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8、殊途同归?(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解决了跟前的两个侍卫,黑衣男子立刻再一次飞身扑向了坐在马背上的人,那男子见状心知不好,立刻单手一提缰绳就想要催着马儿逃走。只是那马儿才刚跑了两步,就突然嘶鸣了一声人立而起,险些将人直接从马背上甩了下来。

    “怎么回事?!”男子大惊,他的马虽然不是什么万里挑一的名驹,却也是一匹不错的好马,平时便是真到了战场上也没有出过什么岔子。

    男子费了不少功夫才终于控制住了马儿,马儿哀鸣一声,双蹄再落回地上的时候一条腿明显的有些瘸了。根本不能奔跑,身后的风声来袭黑衣男子已经扑了过来。

    男子只得一咬牙,翻身滚下了马背,“来人!”

    他身边带着的侍卫听到叫声,连忙想要摆脱自己身边的黑衣人过去相救。那紧追着他不放的黑衣男子一言不发地追了上来挥刀便砍。那男子一边肩膀重伤手中又没有兵器,只能狼狈地躲闪。

    “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黑衣男子哑声道。

    眼看着退无可退,黑衣男子一道刺过去想要最后了结了他的性命。

    “嗖!”一阵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同时远远地一支羽箭射了过来。黑衣人连忙挥刀挡开了射向自己的羽箭,转眼间马蹄声已经更近了。射向众人的羽箭也更多了几支。

    “哈哈,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见救兵到来,男子突然大笑起来,躲避地动作也更敏捷了几分,“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看着越来越近的马队,一咬牙厉声道:“你们先澈!”他自己却半点没有撤退的意思,依然不管不顾地去砍对面的男人。

    “嗖!”又一支箭射向了他的后背。

    叮地一声轻响,羽箭被人剥开了。一个有些矮小的黑色身影一把抓住了他,“走!”黑衣人有些不甘地还想要去追杀那人,抓着他的人毫不犹豫地一扭将他推进了旁边准备撤退的几个黑衣人中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走!”同时飞身扑向还挂在马背上的少女,将人拎起来在马背上一点凌空掠了出去,片刻间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楚凌拎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少女在一处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想了想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能够替她御寒的衣物只得试着传了一丝丝内力给她御寒。只是她本身内力就不算高深,给同样修炼内功的人还好说,这种从未习武的弱女子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只是小心翼翼地稍微传了一点过去就已经脸色发白了,生怕一个不小心救人不成先把人给弄死了。

    过了一会儿,树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楚凌转身就看到方才那几个黑衣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领头的男子看着楚凌,眼睛在夜色中闪过一丝精芒,“方才,多谢阁下相助。”

    楚凌对他淡然一笑,“葛先生不用客气,你是云翼的表哥咱们也算是自己人吧?”

    黑衣人一愣,看着楚凌的目光变了变,好一会儿才道:“你是…凌公子?”

    楚凌拉下了脸上的面巾,对面的黑衣男子犹豫了一下也伸手拉下来脸上的面巾,不是葛丹枫是谁?

    葛丹枫对身后的几个人打了个手势,几个黑衣人立刻退出分散开来各自退开了一段距离。

    葛丹枫走过去看着楚凌,道:“凌公子怎么会在这里?”楚凌也不隐瞒,看了一眼旁边靠着树干昏睡中的少女道:“原本是去县衙逛了逛,然后便跟着那位…那位应该是南军统领程济吧?看着这位程统领带着人出来,我便跟上来了。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葛先生。”

    葛丹枫也看了那少女一眼,微微蹙眉。

    楚凌悠然道:“葛先生想杀程济?”

    葛丹枫道:“那又如何?”

    “巧了,我也想杀他。”楚凌笑眯眯地道。

    葛丹枫微微眯眼,道:“我跟凌公子想要杀他的理由恐怕不太一样。”

    楚凌努力扬起一个可爱地笑容,“所以,这也算是殊途同归啊。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葛丹枫想,这位黑龙寨的五当家书大约是念得不怎么好。

    楚凌可不在意别人在心中吐槽自己的遣词用句,“葛先生,恕我直言,凭你的实力想要杀了那位程统领,机会只怕不太大。特别是有了今晚的事情之后他必然会十分谨慎。”

    葛丹枫淡淡道:“凌公子想说,你可以帮我么?要什么代价?”他能改变身份在乱世中混到如今这个位置,自然知道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楚凌道:“小事儿,对我对葛先生都很重要。就算葛先生你凭自己的本事干掉了程统领,掌握了南军。跟那思安县衙那位应该也会有一些无法调和的矛盾吧?”

    葛丹枫面无表情地道:“所以?”

    “所以,咱们连他一起干掉吧?”楚凌笑着怂恿道。

    葛丹枫沉默了良久,才抬起头来望着楚凌沉声道:“五当家,好魄力。”

    楚凌叹道:“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世道就是这样,要么藏起来别搞事,要搞事就只能搞大事了。”

    葛丹枫道:“听说黑龙寨如今占据了蔚县,只是一旦朝廷大军到来只怕独木难支。所以五寨主和黑龙寨打算拿下蔚县附近的几座城,互为犄角,互相支撑?”

    楚凌没说话,只是含笑对他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

    葛丹枫轻笑了一声,道:“如果我说,我根本不想要要南军,只想杀了程济,五寨主信么?”

    楚凌点头道:“我信,不过葛先生打算如何脱身?又打算如何安置跟着你的这些人?那几位,都是军中的吧?”

    葛丹枫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几个黑衣人,沉默不语。

    楚凌道:“我听云翼说,葛先生也是出身名门。这十多年独身一人隐姓埋名漂泊于世,想必也有自己的苦处。先生若真的看破世情,决心隐退我绝不敢阻拦。只求先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拿下南军和思安县城。到时候,我将程济交给先生处置如何?”

    葛丹枫皱眉问道:“云翼为何会跟你们在一起?”

    楚凌道:“葛先生可知道百里轻鸿的事?”

    葛丹枫当然知道,只是却没有回答楚凌的问题。楚凌道:“百里家的处境葛先生想必知道。我是三年前遇到云翼的,也是在信州。他…是为了来刺杀百里轻鸿。”

    葛丹枫一惊,豁然抬起头来。楚凌笑道:“他自然没有成功,不过这一次他来北晋却是因为…百里家已经被毁了,他孤身一人无处可去。这些事情,葛先生若是想知道的话不妨亲自去问问他。不过这孩子脾气性子有些别扭,葛先生莫要见怪。”

    葛丹枫点了点头道:“多谢五当家照顾云翼。”

    楚凌含笑看看四周,道:“既然暂时谈不拢,不如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各自回家如何?这大半夜的,还是挺冷的。”

    葛丹枫望着楚凌沉声道:“我可以帮你们,不过…我也不可能拿手下兄弟的性命来陪五当家开玩笑,你总要告诉我你们究竟有何打算。早几年,你们这样的人和事我见得多,可惜最后除了枉送性命没有半点用处。那些自诩豪杰的人,不是被貊族人收买了成了他们的走狗就是被杀了。就是咱们这位程统领,当年也是一支义军的首领呢。”

    葛丹枫说这话带着几分轻蔑,显然是对所谓义军之流并没有什么好感。

    楚凌偏着头对他笑了笑道:“不如咱们明天找个地方详谈?”只要你肯谈,还怕忽悠不到你不成?

    葛丹枫深深地望了眼前的少年一眼,幽暗的夜色中少年的笑容却十分的明朗纯粹。在这样的乱世中,葛丹枫几乎忘记了世间还有这样的笑容,这个笑容却并不是出现在一个养在豪门大户不知疾苦的贵公子脸上,而是在一个刚救了他们现在正在寒风中与他讨论如何杀人夺权的少年身上。铁血和纯粹在这少年身上糅合成了一股奇异的特质,竟让葛丹枫忍不住有些想要相信他的话了。

    “也好。”良久,葛丹枫沉声道。

    第二天一早楚凌三人起身的时候就发现,外面戒严了。

    三人坐在客栈的小楼上吃早膳,楚凌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懒洋洋地问道:“外面出什么事儿了?”

    坐在他们对面一桌的一个客人小声道:“三位不知道么?昨晚上南军程统昨晚遇刺了。”

    楚凌道:“这关咱们什么事儿?”

    “谁说不是呢?”有客人忍不住抱怨道:“咱们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难道还能是刺客不成?更何况,就算真有刺客,杀了人不赶紧跑还躲在城里等着过年么?”

    “少说几句。”旁边有人提醒道,“小心祸从口出。”

    云翼有些意外地道:“南军统领不是应该在军中么?竟然还有人能潜入军中行刺?”

    “似乎不是在军中。”

    云行月撑着下巴看着楚凌,楚凌对他露出个笑容眨了眨眼睛:你看我干嘛?不是我干的。

    云行月轻呵了一声不置可否。

    云翼放下手中的筷子问道:“这样…咱们还能走么?”

    楚凌淡然道:“总不能一直都戒严吧,说不定是想要看看刺客还在不在城里,若是找不到或者找到了应该就没事了。咱们先等等便是了,晚走一两天也没什么大事。”

    云翼不明所以地看了楚凌一眼,还是点了点头。

    云行月道:“既然暂时不走了,用过早膳就回去休息吧,正好我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谈谈。”楚凌微微挑眉,云行月轻哼了一声。楚凌会意,看来是昨天去查的事情有结果了。便点头道:“也好,云翼你若是没事也别出去,免得出什么事。”

    云翼点点头,有些魂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