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2、靖北(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又跟四人提了黑龙寨的名号的问题,四人都觉得有道理。不过具体要改个什么却还得想一想。按郑洛的意思,就让小五自己决定就好了。郑洛是个很正直豪爽的人,既然决定了想要将当家的位置让出去,就不会再留恋太多。

    不过改名字也确实是一个大事,最后大家还是决定都各自回去想一想再说。

    楚凌去找君无欢的时候,君无欢正在书房里跟明遥议事。明遥毕竟是沧云城的明鉴司主事,并不能长久的停留在蔚县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城主大人自己可以任性,但是下面的事情总是要有人做吧?

    看到楚凌进来,君无欢将手中的卷宗递给了明遥,很是无情地道:“你可以走了。”

    “……”明遥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对楚凌拱手很是恭敬地道:“凌公子,这些日子叨扰诸位寨主了。在下今日便先行告辞,有缘再见。”楚凌点头笑道:“是我们劳烦明公子了才是,明公子现在就要走?”

    明遥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东西,笑道:“有些琐事需要处理。告辞。”

    楚凌与他道了告辞,目送他出去方才回头道:“我怎么觉得这位明公子的笑容有点奇怪?”

君无欢笑道:“也没什么奇怪的,他想到眼前站着的是未来的城主夫人,自然免不了也恭敬一些。”楚凌对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城主夫人?我跟晏城主不过是数面之缘,可当不起啊。”

    君无欢幽幽道:“阿凌前两日刚应了我,这就要反悔了么?”

    看着眼前的男子一脸“你负心薄幸”的表情,楚凌就忍不住想要伸手往他脸上拍两下。盯着君无欢的脸看了半晌,楚凌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只要一想到你就是晏翎,我就有一种憧憬幻灭的感觉。”

    “这是为何?”君无欢不解,起身拉着楚凌到一边坐了下来。

    楚凌道:“我一直觉得,二十年后晏翎会长成我师父那样。长离公子,你觉得你会变成那样么?”

    君无欢望着她的眼神更加复杂纠结了。

    “……”所以,阿凌你到底是真看中晏翎,还是觉得晏翎像你师父?长离公子觉得,自己当年隐姓埋名弄出个沧云城主的身份,可能是哪里做错了。

    轻咳了两声,君无欢道:“阿凌,其实我也是个正直威严的人。另外,你觉得晏翎和拓跋兴业好,可能是因为你…呃,想念血亲长辈的缘故?”知道楚凌不想提她那位远在南朝的父皇,君无欢斟酌着换了一个词儿。

    楚凌无言:想太多了,她亲爹是个看起来威严的逗比。

    挥挥手,楚凌表示不讨论这个问题,将郑洛之前的意思跟君无欢说了一遍。君无欢微微蹙了下眉倒是没有反对。点头道:“郑寨主是个好人。”

    “嗯?”楚凌诧异地看着他,“这就是你的想法?”

    君无欢笑道:“这世上的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大多能做一做英雄。但是若有了些什么的时候,想要让他们放弃自己手里的东西给别人,那是千难万难的。郑寨主能看得清自己,还能如此洒脱的放手,不是好人是什么?”

    楚凌道:“所以,你也认为大哥他……”

    君无欢摇摇头道:“若是太平盛世…不,太平盛世郑寨主这样的性子也更适合过太平日子。勾心斗角,筹算谋划这些事情都不是他能做的,这太为难他了。反倒是如今乱世,拼一拼或许能留下个身后名声。但是…他确实不适合当家做主。以阿凌的眼界,若不是看明白了这一点,当初何必劝他带黑龙寨投靠沧云城。只是…沧云城让阿凌失望了,实在是抱歉的很。”

    楚凌蹙眉道:“我倒是不介意女子的身份如何,只是实话实说我并没有如今就招兵买马占地为王的计划。”

    君无欢笑道:“两个月前,阿凌想过你会攻打蔚县么?”

    楚凌摇头,自然不会。

    君无欢点头道:“这就是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的事情。或许我们原本有更周全的计划,但是计划未能成行之前终究只是计划而已。顺势而为,阿凌应当明白这个道理。”

    楚凌挑眉道:“这么说,你是不介意我接受黑龙寨了?”

    君无欢道:“我为何要介意?只要阿凌愿意就好。”

    楚凌道:“若是将来黑龙寨实力强盛,甚至与沧云城争锋,你觉得我们还能如现在这般相处么?”君无欢忍不住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靠着他的肩膀低头闷笑了两声。方才道:“大不了,到时候我带沧云城投靠阿凌便是了。”

    “……”楚凌动了动,直觉不太喜欢这个姿势。长离公子,沧云城主,你能有一点当世豪杰的样子么?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靠在楚凌耳边轻声叹息道:“阿凌,虽然你性子看着爽朗外向,但是想的事情却总是比旁人多得多。旁人走一步看十步已经了不得了,你却是还没走就已经看到头了,你这样,不好。不累么?”

    楚凌沉默了片刻,“你比我好多少?”她确实是习惯了如此,并不是她多心多疑,而是习惯了做一件事情之前提前预估好未来走向,可能发生的变故,可能会有的代价等等,只有这样才能让事情在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尽量将牺牲减轻到最小。

    君无欢叹了口气,轻声道:“阿凌说的是,不过我也做了一件不管不顾不看将来的事情。感觉好像还不错。”

    楚凌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轻笑一声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脸颊笑道:“感情的事情不算,君无欢我从不怕为了感情付出任何代价,既然应了就绝不后悔。”她不是真的十三四岁春心萌动的豆蔻少女,自然知道人世无常,感情的事情也不可能说你两情相悦了就肯定能白首携老。但是楚凌却从不会觉得害怕担忧,无论以后发生什么,她此时跟君无欢在一起是真心欢喜的,就足够了。

    但是,感情是自己的事情。黑龙寨的事情却要牵扯别人的命运,甚至不仅是黑龙寨还有沧云城的命运,楚凌不可能不考虑。

    君无欢听了她的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我知道,阿凌会做出合适的决定的。无论阿凌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嗯。”楚凌点了点头,“谢谢你,有你在……”

    “我说过,我会陪你的。”君无欢道。

    楚凌并不是个拖拖拉拉的人,将自己独自一人关在书房里沉思了一天之后楚凌便做出了决定。同意了郑洛的提议,接受黑龙寨。听到楚凌的回复,郑洛欣慰之余也松了口气。同时难免也有几分愧疚,小五能力出众是真的,但是年纪小也是真的。接受了黑龙寨,或多或少肯定会给她和君无欢的关系带来一些不太便利的麻烦。

    至少,长离公子总是不能昭告天下他喜欢上了一个少年吧?

    叶二娘有些忧心,拖久了两人的事情会不会生出什么变故。但是看着楚凌和君无欢平时相处的模样,又觉得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楚凌接受黑龙寨之后,便宣布黑龙寨更名为靖北军。同时,带人驻扎在思安一带的葛丹枫也公开表明驻扎思安的南军归顺靖北军。一时间,整个信州包括信州附近的州府哗然。快马急报的信函一封接一封地往上京传送。但是却始终没有哪一路兵马轻举妄动征讨靖北军。

    一来有心帮忙的润州镇守军被沧云城牵制,别的几个州却跟明王府无关,甚至有北晋皇的心腹镇守,要不要替明王府收拾烂摊子自然还要看上面的意思。靖北军虽然看起来声势不小,其实也没有多少人真放在眼里。毕竟也只是占了三个县而已。大多数北晋将领听闻此事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将楚凌和靖北军视为大敌,而是骂镇守信州的巫将军太过废物!

    二来却是都知道南宫御月如今正在信州养伤,这位尊神是谁也不想去招惹的。到时候不管能不能平乱吧,说不准他一个心情不好自己就人头落地了。

    因为这两点,大多数人自然也都是袖手旁观着等待朝廷的态度了。至于靖北军?不过是几只小苍蝇罢了,真想要收拾抬手就能够拍死了。

    这些北晋将领们隔岸观火看热闹,蔚县的人却没有闲着。楚凌一声令下,全军上下统一整合改革。楚凌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并没有要求太多。但是领兵的将领却需要好好的规划,军中的规矩也要立起来,更重要的是士兵的训练都要加强。如今军中绝大部分不是刚来的新兵,就是快要被养废了的南军。即便是原本黑龙寨的精锐,楚凌也并不多么看好。带着郑洛葛丹枫狄钧等人忙了好几天,终于才将弄出了一份勉强满意的士兵训练计划。又有君无欢从旁建议,很快便推广了下去。

    同时,蔚县,思安。若沧三地也开始广招兵马。

    君无欢说得不错,这年头不愁没有兵马。

    来报名从军的人比楚凌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如今许多百姓家里根本没有田地,就算是有田地的高昂的税负也让他们一年到头忙碌也填不饱肚子。许多孤家寡人的干脆就跑来投军了。家中有妻小的,许多安置了妻小也来了。至少每个月还能有一点饷银给家里,真的死了还能拿点丧金,也比在家里划算了。不只是三县的百姓,就连别的地方都有不少人赶来投军。

    短短不过十天,靖北军的兵马就从原本的四万人扩充到了十二万。楚凌当即下令停止征兵。

    “阿凌!”

    楚凌忙完了一天的事情,想起已经有三四天没有见过雅朵了。便出门去她最近常去的地方寻她,果然看到雅朵正和一群姑娘一起做针线。雅朵从小生活在塞外,女红方面虽然有母亲教导过做的也不错但是兴趣却着实不大。这几年除了偶尔给楚凌做衣裳鲜少自己动手。这会儿却跟一群姑娘坐在一起做针线倒是有些奇怪。

    看到楚凌,雅朵立刻站起身来欢喜的迎了上来。

    楚凌看了看里面,“阿朵,你在做什么?”

    雅朵道:“段公子说军中的士兵需要不少衣裳,便召集了不少人家的姑娘来做事。我过来帮忙啊。”

    楚凌微微蹙眉道:“你喜欢做女红?”

    雅朵摇摇头,笑道:“我没有在这里做,我跟段公子和秦大人接了打理这些的事情,以后军中的士兵的衣服这些事情就是由我负责啦。段公子和秦大人都相信我,我很高兴。”

    看着雅朵欢快的笑颜,楚凌知道她是真的高兴的。因为血统的关系,貊族人从不认可雅朵,天启人对她也心存芥蒂。如今段云和秦知节愿意让她帮忙,雅朵只怕比留在县衙里什么都不做要开心得多。

    抬手顺了顺她有些乱的发丝笑道:“你高兴就好。”

    雅朵拉着楚凌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阿凌你放心,我都盘算过了。我们召集一些妇人来织布印染,还有这些会做女工的姑娘们。她们既有事情做还能赚一些钱补贴家用。军中的衣服不用愁了,说不定做得好了,咱们还可以卖到别处去,还能赚一些钱呢。”

    楚凌忍不住笑道:“看来阿朵还是更喜欢做生意?”

    雅朵眨了眨眼睛,她的父亲是商人,她从小看到大自然也是喜欢做生意的。不过即便是在北晋,能让女子单独经商的也并不算多。

    楚凌点点头道:“既然阿朵高兴,这里就先做着。等以后有机会,咱们再看看能不能做大。”

    “好,阿凌你放心,姐姐以后一定赚好多钱给你。”

    楚凌笑道:“好啊,我就等着阿朵姐姐养了啊。”

------题外话------

    啦啦啦~下午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