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82、荒谬的请求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大厅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望着前方的那两个相貌好看的年轻人静若寒蝉。这两个自称是黑龙寨的年轻人看着都长得跟富家公子一般,没想到却是个一只手就要人命的罗刹。

    楚凌也不着急,平静地靠着扶手等着他们的决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凌寨主想要我们归顺,却不知道是如何个归顺法?”楚凌淡淡道:“你搞错了,我不是要你归顺,我是要你们投降。”

那说话的人心中一怒,只是程风和方才死去的那人带给他的震慑还未消失。所以他又强忍下来心中的怒火,咬牙道:“那不知道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楚凌对他一笑道:“区别么…归顺了,大家就还是自己人。投降了,你们就是俘虏。生死荣辱都由我说了算。”

    “……”你这么说,谁特么还敢投降?

    对面一个高壮的汉子怒道:“姓凌的,你别欺人太甚!我们这么多人,联合起来你也未必能对付得了!”

    楚凌神色淡然,眨了下眼睛状似期待,“那你们联合给我看看吧。”

    “各位,咱们跟他拼了!”

    其他人也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动,楚凌冷笑一声,“一群蠢货,既然上来了,你们还指望平平安安的下山去么?就算你们的人回头联手把这虎牙寨给掀了,你们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在那之前,宰了你们我总是做得到的。”楚凌话音未落,门外已经传来了整齐地脚步声。再往外看,就看到黑龙寨的人已经将外面团团围住。上百张弓正拉开了弦,弓箭齐刷刷地对准了里面的人。

    这大堂里只有前后两个门,后门就在楚凌和云行月背后,隔着一堵宽大的屏风,谁也没有那个胆量主动往那个他们那边撞。正门却被上百张弓箭指着,只怕还没等出去就直接被人射成筛子了。

    “卑鄙!”

    “呵。”楚凌冷笑了一声,对他们的指控不以为意。

    最后,这些人还是认输了。毕竟,骨气总归是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只要留下的性命,还有机会东山再起。若是连命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指望?再多的财富势力,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看着人将那些山贼头子压下去,云行月扶着椅子的扶手看着楚凌道:“恭喜啊,凌公子这是一举扫平了信州东南这一大块地方了。”

    楚凌淡淡一笑道:“还要多谢云公子鼎力相助。”

    云行月不以为然地摆摆手道:“我只是帮一些小忙而已,还是全靠凌姑娘。下一步咱们做什么?回思安县么?”

    楚凌思索了片刻,摇摇头道:“先拿下若沧在回去。”

    云行月沉默了良久,忍不住叹了口气。

    楚凌有些不解地皱眉道:“云公子这是怎么了?”

    云行月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我觉得…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作为一个隐藏着一些身份秘密的人,楚凌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我觉得你跟某某很像”。不过仔细打量了一下云行月的神色,楚凌觉得云行月说得应该不是自己的长相的事儿。这才道:“哦?不知云公子说的是哪位?我可认识?”

    云行月淡淡道:“晏凤霄。”

    “晏城主啊……”楚凌垂眸,轻声叹道:“晏城主乃是当世豪杰,我就当云公子是在称赞我了。”

    云行月一笑道:“自然是称赞,阿凌姑娘觉得,两个相似的人是会互相欣赏还是互相排斥?”

    楚凌耸耸肩道:“难说,不过我觉得我应该不会排斥晏城主。况且,我也不觉得我跟晏城主哪儿相似啊。”

    云行月笑了笑道:“或许是我看错了。”

    附近所有山寨的当家都被扣留了,再想要收服这些山寨就容易多了。楚凌又花了一天多的时间将几个大的山寨都平定了下来。那些离得远一些又小也就懒得去理会他们了。只是让他们知道他们家寨主被留在虎牙峰做客暂时不回去了。至于这些人自己暗地里会不会趁着自家寨主不在做些什么就不关楚凌的事情了。那些消息不够灵通的小山寨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将他们家寨主请上山的根本就不是程风。

    月上中天,楚凌处理完了山寨中的各种事务却没有半点睡意,便起身出去走走。

    此时虎牙峰上下都已经一片安静,各处挂着灯笼照明,即便是没有月光也并不显得如何昏暗。

    看到楚凌经过,路边放哨的人低声向楚凌见礼。

    楚凌微微点头,道了句辛苦漫步往前方走去。

    “嘤嘤……”

    夜幕中,有女子的哭泣声从风中传来。楚凌停下了脚步微微蹙眉,伸手招来一个守卫问道:“那边关着的是虎牙寨的女眷?”守卫恭敬地点头道:“回小寨主,正是。孙小爷和莫小爷吩咐将她们暂时看管起来。等到我们这边的事情办完了再放她们去各寻出路。”

    楚凌点点头,蹙眉道:“没有人欺负她们吧?”

    听到楚凌有些冷的声音,守卫顿时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小寨主明鉴,小的们万不敢做这种事情。”黑龙寨因为郑洛叶二娘等人的原因,从一开始作风就比较正派。这两年有沧云城的帮助,郑洛也有意将手下的人马壮大,自然明白越是人多就越要军纪严密才能够维持长久的道理。因此对黑龙寨的众人就更加严格要求,诸如欺辱百姓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带我过去看看。”

    “是,小寨主。”

    关押那些女子的地方在靠近山脚下的两件几间屋子里。其中一家屋子关的是程风的那些妻妾子女。另外几间房里关押的才是被抢上山来的女子。倒不是他们对程风的女眷特殊照顾,而是这些人若是被放进那些女子中间去,只怕过不了半天就能被撕了。

    楚凌走到屋前,跟前也有守卫在看守着。楚凌听到哭声都是从一间屋子里传来的。不过同时也能感觉到别的屋子里也有目光在往外面窥探,显然都没有睡着。不过有这种呜呜咽咽宛如鬼哭的声音在旁边,正常人大约都是睡不着的。

    楚凌问道:“里面是什么回事?”

    看守的守卫也很是恼火,有些郁闷地道:“回小寨主,那里面有几个女人一直在哭哭啼啼,还骂咱们呢。本来里面还关了不少人,不过她们闹腾的厉害差点打起来,怕出什么事儿,孙小爷才吩咐我们将那些不哭的女子安置在别的房间,这个屋子里的都是……”

    楚凌在心中吐槽了一秒钟“孙小爷”这个称呼,琢磨着黑龙寨的兵马应该有正规的称谓了。一边凝眉看向那呜呜咽咽的屋子道:“我进去看看。”

    “是。”

    守卫上前打开门,房间里的墙壁上有一盏油灯,豆大的火光照亮了本就不大的房间的。淡淡的昏黄光芒洒在房间里几个正抱团哭泣的女子身上,带着泪水和残妆的脸看起来又几分不堪入目。

    几个女子都被突然推门进来的楚凌吓了一跳,纷纷惊呼出声。

    楚凌忍不住揉了揉耳朵,跟在他身边的守卫厉声道:“还不闭嘴,这是我们黑龙寨的小寨主!”

    那几个女人闻言,眼睛不由得一亮。其中一个女子飞扑到楚凌跟前一把抓住了楚凌的衣摆道:“你…你是能做主的人?”

    楚凌点了点头道:“算是吧,你们哭什么?是有什么事情还是……”

    话还没说完,那女人已经抓着楚凌的衣摆摇晃着,哭泣着哀求道:“公子,小、小寨主,求求你,求求你放了他们吧!”

    “嗯?谁?”楚凌一愣,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一脸哀求的女人,不是很明白她口中的他们到底是谁?

    其他几个女人也纷纷扑了过来,想要伸手去拉楚凌,楚凌警惕地后退了一步同时从那女人手中抽回了自己的衣摆,“有话好好说。”几个女人连连朝着楚凌磕头,额头撞地的声音,让楚凌听着都觉得生疼。不由皱眉,沉声道:“好了,不要再磕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

    “小寨主,求你…求你放了寨主!”

    “小寨主,求你放了……”

    “求求你,放他们一条活路吧。”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屋子里也不过七八个女人楚凌都觉得这已经能演出一场大杂剧了。仔细看了看这些女人,一个个脸上都有这残妆,不过衣衫破旧,看起来也过的并不太好。并不像是之前她看过两眼的程风的那几个妻妾的模样。若是程风的那几个妻妾哭求还说得过去,这些哭的这么凄惨是怎么的?迟疑了一下,楚凌问身边的人,“她们是程风的侍妾?”

    守卫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尴尬,迟疑了一下道:“应该,不…不是吧?”

    “小寨主,怎么了?”门外,闻风而来的孙泽和莫晓廷走了进来。莫晓廷看到地上跪着的那几个女人,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孙泽道:“是这些人打扰小寨主休息了么?”

    楚凌摇摇头道:“我睡着出来走走,正好听见了。她们这是怎么回事?是程风的侍妾?”

    莫晓廷别了下嘴角道:“什么侍妾?程风的眼力高着呢,这几个相貌平平他哪里看得上?若真是侍妾也不能混成这个模样。就是…就是跟程风有些关系的罢了。”听了莫晓廷的话,那最先向楚凌哀求的女子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恼羞和怨恨之色。

    楚凌凝眉,“那他们是怎么回事?”

    莫晓廷摊手,“他们也是被那些山贼抢回来的,我哪里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

    孙泽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尴尬,又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跟小寨主解释才好。

    犹豫了再三方才低声道:“小寨主,这几个女人…呃,都是从山下抢来的。不过,他们对那些山贼并没有什么恨意,所以…大概是一时心软,所以才向小寨主求情的吧。”

    楚凌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孙泽的解释淡淡道:“虎牙寨的人该死该活后面自然会清算,不过程风大概是活不了了。还有你们也不用担心,如果你们还有家人,回头我派人送你们回家。若是没有家人,愿意留下的可以留下,不愿意留下的有去处也可以自寻去处。我们不会阻碍你们的自由的。”

    楚凌自以为自己这样的承诺已经足够让这些女子放心了,便转身准备回去。

    不想身后一缕风声朝着自己扑了过来。若不是知道扑过来的是一个弱女子,楚凌早就转身一脚将人踢到墙角去了。楚凌往旁边移动了一步,顺利避开了朝着自己扑来的女子。那女人扑了个空,趴在地上瞪着楚凌痛哭起来,“小寨主,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求求你饶了寨主吧!”

    楚凌皱眉,“他作恶多端,我不能饶了他。”

    那女人见自己求情无效,竟然又想伸手去拉楚凌的衣角。却被旁边的莫晓廷抬脚挡住了。她的眼里顿时充满了愤怒和仇恨,“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狠心?!你们这些恶徒、凶手!不得好死!”

    莫晓廷有些恼了,没好气地道:“你这女人脑子有毛病吧!姓程的又不是什么好人,看起来也没对你有多好你连个侍妾都不是。要不是因为他们,你现在还在家里说不定都嫁人生子了呢。现在我们帮你杀了他也算是替你报仇了,你怎么还恩将仇报呢?”

    那女人却听不进去莫晓廷的话,哭叫道:“你不能杀寨主,寨主死了我怎么办?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们想害我无依无靠!我跟你们拼了!”

    孙哲和莫晓廷本来就是十多岁的少年,黑龙寨里的女人之间虽然偶尔有些磕磕绊绊的事情,但是哪里见过这种人。顿时被那女人吓得有些呆住了。这、这女人在说些什么东西啊?他们怎么都听不明白呢。

    剩下的几个女人显然是很明白这女人在说什么甚至深有同感,也跟着扑上来放声大哭起来了。一边哭着还不忘一片替那些被抓住了的山贼求情。楚凌仔细听了听,按照她们这个求情的范围…寨子里基本上有点小权利的人他们都得给放了。那她这两天忙的晕头转向的是图什么啊?而且,最奇怪的这些女人竟然不是那些人的妻子或者侍妾。就只是单纯的…呃,春风几度的关系而已。

    孙泽低声道:“小寨主,这里我们来处理,您先回去休息吧。”虽然知道小寨主比他们这些人都要有本事,但是看着他那漂亮的容颜,总是让人觉得让他沾染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一种玷污一般。更何况,若是这点小事都要小寨主亲自处理,他们这些人还有什么用处?

    楚凌想了想,觉得这种事情交给孙泽楚凌也没有问题。便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若这些女子真的有什么难处或者是被人欺负了,她自然要帮帮她们的。但是提出这种要求,无论站在她们自己的角度觉得自己是怎样的理所当然应当应分,楚凌都没有半点兴趣。

    “你不能走!”见楚凌转身要走,一个女人尖叫着又想要扑过来抓楚凌。

    楚凌微微蹙眉,回过头眼眸清冷地看着那女人。那女人被她的目光看得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却还是鼓起勇气叫道:“都怪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毁了我们的日子!你们这些恶棍,山贼,你们害了我们,你们不得好……”最后一个死字还没有说出口,一把冰凉的匕首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楚凌俯身与那女人对视,轻声道:“看来是我们杀的人少了,导致你觉得可以在我面前撒泼?”

    女人颤抖了一下,忍不住避开了楚凌的眼睛。

    楚凌道:“我不管你是对那些山贼爱的要死要活没他们就活不下去,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他们落到了我手里就别想好了。你要是觉得不公平,有本事你就去救他们,你将他们救出来我便饶了他们。”

    女人抖了抖,道:“我…我什么都不会,怎么救……”

    楚凌站起身来,轻笑了一声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觉得你哭两声就会有人替你做任何事情?旁边屋子里那些被锦衣玉食供着的女人还没你这么天真呢。我劝你,真有心想哭,不如替你们那些在黄泉底下的亲人哭两声吧。”

    女人闻言,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惊惧地望着楚凌再也不敢来扯她的衣服。楚凌目光淡淡地从那几个女人身上扫过,转身走了出去。

    楚凌走出去没一会儿,孙泽和莫晓廷就从后面追了上来。

    楚凌回头看两人,挑眉道:“怎么,事情都办完了?”

    两人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楚凌,见两人小心的眼神楚凌不由失笑,道:“行了,不过是一点小事,这么小心翼翼地做什么?”莫晓廷抓着脑袋笑了笑,孙泽道:“小寨主,其实…像这样拎不清的女人,也只有那几个而已。其他的女人都很讨厌那些山贼的。”

    楚凌点点头道:“没事,我知道的。这些女人本就已经孤苦无依,那些山贼对她们来说或许总算是一个容身之处。如今被咱们毁了,以后还不知道要如何飘零呢。”

    莫晓廷皱眉道:“小寨主不是说了,她们如果没地方去可以留下么?”

    孙泽倒是有些明白,摇头道:“对女人来说,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和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还是不一样的。那些女人……”那些女人害怕的是没有男人依靠孤苦无依的日子。只怕在他们看来,别人再多的帮助都比不上有一个男人让自己可以依靠。至于这个男人是好是坏,杀过多少人,甚至哪怕是杀过自己的亲人,她们都不那么在乎了。不是有一句话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

    孙泽算是生在乱世,没接受过什么正统的教育。对于那些默守陈规,死守着那些礼仪规矩的老学究没什么好感,自然更不会理解这些女人的想法了。

    楚凌道:“行了,你们看着办吧。那些被关起来的女子好好安抚一下,我们暂时不能放了他们。等我们解决掉这边的事情之后再来考虑怎么安置他们。至于那几个…等事情结束了,如果她们的男人罪不至死,就成全她们吧。若是不能,那就罢了。”

    “是,小寨主。”两人齐声应是,目送楚凌离开。

    莫晓廷皱眉道:“小寨主这也太心软了,那几个女人都敢当面辱骂小寨主了,小寨主竟然还想要成全她们。”

    孙泽淡淡笑道:“你以为那些人是什么好人?就算罪不至死这辈子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既然那些女人情深义重,从她们去同甘共苦可不是成全了她们么?”

    莫晓廷剑眉一挑,若有所思。

    思安县城

    今日是葛家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整个思安县大大小小有些权势能力的人都来送行了。程济虽然并不太想来,但是葛丹枫毕竟是他的副手,他如今还没有把握能一举拿下葛丹枫,自然也不希望下面的人以为他跟葛丹枫不和。所以虽然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全,却也还是带着人来了。

    “见过统领。”葛丹枫亲自迎了出来,恭敬地对程济拱手道。

    程济见他如此,很是受用地点了点头道:“今日你家里办事,这些虚礼就不必了。”

    葛丹枫面露感激,道:“些许小事,劳烦统领亲自前来。还请先入内奉茶。对了…县令大人也来了。”

    程济微微挑眉,“哦?武大人也来了?那倒是要去见见。”武傩为人高傲,一向对中原人不屑一顾,这次竟然专程来参加来送葛老夫人出殡,实在是有些奇怪。

    葛丹枫正要送程济如内厅去见武傩,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似乎又有贵客登门。

    见葛丹枫为难,程济很是善解人意地道:“丹枫今日事务繁忙,不用管我们了。我自去喝茶就是了。”他正好有些话想要跟武傩谈,葛丹枫在反而不方便。葛丹枫松了口气,连声谢过叫来一个管事送程济去内厅自己才匆匆忙忙地走了。

    程济进了内厅,果然看到武傩坐在里面喝茶。这人即便是来丧家也半点没有敬重之意,身边竟然还带着两个穿红着绿的美貌女子,此时正在和两个女子调笑。看到程济进来不由笑道:“程兄,你可算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一会儿了。”

    程济微微蹙眉,“等我?武兄是专程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情不好私下说,非要来葛丹枫的地盘上说?程济心中有些不悦地想着。

    武傩也是一愣,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道:“不是你说,今天就要准备在葛丹枫他娘的墓地上动手让我来这里等你顺便帮忙么?”他连人手都安排好了,等姓葛的人一到墓地就立刻一拥而上将他乱刀砍死。

    程济脸上的神色越发阴沉起来,武傩见他表情不对,连忙问道:“怎么?出什么……”

    “不对!”程济突然沉声道,“快走!”说完就快步朝着门外奔去。只是他还没有走出大门,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整个院子都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了。

    “葛丹枫!”程济怒吼道。

    葛丹枫一身素服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向程济和武傩的目光冷意森然。武傩怒道:“姓葛的,你想做什么?”葛丹枫对他淡然一笑道:“做什么?要你们的命。”

    “你敢!”武傩已久气焰嚣张,“我可是貊族人,你敢杀我?!”

    葛丹枫道:“我知道你是貊族人,所以,你更该死。”

    程济盯着葛丹枫道:“那晚的刺客也是你的人?”

    葛丹枫对他扯了下唇角,但是脸上却没什么笑意,“可惜你运气不错,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程济警惕地盯着葛丹枫道:“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杀了我们你以为你能逃脱得了么?”

    葛丹枫笑道:“统领说的是城外那两万南军兵马么?你觉得那两万兵马有多少听你的又有多少听我的?另外,昨天你不是让你最心腹的爱将带了两千人马去虎牙寨么?”

    “你怎么知……”程济突然住口,变色道:“那封信是假的?!”

    葛丹枫摇头道:“不,信当然是真的,若是伪造的信怎么骗得过统领?”

    程济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信是真的,那就是写信的人出了问题。昨天他收到程风派人传来的信,说是打算扫平那些跟他不对盘的山寨,统一整个信州东南的势力。程济虽然觉得他这样做有些太出风头了,但思索再三之后还是答应了。大不了以后貊族人若是追究起来,就让程风带着虎牙寨归顺朝廷便是了,也能算是他的一番功绩。他能坐上如今这个南军统领的位置,不就是当初早早地归顺了貊族人吗?

    所以,程济并没有考虑太久还是派出了兵马前去帮忙。如果程风写这封信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在心中打了个寒颤,“是谁!?是谁在算计我!葛丹枫,你没有这个本事!”

    葛丹枫也不在意他的话,沉声道:“我有没有本事,用不着你操心。来人,拿下!”

    程济自然也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无转圜的余地。只恨自己先前太过优柔寡断,没有尽早杀了葛丹枫才养成了今日的大患。所幸他即便是来参加葬礼,也是随身带着兵器的。当下一把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就向着门外冲了过去。

    葛丹枫唇边露出一丝冷笑,也跟着拔刀迎了上去。

    葛丹枫最近虽然身体不好,但是程济身上却是还有一道货真价实的刀伤。更何况周围都是葛丹枫的人,程济此时与他交手本就不占优势。内厅里的武傩见此巨变也是吓了一跳,当下抛下了身边的两个美人儿,也举着自己的弯刀冲了出去。他才刚冲出厅门就被一拥而上的南军士兵围住了。

    “大胆!”武傩怒道,“你们这些天启的废物,想造反么!”

思安的南军士兵,特别是葛丹枫手下的这些事情多数都是思安县本地人,武傩这些年在思安县做的事情他们自然都是看在眼里的,心中早就对武傩恨之入骨,只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强行忍耐。这会儿终于有了机会报复哪里还能忍得住,立刻全都一拥而上,片刻间武傩就被围在了人群中动弹不得,手中的弯刀也落到了地上,自己更是被人按在地上一阵猛揍。

    武傩本就不是什么骁勇善战之辈,他若是有本事也不会跑到这种小地方来作威作福,早就已经从军挣取战功去了。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已经被人揍得只能躺在地上哼哼直叫了。

    另一边,葛丹枫也已经拿下了程济,程济没有武傩那么狼狈,只是被葛丹枫又一刀砍在了原本的伤处,左臂彻底的费了。另外一刀砍在了右腿上,程济只能拖着染血的腿半跪在地上,眼眸含恨的看向葛丹枫。

    “姓葛的,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恨?!”程济自然看出来了,葛丹枫出手刀刀带着仇恨,绝不只是普通的想要夺权或者投靠了他人而已。葛丹枫提着刀冷笑道:“你自然是不记得了,你害过那么多人哪里记得清楚谁跟你有仇?”

    程济怒道:“就算要死,你也让我死个明白。!”

    葛丹枫慢慢摇头道:“用不着,你还是下去做个糊涂鬼吧。正好今天母亲出殡,拿你来祭灵想必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九泉之下也能觉得安慰一些。”

    程济只见过葛丹枫的母亲一次,自问自己以前从未见过她更没有害过她。咬牙道:“葛丹枫,你娘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葛丹枫冷笑道:“没关系,我就是想杀你?你又能如何?”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如何?

    “我不服!”程济叫道,“葛丹枫,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南军统领的位置让给你,还有虎牙寨,虎牙寨里有很多钱,全部都送给你如何?”程济本就是山贼土匪出身,趁着乱世投靠了北晋混了一个南军统领的身份。自然也没有什么大义凛然威武不屈的品格。

    葛丹枫轻笑了一声,对身边的人挥挥手道:“带到母亲灵前,祭灵!”

    “是,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