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吃饭睡觉打南宫!(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三人在这个偏僻的小村落暂时住了下来,因为在村子最边缘的位置,也影响不到村子里的人。不过楚凌很快就发现了,晏翎所谓的需要她帮忙仿佛有些水分,他并不是很需要她帮忙。

    他们在这里住了三天,这三天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南宫。

    第一天,南宫御月挣扎着爬起来想要挟持楚凌逃跑,被楚凌一脚踢飞之后被晏翎狠狠地揍了一顿。第二天,南宫御月放弃了楚凌准备自己逃跑,被晏翎在村口拦住拎回去,又狠狠地揍了他一顿。结果揍到一半南宫御月神志再度时空,晏翎不得不下狠手,直接把人给蹂躏吐血了。第三天,南宫御月拒绝喝药,还报复性地把药喷了晏翎一身,被晏翎再一次狠揍了一顿,然后直接按着脑袋灌了两大碗药。

    楚凌原本是对南宫御月心存怨恨,幸灾乐祸地看着晏翎收拾他的。但是看着看着她不得不担心晏翎会不会直接弄死南宫御月了。说南宫御月还不能死的话,其实是开玩笑的吧?

    楚凌在这里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看着南宫御月快不行了提醒一下晏翎不要打了。毕竟南宫国师也不是一个普通的阶下囚,作起来确实很容易让晏翎忘记他还是个重伤的伤患。

    楚凌蹲在院子外面漫不经心地熬药,不远处晏翎独自一人站在一块石头上吹风。刚刚狠削了南宫御月一顿,他也需要冷静一下。

    南宫御月拖着一身的伤,慢腾腾地挪到了楚凌身边不远处,目光怨恨地瞪着楚凌跟前的熬着药的炉子。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了,她知道以南宫御月现在的实力,只怕一个刚学武的孩子都能够杀了他。

    南宫御月哼唧了一声,走到一边靠着柱子坐了下来。

    楚凌头也不抬,淡淡道:“你说你这是何必呢?技不如人就乖乖待着,折腾什么呢?”

    南宫御月眼神幽怨地望着她,“笙笙,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楚凌轻笑一声,道:“你做错了什么我要生你的气?”

    南宫御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晏翎,小声道:“那你放我走好不好?”楚凌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南宫御月,有些好奇地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跟你交情好到可以不计前嫌的?不如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跟晏翎是什么关系?”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本座跟他没有关系!”

    楚凌瞥了一眼药炉道:“没有关系,他这么一个大忙人专门跑来给你治病?”

    南宫御月咬牙,虽然有不少伤痕却依然难掩俊美的脸变得扭曲起来,“你说…他、是在给我治病?!”

    楚凌道:“不然他干嘛天天看着你喝药?你要是乖乖地不要跑,怎么会挨打?”虽然用暴力手段对付病人是不对的,但是对付一个不肯吃药还天天想着逃跑的蛇精病人,楚凌觉得是可以理解的。

    南宫御月磨牙道:“谁要他多管闲事?本座没病!”

    “一般脑子有病的人都觉得自己没病。”楚凌一脸理解地道:“就像是一般喝醉了的人都不承认自己喝醉了一样的。”

    南宫御月那伤痕累累的脸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了,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看起来像是想要扑过来掐死我。”如果你真的扑过来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毕竟是你先动手的。

    南宫御月现在显然还很清醒,愤愤地住了手警惕地看了一眼不远处,见晏翎并没有过来的意思方才微微松了口气。

    楚凌从药炉上小心地倒了一碗药下来,那黑漆漆地药水泛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即便是从没有入口过,楚凌都觉得自己嘴里有些发苦了。伸手将药碗递到南宫御月面前,道:“好了,喝吧。”

    南宫御月警惕地看着她,用力摇头,“本座没病!不喝!”

    楚凌轻笑一声,“我可是看你可怜才跟晏城主接了熬药这差事,还弄得我一身的药味。他熬出来的药是什么味道,你不会还想继续品尝吧?”不知道是为了收拾南宫御月还是天生就没有这个天分,晏翎熬出来药看起来既苦味道还恶心人。而且浓稠的不像是药水更像是黑色的涮锅水。晏翎大约是觉得南宫御月的病普通药已经治不好了,必须用加倍的浓缩药水才能有用。

    偏偏,晏翎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熬的药有什么问题。从来不给南宫御月拒绝的余地。不肯喝直接捏着脖子灌。可怜南宫国师原本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躲一下脚都能让上京震上三震的人物,如今一朝沦落竟然落得这样的地步。

    说话间,不远处的晏翎已经站起身来转身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南宫御月脸色顿变,一把抓过楚凌手中的药碗一仰头就灌了下去。

    “唉?!”楚凌一惊,根本来不及说什么一碗药已经进了南宫御月的肚子。

    “唔……”南宫御月有些痛苦的掐着自己的脖子,“你…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楚凌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道:“晏城主说你火气大,我加了一点黄连给你去去火。”

    南宫御月指着楚凌磨牙,半晌说不出话来。

    晏翎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沉声道:“收拾一下,我们要离开这里。”

    楚凌有些惊讶,“出什么事了?”

    晏翎蹙眉道:“有人来了。”

    南宫御月道:“要走你们自己走,本座不走!”

    晏翎冷声道:“我没有跟你说话。”

    他直接上前两步,点了南宫御月的穴道拎在手里,“凌姑娘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么?”楚凌摇摇头,他们本来就是暂住的,自然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晏翎点头,“那就走吧。”

    三人离开小村落不过一刻钟,就有一大群人来了。这些人自然是扑了个空,楚凌和晏翎站在小山村后山的半山腰上,将山下的人来了又去看了个清清楚楚。

    等到那些人开始准备进山搜索的时候,楚凌和晏翎已经翻过了一座山到了余江边上了。

    坐上了一艘早就停在余江边的小船,晏翎随手将已经昏迷地南宫御月扔在了穿上。楚凌坐在床头好奇地看着小船往余江上游而去,看向站在船尾地晏翎道:“晏城主,咱们去哪儿?”

    晏翎道:“从这里坐船可以到歌罗山脚下,凌姑娘就可以直接回蔚县了。”

    楚凌点点头,道:“晏城主打算带着南宫御月去哪儿?”

    晏翎微微蹙眉,沉吟了片刻才道:“他快要好的差不多了。”

    楚凌道:“所以,晏城主这几天强留着南宫御月,真的就是为了看着他喝药?”晏翎道:“他若是再不用药,不出一个月真的要神智全无了。”楚凌皱眉道:“他自己……”

    “他自己是绝不会肯喝药的。若不是这次正好他受了伤,只怕还不好对付。说起来还要多谢凌姑娘。”

    楚凌表示理解,脑子有病的人是绝不会承认自己有病的。自然也就不会去喝什么药了。南宫御月全盛的状态下纵然不如晏翎只怕也不会差的太远,一旦发起疯来,晏翎未必能制得住他。

    楚凌看了一眼躺在船里的昏迷不醒的南宫御月,忍不住道:“他这病…是因为从小……”

    晏翎摇了摇头,深深看了楚凌一眼道:“是人为的。”

    楚凌不由睁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也就是说,南宫御月是被人弄疯的,而且这个人…只怕是跟晏翎大有渊源,否则晏翎不会为了南宫御月这么费心费力。

    楚凌看看身形笔挺地站在船尾的晏翎,忍不住问道:“晏城主,你不觉得累了?能不能坐下来说话?”

    晏翎沉默了片刻,还是在船尾坐了下来。

    船上的艄公用力的划着船,小船在山水之间慢慢行走着,只有船底下水流哗哗的响声。

    楚凌靠着船头坐着,不觉渐渐有些困顿起来。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便偏过头静静的睡了过去。

    等到楚凌睡熟了,晏翎方才起身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楚凌身边,伸手接下来身上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他的披风刚碰到楚凌,原本睡梦中的楚凌就微微睁开了眼睛。似乎是看清了站在自己跟前的人,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变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晏翎轻叹了口气,在楚凌身边坐了下来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了旁边吹来的寒风。

    “船慢一些。”晏翎吩咐道。

    “是,城主。”前面的艄公低声应道,船果然又慢了许多。

    原本躺在船里的南宫御月突然动了动身体慢慢坐起身来。此时的南宫御月神色冷峻,目光凌厉,看到坐在楚凌身边的晏翎冷笑了一声,道:“在本座面前装什么情圣?”

    晏翎淡淡扫了他一眼,“看来这次是真的清醒了。”

    南宫御月脸色一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累累的伤痕,咬牙道:“晏翎!这笔账本座迟早会跟你算的!”

    晏翎道:“你怎么发疯我管不着,但是别忘了正事。”

    南宫御月嘲讽地笑了一声,“用不着你来教训本座。你把笙笙给本座,让本座带回上京。本座保证…你想做的事情帮你办得妥妥帖帖,保证不让拓跋梁抓到半点破绽。”

    晏翎低笑了一声,道:“南宫,现在是在江面上。”

    南宫御月看着他,眼神里清楚明白的写着:那又如何?

    晏翎道:“我把你扔下去,你觉得如何?”

    南宫御月一只手狠狠地抓住船舷,看起来像是想要直接将小船给掀翻了。指甲抓得船舷嘎吱作响。晏翎微微蹙眉,伸手轻抚了一下楚凌柔顺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耳朵。另一只手一道劲风射向了南宫御月抓着船舷的手。

    南宫御月连忙收手,指风擦着船舷而过,在江面上激起了一道水花。

    晏翎冷声道:“南宫,这些年我一直让着你,不代表我会一直让着你。”

    南宫御月咬牙,看着晏翎的目光充血,“晏翎,你凭什么总是比我运气好?”

    晏翎淡淡道:“你觉得你命不好,是因为无论你得到了什么都弃如敝履。所以你永远都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永远都想要去抢别人的。”

    南宫御月冷哼一声,“你以为笙笙是你的么?”

    “至少,不会是你的。”晏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