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5、你真是姑娘吗?(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云行月听说要跟着楚凌一起出门,立刻欢喜地收拾包袱跟着楚凌出发了,丝毫也不在意身后长离公子幽冷的眼神。出了蔚县云行月方才心满意足地道:“终于摆脱那瘟神了。”

    楚凌有些诧异,“不是你跟着君无欢的么?”

    云行月轻哼一声,傲然道:“本公子可是神医,跟着他有钱么?”

    “……”还真的挺有钱的,反正全天下找不到几个比君无欢更有钱的人了。云行月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有些郁闷地道:“阿凌姑娘,你说君无欢那种讨厌鬼,怎么就能变成有钱人?本公子这么出类拔萃的神医却……”欠了一屁股的债!

    楚凌思索了半晌,方才道:“大概…就是因为他太讨厌了而你太出类拔萃吧?你知道的,天妒英才嘛。”

    云行月瞪了楚凌半晌,“你确定你是在安慰我?”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云行月瞪着她看了半晌,方才叹了口气道:“你跟君无欢一样讨厌。”楚凌也不在意,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哦。”

    “咱们去哪儿?做什么?”云行月思考了一下他和楚凌之间的武力值差距,十分识趣地主动改变了话题。楚凌拍了一下座下的马儿道:“去了不就知道了么?”

    云行月郁闷,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多解释一句会死么?

    他们去的地方确实里蔚县不远,不过因为是在山里所以马儿只能将他们送到进山的地方。两人便下了马儿徒步进山了。两人的轻功都不错,即便山里崎岖两人走起来也是如履平地。一路毫无阻碍地走到了狄钧提供给她的地方,远远地就看到有人在守着了。两人倒也不隐藏行踪,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什么…阿凌?!”显然是得到了消息,云翼快步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楚凌不由得楞了一下。楚凌含笑对他招招手道:“云翼弟弟,又见面了。”云翼瞪了她一眼,道:“你不是在蔚县么?出什么事了?”

    楚凌摇摇头道:“没事,三哥让我来的。”

    “窦寨主?”云翼道:“你是来带这些人走的?反正我也只是帮窦寨主看着,你既然来了,自然是听你的。对了,这位是?”楚凌道:“这是云行月云公子,沧云城的神医。”

    云行月皱眉,“喂,我没有说过我是沧云城的人!”

    楚凌含笑看着他问道:“那你不是沧云城的人么?”

    “我……”云行月轻哼了一声偏过头去假装没有听见楚凌的话。云翼对云行月点了下头,道:“云翼,幸会。”云行月笑容可掬地道:“云公子不用客气,大家既然都姓云,说不定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云翼对他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给了楚凌一个进去说话的眼神。

    楚凌同情地看了一眼旁边一脸不解的云公子:云翼家五百年前还真不姓云。他不相信云行月会不知道云翼的身份,这人就是嘴贱。

    入内坐下,这是修建在山林伸出的一个简易的营地,环境自然不会多好。喝水的茶杯都是最粗糙的粗碗,云翼倒了两碗水给他们才问道:“蔚县那边怎么了?”

    云行月道:“五万大军围城,等着救命呢。”

    “五万?”云翼皱眉,他这里只有两千兵马,虽然算得上是黑龙寨的精兵但是跟五万人比起来再厉害的精兵也没有用。楚凌点头道:“确实如此。”

    云翼看着她道:“你既然来了想必有什么办法?”

    楚凌对他笑了笑安抚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云翼对她翻了个白眼道:“我担心什么?黑龙寨又不是我的地方。”

    楚凌点点头道:“好吧,传令下去全军休整,明早卯时出发。”

    “去哪儿?”云翼问道。

    楚凌道:“去思安县。”

    “那是哪儿?”云翼有些茫然地道。楚凌叹了口气,摇头道:“少年,你这样不行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连自己在的地方都弄不清楚,你还怎么行万里路?”云翼有些恼羞地瞪着她道:“你知道得多了不起啊?”

    楚凌笑眯眯地道:“嗯,是很了不起啊。你知道思安在哪儿吗?”

    看着云翼一副快气炸了的模样,楚凌连忙安抚道:“好啦,不跟你开玩笑就是了。思安县在信州城正南方一百二十里。不过距离咱们这里直线距离应该不会超过六十里。前提是…要翻过我们两座山。”

    云翼皱眉道:“你打算带着两千兵马翻山越岭?”

    楚凌摇头道:“自然不是,真正要翻山越岭的只有我们三个。那两千人明早会有人来带着他们去该去的地方的。等我们办完了事情再去跟他们汇合。”

    云翼还没说什么,倒是坐在旁边的云行月皱眉道:“阿凌,我和你倒是没问题,但是这小子…你带着他还想要翻山越岭?比直接骑马绕路还慢吧?”云翼虽然学过一些拳脚功夫,但是云行月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并不是真正的习武之人。自然更不能指望他会轻功了。

    云翼脸色微沉,“我不会拖累你们的!”

    楚凌看看云翼,侧首对云行月道:“不行的话,我们一人一段带着他。他必须去。”

    “这是为何?”云行月问道。

    楚凌含笑看了云翼一眼,云翼却只觉得头皮一凉忍不住缩了下脖子。楚凌道:“因为他认识驻扎在思安附近的南军副统领。”云翼一愣,有些茫然地皱眉道:“我认识南军副统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楚凌道:“你连思安县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副统领是谁?”

    云翼看着她不说话,楚凌道:“思安驻扎着两万南军,统领姓程,副统领姓葛,葛丹枫。你可有印象?”

    云翼凝眉思索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脸色一变,道:“我不认识葛丹枫,但是我们百…云家确实有一门亲戚是姓葛的。是我大姑姑的婆家,不过听父亲说大姑姑和姑父一家当初都没能去南边,已经……”那时候云翼年纪还小,自然记不得太多事情。不过……“我不记得葛家有葛丹枫这个人。”能做南军统领的人年纪肯定不小心,云翼那时候虽然还小但是对他亲姑姑家还是有印象的。

    楚凌道:“他原本的名字叫葛应霖。”

    云翼愣了愣,“二、二表哥?”

    楚凌点点头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了么?”

    云翼望着楚凌道:“你希望我替你说服他投诚么?我连他的模样都不记得,更没什么交情,你觉得他会听我的劝说么?”楚凌看着他,轻声道:“云翼,我不知道你有多恨百里轻鸿。但是,葛丹枫跟百里轻鸿不一样。而且,他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云翼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楚凌轻声道:“我不怪你,你如果不同意的话,我自然是自己去了。”

    云翼咬牙,颤声道:“你可知道,如果他跟百里轻鸿一样,忠心耿耿地效忠北晋人,你去了可能就会有去无回!你以为当初谢老将军是怎么被抓的?就凭百里轻鸿真能那么容易打败谢老将军还将他活捉么?”楚凌笑道:“他如果真的想要攀附权贵,为什么还要改名字?以百里轻鸿的表哥的身份,应该能够得到更多的权势吧?”

    云翼轻哼一声道:“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故布疑阵,就是要引你这样的傻子上钩的?”

    楚凌不由一笑,轻轻拍拍云翼的肩膀道:“云翼,嫉恶如仇有时候也并不是全部优点。这世上,也并不是除了朋友就是敌人。这个葛丹枫对我们真的很重要,哪怕他就真的是貊族人的走狗,我们也要想办法掌控他为我们所用。至少,目前我们很需要。而且,我相信能跟百里家结亲的人家,不会养出那种毫无骨气的人的。”

    云翼沉默不语,楚凌道:“你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明天就跟大部队走。”说罢,楚凌转身对云行月使了个眼神,云行月也跟着站起身来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阿凌,你说……他会不会、会不会是被迫的?”云翼突然问道。

    楚凌一时也有些分不清楚他问的到底是百里轻鸿还是葛丹枫,只是轻声道:“这世上,无论是谁,总是会有一些身不由己的时候的。”

    “身不由己么……”云翼喃喃道,最后楚凌踏出房门的时候听到云翼道:“明天,我跟你们去!”

    楚凌没有回头只是淡淡一笑快步离开。

    “那小子跟你差不多大,不过看起来倒是像个小孩。”云行月跟在楚凌身边,慢悠悠地道。

    楚凌笑道:“本来就还是个孩子。”

    云行月道:“其实你没有必要非得带上他,如果那姓葛的心向着北晋,谁劝都没有用。如果他是身在敌营心在天启,不用云翼那小子劝你我也能说动他。信州不是沧云城的势力,这个人我确实没有听说过。不过,既然能做到两万南军的副统领,手段只怕也不一般。”

    楚凌道:“我倒不是非得带着云翼去,不过你也看到了他因为百里轻鸿的关系…一直对留在北晋朝廷的人有很深的敌意。”

    “你难道没有?”云行月挑眉道。

    楚凌笑道:“能豁出一家子性命去大义殉国的人毕竟不多。天启皇帝带着一大群王侯公卿跑了,剩下的人难道都该死都不用活了?他们做错了什么?那些主动通敌,为了荣华富贵甘当马前卒残害自己人的人就不用说了。但是还有更多的人,他们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他们又有什么错?”

    云行月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楚凌,半晌才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敢说出来的人却不多。”云行月是大夫,少年时便经常行走天下,见过的,听过的自然比寻常人多得多。楚凌说的这些并非是没有人想过,只是没有多少人敢说出来罢了。

    “不过,你这话若是到了南朝最好别说。”云行月道。

    楚凌笑道:“我跟他们也说不着啊,不过是正好说到这里有感而发而已。”

    云行月道:“你跟君无欢的计划,难道就是策反那两万南军,然后用来解蔚县之围?那也不够啊。”五万人对两万人依然没有什么胜算,而且北晋人可以源源不断地增兵,他们可没有。总不能源源不断的去策反吧?貊族人只怕也不会再给他们那么多机会了。

    楚凌摇头笑道:“自然不是,我们就算策反了南军,再带着两万兵马奔波一百多里,只怕半路上就会被人发现了。”

    云行月好奇地看着她,楚凌道:“既然都到了思安县,就顺道将思安也拿下来吧。”

    “……”云行月沉默地看了她半晌,才终于开口问道:“然后呢?”

    楚凌道:“然后自然是往东南拿下若沧县。只要拿下了思安,若沧跟蔚县一样根本没有什么驻军,本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顺道拿下来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然…然后呢?”

    楚凌望天,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道:“然后大概要先整合这一带的所有势力吧。”

    云行月深吸了一口气,很是郑重地拱手对着楚凌一拜,很是诚恳地望着她,“阿凌姑娘,在下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楚凌点头,“当然可以。”

    云行月道:“你真的是个姑娘吗?该不是又是第二个…君无欢那种妖孽吧?”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笑眯眯地问道:“要检查么?”

    云行月立刻一退几丈远,一副你不要过来的表情,“不,不用了!”他又没有吃雄心豹子胆,哪里敢去碰君无欢看上的人。更何况这姑娘看起来跟君无欢一样可怕。

    楚凌无语望天:沧云城是专出戏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