援。

    深吸了一口气,余靖厉声道:“传令,全军加快脚步,前往邺县解围!”

    “是!”旁边的人沉声道。

    很快便传来了貊族军中独特的啸声,似在催促着人加快脚步一般。原本平缓前进地队伍有片刻的混乱然后果然速度加快了许多。

    楚凌站在山林中看着山下突然加快了速度地兵马长龙,站在她身后的莫晓廷道:“看来北晋人已经知道邺县被围攻的消息了。”楚凌点点头,道:“你记住,一旦南军的大部队过了谷口的岔路,就立刻带人冲下去将他们截断。若是南军回身反击,就将他们挡回去。如果他们不回击而是继续往前跑,就不用管他们,配合狄钧和段云,将貊族骑兵赶入河谷。”

    莫晓廷咬着牙重重地点头,又皱眉道:“如果南军一直往前跑,那孙泽就麻烦了。”那可是七八万的南军。”楚凌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能想到这点很好。不用担心,孙泽脑子灵活不会困守邺县的。”

    “那就好。”

    楚凌道:“去准备吧。”

    莫晓廷点点头要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小将军,你做什么啊?”

    楚凌看着山下的人流中的一个点,笑道:“我去…杀人。”

    杀人?杀谁?

    莫晓廷也顾不得多问,领了军令便飞快地转身走了。少年人,平生第一次遭遇大战,即便是在黑夜中一双眼睛也闪烁着熊熊火焰。

    楚凌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貊族兵马的队伍。直到前面的南军已经大半通过了前方通往河谷的岔路,神色这才渐渐的清冷专注起来,原本有些慵懒的姿态也变得笔挺紧绷。

    原本寂静地深夜里只能听见兵马前进的声音,突然一道火光在前方冲天而起。前方似乎出现了一阵骚乱。然后便传来了貊族兵马遇到敌袭时特有的警示声。

    余靖神色一变,“前面有埋伏?!”

    拓跋祀脸色也变了,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握着手中的弯刀警惕地看向四周。

    余靖轻哼一声,“好大的胆子,传令…困住,一个也不许放走!”

    说着便拍马向着前方而去。

    就在这时,嗖地一声羽箭破空的声音在夜幕中袭来。余靖反应很快,立刻就意识到对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保护三王子!”

    拓跋祀却没有余靖这样的反应,等他想要闪避地时候羽箭已经到了跟前。还是旁边一个侍卫见来不及保护拓跋祀,一刀砍断了拓跋祀座下的马腿才让他避过了这一箭。

    拓跋祀滚落到地上,很是狼狈。

    余靖没有功夫理他,只是吩咐道:“保护三王子,其他人跟我来!”便带着人匆匆往前面督战去了,拓跋祀被人从地上扶起来,恼羞成怒地道:“给本王子将那刺客抓出来!”

    “王子……”身边的侍卫有些担心,这乱军之中最忌多生事端。他们甚至都分不清楚,刺客是不是就混进了貊族骑兵之中,这个时候分散人手去抓刺客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只是拓跋祀刚刚丢了大脸,怎么能忍得住?

    “还不快去!”拓跋祀厉声道。

    侍卫无奈,只得拱手应是。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叫人,就见一个身形有些矮小消瘦地骑兵朝着这边过来,显然也是要往前面的战场赶去。别的倒没什么,貊族人虽然大多高大,却也有一些各自矮小的。不过他坐下那匹马倒似乎十分不错。拓跋祀也看到了,他刚刚失去了爱马,这匹马虽然不如他那一匹却也算不错了。便开口道:“你,下来!把马给本王子!”

    那人拉了一下缰绳,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又打马朝着拓跋祀而去了。

    “放肆!”拓跋祀微怒,“本王子让你下来!”

    只是片刻间那一人一马已经到了跟前,拓跋祀挥手想要身边的侍卫将人拉下来,旁边的侍卫却突然惊呼一声,“三王子,小心!”

    话音未落,寒光乍现。一道刀当空落下劈向了站在马下的拓跋祀。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依然二更,下午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