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9、下毒的人(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思安县外南军大营。

    葛丹枫走进大帐中,躬身道,“见过统领。”程济抬起头来看着他淡淡道,“丹枫来了。坐下说话吧。”葛丹峰拱手谢过,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仔细地打量了程济一番。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什么。但是葛丹枫依然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还有苍白的脸色和僵直的左臂都显示他伤得不轻。

    “统领没事吧?”葛丹枫面带担心地问道。

    程济轻哼一声冷笑道,“区区几个刺客。能把我怎么样?”

    葛丹枫仿佛松了一口气,“统领没事就好。”

    程济仔细打量着他的神色,好一会儿方才道:“你昨晚做什么去了?”葛丹枫一愣。仿佛才反应过来,有些惊骇地道,“统领,难道你怀疑我?”程济因为他的直言不讳一愣,微微眯眼道:“只是随便问问,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葛丹枫这才松了口气,笑道,“统领相信我就好。”

    程济看着他问道,“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葛丹枫道:“末将听说统领遇刺,就想过来看看统领可还安好。如今见统领安然无事,自然就放心了。不知道刺客的事情,统领可有什么打算?”

    程济淡淡道:“此事我自有打算,你最近不是身体不好么?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吧。我只是一点轻伤,不妨事。”

    葛丹枫仿佛没听出来程济这是不放心故意将他排除在军营之外。凡是满脸感激的道:“多谢统领关心,末将只是些微小病还要劳烦统领如此操劳实在是惭愧。”

    程济有些敷衍地应付了几声,便打发葛丹枫走了。毕竟他虽然说是轻伤,但是那砍在肩膀上的一刀也是实打实的,这会儿还痛的不行呢,哪里还有心情应付葛丹枫?

    不过让葛丹枫这个时候接触军中的事情就更不行了。本来就忌惮葛丹枫,如今自己又受了伤还有暗处不知名的刺客虎视眈眈,程济就更要将军权紧紧地抓在手中了。任何在这个时候企图从他手中分走兵权的人,都会让程济的敌意加倍。所幸,葛丹枫还算识趣。

    “来人!”

    片刻后,一个读书人模样的男子从大帐里间走了出来。程济看着他沉声问道:“葛丹枫真的病了?”

    那读书人抚着胡须点头道:“统领,给程济看病的大夫说,他应该是得了风寒。”

    “你看他像是得了风寒的样子么?”葛丹枫除了看起来比往常消瘦苍白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变化。程济虽然身体不错,但是风寒是什么样子他还是知道的。况且,葛丹枫说身体不好已经不是最近几天的事情了,谁风寒一得就是好几个月?让程济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那读书人明显也有些奇怪,蹙眉道:“这却是有些古怪,葛丹枫这病…好几个大夫都看过,确实说是风寒。只是平时看不大出来,但是每隔几天就会病一次,先前大夫还以为是葛丹枫自己不注意休息受了寒还叮嘱过他。但是依然没有什么变化。而且咱们的大夫也说了,葛丹枫的身体比起刚入秋的时候弱了很多。若是一直这么下去,或许…就不用统领担心他了。”

    程济皱了皱眉,如果葛丹枫自己病死了当然是一件好事。想了想,道:“葛家那边,还是要派人盯着。”

    “是,统领放心便是。”

    葛丹枫回到府中,一推开书房大门就看到里面坐着的三个人了。他也不觉得惊讶,只是淡定地关上了门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云行月笑道:“葛先生还有心情关心我们怎么进来的?”

    葛丹枫道:“我这府里还算干净,但是外面却有不少人看着。”云行月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不过,我觉得你这府里也未必就干净啊。”葛丹枫眼神微变,盯着云行月道:“云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行月道:“葛先生最近经常生病?”

    葛丹枫一怔,回想起来自从入秋之后他确实经常生病。程济也正是因为这个才抓住机会让他先回家休息的。他自己原本也有些谋划并不方便日日留在军中,便顺水推舟的应了。这些日子想的事情太多倒是忘了,自己最近生病的频率确实比往年高了许多。这已经超出了因为天气太冷而受寒的正常范围了。毕竟葛丹枫前十多年虽然是个读书人,但是后十多年却是个习武之人,身体并不差。

    只是他最近将太多的精力集中在了自己筹谋的事情上,竟然完全忽略了这原本就不正常的情况。

    云翼已经忍不住了,开口道:“表哥,你身边这两个月有没有来过什么新人?”

    葛丹枫不解地看向云翼,云翼扭头去看楚凌。楚凌道:“葛先生,云公子说你中了毒。而且…这种毒只有最亲近的人才有可能会下。可能是你每天都会见每天都能接触到的人。”

    葛丹枫的第一个反应是程济,但是很快又推翻了这个猜测。他对程济的防备绝对高于程济对他的。若是程济的人都能轻易安插到他身边那他也活不了这么多年了。

    最近两个月…葛丹枫神色变了变。

    云翼看在眼中,沉声道:“表哥,你知道是谁了是不是?”

    葛丹枫沉默不语,云翼看得焦急不已,有些恼怒地道:“表哥,你……”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凌拍回了椅子里,楚凌轻声道:“云翼,稍安勿躁。”

    良久,才听到葛丹枫沉声道:“我身边…没有最近两个月才新来的人。如今这个时候,我也不会让将不认识的新人留在身边。”

    楚凌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了两下,道:“那就是旧人了,也是…如今这世道人人都有几分警惕心,一个新来的人想要取得你的信任只怕也不容易。”

    云行月撑着下巴淡淡道:“我猜下毒的是个女人。”

    葛丹枫伸手扶住额头,神色看起来有些疲惫。沉声道:“最近几个月,我每天晚上都会喝一碗补汤,说是…冬日进补的。”

    云翼和楚凌齐齐看向葛丹枫,葛丹枫眼底多了几分痛苦之色。云翼迟疑了一下,道:“是…表哥身边的女人?”虽然他们得到的消息显示葛丹枫如今没有妻子儿女,但是并不表示他身边就没有别的女人。

    葛丹枫摇摇头道:“是我…岳母。”

    三人都是一愣,无论是云翼脑补出来的后院女子因爱生恨,还是楚凌脑补出来的潜伏女细作想要算计葛丹枫,显然都跟真正的答案相差十万八千里。

    云行月倒是不怎么意外,那种药也只有旧时天启的权贵人家才会有,一般人就算想要都要不到。如今这混乱的世道,谁还有功夫配那种麻烦又见效慢的药,只能是从前留下来的或者本身就会配置这种药的人。那持有这药的女人,年纪肯定不可能太轻了。

    云翼怔住,好半晌才道:“原来…表嫂娘家的老夫人一直是表哥在奉养啊。她怎么会……”百里家能与葛家结亲,葛家自然也是名门世家,而葛丹枫原本是葛家的嫡次子百里家的亲外孙,他会娶的嫡妻家族也绝不会差。云翼想不明白,葛丹枫奉养了岳母十多年,为什么最后对方却还要下手害他。

    葛丹枫神色有些黯然,道:“早些年,岳母的脑子就有些…时而清楚时而迷糊,她清醒的时候一直闹着要为女儿报仇,糊涂的时候……”摇了摇头,葛丹枫抬头看向三人道:“多谢五当家和云公子告知此事,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至于之前五当家的提议,我同意了。”

    楚凌微微挑眉,“葛先生当真?”

    葛丹枫淡然一笑道:“我骗五当家有什么好处?只要按照之前说的,将程济交给我便是。”

    楚凌点头,“好,我和云行月先商量一下该怎么动手。葛先生想必也还有事情需要料理,我们就不打扰了。”

    葛丹枫点头道:“多谢。”

    楚凌三人总算得到了葛丹枫的许诺,立刻开始忙得不可开交。此时的蔚县也不轻松,整整五万大军围着一个小县城,即便是不开打只是这份压力就已经足够大了。

    君无欢站在城楼的一角打量着不远处的北晋大军,开口问道:“阿凌他们走了多久了?”

    他身边不远处站着的却是沧云城的那位明鉴司主事明遥。明遥俊逸的脸上有片刻的抽搐,面无表情地答道:“三日。”

    君无欢微微蹙眉,似乎明遥的答案让他十分不满意一般。

    明遥也不在意,抬头望向远方道:“公子事务繁忙,当真要一直困在这小小的蔚县么?”蔚县不过是个小地方,若是能坚持自然要坚持,但是若是为了蔚县这么一个地方,将君无欢这样的人困在这里,就太得不偿失。

    君无欢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明遥,你一向觉得桓毓不靠谱,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你在明鉴司而桓毓却能成为沧云城的副主事么?”明遥轻哼一声道:“不是他死皮赖脸要去的么?”他并非对给与桓毓这个职位的人有什么不满,而是单纯的看桓毓不顺眼而已。

    君无欢道:“因为跟桓毓比起来,你对局势的掌握和眼光都还要略差一筹。诚然,你应变能力极强,吩咐你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超额完成。但是这还不够。”

    明遥皱眉道:“桓毓那家伙连让他办的事情都完成的很一般。”

    君无欢道:“但是,当他上面没有人的时候他随时可以顶上那个位置,即便是做不到最好也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你只觉得他在我们跟前行事随意,做起事情来大都应付了事。但是却没有看到,南边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出过任何纰漏。”

    明遥垂眸,脸上多了几分若有所思。显然君无欢的提醒对他的影响还是不小的,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道:“公子是说,他在扮猪吃老虎?”

    君无欢笑道:“扮猪吃老虎倒也不见得,你没见过他少年时候原本就是个懒散的样子。只是这些年咱们在南边没人,只能让他挑起这个重担。所以到了北边难免就会懈怠一些,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明遥道:“桓毓现在在北方,所以公子觉得你暂时留在蔚县也无妨么?”

    君无欢点点头道:“而且,我若回去消息传出去了南宫御月也必定会跟过去。”

    明遥沉默了良久,方才点了点头道:“多谢公子提点,我明白了。”

    君无欢道:“我知你是担心我,不过…阿凌拿下蔚县虽然是情势所逼不得不为,但若有足够的谋划未必不是一条出路。你仔细想想,告诉我你觉得阿凌阿凌会怎么打算。”

    明遥当真凝眉思索起来了,君无欢身边的人知道楚凌身份的人不多。桓毓和文虎原本就知道,剩下的也只有云行月和掌管消息的明遥了。不过现在,明遥才真正开始审视起这个让君无欢从未有过的关注的姑娘。

    听公子的意思,这位拓跋兴业的爱徒是真的有着自己的全盘计划的?

    君无欢看着明遥一脸认真地皱眉思索的模样,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明遥什么都好,就是凡事都太认真了。不过如果明遥真是的桓毓那个德行,只怕也坐不了明鉴司这个位置。

    寒风掠过墙头,轻轻拂过两人的面容。

    一直到了将近日落时分明遥才终于抬起头来,道:“公子,那位…凌公子,想要在信州建立自己的势力么?”

    君无欢惊讶,“这么长时间,你就想到了这个?”

    当然不只想到了这个,不过这个不是最重要的么?

    明遥蹙眉道:“公子,黑龙寨原本是打算并入沧云城,若是如此将来……”如果他们反悔了,那沧云城凭什么为他们提供那么多的支持?

    君无欢抬手道:“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沧云城于信州隔着千里之遥,根本就无法为他们提供太多实质上的帮助。可若是他们毫无发展之死一个山寨,那么并入沧云城的意义又在何处?既然如此,还不如任由他们自己发展壮大,沧云城只需要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便是了。至于从沧云城派人来统领他们就更不不妥了。一个林显宗就搞出这样的事情来,还不能吸取教训么?”

    明遥思索了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君无欢点头道:“我明白了,以后明鉴司会一日既往的为黑龙寨提供消息的。”君无欢点头,“你明白就好,除此之外不要干预他们的任何事情。”抬头看向远处淡淡地夕阳,“也想看看…阿凌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明遥点头,看着君无欢的侧脸心中暗道:“你专程留在这里帮人家守城,不知道算不算干预呢?”

    不过这话自然不能说出来,只得默默地吞了。

    他也有点好奇,这位凌姑娘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题外话------

    啦啦啦~依然是下午二更哦~嗯,明天开始就会上午一次更完了,每天分两次看完亲们也很郁闷吧?实在是抱歉~这几天睡得晚早上总是起不来。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