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80、降还是不降?(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城中的葛府挂起了白帐,据说是葛副统领的母亲去世了。

    葛丹枫也算是思安县有权有势的人物之一,虽然思安县的人几乎没见过他的母亲倒是听说过家里确实有个多病的母亲。既然葛丹枫办丧事自然有不少人上门。楚凌三人虽然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不能着急,只得等到晚上夜深人静了才再次光临葛家。

    葛家原本就没什么人,如今正在办丧事一到晚上就更是寂静无声了。本该在灵堂里守灵的葛丹枫此时却等在书房里,面色比起昨天显得更加憔悴疲惫了几分。楚凌看了看他道:“葛先生,节哀。”

    葛丹枫扯了下唇角对两人露出一个有些僵硬地笑容,“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云公子不在?”

    楚凌道:“他有些事情要做。”

    云翼有些担心地看了葛丹枫一眼道:“表哥,你没事吧?”

    葛丹枫摇了摇头,道:“让你担心了,我没事。都坐下说话吧,我知道…五当家想必是为了昨天的事情来的。”楚凌摇头道:“这是葛先生的家事,我本就不该过问。我们深夜前来,却还是为了正事。这个时候打扰葛先生,实在是抱歉。”

    葛丹枫摆手道:“我知道五当家时间紧。确实也没什么…岳母那个样子,我还能跟她动气不成?何况,她本也是为了……”

    云翼性子还有几分急躁,“表哥,那位夫人到底为什么要害你?”

    葛丹枫看着云翼有些木然道:“十多年前,我们两家人本是跟着上京的权贵一起逃往南边的。可惜在路上遇到貊族人被冲散了。我父亲,兄长还有几个堂兄弟都是那个时候死的。后来我死里逃生四处寻找他们,一路找到了信州附近却只找到了岳母。我母亲和夫人已经……”葛丹枫停顿了一下,嗓子里仿佛堵着什么东西一般,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道:“当时,岳母的神志就已经有些不清楚。她们遇到了歹人,当时岳母正病重,被我母亲和夫人藏了起来。她亲眼看到她们被人逼死了。从那以后,就一直不太清醒。这些是我后来断断续续从她口中问出来的。”

    “当初,害死葛老夫人和嫂夫人的人,就是程济?”

    葛丹枫点了点头道:“这些年我留在程济身边,对外一直宣称她是我的亲生母亲。岳母神志恍惚,我担心她露出马脚并没有让她见过程济。不过几个月前,程济路过我府上进来说了一些事情,正巧被她看见了。她以为我……”

    两人了然,葛丹枫的岳母只怕以为葛丹枫为了荣华富贵忘了母亲和妻子的仇,还和仇人狼狈为奸,这才动了杀心。倒不是她不想杀程济,只是她一个年事已高身体又病弱,几乎连门都没有怎么出过的老人想要杀程济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怕她连走到南军大营去的力气都没有。

    “那…表哥,老夫人是怎么……”

    葛丹枫苦笑一声道:“岳母她的身体早就快要撑不下去了,就算没有这事儿也过不了一两年了。大约是我太让她失望了,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这才一时……”想起昨晚自己将隐藏的真相告诉老人之后老人脸上那似哭似笑复杂难辨的表情,葛丹枫都有些疑心是不是自己逼死了岳母。如果他压下这件事不去问就当没发生过……

    被自己最亲近的人下毒,葛丹枫不是不心寒不难过。但是,父母妻儿兄长都没了,这十年来这位神志恍惚的岳母确实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书房里一片沉默,气氛沉重的让人几乎提不起说话的兴致。

    最后还是楚凌开口道:“葛先生先将老夫人的丧事办完吧,别的事情过后再说,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葛丹枫抬起头来,摇头道:“不,五当家要做什么我清楚,眼下就有个机会。”

    楚凌一怔,“葛先生是说……”

    葛丹枫笑道:“我知道五当家是体恤丧家,不过…我总要在岳母入土之前将这件事办妥了。好让她下了黄泉能告诉我母亲和妻子一声。”楚凌思索了片刻,方才正色点了下头,“好,就按葛先生说得办。”

    葛丹枫道:“如今南军的兵马,至少有一半我有把握他们会跟我走。这些人五寨主可以放心,我保证至少我做副统领这几年,他们没有祸害过天启人。其实…谁的心还不是肉做的,大多数人也没那么想祸害相邻,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滋味也不好受。”

    楚凌道:“葛先生放心,葛先生的人品我相信,你手下的人我保证既往不咎。”

    葛丹枫点头,道了声多谢,道:“但是眼下几位的麻烦不在南军。”

    楚凌微微蹙眉,看着葛丹枫。葛丹枫道:“思安县往南是若沧县,在这两地之间的东南角与惠州接壤处便是这附近最乱的地方。那里山贼横行,北晋人管不了也懒得管。黑龙寨各位当家应该也听说过他们吧?”

    楚凌点了点头道:“听说那边有大大小小七十多个山寨,不过因为跟黑龙寨隔得远,没什么来往。”算起来也不过两三百里地仿佛不远,但是中间隔着重重大山几乎就是另一个世界了。所以虽然同在信州,但是前两年黑龙寨整合附近的山寨的时候却是往西南扩张而不是往东南的。自然跟这些人没什么交集。

    葛丹枫道:“一共六十七个山寨,其中最大的那个盘踞在虎牙峰,就叫虎牙寨。这个虎牙寨的寨主,是程济的儿子。”

    楚凌有些惊讶地挑眉,“南军统领的儿子去当山贼?”

    葛丹枫笑道:“五当家觉得奇怪么?”

    楚凌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不奇怪,好谋划。程济不能做或者不好做的事情就让他儿子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己分毫沾不上,好处却一点没少拿。而且,万一他儿子出了什么事,他还可以暗地里给保驾护航。说不定还能派南军客串一把山贼。”

    葛丹枫点头道:“五当家英明。”

    楚凌摇头道:“不,你们这位程统领才是真人才,我都有点佩服他了。”

    葛丹枫道:“原本按我自己的本事,拼尽全力大约只能杀了程济,别的我是没有办法也没有力气多管了。不过我想五当家想要的必然不是这么简单?”

    楚凌点头道:“我明白葛先生的意思了,南军这边,葛先生来。山贼那里,我来解决?”

    葛丹枫道:“只要五当家信得过我。”

楚凌微笑道:“那就这么办,一言为定。”

    葛丹枫扬眉道:“那些山贼人可不少,我这边不能打草惊蛇,没有兵马能借给五当家的。”

    楚凌道:“多谢葛先生,我自己准备就是。不过云翼这小子恐怕没有办法跟我们一起去,还要有劳葛先生了。”葛丹枫看着她,“五当家当真相信葛某?”

    楚凌笑眯眯地看了云翼一眼道:“他是你表弟又不是我表弟,你要是不在乎,我当然也不在乎。”

    “凌楚!”云翼磨牙,怒气冲冲地瞪着楚凌。

    楚凌对他做了个摊手的动作,谁让你弱鸡呢?

    云翼咬牙,深恨自己当年竟然没有拜个名师学武。

    楚凌和葛丹枫一直谈到了凌晨方才起身告辞,云翼却主动留了下来。楚凌还有些惊讶,云翼少年皮笑肉不笑地对她抛了一句,“你不是说了么,我又不是你表弟你又不在乎,我自然还是留在表哥这边免得碍了你的眼啊。”

    楚凌凝视着他片刻,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少年,你脾气见长啊。”

    “哼!”

    第二天天还没亮,楚凌就跟云行月出城了。

    披着一身的朝露,云行月忍不住抱怨道:“我还以为离开君无欢那个混蛋就能过几天好日子,没想到跟着你也没多好过。你看看我们这起早摸黑的……”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云公子,我也没比你多睡啊。还有,你不渴么?咱们休息一会儿怎么样?”

    云行月只得恨恨地闭了嘴,嘲讽他话多么!

    “葛丹枫都说了那边山贼多得很,你打算怎么办?”云行月忍不住又问道。

    楚凌淡定地道:“我打算来硬的。”

    “来硬的?”云行月震惊,“你认真的么?”

    楚凌笑道:“云公子,一群山贼而已,我还能多认真。”

    云行月嗤笑,“别忘了,你们黑龙寨也是山贼。”

    “我们跟他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我们是有理想的山贼。”楚凌道。

    “……”

    虎牙峰位于信州和惠州边界的山上,从思安县快马加鞭半日即可到达。因为峰顶向前微倾,状似野兽的利牙,故而被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这山体高大陡峭,虽然没有黑龙寨隐藏在群山之中的地利之妙,但是外出往来也比黑龙寨方便了许多。

    这日,虎牙寨的山贼们一如往常的寨子外面的高处放哨。不用放哨的人就在寨子里面喝酒吃肉,赌钱或者是拉着寨子里的女人胡混。

    放哨的人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毕竟他们这地方是从来没有被人被人攻击过,说是放哨几乎都是做个样子,很多人其实从心里都觉得毫无必要。如今天气这么冷,站在高处寒风嗖嗖地往脖子里钻。两个放哨的男子早已经忍不住躲到避风的地方去了。

    “你看那是什么?”

    一个山贼喝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看向下面不远处有些狐疑地问道。

    被他提醒,另外一个人这才扭头看过去,“好像…是两个人?”

    确实是两个人,两个人影正在飞快地往这边移动过来。脚下崎岖的山路和陷阱对他们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两人如履平地地一路朝着山上掠来。

    “这是什么人?”

    “不管是什么人,先去禀告老大一声。”另一人机灵一些,连忙道。说着就要转身,就听到脑后冷风袭来,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到背心一痛倒了下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人闯山!”另一个人的声音在寒风中有些破音,带着几分凄厉的味道。他也只来得及喊完这一句,一支短箭已经钉上了他的喉咙。

    不过这一声也让下面寨子里的人听到了,整个山寨立刻就热闹起来了。

    “什么人?!”

    “谁敢闯山,好大的胆子!”

    “兄弟们,操家伙!”

    一大群山贼从原本紧闭着的屋子里冲了出来,有的拿着兵器,有的尚且衣衫不整。

    只见一高一矮两个声音无声地落到了大寨大门口,高一些的年轻人一身青色绸衣,面带微笑,容貌俊逸,风流倜傥。矮一些的那个却是少年模样,神色冷然,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虽然穿着的一身浅灰色的布衣,却丝毫不会被那青衣青年遮盖了光芒。他手里正握着一条软鞭,不紧不慢的敲着自己的手心。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闯虎牙峰!”

    楚凌微微勾唇,淡淡道:“一句话,降还是不降?”

    一大群山贼面面相觑了片刻,突然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这两个小子莫不是疯了吧?”一人忍不住笑道。

    “哈哈,就两个人,竟然还敢问我们降不降?”

    云行月抽了抽嘴角,偏头对楚凌低声道:“你这样说,人家会以为你脑子有毛病。”

    装那什么失败,楚凌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是么?他们很快就知道我的脑子到底有没有毛病了。既然不答,我就默认你们不降了。”

    对面的山贼正想要嘲弄回去,却见一道暗影朝着自己劈头盖脸的甩了过来。楚凌一鞭过去,直接将最前面的一个山贼打的半边身体血肉模糊。她却看也不看一眼,手中长鞭犹如毒蛇一般的扑向了旁边的人。

    “我虽然偶尔爱废话,但也不是跟什么人都废话的。”楚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