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90、宽容(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信州将军府中

    看到南宫御月回来,等在将军府里的白塔守卫们险些泪流满面。当初抛下南宫御月任由他被晏翎带走,可以说当真是不过脑子的决定。也不知道是被疯狂的南宫御月吓到了还是被晏翎的实力吓到了。等回过神来,所有人恨不得将整个信州都掀了一般的四处寻找,一边还要提防冥狱的人先一步找到对国师不利。如今看到南宫御月回来,所有人提着好几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恭迎国师。”众人齐齐跪倒在地上迎接,为首的男子沉声道:“属下自作主张令国师身陷险境,请国师降罪!”

    所有人都知道,他其实是在替大家抗罪,但是却没有人敢出声求情或者多说什么。并非他们毫无同僚之情,而是所有人都明白,在国师面前任何求情,分担,法不责众都是不管用的。与其所有人一起倒霉,还不如事后好好弥补,譬如照顾他的家人。

    南宫御月已经换回了一身白衣,只是脸上的伤却没有那么轻易就能好。此时看上去依然是青一块紫一块,就连嘴角都还豁着一条小口子,显然这几天晏翎并没有将他们国师好好照看着。

    南宫御月目光冷凌凌地扫了众人一眼,过了许久方才道:“以你们那点能耐,也不能拿晏翎如何。领头的,自己去领五十鞭子。”

    闻言,率先请罪的白衣男子感动险些真的哭了出来。

    真不敢相信,这一次竟然这么轻易就过关了。

    五十鞭子,对寻常人来说或许要送掉大半条命,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却还在能承受的范围内。而且国师说打五十鞭子,就是不想要他的命,用刑的人自然也绝不敢将人打死。

    “多谢国师开恩!”男子连忙俯首谢恩。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迈步走进了大厅坐下,“姓巫的死到哪儿去了?”

    “启禀国师,沧云城突然出兵骚扰润州边境,巫将军派去求援没有得到结果。之前…出兵思安的兵马也损兵折将,巫将军这几日不敢轻举妄动还在府里养伤。想必是在等着明王府的消息。”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去,宰了他。头送去上京给拓跋梁,就当是本座送他的新年贺礼。”

    “……”国师,年都过了啊。而且,我们貊族人不过这个年,这是天启人的玩意儿。

    “国师…巫将军毕竟是…可要什么理由?”堂堂镇守将军,说杀就杀总要有个过得去的理由吧。

    南宫御月身子一歪靠向了旁边的扶手,却被身上的伤痛地脸色一变,心中将卫君陌的祖宗十八变都问候了一遍。白衣侍卫见他脸色,立刻识相地道:“属下立刻去办。”国师刚对统领宽容了一点,他就胆子大了,竟然敢问国师要理由。

    还没等他转身,就听到南宫御月悠悠道:“短短数日,连失三县,失土之罪,杀了他不为过吧?”

    “是,属下告退。”白衣侍卫果断告退杀人去了。国师竟然真的会解释原因,看来心情真的相当相当的不好!

    南宫御月现在心情确实非常不好,眼前就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

    拓跋梁那个老东西竟然敢在背后捅他刀子!能将时间钱的这么准,平时只怕没有少琢磨他吧?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还有君无欢!君无欢那个不要脸的,竟然真的骗了笙笙!

    最后…想到自己发病的样子被笙笙看到,南宫御月眼底不由地又腾起了阵阵杀气。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要杀了那个老东西!沉吟着的南宫御月不自觉地捏碎了手中的茶杯。将底下的侍卫吓得噤若寒战。南宫御月却毫不在意的随手扔开了手中的茶杯,从袖中掏出一颗药丸捏碎了扔进旁边的另一个茶杯里,端起来一口就喝掉了。

    底下的侍卫看了暗暗抹汗,虽然他们不知道国师吃了什么药,但是那药丢进水里之后散发出来的浓郁药味也能感觉到那绝不是一般的润喉清肺丸。事实上,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国师吃的是什么药,南宫御月从来不看主动看大夫,就算生病大夫看了他也不会吃大夫配的药。有时候看到国师无缘无故的吃一些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东西,不是没有人担心,但是没有人敢问。

    忍受着苦涩恶心的药味,南宫御月将药水咽了下去。

    他还不能死,就算死也要拖着那些狗东西一起陪葬!

    清晨的时候,小船在歌罗山脚下停了下来。楚凌和君无欢下了船,送了他们一路的艄公便划着小船往下游去了。冬日的朝阳洒在两人身上,带着几分淡淡的暖意。楚凌侧首看向君无欢,道:“你打算用什么身份去蔚县?”

    君无欢无奈地一笑道:“晏翎自然不会现在去蔚县。”

    楚凌挑眉道:“但是冥狱和白塔的人都知道你在蔚县了。”

    君无欢道:“白塔的人不会说什么,至于拓跋梁…无妨,他知不知道关系都不大。”

    楚凌点点头,“好吧,长离公子请。”

    “阿凌请。”

    原本说好了半个月就会,但是楚凌这一趟下来却足足足足用了二十多天。若不是前几天派人给蔚县送了信,黑龙寨众人当真要着急了。

    两人一回到蔚县,叶二娘等人就迎了上来将楚凌围在了中间,关心的话接二连三的抛出。

    “小五,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过年你是在哪儿过的?”

    “小五,你怎么跟长离公子一起回来的?”

    “阿凌,饿不饿?我准备了你爱吃的东西!”

    君无欢站在不远处,含笑看着楚凌被众人围在中间有些无奈却依然含笑的模样。明遥站在一边,看了看君无欢微微扬眉,道:“公子心情仿佛不错?”

    君无欢侧首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过年,心情好不是应该的么?”

    “……”哪年不过年?也没见过你心情这么好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楚凌,明遥心中暗暗点头。看来是跟阿凌姑娘的关系进展不小。明遥道:“公子,你看是不是…该跟凌公子引见一下我们?”

    君无欢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阿凌又不是不认识你?还有什么好引见的?”

    “……”不是,对待普通的合作者和对待未来的主母兼嫂夫人,能一样么?明遥正想要为自己的地位争取一下,就听到君无欢淡淡道:“过些日子,叫起了桓毓他们一起说吧。”

    明遥立刻点头,“明白了,公子。”得想办法让桓毓几个尽快过来一趟啊。不知道那些人知道他们沧云城将会有一位城主夫人了,会是个什么表情?

    他们回来的时候还是大年初六,年还没有过完。蔚县如今虽然形势紧张,却因为之前北晋人退兵依然保持了往年的喜庆,甚至更加热闹了一些。秦知节这些年虽然一直当着个不咸不淡的蔚县知县,但是楚凌并没有看走眼,本事还是有不少的。将整个蔚县打理地妥妥帖帖,就连跟他们新来蔚县那一万多人都安安稳稳的过了个好年。

    因此,蔚县的人心反倒是更齐了一些。往年他们可没有这么安生的年过,没吃没喝没穿的,大年夜冻死在家里的都不在少数。如今虽然看起来危险,但总算能吃几顿饱饭过两天好日子的。

    君无欢对秦知节也颇为改观,“能力不错,良心也还有点,而且识时务。”

    识时务这一点最重要,如果秦知节为了活命投靠了黑龙寨,回头有暗地里跟北晋人勾三搭四的话,不用别人只怕明遥早就直接出手宰了他了。但是这些日子,秦知节一直都本分勤恳地做自己的事情。要知道,郑洛等人哪怕是读过不少书的窦央都是门外汉,秦知节真要糊弄他们的话还真不是什么难事。这原本也是楚凌最担心的,现在看来秦知节这人还能用。

    “阿凌眼光不错。”两人站在长楼上,俯身望着城楼下不远处的街道。街上来来往往已经有不少人了,城楼上驻守的士兵并没有影响到普通百姓的日常。在没有北晋兵马围城的时候,甚至开放了一处城门供人进出,当然盘查的比从前严格了许多。

    楚凌回头笑看着他道:“现在三县合并的话,我们的兵力大约能有四万多。不过要应对开春以后北晋人的攻势,只怕还有些困难。”

    君无欢点头,“确实如此,不过这个阿凌其实不用担心。乱世…最不缺的,就是兵马。”

    楚凌默然,可不是么?乱世最重要的兵马,但是最不缺的其实也是兵马。只要给粮,给吃的,多得是人不要性命的来投。昨天他们刚回来秦知节就来跟他说过,有从外面来的人打听想要投军的事情。

    楚凌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公开征兵?”

    君无欢轻抚了一下她的发丝,点头道:“眼下也只能如此,黑龙寨要在信州壮大这也是必然的路。眼下你们手里有粮,但如果无法正面与北晋人抗衡,即便是你们占着几座县城,也无法收到粮税,必然无法长久。”

    楚凌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之前跟葛丹枫也讨论过。不过…若是公开征兵的话,总不能还打着黑龙寨的旗号吧?”虽然楚凌个人觉得,其实黑龙什么的还是挺威风霸气的。但是寻常百姓对山贼土匪什么的多少还是有些排斥的。

    君无欢不由一笑,道:“阿凌说的是,不过这事儿我却不好说话。”不管君无欢原本是什么身份,眼下在蔚县却只能算是客人。楚凌点了点头道:“我回头与大哥他们商量一下。”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万更~晚一点还有一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