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4、人情冷暖(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上京皇城,明王府里。

    收到润州快马急报的消息,明王拓跋梁当场便气乐了。盯着手中的信函不知道看了多久,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这个蠢货!本王要杀了他!”还跪在堂中送信的信使闻言,忍不住抬头看了明王一眼,又飞快地底下了头。踌躇着低声道:“启禀王爷,小人来上京的途中,听说…听说……”

    “听说什么?”拓跋梁不耐烦地道:“不要吞吞吐吐!”

    信使道:“听说,巫将军已经被南宫国师杀了。”

    “什么?!”拓跋梁的心又是一沉,南宫御月素来不爱管这些事情,如果信州镇守将军真的被他杀了,那原因绝对不会只是因为他丢了信州的三个县城。别说是三个县,就算是整个信州都丢了南宫御月也未必会动怒。想起自己暗中派出去的那些人,拓跋梁凝气的双眉皱的更紧了,沉声道:“退下!”

    “是,王爷。”

    等信使退了出去,拓跋梁方才扫了一眼书房里的几个人沉声道:“信州出了乱子,有三座县城被人占了,信州镇守又被南宫御月给杀了,你们怎么看?”不等让人说话,坐在最前面的明王世子便抢先开口,道:“父王,区区三座县城不足为虑,想必那些乱贼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货色。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倒是派人去补上信州镇守的位置。”

    坐在他对面拓跋明珠也道:“父王,大哥说的不错。如果咱们晚了,只怕宫里那边就要派人补上去了。”

    虽然拓跋明珠是向着明王世子说话的,但是明王世子却显然并不想领情。冷飕飕地看了拓跋明珠一眼,没有说话。自从上次在乱军中被君无欢挟持然后扔给了拓跋胤,被救回来之后这位明王世子的性格就变得有些阴沉了。拓跋明珠现在非常不喜欢她这位兄长,当然从前也未见得多喜欢。

    拓跋梁扫了一双儿女一眼,目光落到了坐在拓跋明珠身边的百里轻鸿身上,道:“谨之,你是武将你怎么看?”

    百里轻鸿微微蹙眉,“我并不了解信州的情况。不过…能在短短时间内连下三城,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山贼土匪之流。”

    拓跋梁盯着他道:“谨之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立刻派兵平反?”

    百里轻鸿沉吟了片刻,道:“开春之后陛下打算对沧云城用兵,如果明王府在这时候派兵,赢了还好若是损兵折将只怕不妥。但若是放任不管任其壮大…只怕也是养虎为患。”

    明王世子不悦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这不是废话么?”

    百里轻鸿抬眼看了明王世子一眼淡淡道:“世子有何高见?”百里轻鸿在明王府书房里轻易不会发表意见,大家倒是也都能理解。毕竟身份尴尬,若是他出的主意成了别人未必会感激他,但若是败了,抨击怀疑的声音必然不绝于耳。只是这样的态度,在明王府众人看来,有时候未免让人觉得有几分消极怠工的意思。

    拓跋梁皱眉道:“本王也想听听谨之的意见。”

    百里轻鸿抬头看了一眼拓跋梁,思索了片刻沉声道:“眼下此事若闹大了,有损王爷威信。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暗地里扑杀了这些反贼。王爷可暗中令润州镇守调兵与信州兵马回合,镇压反贼。”

    拓跋梁摇了摇头,“原本此事可行,但是,昨日本王收到润州镇守消息,沧云城竟日蠢蠢欲动,似乎有往东扩张之意。”

    百里轻鸿沉默了良久,方才抬起头来,道:“王爷可有想过,如果沧云城吞并润州之后会如何?”

    拓跋梁神色微沉,作为一个北晋王爷,他自然不喜欢听到被人吞并自己的领退的事情。虽然那领土早在十多年前也并不是属于他的。虽然不悦,拓跋梁却也没有动怒,沉声道:“你的意思是……”

    百里轻鸿垂眸,“这支兵马短短时间内异军突起,连下三城,至少领头的人绝不是寻常人物。信州不过方寸之地,哪里来的这么厉害的人物和兵马?沧云城这个时候本该小心戒备,提防朝廷兵马。他们却反而主动往东扩张。会不会,信州境内的这支兵马本来就跟沧云城有关系呢?”

    “若是如此……”拓跋梁脸色微沉,这些年一直只守不攻的沧云城主只怕是已经厌倦了伏蛰,想要出来做点什么了。

    百里轻鸿继续道:“王爷现在要担心的还不是信州的事情。”

    书房里三人齐齐看向百里轻鸿,“哦?还有什么事本王需要担心的?”

    百里轻鸿露出一个莫名的笑意,目光注视着拓跋梁道:“这些年,北方只有晏凤霄和谢廷泽坚持与北晋对抗,之后谢廷泽兵败不知所踪,整个北方反抗北晋的势力更是几近土崩瓦解。但是现在,如果突然出现一个沧云城以外的势力,连战连胜而朝廷又不能迅速的剿灭。王爷说…别的人,会不会死灰复燃?”

    拓跋梁眼神一厉,他当然知道百里轻鸿说得没错。虽然貊族北方已经十余年,但是那些暗地里想要反对貊族的人却从未消失过。有灵苍江以南的南朝存在,北方又还有沧云城的存在,永远也不可能让所有的天启人甘心诚服的。这一点,沧云城的影响力甚至比南朝更大。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很多人根本没见过沧云城主,但是北方的老百姓几乎没有人没听说过沧云城主名字的。从某方面说,沧云城在那些被蹂躏的天启百姓的眼中,是类似于圣地的存在。

    拓跋梁手指抓着身边的扶手,剑眉紧皱显然是在思考着百里轻鸿的话。对面的明王世子眼神阴郁的扫了百里轻鸿一眼,被拓跋明珠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也让明王世子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自从上次被俘,明王世子在上京皇城的权贵中就几乎成了笑话一般的存在。虽然拓跋胤最后并没有杀他却也没有让他好过,明王世子被拓跋胤挑断了一条腿上的经脉,正好跟拓跋罗断了的那条腿是同一边。

    貊族崇尚英雄,而一个断了一条腿的人显然是不可能成为马背上的英雄的。明王世子心里明白他世子的位置已经不稳了,父王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废了他,只是因为看在母妃的面子上以及暂时还没有找到更合适的人选而已。

    百里轻鸿的目光在明王世子的断腿上一飘而过,神色依然淡漠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做一般。明王世子眼神蓦地狠厉起来,死死地瞪着百里轻鸿。

    “大哥,你老是盯着谨之做什么?”拓跋明珠有些不悦地道。

    拓跋梁回过神来,不悦地扫了一眼有些争锋相对的儿女。沉声道:“好了,谨之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还有功夫在这里窝里反!”拓跋明珠立刻道:“父王,女儿知错了。若真如谨之所说,那今年……”

    拓跋梁冷声道:“今年只怕是不会好过啊。不过,本王倒要看看那些天启人有几个胆子有多少能耐敢与我貊族铁骑对抗!明日早朝本王便启奏陛下,密切监视各地天启人,但有异动,一律杀无赦!”

    拓跋明珠皱眉道:“陛下只怕未必会听父王的。”如今朝堂上的虽然看似和谐,但是皇帝和明王之间的明争暗斗却从未停止过。自从上次宫变之后,皇帝的身体就一直不好,加上大皇子重伤残疾,导致北晋皇一派的实力大减。若不是有拓跋兴业坐镇,说不定真让拓跋梁和拓跋胤坐上皇位了。

    但是,北晋皇身体不好难以应付朝政,拓跋胤天生便是武将之才不适合皇位。其他皇子各怀心思勾心斗角难成大器。许多人心中都明白,若是皇帝一派不能出来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下一个皇位继承人只怕不会在各位皇子中选出了。

    拓跋梁道:“事关貊族的天下,陛下想必会有决断的。”

    北晋皇确实眷恋皇位更想要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他毕竟不是个昏君。

    思索了片刻,拓跋梁道:“传本王命令,命余靖将军率军前往信州平乱…三王子随行。”迟疑了片刻,拓跋梁还是加上了一句,并没有看到旁边明王世子的神色变化。

    又看向百里轻鸿道:“开春之后出征沧云城势在必行,不要让本王失望,更不要…让拓跋胤占了便宜!”

    百里轻鸿微微扬眉,“战功和拓跋胤,到底要哪个?还请王爷示下。”

    拓跋梁脸上露出一丝怒意,拓跋明珠连忙道:“父王,谨之的意思是,若是两件事有了冲突……”拓跋梁垂眸,显然是在进行激烈的挣扎,不知过了多久方才抬起头来盯着百里轻鸿的脸,慢慢道:“若能杀了拓跋胤,自然是最好。”

    “遵命。”百里轻鸿垂眸,淡淡应道。

    所谓的雄才大略,在个人利益面前…也不过如此。

    从书房出来,拓跋明珠在门口又被明王世子阴阳怪气地挤兑了几句。拓跋明珠自然不会甘心被挤兑,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她这个大哥是她同母的哥哥没错,但是三王子同样也是与她同母所生。无论是谁成为明王世子,对拓跋明珠都没什么影响。更何况……

    “大哥这些日子,脾气越发的古怪了。”拓跋明珠不悦地道,“简直跟疯狗一样。”

    百里轻鸿淡淡道:“心情不好吧。”

    拓跋明珠轻哼一声道:“他自己无能被君无欢抓住了羞辱,还能怪别人不成?我们还没有怪他丢了明王府的脸,害的父王功亏一篑呢。”百里轻鸿看了她一眼道:“别在这里说这些,回去吧。”

    拓跋明珠点点头,含笑拉着百里轻鸿走了。

    两人离开了片刻后,一个妖娆的身影从不远处的花丛后面走了出来。望着两人远处的背影,偏着头微微勾起菱唇一笑,“这个陵川县主…有点意思啊。陵川县马也……呵呵,公子说得不错,明王府果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说罢,她也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去。方向却是朝着明王世子离开的方向而去的。

    大皇子府

    拓跋罗坐在一张轮椅里晒太阳,他原本带着几分温文贵气的容颜不过短短两三个月就添上了几分寥落和苍伤。

    贺兰真将一件厚厚的狐裘披在他的肩上,道:“王爷,小心着凉。”

    拓跋罗拢了拢肩头的狐裘,抬头对她一笑,“多谢。”

    他的腿伤得比明王世子更重,虽然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依然不能下地行走。天启人总说人情冷暖,他如今才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自从他伤了腿,他就再也不是曾经的北晋大皇子了。就连曾经对他无比看重的父王也只是派人来看了看送了一些东西之后再无任何过问。除了拓跋大将军那样对权势名利毫无兴趣的人以及四弟和十七弟,真正还关心这他的也就只有这个才刚刚成婚不就的王妃了。

    拓跋罗原本并没有指望贺兰真会留下,贺兰真是漠北公主,漠北势力强盛而无论是漠北还是貊族都从未要求过女子从一而终。事实上,自从她伤了腿,漠北便有使者上门来过,用意不言而喻。与拓跋罗分开之后贺兰真依然还能找一个皇子嫁了。那些想要漠北支持的皇子们自然也不会介意贺兰真曾经嫁过人这个事情。但是贺兰真却直接将人赶出去了,之后再也没有说过什么。

    贺兰真对他笑了笑道:“四弟来了,王爷要见见么?”

    拓跋罗点头,“请四弟进来吧。”

    片刻后,拓跋胤便被人领进了花厅,身后还跟着拓跋赞。

    “四弟来了,坐下说话。阿赞怎么也来了?”拓跋罗对两人笑笑点头示意两人坐下说话。拓跋赞看了看拓跋罗,小声道:“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大哥,我跟四哥来看看你。”

    拓跋罗道:“听大将军说你这些日子长进了,这很好,你也该长大了。”

    拓跋赞抿着唇没说话,这两个月他也沉稳了不少。

    拓跋胤坐了下来,看着拓跋罗道:“大哥,你可还好?”

    拓跋罗笑道:“我有什么好不好的?倒是你…这些日子难为你了。”原本北晋皇并不看重拓跋胤,大多数时候将这个儿子当成了拓跋罗的附属的。但是一场宫变大约是让北晋皇感到十分不安,倒是对手握兵权战功赫赫的拓跋胤多了几分倚重。但是也别觉得这就是对拓跋胤好,北晋皇倚重归倚重,却半点没有让拓跋胤插手朝中政务的意思,明显是将他当成一个单纯的武将来用。这让拓跋罗不得不为弟弟感到担心。

    拓跋胤道:“过些日子我便要出征了,我有些担心大哥这里。”

    拓跋胤向来对拓跋罗是有话直说,拓跋罗也习惯了笑道:“我如今这个样子,也威胁不到别人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见拓跋胤皱眉,拓跋罗道:“倒是四弟你,这次出征千万要小心。”

    拓跋赞道:“大哥,你是怕有人要害四哥?”拓跋胤早几年也常年出征在外,大哥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所以这个小心自然不是指他在战场上会怎么样了。

    拓跋罗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在明王的眼中四弟都是大敌。”

    提起明王,拓跋胤眼底也多了几分冷意道:“拓跋梁以为只有他要算账么?”

    拓跋罗轻笑一声,道:“阿胤,朝堂上的事情不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那么简单。原本你不喜欢这些我也不跟你说,但是现在……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了。”

    拓跋胤眼神一黯,望着拓跋罗道:“大哥,你的腿,我会想办法的。”

    拓跋罗摇摇头并没有将他的话当真,他的腿伤得有多重他心知肚明。拓跋胤沉声道:“我知道有一个很厉害的神医,只要能找到他,我定然将他带回上京来!”

    弟弟的心意,不管怎么说拓跋罗还是领受的。只是叮嘱道:“出门在外,还是要将心思都放在军中,莫要耽误了正事。最重要的是…小心百里轻鸿。”百里轻鸿这个人,直到现在拓跋罗都没有琢磨明白。如果是从前,百里轻鸿不显山露水他也就懒得琢磨了。但是如今,明王明显是要重用百里轻鸿,就让拓跋罗不得不多想了。

    拓跋胤点头,“我知道了,大哥放心便是,我走的时候将麾下护卫留下给大哥。”

    拓跋罗想起拓跋胤对百里轻鸿的敌意,想来他也不会对百里轻鸿降低了戒备,便也放下了心来。

    坐在旁边的拓跋赞左右打量着两人也不插话,只在拓跋胤说他要出征的时候眼神闪了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题外话------

    今天依然万更~二更下午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