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3、什么都没看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出了小院,便一路回县衙去了。如今条件有限,也还远没有到能够追求享乐的时候,楚凌一行人便依然还是住在县衙里。所幸县衙的面积不算太小,不太讲究的话倒也勉强住得下。

    雅朵如今有了事情忙碌,倒是忘记了突然从之上京来到信州人身地不熟的紧张,每天都过的十分充实满足的。即便是楚凌成为了靖北军的首领,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笙笙可是拓跋大将军的亲传弟子,有什么做不到的?若说整个蔚县谁对楚凌最有信心,只怕不是君无欢和叶二娘等人,而是雅朵了。

    不过雅朵并不想要拖楚凌的后腿,所以才努力找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来做。

    原本段云还有些担心她,不过相处了一段日子以后倒是觉得这个有貊族血统的小姑娘挺不错的。至少是全心全意向着小寨主的,便帮她在秦知节面前说了两句话,才让秦知节放心的将事情交给她做的。

    “阿凌,段公子说等我们什么时候去了信州,纺织印染的作坊就可以开起来了。我们会去信州吗?”雅朵挽着楚凌的胳膊一起踏入县衙大门,兴致勃勃的问道。

    楚凌看了看雅朵,发现她脸上全然没有担心纠结的神色,轻笑道:“自然会的,阿朵想去吗?”

    雅朵点头道:“阿凌想去,我自然也想去。以后阿凌就负责带兵打仗,我负责给你们做衣服赚钱。”

    楚凌含笑摇了摇头,有些好奇地道:“你最近好像跟段云关系很不错?”雅朵想了想,点头道:“段公子也很照顾我。”楚凌道:“那就好,正好我经常事忙也怕没人照顾你,回头我要去好好谢谢段云。”

    雅朵不以为然道:“我谢过段公子啦,他说都是自己人,没关系的。”

    楚凌道:“你这些年做生意肯定也知道人情往来的事情,不能人家说没关系咱们就当不知道啊。而且,中原人总是很客气的,也许他只是在跟你客套一下呢。”雅朵想了想,觉得好像确实如此,这才点头道:“那好吧,等我熟悉了以后就不会再麻烦段公子了,人情我也会还回去的。”

    楚凌深感,她好像教坏了一个单纯的小幼苗。

    “…那君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两人刚走进内院,就听到几个偷懒的丫头婆子躲在避风处说闲话。楚凌原本也没有在意,却正好听到他们提起君无欢,立刻拉了雅朵一把两人在原地站定了。

    一个年轻媳妇红着脸道:“不管那君公子是什么,总归…那样好看的男子这世间只怕是难得一见了。”

    另一个丫头不服地道:“那也未必,之前那位明公子,云公子,还有段公子,不也很好看么?”

    年轻媳妇挥挥手道:“好看是好看,那也不能跟君公子比。”

    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婆子摇头道:“你们这些丫头片子,就知道看男人好看。我看那君公子看起来病病殃殃的,整日待在院子里什么也不做,只怕没什么出息。”

    小姑娘只管人好不好看,哪里管什么出息不出息的?就算是出息也跟她们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啊。

    “听说,这些人都是小寨主的朋友,小寨主的朋友可真是都长得很好看啊。”

    “可不能再叫小寨主了,以后要称呼小将军了。”旁边的人提醒道。

    一群羡慕花痴的声音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一个女声轻哼了一声道:“什么小将军,看起来不过才十几岁还是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做这靖北军的小将军,就算要选首领,也该是大寨主才对啊。”说话的是一个身形窈窕清瘦的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不过发髻却还是闺中女子的模样。这个年纪的女子,除了叶二娘祝摇红这样的江湖女子,可鲜少有还待字闺中的。

    之前说话的婆子连忙伸手要捂她的嘴,小声道:“你这丫头疯了,这种话也敢乱说。这都是上面的大人们的事情,咱们在这府中好好做事,有吃有喝就是万幸了。”

    那女子拉下了婆子捂着自己嘴的手,道:“有吃有喝?还不知道能到什么时候呢。说不定哪天朝廷的兵马过来,咱们这蔚县可就…听说,貊族人打赢了仗,可是要屠城的。”

    闻言,原本还聚在一起八卦碎嘴的少女媳妇们纷纷花容失色。她们虽然年纪小,却有不少都还记得当初貊族刚入关的时候的惨状。所以这女子说屠城什么的,她们是真的相信的。

    “不、不会的!小将军…那么厉害,那些貊族人打不过的。”有人颤声道。

    那女子瞥了她一眼,道:“你们懂什么,现在是貊族人的兵马都不在信州。等到貊族的兵马来了,咱们这小小的县城能抵什么用?到时候…上面那些大人物打输了带着人就跑了,可怜我们这些……”女子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望着眼前的眼睛蓦地睁大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失措。

    众人见她如此,连忙跟着转身看过去,就看到楚凌和雅朵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屋檐下看着她们。

    “你们怎么了?”楚凌漫步走过去,笑吟吟地问道。

    那女子脸色惨白,双膝一软颤抖着跪了下去,“奴婢…奴婢信口胡说,求小将军饶命!”

    “信口胡说?”楚凌微微扬眉,女子趴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奴婢…奴婢只是一时嘴快,求小将军饶了奴婢这次。”

    楚凌却没有再去看她,而是侧首看向旁边的人,问道:“她是什么人?做什么的?”

    几个丫头纷纷摇头,小声道:“看…这位姐姐有些眼熟,想必是新来的。”

    楚凌轻笑一声,这个时候县衙里竟然还会进新人?之前那说话的婆子连忙也跟着跪了下来道:“小…小将军,是我、不,是老奴带她进来的,这是我家儿媳妇,老奴想着带她进来,谋个差事。”

    雅朵走到楚凌身边,有些好奇地道:“儿媳妇?她看起来…不是个姑娘么?”雅朵虽然对天启的文化不甚了解,但是姑娘家和妇人的发型不一样还是知道一些的。

    那婆子道:“过些日子就成婚。”

    楚凌点了点头,蹲下身来看着那女子问道:“你是从哪儿来的?”

    女子不敢抬头,颤颤巍巍地道:“我,奴婢是从外面来的。家在…在家城外杨家……”不等她说完,楚凌便道:“我怎么觉得你的口音有点上京的味道呢?”

    “不……”女子连忙道:“小、小将军说笑了,奴婢,奴婢不知道什么上京。”

    楚凌点点头,道:“不知道啊,不知道最好。正好我身边需要个丫头,你跟我走吧。”

    “奴…奴婢……”女子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楚凌,正好对上她笑吟吟的眼眸连忙又低下了头小声道:“奴婢遵命。”

    楚凌站起身来,那女子连忙也跟着站起身来。众人还没来得及羡慕她的好运气,就见那女子突然一把朝着站在楚凌旁边的雅朵抓了过去。

    “啊?!”

    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雅朵却没有慌乱,一咬牙抽出腰间的匕首就朝着那女子的脸上刺了过去。

    她的身手不如那女子,但是身为女子无论是什么身份对自己的脸都是看重的。那女子身形果然顿了一下,伸出去的手改变了方向想要去抓雅朵刺出来的匕首。肩膀却被楚凌一掌拍的几乎肩骨碎裂,直接撞飞了出去。

    女子撞倒在墙边,爬起来就想要跑,楚凌手中却已经多了一条长鞭。长鞭一抖缠上了女子的一条胳膊将她拉了回来丢在了跟前的地上。

    楚凌站在她跟前,对她淡淡一笑道:“家在城外?我倒是不知道一个普通的村姑身手都这么好了。说说吧,哪一道的?”

    女子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是用眼神狠狠的瞪着楚凌在没有了方才的柔若无害。那替她说话的婆子早就吓得坐倒在了地上,根本无法应付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

    楚凌侧首看向雅朵。“阿朵,有没有吓到?”

    雅朵笑道:“我没事,阿凌别担心。你有事要处理,我去找秦大人说些事情。”

    楚凌点了点头道:“小心点。”看着雅朵脚步轻快离去的背影,楚凌思索着是不是应该给雅朵找两个侍卫什么的?不过这样的话似乎太显眼了一些……摇摇头,还是再等等吧。

    “小将军,我们……”几个碎嘴的丫头也回过神来,纷纷上前来请罪。

    楚凌扫了他们一眼,淡然道:“以后好好做事,别总是碎嘴。”

    “是,小将军。”众人如获大赦,纷纷起身告退。楚凌拎着那女子带着那已经吓得魂不守舍的婆子便往主院里走去了。

    如今郑洛叶二娘狄钧都在外面忙着,留在县衙的就只有一个窦央和段云。两人见到被楚凌扔进来的女子都吓了一跳,窦央道:“小五,这是什么?”

    楚凌笑道:“三哥,多明显啊,这是个女人啊。”

窦央无语,“我是问她是什么人?”

    段云看了看,道:“是谁派来的细作吧?”楚凌对段云竖起了大拇指,笑道:“既然小段你这么聪明,这个女人就交给你啦。把她的底细问出来,另外,这府里府外的,最好也清理一下。”

    段云默默地看了她一眼,道:“小将军,我只是个账房。”

    楚凌有些郁闷,“话说,你们叫我就叫我,为什么总是喜欢加一个小字?”

    段云沉默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很清楚。

    因为你看起来就很小。

    楚凌忍不住磨牙,行吧,小就小吧,就当是称赞她年少有为好了。

    窦央看着那女子皱眉道:“这么快,都有细作混进府里来了?”

    楚凌点头道:“难免的,以后只会更多。这一个…应该是明王府的人吧?”

    “信州是明王府的地盘。”窦央点点头道,“倒是有这个可能。我去找秦大人,跟他商量一下这个事情。”窦央如今做事也有几分雷厉风行的意思,话音刚落人就已经站起身来走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也没有拦他。而是扭头看向段云,笑眯眯道:“小段呐。”

    段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小将军,有事您吩咐。”

    楚凌道:“你看啊,咱们现在人手不足,大哥二姐他们每天都忙得团团转。”

    段云道:“我也很忙。”为了加强自己的语气,段云还拿起手里的账册晃了晃表示自己并没有闲着不做事。楚凌撑着下巴看着他道:“但是我觉得,你可以做一点算账以外的事情。”

    段云沉默了一下道:“属下才疏学浅,就只有算数还能拿得出手。而且,我也有帮秦大人整理东西。”所以我真的没有吃白饭。

    楚凌微微眯眼,道:“你知道的,眼下靖北军一共十二万兵马。分别由葛统领,大哥,四哥还有我自己带着。突然扩充兵马并不是什么好事,葛将军那里我不担心他,大哥性格豪迈却不莽撞,又有二姐辅佐,我也不担心。但是四哥那里……”

    段云放下手中的笔注视着楚凌,“如何?”

    楚凌叹了口气道:“四哥那里缺一个随军军师。”

    段云皱眉道:“多谢小将军抬爱,不过属下平生从未上过战场,更没打过仗。”楚凌也不在意,“没关系,现在大多数人都没打过仗,打仗这种事情么,打着打着就会了。至少兵书你读的比他多,性格比他稳。”

    段云道:“既然小将军觉得我比四…狄统领厉害,还要他做什么?”

    楚凌摊手道:“谁让你是个弱书生呢,你要是能压服军中那些人的话,我让四哥给你当副将啊。”

    段云顿时哭笑不得,“小将军,你这样随意就不怕狄统领伤心么?”楚凌道:“四哥只要能上战场就高兴了,不让他打理那些琐事说不定他更高兴呢。小段,咱们都这么熟了,行不行给句话呗。”

    “不……”段云话还没说完,楚凌笑吟吟地悠然道:“我这里不喜欢否定的答案。”

    段云果断地闭嘴,那你问我干什么?

    见段云一脸无话可说的表情,楚凌叹了口气,道:“小段,你也体谅我一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要是可以我当然希望我手底下连个算账的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随便抓看门的过来都能独当一面。但是现在不是没这个条件嘛。等以后有人了,不管你是喜欢深藏功与名还是单纯的喜欢算账,都可以商量的。”

    段云有些无奈,“小将军,属下自问只是多读了一些书而已,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认为我是深藏不露的高人?”他到底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让这位小将军注意到了。

    楚凌微笑,“这个啊,我有特殊的识人技巧啊。小段虽然你已经尽量低调了。但是…一看就不像是普通的读书人啊。最重要的是,我先前在上京的时候,仿佛看到一个跟你长得有点像的人。”

    段云闻言,神色却是一僵。

    抬眼见楚凌正定定地望着他,立刻垂下了眼眸道:“段某孤家寡人,想必是相貌平庸才让小将军觉得跟人长得像。”

    楚凌道:“小段太谦虚了,你这相貌怎么也称不上平庸啊。而且,那个人恰好也姓段,我想着是不是你失散已久的亲人呢,要不找君无欢帮你找找?”

    “不用!”段云咬牙道,“我答应小将军的要求,以后可以不提这事儿么?”

    楚凌愉快地点头,“当然没问题。”

    段云轻哼一声,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抱着就往外走了。

    楚凌也不生气,只是看着他笑眯眯地道:“小段,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虽然我确实认识一个姓段的人,不过他跟你长得也不太像。”

    “……”段云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了。

    好像把怀里的一堆账本全部砸他脸上!

    片刻后,有人进来将那地上的女子和那婆子带了出去。

    楚凌托着下巴看他离开的背影,轻叹了口气。

    算起来,她跟段公子好像还有点亲戚关系啊。

    “阿凌,你们这黑龙寨倒是有些卧虎藏龙啊。”门外传来君无欢含笑的声音。楚凌抬眼,长离公子一身青衣风采翩然地走了进来。楚凌看了看他的脸色,蹙眉道:“你的脸色不太好。”

    君无欢摇摇头,“昨晚睡得晚了些。”

    楚凌道:“等云行月回来,让他看看吧。”

    君无欢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走到楚凌身边坐下,道:“这个段云,是襄国公府段家的人?”

    楚凌道:“八九不离十吧。”

    君无欢看着他,“我倒是有些好奇,阿凌是怎么知道的?当初沧云城也派人查过黑龙寨,连明鉴司的人都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楚凌笑道:“那是因为他够低调,不过他先前跟我说了一些东西,明显就不是寻常人家能知道的。听说,段家当年南迁的时候,丢了一个小儿子。”

    “就这样?”君无欢有些不信。

    楚凌道:“我当然不可能认定了,我刚才是诈他的。他明显知道先前襄国公去过上京。当年上京能清楚地知道君家的事情,又姓段的人应该也不多吧。方才可是他自己先认输的。”

    君无欢笑道:“是阿绫聪明。”

    楚凌轻哼一声,偏过头靠在君无欢肩膀上忍不住叹了口气,“好累。”

    君无欢伸手扶了一下她,柔声道:“累了就好好休息。”

    楚凌睁开眼睛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是故意非要抢人所难,但是你看我这边忙得头都快要炸了,他在那里慢悠悠地给我算账,还有功夫撩姑娘,不抓他抓谁啊?”

    君无欢低头看看楚凌,眼睛下方果然已经有一片阴影了。显然已经不是一天没有睡好了。轻叹了口气,道:“我真有些怀疑,让你接下这些事情到底对不对了。”

    楚凌眼皮又垂了下去,有些含含糊糊地道:“哪有什么对不对?你劝不劝我,其实也是一样的。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做。更何况…当初攻打蔚县的决定是我定的,总不能做到一半就扔下不管吧。”

    君无欢点了点头,看着她的眼神里有欢喜,有欣赏,也有怜惜。

    半晌才轻叹道:“阿凌,这世道…能力越强的人越辛苦。我倒是希望你没有那么厉害才好。”

    楚凌轻笑一声,“我若没有那么厉害…怎么能遇上长离公子?就算遇上了、也是路人吧?我从来不看什么…霸道将军小白妻、麻雀变王妃…厉害的人只会跟厉害的人玩儿……”

    君无欢愣了愣,认真地理解了一番楚凌的话,方才哑然失笑。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也许…阿凌说得没错,不过,我总是会心疼的。”

    楚凌已经睡得有些昏昏沉沉了,“别说话,吵!我睡一会儿…还要、干活儿呢。”

    “睡吧。”君无欢轻叹了口气,低头看看她靠在自己身上的模样,这个姿势睡过去一会儿醒来脖子都要僵硬。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起身来,然后才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楚凌睁了一下疲惫的眼,君无欢柔声道:“没事,睡吧。”

    楚凌点了点头果然睡了过去,君无欢抱起她往里间走去,才刚越过书桌就看到段云匆匆从外面走了过来。还没进门就看到这一幕立刻停下了几步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们,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无比诡异。

    君无欢淡淡瞥了他一眼,抱着楚凌转身进了里间。将人放在了里间专门用来小憩的软榻上,拉过被子盖上还细心的掖好了被角,君无欢方才起身走了出去。

    可怜的段公子还站在门口出神,就连脸上的表情都跟君无欢进去之前一模一样。

    君无欢淡定地道:“段公子,何事?”

    段云终于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道:“哦,我有点东西忘了拿。过来…过来取东西。我刚才……”段云想说他什么都没看见,又觉得太傻了干脆闭口不言。

    君无欢也不在意,含笑让到一边道:“请便。”

    段云连忙进来,走到自己之前坐的桌案后面,一阵乱翻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便匆匆告辞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差点绊倒了脚下的门槛。君无欢神色从容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也不解释。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既然是出身世家,这也未免太不淡定了一些。”

    此时一脸纠结的段云正抱着账本快步疾行: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