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81、不降者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云行月看着人群中身手矫健的“少年”,有些无奈地望天叹了口气也跟着飞身跃了进去。

    虎牙寨是信州东南最大土匪寨,规模大约跟楚凌刚到黑龙寨的时候的黑龙寨差不多。不过跟黑龙寨有四个寨主不同,虎牙寨是完全的寨主一家独大。听到外面的响动声,虎牙寨的寨主程风才带着人走了出来。

    程风眯眼看着不远处那两个看起来似乎有几分所向披靡的味道的身影,眼底闪过了一丝杀气。

    “这两个是什么人?!”站在他身边的人也是一脸茫然道:“老大,不…不知道啊,没见过这两个人。不过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寨主……”话还没说完,程风一个耳光甩在了回话的人脸上,冷声道:“既然不知道,还不去查!”

    那人原本是想要奉承程风,哪里想到才说了一句话就挨了一个耳光?捂着脸颊连声应是,也顾不得别的连忙转身就要走。人群中刚刚一鞭子扫倒了一片的楚凌回身便是一道暗器射了过来。那人刚转身走了没几步就倒在了地上。

    程风眼睛猛地一缩,盯着楚凌高声道:“两位到底是什么人,跟我虎牙寨到底有什么恩怨?”

    云行月一脚踢开挡在自己跟前的一个山贼,与楚凌背对背而立,抽空回了他一句,“无冤无仇。”

    程风忍耐了片刻,方才咬牙道:“既然无冤无仇,两位这是什么意思?”

    云行月笑道:“方才我们家小公子不是说了么?投降啊,不降者死。”

    “狂妄!”程风大怒,他仗着自己父亲在这一带的势力,年纪不大就成为了虎牙寨的寨主。在信州东南一代几乎可以横着走,没想到今天突然来了两个不知道来路的小子,竟敢如此狂妄无礼。

    云行月回头笑道:“是不是狂妄你很快就知道了,我劝你最好早做决定,我们这位小公子脾气可不太好。”

    楚凌手中的鞭子一绕,拉着一个山贼的脖子甩了出去砸到了五六个人。回头扫了云行月一眼道:“你少败坏我的名声,本公子脾气好得很。”

    云行月呵呵了两声,脾气好的很这会儿趟了一地的人都是他干的么?

    “给我抓住这两个人,抓活的!”程风厉声道,“本寨主今天一定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寨主!”这片刻的功夫,那些后面出来的山贼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纷纷操起了自己的武器围了过来。楚凌和云行月脸上却没有什么担忧之色。云行月手中一把长剑,楚凌一条长鞭,纵横来去,百来个人围着他们竟然也奈何不得。

    程风站在一边看着脸色越发阴沉,伸手找来了一个人低声在他耳边低于了几句。那人连忙点点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战局悄悄从另一侧往外面跑去。他显然是吸取了先前那个人的教训,防备着楚凌再突然给他来一发暗器。

    也是倒霉了,不知道他们这虎牙寨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两个高手?

    “有人跑了。”云行月道。

    楚凌道:“着什么急,有人料理他,用不着担心。”

    楚凌手中的鞭子几乎已经快要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了,偶尔一鞭子甩空了落在地上都能留下一条血痕。地上已经躺了好几十个人抱着伤处哀哀直叫。剩下的人都不敢再往上扑,只是将楚凌和云行月围在了中间戒备惊惧地看着两人,迟疑着怎么都不敢上前。

    云行月弹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剑,剑身上的几滴鲜血被弹落到地上,有一滴落在了楚凌的衣摆上。楚凌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云行月回给他一个更加嫌弃的眼神,“本公子好好一个悬壶济世的大夫,被你害的成了个杀人凶手!”

    楚凌淡淡道:“别说的跟你没杀过人一样。”

    云行月露齿一笑,道:“对,本公子没杀过人。”

    楚凌翻了个白眼,“你想说你杀的不是人?”

    云行月道:“有什么不对。”

    楚凌摇头,“没有,就是梗太老了。”

    程风简直要被这两个人气得浑身发抖,一只手捏着原本搂在怀中的女子的肩头,那女子被他捏的忍不住痛叫了一声。程风嫌弃地随手推开那女子,上前一步冷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般的江湖中人绝没有这样的身手,但是这样的高手进入了他们的地盘他为什么会一点都不知道?

    云行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你就是虎牙寨的寨主?程济的儿子?”

    程风脸色微变,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程济我不认识。”

    云行月笑道:“我们都找上门来了,你现在说不认识是不是迟了?”

    程风脸色铁青地盯着两人,道:“就你们两个人就敢来闯我虎牙寨,两位是不是太胆大妄为了一点。”

    云行月道:“谁说我们就两个人啊?”

    程风皱眉,却见方才刚刚跑出去的男子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老大,不好了!不好了!”

    程风心中一沉,冷声道:“闭嘴,好好说话!”

    男子颤声道:“外面…外面来了好多人!”

    “什么?!”程风大惊,目光落到两人身上,“是你们带来的人?!”

    楚凌问道:“投降么?”

    “休想!”程风伸手拔过身边的人手里的兵器,围在他身边的人也纷纷拔出了武器。眼看着一场混战又要开始。

    楚凌浅笑一声道:“也好,我也不太希望你投降。你这种人…若是投降了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程风握刀的手都有些颤抖,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害怕。

    “都给我上!”终于,程风厉声道。

    畏惧于他的淫威,周围的山贼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冲向了楚凌和云行月。楚凌脚下一点已经飞身掠向了程风,只留给了云行月一句,“拦着他们。”

    云行月咬了咬牙,只得认命地上前拦住想要追楚凌的人。

    果然,程风嘴里说着上,实际上却带着自己身边的人往后退去。只是他的意图还没来得及实现,楚凌就已经落到了她的跟前。山寨外面也响起了一阵嘈杂声,还有不太整齐的脚步声。程风都不敢估计外面到底有多少人,冲在最前面的人已经进了山寨大门正朝着这边冲过来。

    原本还能仗着人数优势支撑的虎牙寨顿时兵败如山倒,许多胆子小一些的早就抱着头躲到一边去了。楚凌有些嫌弃地甩了甩自己手中的辫子,沾了太多的血迹自然不方便再随身带着了。楚凌随手将鞭子扔到了一边的树梢上挂着,含笑看着程风道:“程寨主,咱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吧?”

    程风看着楚凌扔掉了自己的兵器,他手里却还握着一柄刀有些蠢蠢欲动。楚凌唇边勾起一抹及不可见地笑意,在程风的手还还没有抬起来之前,一道凌厉的冷风已经从他头顶拂过,程风原本束起来的头发顿时变成了披头散发。

    程风惊恐地看着眼前正在把玩着一把短刀的少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楚凌叹了口气道:“既然程寨主一定要知道我是什么人才肯谈,那么好吧,我是凌楚。”

    凌楚这个名字在信州其实并没有什么名气,毕竟即便是山贼土匪,知道黑龙寨多了一位五当家的人也不多。程风虽然隐约听说过,但是因为楚凌在黑龙寨只待了几个月就不见了,便也没有仔细打听过,自然不知道这个五当家叫什么名字。

    还是不远处终于抽出身来的云行月很是体贴地替他解惑道:“他跟你是同行,黑龙寨五当家。”同时还不忘瞥了楚凌一眼,不要将自己的名声看得太高了,你又不是君无欢。

    “黑龙寨?”程风一愣,回过神来又忍不住怒道:“我跟黑龙寨并没有什么恩怨,五当家这是什么意思?”

    楚凌懒洋洋地道:“找事儿啊。”

    “真欠打。”云行月小声嘟哝道。

    程风虽然身手还算不错,但那也只是对这些山贼土匪和寻常百姓来说。真比起来的话,他的武功还远不如郑洛叶二娘和狄钧,大约就是跟窦央在伯仲之间的水平。但是窦央是靠脑子的,他却是拼爹的。若不是有程济这个一个父亲暗地里支持,程风只怕也坐不稳这虎牙寨的寨主之位。

    所以,程风看了一眼挂在不远处树梢上那条染血的鞭子,到底还是没有骨气勇气反抗。

    这场厮杀结束的很快,楚凌早先便让人将黑龙寨那两千人分批带到了信州。这次上虎牙峰的虽然只有半数,但是对付这虎牙峰的山贼也是足够了。前后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就已经结束了。

    莫晓廷一脸兴奋地走过来道:“小寨主,都解决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打扫战场,注意别跑了漏网之鱼。”

    “是!”莫晓廷大声应道。自从跟着楚凌拿下了蔚县,这单纯的少年就将他家小寨主当成神仙一般崇拜了。如今又跟着小寨主来剿匪,号称信州东南的第一土匪寨就在他们手里土崩瓦解,莫晓廷顿时觉得雄心万丈。虽然…本身就是山贼的他们,来剿匪好像有点奇怪?

    程风和山寨的几个头目被人压着和楚凌云行月一起进了大厅。大厅里还弥漫着浓浓的酒气和令人不喜的廉价脂粉香味。楚凌不由得皱了皱眉,扫了一眼大厅后面的角落里,那里还蹲着十几个衣着暴露正在簌簌发抖的女人。这个天气…也算是够拼了。

    楚凌道:“先带她们出去。”

    “是,小寨主。”几个黑龙寨的人立刻上前将那些人带了出去。那些女子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一个个抱着自己的胳膊嘤嘤哭泣着跟跟着人走了。

    大厅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楚凌坐在主位上打量着下面的程风。

    虽然人在屋檐下了,但是程风并不想这么容易认输。抬起头仰视着楚凌道:“你们黑龙寨想要什么?你既然知道我爹是程济,还敢……”

    楚凌轻笑一声,道:“你爹要不是程济,我还不来找你了呢。蜗居在这种穷乡僻壤的三不管地带偷鸡摸狗,打家劫舍,还以为自己多能呢。”

    程风被噎地脸色铁青,好一会儿方才冷笑一声道:“我是山贼,难道你们黑龙寨还是良家不成?”

    楚凌靠着扶手,一只手揉了揉眉心偏过头对云行月笑道:“这位程公子脾气倒是还挺硬的,就是不知道他的骨头有没有他的脾气硬?”云行月不屑地道:“在本公子手里,从来就没有硬骨头。”

    程风一惊,有些戒备地看了云行月一眼。

    楚凌笑吟吟地道:“给程公子介绍一下,这位云公子是个大夫。他平生最大的特点就是医不死人,只要他不想,无论怎么样都能吊着一口气不让人死。呃,当然如果我把你脖子给砍断了,他大概救不了。”

    云行月没好气地瞪了楚凌一眼,道:“你能别废话么?”

    楚凌轻咳了一声,坐起身来,原本含笑的面容也在瞬间变得冷淡肃然起来。楚凌看着程风淡淡道:“程公子,劳驾你给令尊传个信,让他派点人过来这边转转吧。”

    程风哪里会不明白她们的意图,冷声道:“你们想对付我爹!”

    云行月笑道:“恭喜你,终于明白了。”

    “不可能!”程风断然拒绝,他就算没什么本事也明白自己能有如今这样的日子是靠着父亲的,若是他爹出了什么事,哪里还有他的好日子过?

    “你们休想,我……”

    楚凌左手在身边的桌案上轻轻一拍,原本放在桌上的酒杯突然弹跳而起,朝着程风砸了过去。程风立刻想要躲闪,但是他身边的两个人立刻一左一右将他按住了。酒杯撞上了他的左腿,杯中还有一半的酒自然是洒在了程风腿上,但是同时程风左腿骨传来了一声轻响。一阵钻心地疼痛传来,程风顿时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你!”程风被疼的脸色通红,额头上也开始冒出了冷汗,“你打断了我的腿!”

    楚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淡道:“写信。”

    “休想!有本事你杀了我!”程风叫道,瞪着楚凌的目光目呲欲裂,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撕了眼前的少年。程风仗着自己父亲的势力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哪里受过这样的折辱?

    楚凌轻笑了两声,淡淡道:“我杀你做什么?”

    见程风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楚凌不紧不慢地补上了两句,道:“把他的双腿双手都打折了,扔给寨子里那些被抢上山来的女人。告诉他们,只要留下一条命,想怎么折腾他都可以。”

    程风不屑地冷笑,他可不觉得那些胆小懦弱只知道寻死觅活的女人敢把他怎么样。相比之下,倒是打断手脚这件事更严重一些,“姓凌的,你敢!你敢!”

    楚凌点头道:“嗯,我敢啊。”

    旁边看守着程风的人也是干脆利落,毫不犹豫地直接下手卸掉了程风手脚的关节,“小寨主。”

    楚凌摆摆手道:“带下去吧,等他想通了再带来见我。”

    “是。”立刻有人拎起程风就往外面走去,程风痛的冷汗直冒,嘴里却还是不干不净地骂着楚凌。旁边云行月随手将桌上的一根筷子掷了出去,程风立刻满嘴是血的闭了嘴。

    等送走了程风,楚凌方才转向剩下的几个人。他们都是虎牙寨的管事,但是虎牙寨程风一人独大,他们并没有寨主的权利,不过都是跟着程风为非作歹的狗腿子而已。其中倒是还有一个程济专门派来辅佐程风的,可惜也不受重视。

    楚凌看着他们笑道:“现在,轮到各位了。”

    大堂外面,整个虎牙寨已经全部被黑龙寨的人接受了。孙泽正在忙着重新布置寨子里的防御,莫晓廷带着人跑来跑去处理安置原本虎牙寨的人。

    虽然大家都是山贼,但是莫晓廷对这些人却没有什么同行的情谊。来之前他们早就打探清楚了,虎牙寨的人仗着这里是三不管地带,杀人越货无恶不作。而且他们专门抢中原人,反倒是极少去碰貊族人。至于这附近的几个县的百姓就更不用说了,就仿佛是韭菜一般被他们收了一茬又一茬。

    他不知道这些人里面有没有被迫成为山贼的,但是嫉恶如仇的莫晓廷对这些人是通通都没有好感的。

    “晓廷,怎么样了?”孙泽忙完了自己的事情走过来笑道。

    莫晓廷有些不高兴地道:“要我说,这些人统统杀了便是,还留着他们做什么?若是放出去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祸害百姓呢。”孙泽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寨主吩咐了你照办就是了,想必他心里有数的。更何况…这么多人……”

    若是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自然是杀了就杀了。但是这些人都投降了若是再杀…孙泽摇了摇头道,除非确切的知道他们罪大恶极,否则他还真的下不了手。

    莫晓廷道:“我把他们关到后面的牲口圈里了,还有那些女人…有好几个很是不知好歹,我也让人关起来了。”

    孙泽了然道:“是那些山贼的女眷?”

    莫晓廷翻了个白眼道:“若是还说得过去,就是那些被抢来的女人啊。我们不是救了她们么?她们竟然还骂我!”

    孙泽摇摇头笑道:“一样米养百样人,总还是有人谢你的吧?况且我们做这些也不是为了让人谢的。”他们是为了抢地盘打仗啊,程风的亲爹是南军统领,他们想要对付他爹才先来动他儿子的。所以,感不感谢的真的不重要,他们又不是来行侠仗义的。

    楚凌和云行月带着人从大堂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秩序的山寨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两年这两个小子倒也没有白过。

    “小寨主!”两人也连忙上前行礼。

    楚凌点点头,赞道:“做得很好。”

    莫晓廷立刻忘记了刚才的不悦,高兴地裂开了嘴笑。孙泽站在他旁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楚凌问道:“那个程风怎么样了?”莫晓廷眼睛一亮,兴奋地道:“有人正在招呼他呢,小寨主要不要去看看?”

    楚凌微微扬眉,道:“先不管他,还是先看看寨子里吧。有没有人逃走?”

    孙泽道:“小寨主放心,我们一个都没有放走的。刚刚清点了一下寨子里的人数,也都对的上。而且山下还有咱们的人,就算是真有人跑出去了,下山之后也会被拦下来的。”

    楚凌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我倒是不怕他们去思安报信,不过咱们要趁着这两天功夫将附近的几个大寨子都平掉,走漏了消息让他们提前准备好了对咱们不利。”

    两个少年闻言,顿时都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战意盎然地道:“小寨主,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楚凌笑道:“今晚,兵分四路。你们两个一人领一路人马,若是拿不下来,以后就别想领兵了。”

    “是,小寨主!”两人齐声道。

    “小寨主。”一个黑龙寨的男子匆匆而来,神色有些怪异地道:“程风服了,他要见小寨主。”

    楚凌并不意外,点头道:“带他过来吧。”

    云行月看着匆匆领命而去的人挑眉道:“你早料到了程风会服软?”

    楚凌笑眯眯地道:“云公子,就算是你被丢进去,你也会服软的。”

    “呵。”云行月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显然是并不将楚凌的话当一回事。楚凌悠悠道:“你们这些男人啊,总觉得女人柔弱不堪,懦弱可欺。却不知道,这女人一旦真的恨起一个人来,而又有人恰好将机会送到她面前。她的手段绝对是叹为观止的。”

    不多时,程风便被人抬着走进了大堂。

    前后其实也还不到半个时辰,但是此时的程风却已经快要让人认不出来他原本的模样了。脸上满是伤痕和斑斑血迹,一只胳膊已经彻底断了。原本身上裹着的厚厚的狐裘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穿着一件轻薄的单衣,上面也是血痕点点。

    云行月的目光落到了他双腿之间的位置,饶有兴致地哦了一声。抛给了楚凌一个你厉害的眼神。

    程风趴在地上颤抖着,抬起头来看向楚凌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却又同时带着几分畏惧。

    楚凌微微眯眼仔细看过去,程风脸上的伤痕并不是用刀划出来的,而更像是用手掐,用手指爪,甚至是用牙齿咬出来的。那条不知道去了哪儿的胳膊的切口处更是凹凸不平,就算是楚凌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幸好,还留着一只能写字的胳膊。楚凌心中暗暗懊恼,她显然是有些低估了那些女人的战斗力。明明吩咐了莫晓廷不要给他们兵器,但是她们依然有本事将程风的一条胳膊给弄下来。

    “程公子,想明白了么?写封信给令尊,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却可以少受很多罪,何乐而不为?”楚凌淡然道。程风咬牙,哑声道:“我…我写。”他的喉咙上也有伤,手指掐过的指痕,还有依然血迹斑驳的牙印,若不是有人看着,说不定他能被人直接咬断喉咙。

    楚凌满意地点头,“这才好么,我这个人素来不爱以理服人。”

    程风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遮蔽了自己眼中疯狂的恨意。

    这天深夜,信州东南这处山贼土匪横行的地方格外的热闹。几个比较大的山寨同时被人攻击,在这个天气寒冷的夜晚,许多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敌人就已经冲进了他们的寨子里。等到了天亮的时候,虎牙寨附近几个有势力的山寨已经全部被黑龙寨的人拿下。周围剩下的只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小寨子。

    可笑的是,这些人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攻击他们的人到底是谁。几个山寨的头领直到被抓上了虎牙峰都还以为是程风野心勃勃想要吞并他们。

    等到看到程风的惨状时,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

    虎牙寨的寨主一夜之间铲平了几大势力,顿时让附近一众大大小小的山寨惊慌不已。毕竟他们这些几十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就称之为山寨的小势力跟虎牙寨这样的庞然大物实在是无法相提并论。平时欺负欺负普通百姓还好说,真要遇到了大买卖还的禀告虎牙寨,等人家抢完了他们跟在后面喝口汤罢了。

    如今虎牙寨突然出手,许多人自然都被吓到了。等到虎牙寨的帖子送到自己手里的时候,这些寨主们再三思索到底还是不敢拒绝,只得带着人乖乖地上了虎牙峰。心中只想着,若实在不行,也就只能归顺虎牙寨了。

    等到上了虎牙峰,看到那宛若朝廷兵马一般齐整精悍的守卫,心中就更加没底了。不少人开始思索着,是不是主动归顺比较好一些。等到他们进了大堂,看到坐在主位上那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面带浅笑的少年时,所有人都从自己身边的人眼中看到了茫然。

    这日,虎牙峰上十分的热闹。往日里总是充满了脂粉酒色的大堂离安静的仿佛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此时大堂里或坐或站或跪着挤满了人。

    楚凌坐在主位上,下首一侧的位置上坐着懒洋洋的仿佛没有骨头的云行月。

    下面两边靠前的几个位置上坐着的都是几个大寨子的当家。只是他们虽然坐着,但是只看他们那僵直的坐直,僵硬的表情和眼底的愤怒憋屈就能知道,他们此时大约并不是很想坐在这里。

    再往后,便是一些来得早的小寨子的当家了。他们各自的身后也站了不少人,多数都是各自的手下。

    而楚凌这边,除了楚凌和云行月,以及站在一边的莫晓廷和孙泽,就只有两个押着程风的护卫了。

    被这么多穷凶极恶的山贼包围,楚凌等人的神色却十分平淡。

    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问话的同时还忍不住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惨状难以描述的程风。你特么不是势力大,实力强么?不是背后有人撑腰么?怎么就混成了这幅德行?混成这幅德行就算了,还连累我们。

    楚凌撑着下巴道:“我姓凌,凌楚。黑龙寨当家,行五。各位寨主,有礼了。”

    “黑龙寨?!”众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好一会儿才有人站起身来道:“我们信东南的人和你们黑龙寨河水不犯井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你一个黄毛小子,谁相信你是黑龙寨的寨主?”

    楚凌道:“信不信我你们不都在这里了么?况且,我就算不是,你们又能如何?至于你说河水不犯井水么…大概吧,不过现在井水想犯河水了。这话我跟程寨主的人说过,现在我在跟你们说一说。各位,降,还是不降?”

    有人忍不住想要拍案怒骂,但是看着趴在地上跟血葫芦一般的程风,这一巴掌到底还是没拍下去。

    谁都不想落得跟程风一个下场啊。

    有人忍不住低声问道:“我们…我们若是不降呢?”

    楚凌道:“那就都去死吧。”她声音并不大,语气也并不激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陈述意味。却激起了众人心中的怒意,既然能成为山贼头子,谁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被人如此轻慢,哪里还能忍?

    “臭小子,你太狂妄了!”一个神色阴戾的消瘦男子怒斥一身,一跃而起朝着楚凌一刀刺了过去。

    楚凌没动,她旁边的云行月动了。

    云行月青色的袍袖一挥,那消瘦男子就就直接摔了出去。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鲜血从他眼耳口鼻中流出,不过片刻功夫就大睁着眼睛没了气息。

    云行月轻哼一声,道:“不自量力。”

    楚凌扫了一眼地上七窍流血的男子,微笑道:“我说了,不降就去死。”



------题外话------

    云行月:你真像个反派!

    阿凌:照照镜子好么?好像你像正派似的。

    ps:今天木有而更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