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86、疯狂(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眼前含笑晏晏的布衣少女,南宫御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低头闷咳了几声,咳出了一口血来。再抬头的时候,却见楚凌已经随手将一瓶药丢给了终于摆脱了黑衣人冲回他身边的侍卫,然后转身朝着被黑衣人围住的那几个天启人而去了。

    “国师,这药……”白衣侍卫有些担心地问道。

    “用!”

    南宫御月目光定定地落在已经冲入了战局中的人,咬牙道。

    楚凌飞身扫开了围住那几个人的黑衣人,转身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那几个人虽然三年前见过楚凌一面,但是三年前的楚凌和三年后的楚凌变化太大了,根本就不可能认得出来。因此看到突然替他们解围的少女有些怔忡。

    楚凌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一脚踢开一个扑上来的黑衣人。沉声道:“你们跟南宫御月在一起做什么?君无欢在哪里?”

    “姑娘是我们公子的朋友?”一个男子终于回过神来,问道。

    楚凌点了下头道:“算是吧。”

    几人这才松了口气,方才见楚凌救了南宫御月,他们还以为这姑娘是南宫御月的人呢。

“公子不在这里。”六个人背对着围成了一圈儿,应付着四周扑上来的敌人。楚凌身边的男子回答了她的问题。

    楚凌问道:“你们怎么会跟南宫御月在一起?”

    男子也有些郁闷,道:“我们也是一时不慎,那些人好像将我们当成那北晋国师的同党了。”

    所以,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让人家以为你们是南宫御月的同党的?

    其实这几个人也觉得自己很冤枉,他们只是奉命出来找人而已。正好这位北晋国师也算是他们要找的人之一,既然看到了自然要跟着了。谁知道这群黑衣人突然冲出来,对着南宫御月又是放箭又是砍杀的。他们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是先撤退还是继续跟着的时候,就被这些黑衣人一起给砍了。

    楚凌听了他们的解释也是半晌无语,挥刀将自己跟前的人全部挥开,扫出了一条路来。侧首对几人道:“咱们先走!”

    那几个人也来不及思考楚凌的身份来历了,既然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帮他们,应该真的是公子的朋友吧。

    “多谢姑娘!”男子郑重地对楚凌一点头,带着人往小镇外面冲去。楚凌替他们断后跟在最后面,原本这些冥狱的人就是为了南宫御月而来的,自然关注点大都在南宫御月这边。之所以围着这些人不放不过是看他们跟南宫御月跟得紧,觉得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罢了。但是如果对方武力值太高,自然就是以南宫御月为主不会再死死咬着他们不放了。

    南宫御月坐在一边,看到楚凌跟在那些人身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突然开口道:“笙笙,你真要丢下我?!”

    楚凌顿时觉得,方才她根本就不应该多事。让这货再被人捅上两剑说不出话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冥狱领头的人原本正带人专心致志的围攻白塔的白衣侍卫,虽然察觉到了楚凌等人要跑却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们。但是听到笙笙二字却不由得愣了一下。他们冥狱虽然在人前见不得人,但是消息却十分灵通。难让南宫御月叫得这么亲密,还被叫做“笙笙”的人,只有一个。

    “武安郡主?!”

    南宫御月有些得意地对楚凌一笑,楚凌顾不上理会他,对身边的几个人沉声道:“快走!”

    “拦住他们!”那领头的人厉声道。

    楚凌咬牙,随手将手中的短刀掷了出去。下一刻手里已经换了一般刀了。青光湛湛,锋利无匹,正是流月刀。

    被她挡在身后的几个人见机也快,不用楚凌招呼就已经挥舞着兵器朝着小镇外面冲去了。楚凌拉着落在最后的一个因为受了伤而行动有些迟缓的青年边战边退,手里的刀也越发的不容情面。

    “郡主,请跟我们回去!”几个黑衣人包抄过来沉声道。

    楚凌冷笑一声,跟他们回去?也要她能活着回上京见到她师父才行啊。拓跋梁若真的抓到了她,又怎么会轻易就放了她?不用来要挟她师父才是一件怪事了。

    南宫御月被人扶着站了起来,看到楚凌被人围攻却很有些幸灾乐祸,“笙笙,你甩不掉我的。”

    楚凌冷声道:“你是在讽刺我没有趁机宰了你才有现在的报应么?下次我会记得这个教训的!”

    南宫御月偏着头很熟无辜地道:“你若是不跑,我自然不会叫破你的身份。谁让笙笙这般狠心,要丢下我自己跑了呢?”楚凌道:“你自己要死了,我还要给你陪葬不成?我以为我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南宫御月笑道:“笙笙想太多了,我怎么会死呢?你过来,跟我一起回上京吧。”

    楚凌拉着身边的人,一边在人群中穿梭一边嘲讽道:“你们不是来杀南宫御月的么?冥狱的人果然半点用处都没有,什么事情交到你们手里都要办砸!”

    冥狱的首领被她的话气得脸色铁青,阴恻恻地看了一眼楚凌又看了看南宫御月,冷声道:“两个一起,拿下!”

    “姑…姑娘,你自己走吧!”被楚凌抓着的青年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人,忍不住道。

    楚凌一言不发地挥开跟前的人,方才抽空回了他一句,“别废话,自己走我还进来干什么!他们的第一目标是南宫御月,咱们能冲出去!”说罢,又扬声道:“你确定你要跟我死磕?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两头头捞不着。”

    冥狱首领也见识过楚凌的战力,今天若不是南宫御月不知怎么的内力全无,他们只怕也没有这个机会重创他。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让南宫御月平安回到了上京……

    想到此处,冥狱首领立刻下定了决心,“先杀南宫御月!”

    楚凌满意了,拎起身边的人一跃出了包围圈。

    带着人一口气奔出了好几十丈,发现那些人果然没有来追他们这才松了口气。将人放开,那青年忍不住问道:“这位姑…呃,郡主,那个南宫御月不会有事吧?”

    楚凌不解,“他有没有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青年道:“他…他是我们公子的师弟啊。”

    楚凌道:“相爱相杀的师弟,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青年也喘匀了气,道:“公子若是要杀他…早就杀了啊。所以我想…而且,这次是公子让我们来找他的,说是找到了就给他传个消息。”

    楚凌道:“你们公子肯定不会吩咐让你们为了救他拼命吧?”

    青年点了点头,道:“公子只是让我们看到了就离他远一点。”

    楚凌点点头,“你们公子是对的,所以我现在就是在带你远离他。快走吧,你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南宫御月那种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青年点头,有些疑惑地看向楚凌,“你…真的是北晋的那位武安郡主?”

    楚凌对他笑了笑,正要说话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有些惊慌的喧闹声。回头去看,就看到原本连站都站不稳的南宫御月不知怎么的竟然握着剑在杀人!

    站在楚凌两人的角度看过去,南宫御月真的只是在杀人。完全没有什么花俏的动作和精妙招数,一把剑在他手里见人就砍抬手就劈,毫无章法但是却完全没有人敢跟他硬碰硬地对上。因为上一个不自量力想要以刀去挡南宫御月的剑的倒霉鬼已经连刀带人被劈成了两瓣儿。

    南宫御月的内力…竟然完全恢复了?!云行月你个卖假药的坑货,说好的十天,这还不到五天呢!

    原本围着南宫御月胜券在握的冥狱众人顿时兵败如山倒。不过那些白衣侍卫也不敢离南宫御月太近了,因为南宫御月根本就是不分敌我的见人就杀。

    楚凌看着那些黑衣人朝着他们的方向重来就觉得不好,沉声道:“咱们快走!”

    两人转身飞快地朝着小镇外面跑去,身后是一片哀嚎和血腥味。

    眼看着快要跑出小镇了,楚凌听到身后有风声袭来,立刻将身边的人推开,回身流月刀就朝着来人劈了过去。流月刀带起一缕血花,同时袭向他们的劲风也偏了一些,原来是两个黑衣人见南宫御月扑向楚凌,以为有机可乘立刻趁机朝着南宫御月的后背补了两刀。南宫御月身形微微一顿,楚凌立刻飞身让开。他这次却没有再看楚凌,而是反身一剑劈向了那两个黑衣人。

    其中一个黑衣人直接被一剑挥刀在地,另一个人趁机想要逃走,却在冲出去十几步的时候猝然倒下。

    南宫御月提着染血的长剑,一双眼眸仿佛染了血一般的慢慢扫过四周的众人。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该你们了。”

    染血的长剑直指对面的众人,下一刻,整个人犹如一只夜枭朝着猎物扑了过去。

    无论是冥狱还是白塔的人,都可谓是身经百战。但是即便是如此,依然还是被这样的南宫御月吓得两股战战,几乎要握不住手里的兵器。有人忍不住连连后退,南宫御月的剑却并没有因此放过他。凌冽的剑气带着杀意扫向了所有的人。

    铛!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长剑与银枪撞击迸射出几许火星。南宫御月挥出去的剑被人牢牢的架在了半空。

    来人穿着一身黑衣,一张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手中握着一柄长枪,身形修长玉立,薄唇微抿,眼光如刀。

    “南宫御月,醒醒!”他手中长枪一划,将南宫御月震地后退了两步沉声道。

    

------题外话------

    虽然出场只有三行,但是真的出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