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3、人与月俱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三人到了县衙的时候郑洛和狄钧都不在,只有窦央段云和秦知节在书房里忙碌着。云行月表示他对这些事情毫无兴趣,直接朝两人摆摆手自己找个地方休息去了。楚凌和君无欢走进书房,书房里正忙碌着的三个人立刻抬起头来,窦央有些惊喜地站起身来面露笑意,“五弟,你回来了。”

    楚凌点点头,“三哥,你怎么来了?寨子里……”

    窦央摇摇头道:“寨子里没什么事儿,这里更需要人帮忙一些。更何况,寨子里的战力都被带出来了,剩下的都是老幼妇孺,我让她们迁回深山里去了。那里咱们也经营了许多年,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比跟着我们要安全一些。”

    楚凌点了点头,那个地方虽然楚凌没去过,但是却听叶二娘和狄钧说起过很多次。虽然在深山之中山路崎岖但是地势却很好,易守难攻也不会被野兽袭击,又可以耕种自给自足,正是一处不错的世外桃源。只是地方不大,无法安置太多的人口罢了。但是只安置黑龙寨的老幼妇孺,庇佑他们几年还是可以的。

    “那就好,三哥来了咱们也要轻松许多。”

    屋子里的三个人早将目光落到了君无欢身上,毕竟如长离公子这样的容貌气度,就算是被扔在人海里也必然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更何况是只有五个人的小小书房。

    也不等他们问,楚凌含笑道:“这位是君无欢,君公子。”

    三人都是一惊,窦央愣了愣才回过神来拱手道:“原来是长离公子大驾光临。”窦央是知道楚凌是女儿身的,自然也知道当初楚凌在上京与君无欢还有一段不知道还能不能作数的婚约。看君无欢的神色难免就有几分兄长看未来妹婿的复杂。段云和秦知节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是长离公子的名声却也足够惊人了。要知道,不久前长离公子刚刚被北晋朝朝廷通缉呢。虽然他们隔得远身份低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能让北晋皇,明王,国师同时下令通缉捉拿,这位长离公子的本事也是相当惊人了。

    秦大人痛心疾首,一个眼看着就能平步青云的机会放在他面前,他却已经被迫成了自己人?谁特么想要跟你们当自己人了!

    楚凌对君无欢笑道:“这是我三哥,这是蔚县知县秦知节秦大人,还有这个是小段,段云,黑龙寨的账房。”

    君无欢对三人点了点头,看向窦央道:“久闻窦寨主大名,幸会。”

    窦央连忙还礼,觉得这位长离公子十分的和蔼可亲,“长离公子客气了,是我等久仰大名才是。”

    君无欢又对段云点了下头才看向秦知节,悠悠道,“秦大人,好名字。”

    噗!

    秦大人在心中默默吐了口血,面上却只能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多谢长离公子称赞。”比起无欢长离什么的,本官也觉得自己有一个好名字!

    楚凌不动声色地用手肘撞了一下君无欢,示意他收敛一点。他们还要靠秦大人干活呢。一边要人干活一边还要挤兑人家,人干事?

    君无欢对她温和地笑了笑,果然不再多说什么了。

    宾主落座,窦央看着君无欢道:“小五是怎么跟长离公子遇到的?”

    楚凌也不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窦央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起来他们几个还都是兄长姐姐的,但是最麻烦最危险的事情却都让年纪最小的小五去做了。再一次对君无欢拱手道:“多谢长离公子了。”

    君无欢摇头道:“我们去得晚,倒是没有帮上阿凌什么忙。窦寨主不必言谢。”

    楚凌不想纠缠这个问题,连忙问道:“三哥,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刚看到貊族人退走,大哥和四哥呢?”

    窦央道:“大哥和四弟跟明公子一起去巡视城楼各处防御去了。你们回来的也是巧了,今早天还没亮貊族人就开始攻城,被我们打回去了一次。他们还不肯死心下午又来了一次。”

    楚凌笑道:“几位兄长不是都给挡了回去么?可见貊族人也没什么可怕的。”

    窦央叹了口气,摇头道:“虽然咱们守住了,也杀了不少敌人,但是死的大多数都是南军。貊族人将南军当攻城的前锋,只有弓箭手在后面驱赶。实际上貊族的兵力根本没有折损多少。”

    楚凌也有些沉默了,南军虽然战斗力不行,但是兵力庞大。而且,就算南军被消耗完了,他们完全还可以再抓普通百姓充填,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就算他们这些人消耗光了,也无法真正动摇貊族兵马的根基。

    叹了口气,楚凌道:“三哥不要着急,慢慢来吧。”

    窦央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楚凌看向段云和秦知节问道:“秦大人,如今城里的百姓如何了?”

    秦知节拢着双手,肃然道:“眼下一切都还安好,城里的貊族人都已经被单独隔离开了,还有之前给貊族人通风报信的眼线也都抓起来的。信州的百姓对北晋并没有什么好感,眼下蔚县虽然看似危险,但是他们在外面也同样活不下去,所以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至于蔚县原本的百姓…公子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相信秦大人。”楚凌点点头笑道,“小段,城里的物资可有什么短缺的地方?”

    段云思索了一下,道:“目前没什么,因为要过冬,各家过冬的东西都囤积了不少。前两日秦大人已经让人将城南的一片空地开垦出来,打算种上一些蔬菜,各家各户的百姓也都开始准备在院子里种植一些东西。大家心中想必也都有准备蔚县要长期闭城的。不过……”

    “不过什么?”楚凌问道。

    段云蹙眉道:“菜米油盐都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柴火却有些问题。蔚县背靠歌罗山,除了少数有钱人家烧的是炭火,绝大多数人家用的都是柴火。如果长时间闭城的话,只怕很快就会无柴可烧。特别是跟着我们来蔚县的这些人。这两天,我便发现城中的柴火价格已经涨了不少,而且很少有人买卖了。”这还是因为要过冬大多数人家早就已经囤积了不少过冬的柴火,等到过完了年只怕会更加麻烦。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这事无妨,秦大人劳烦你传令下去,没有柴火的人家没七日都可以到县衙来领取一定量的柴火。记住,是按户数算,每户多少人都要定量,不能重复。外来的人目前都是集中住宿和伙食,也要请秦大人安顿好。”

    秦知节有些愁苦地道:“公子,咱们自己也没有多少。眼下囤积的这些,还是前两天叶寨主和郑寨主命人进山砍回来的呢。”

    楚凌笑道:“守着这么近的歌罗山,怕什么?有本事貊族人就一直围着蔚县别撤兵。还是二姐细心,我还真忘了有这么一档子事儿。”

    秦知节心中暗道:“我觉得,貊族人还真做得出来派十万大军将蔚县围得水泄不通的事情。”

    不过看楚凌似乎真的不担心的模样,秦知节也知道这位凌公子心里只怕还有别的成算,只是没有跟自己说罢了。便也识趣的不再多说什么。

    因为不知道狄钧和郑洛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大家也各有各的事情要做。将这两天蔚县的事情交代清楚之后窦央便打发楚凌带君无欢去休息了。毕竟长离公子身体不好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等两人出了门,窦央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们家小五是个姑娘啊,让她带长离公子去休息这个事情……呃,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不拘小节!

    楚凌和君无欢出了书房,并肩走在县衙的后院里。秦知节是个十分识时务的人,虽然县衙原本是他的地盘,但是如今易主了也半点没有不适应。果断地将自己的一家老小全部收拾到了县衙一侧的一个还算宽敞的小院里,剩下的大半地方都空了出来。秦家人或许也被秦知节提前警告过,也或许是身在乱世大多数人都还是有理智的,也并没有闹腾什么。秦家老太太和秦夫人还主动出面帮着管一些琐事,半点也没有官夫人的骄纵脾气。

    “方才在书房没见你怎么说话。”楚凌侧首看了一眼君无欢道。

    君无欢含笑道:“我听阿凌说话。”

    楚凌无奈地扫了他一眼道:“听我有什么好说的,这些事情我是半点经验也没有,全靠摸石头过河。正想听听你长离公子的意见呢。”

    “阿凌处理的很好。”君无欢道,“我在阿凌这个年纪的时候,也绝没有这般周全。”

    楚凌皱眉道:“长离公子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凌霄商行可是已经声名鹊起了。”更何况,她也不是真十六岁啊。算上这三年,都是马上就奔三的人了。

    君无欢低声笑道:“当年我在平都就混不下去,险些连命都丢了。阿凌以为是为什么?”

    “是为什么?”楚凌好奇地道,毕竟长离公子运筹帷幄惯了,虽然她也见过长离公子狼狈的模样不过那跟智谋能力无关,确实是形势逼人无可奈何。

    君无欢叹道:“少年轻狂啊,若是换了今时今地的我,何至于那般狼狈?”

    楚凌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你更像是个真人了。”太过完美,太过算无遗策的人,难免让人觉得有距离感。

    君无欢幽幽地望了她一眼,“原来我在阿凌心中,一直都不是个真人?”

    楚凌忍不住低声闷笑,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好了,长离公子,你这表情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形象不要了啊?”君无欢微微扬眉,“何谓形象?我乐意让阿凌欺负与旁人何干?”

    “……”不是,我开玩笑的啊。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

    玩笑过后,君无欢正色道:“阿凌若问我有什么建议的话,我建议你们尽快收拢信州附近的势力,最好是趁机再拿下几个县城。与蔚县互相依靠支撑,只是蔚县一地,难免势单力薄。若是被貊族人合围,也确实麻烦。”

    楚凌点头,“我也正有此意,打算等大哥他们空闲下来了再商量一下。不过眼下兵力却是一个大问题。无论是黑龙寨的兵马还是新招的这些,面对北晋兵马战力只怕是难以为继。”

    君无欢垂眸思索了片刻,问道:“阿凌可是有什么对策?”

    楚凌问道:“你觉得南军如何?”

    君无欢一怔,“阿凌想收服南军?”

    “一部分。”楚凌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貊族人效力的,虽然有不少南军为虎作伥,但是我也相信还是有不少人是迫于无奈才加入的。但是,黑龙寨情报不足,这方面只怕要劳烦你还有沧云城帮忙。”

    君无欢蹙眉思索了片刻,道:“倒是也无不可,南军虽然战力低下但是也确实比寻常的百姓要强得多。不过若是收拢了这些人,军中以后只怕……”

    楚凌道:“你可知道,南军有多少人?”

    君无欢想了想道:“北晋军中统计,南军人数应该不低于一百万,而且还不包括有人暗中养的私兵。比如说明王。”

    楚凌点点头道:“无论以后我们要做什么,这一百万南军都是不得不面对的事情。长离公子觉得,到时候你是杀还是留?”

    “这些人也算是叛国,阿凌不想杀了他们?”君无欢道。

    楚凌笑道:“我只杀该杀的人,将叛国之罪推给普通士兵,未免荒谬。”最底层的士兵从来都不是能做主的人。而军队是个集体。该负责的是将领,甚至是更上面的人比如说……皇帝。

    君无欢沉默了良久,方才点头道:“还是阿凌通透。”

    楚凌笑了笑没说话,通不通透的不好说,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有时候她其实是站在局外看世情的。对天启,怒其不争多过于痛彻心扉。

    君无欢道:“阿凌需要的消息,我两天内给你。阿凌想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吧,我相信你。”

    楚凌看着他,“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君无欢道:“我会在这里暂留几天,等这边稳定下来再离开。”

    楚凌蹙眉道:“你确定你没事?”

    君无欢笑道:“马上要过年了,能有什么事?这么冷的天,我在蔚县歇歇不行么?阿凌忍心让我这么大冷天的在外面被人追杀么?”楚凌无语,看着君无欢道:“是不是南宫御月来信州了?”

    “嗯?”君无欢微微挑眉,楚凌道:“南宫御月来信州了,你不放心。”

    君无欢叹气道:“南宫御月是来找我麻烦的,劳烦阿凌帮我挡一挡。”

    楚凌摇摇头没说话,南宫御月是来找君无欢的她相信,但是说南宫御月知道君无欢在信州她却不太相信。南宫御月毕竟是北晋国师,路过信州若是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不闻不问。更何况南宫御月本身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君无欢留下,是担心南宫御月识破了她的身份吧?

    信州城

    信州镇守将军府里,南宫御月坐在主位上悠然地喝着茶。四周站着一群身着白衣低眉顺眼的侍卫,越发衬的一身黑衣的国师阴鸷冷漠。刚刚临时上任的信州镇守将军跪在地上,明明是身高体壮的汉子,此时撑着地面的手却有些微微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上方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哦,败了?”

    镇守将军打了个寒颤,将头埋得更低了。

    南宫御月的声音像是带了几分笑意,但是面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号称貊族精锐,兵力数倍于敌人,最后却敌不过一群山贼。倒是让本座大开眼界了,原来这就是号称无敌的貊族兵马的战力?”

    镇守将军道:“末将无能,请国师降罪。”

    南宫御月冷笑了一声,“降罪?你可是明王殿下的人,本座何德何能敢降罪于你?”

    “……”

    “国师,黑龙寨几个寨主的消息送来了。”一个白衣人快步走进来,送上了一封信函低声道。

    南宫御月伸手接过信函打开来慢慢看了起来,好一会儿方才道:“也没什么特别的人物,不过是些、等等…这个五寨主是怎么回事?”

    白衣人道:“这个五寨主是三年多以前突然被几位寨主带回黑龙寨的,无人知起来历。只知道此人姓凌,名唤凌楚。年纪不大,但是身手好像不错。别的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了。”

    南宫御月轻笑了一声,道:“三年前,黑龙寨不正是从三年前才开始变化的么?还有信州,那么多事情不也都是从三年前开始发生的么?我记得,那个什么侯死的时候,君无欢也在信州吧?这还叫没有特殊的地方?”

    白衣人有些惊讶,“国师觉得,这凌楚跟三年前谢廷泽失踪和安北侯之死有关?”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漫不经心地道:“就算不是他做的,他也必然参与了其中。让人继续查,给我将这个凌楚的身份来历查清楚!”

    “是,国师。”

    白衣人躬身退下,南宫御月才再次将目光落到了镇守将军的身上,道:“蔚县,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镇守将军咬牙道:“末将这便点齐了兵马,围攻蔚县!之前是末将大意轻敌,区区一个小县城,两三千山贼的乌合之众,不出三日末将一定将他们全部诛灭!以雪今日之耻!”

    南宫御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去吧,本座等你的好消息。希望你不要再让本座失望了。”

    “是,国师!”

    看着那镇守将军快步走了出去,南宫御月坐起身来薄唇中慢慢吐出了两个字,“蠢货!”

    “国师…可是觉得巫将军的计划不妥?”身边一个侍卫大着胆子问道。

    南宫御月冷声道:“蔚县若是那么好攻,他今天又怎么会功败垂成?若是那些山贼死守不出,他蠢货还剩下多少粮草支撑他打仗?”白衣侍卫道:“貊族行军,素来极少带军粮。巫将军只怕……”貊族兵马一向是走到哪儿都就地取粮,若是带着大批辎重,骑兵还怎么快速的攻城略地?

    南宫御月道:“现在是在中原,他若真的这么蠢,只怕用不着等蔚县的那些山贼,他自己就要先弄死自己了。”

    “民变?”白衣侍卫微微变色,信州今年天灾百姓生计艰难,如果貊族兵马再四处掠夺,百姓实在是活不下去了确实可能会激起民变。黑龙寨山贼只有两三千人,最后跟着走的却有一万多人。多出来的那些都是什么人?不就是信州附近的普通百姓么?

    “国师,可要提醒……”

    “提醒他做什么?”南宫御月淡淡道。

    “可是,万一……”

    “那也是拓跋梁的事情。”南宫御月漠然道,淡淡的眼眸中只有无尽的冷漠和虚无。黑龙寨…对了,三年前拓跋梁还有一些人也栽在了黑龙寨。就让本座来看看,这个黑龙寨还有这个凌楚,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希望不会让本座觉得太无趣才好。

    深夜,整个县城都已经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城楼上,依然有穿着各色衣衫的士兵在驻守着。城楼下的街道上,不时有巡逻的护卫路过。楚凌坐在城墙上的墙垛边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明月。今晚月朗星稀,一轮明月静悄悄地挂在天边显得格外的寂静悠远。又是一个十五月圆夜,再过半个月就要过年了。

    深夜的寒风吹过墙头,城外远处的树枝在寒风中拂动,夜色显得安静而荒凉。

    楚凌抬起右手,手腕上系着一条有些陈旧但是编织十分精美的手链。链子上系着两个十分小巧的玉坠。轻轻晃了晃手腕,小巧的玉坠随着她的手腕晃动着。楚凌脸上也跟着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伸手轻轻拨弄了一下其中一块,谢安澜,你在哪儿呢?你真的在这个世界上么?还是…这原本就是白狐的一个玩笑而已。

    我现在倒是希望你不在这里了,你们都不在最好。

    这可真是一个荒唐可悲的世界,虽然…也有很多很好的人,但就是如此,才让人觉得更加的可悲。

    好冷啊……

    不远处传来轻缓的脚步声,楚凌扭头便看到君无欢披着一件披风漫步从城楼下面的阶梯上走了上来。一眼看到楚凌还微微抬起的手和手腕上的手链,君无欢面色平静,轻声道,“这么晚了,怎么在这里吹冷风?”

    楚凌收回了手,从墙垛上跳了下来笑道:“睡不着,你怎么来了?”

    君无欢道:“云行月说你一个人坐在城墙上,看着像是想不开要跳城楼,让我来看看。”

    “……”楚凌无语,半晌才道:“他想太多了,我就算想不开也不会跳楼的。太没有美感了。”要是摔残了那就更残了。

    君无欢也忍不住轻笑一声,漫步走到了楚凌跟前。伸手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到了她的肩头,压住了她想要拒绝的手道:“你内力还不够,天冷的时候还是多穿一些比较好。若是病了岂不是让人担心?”

    楚凌含笑谢过了他的好意,两人并肩站在墙头看向远处,幽暗的夜色中了冷风偶尔裹挟着枯枝残叶奔向远方。留下的只有永远伫立在寒风中的孤城和天边的月。

    楚凌抬头看向天空的明月,道:“我听说,当年百里轻鸿独自一人带着三万将士困守孤城半个月。不知道那时候他是什么感觉呢?”

    君无欢道:“大约…是很绝望的吧。”真正的孤立无援,甚至没有支撑着等待援军的信念,因为他们都知道没有援兵了,他们已经被抛弃了。而有时候一个群体的绝望会被无限放大,身为主将的人顶着的压力就更会成倍增加。没有人知道当年才十几岁的百里轻鸿是怎么度过那半个月的。更没有人知道,最后百里轻鸿又是如何做出那样的决定的。

    楚凌笑道:“其实我挺讨厌天启朝廷的。”

    君无欢点头,“我知道,你……”

    楚凌摇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些原因,不全是。并不是有人生来就会成为叛国贼的,我不喜欢百里轻鸿也不是因为他投靠了貊族人。当然,他现在是我们的敌人了。但是在当时,他确实已经做完了一个将领该做和能做的一切事情。也许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唯一的错就是没有以身殉国吧?如果当时他干脆的死了,说不定会光耀千秋名留青史。他选了另一条路,再之后,他就无论做什么都是错了。但是,如果天启朝堂不是那样的,不是摄政王乱政,皇帝昏庸无能,朝臣勾心斗角。百里轻鸿会是什么样子?”

    世家子弟,公主驸马,少年英才,一代名将。

    这就是百里轻鸿原本应该有的人生。只可惜,一场战乱将所有的一切都扭曲成了谁也没有预料过的样子。百里轻鸿怕死吗?不怕。那他又没什么要活着?对于他们这样的世家子弟来说,有些时候活着比死了更可怕。

    见君无欢蹙眉思索着什么的模样,楚凌展颜笑道:“所以,我觉得你白天的时候说的话很有道理。我也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自己。我不想看到那些跟我长得一样的人被人奴役压迫,更不想看到我身边的亲人朋友遭遇那样的事情。当然,我更不想让自己有一天必须要在人前卑躬屈膝的活着或者被迫退隐山林当个见不得人的所谓隐士!如果是为了这些,还是值得我们做一些什么的吧?”

    君无欢沉默地看着身边的少女,看着她抬头仰望月亮的笑脸。淡淡地月光洒在她的美丽的容颜上,她的眼眸仿佛在夜色中闪烁的璀璨的星光。夜色静谧如水,君无欢低头无声地轻笑。

    他看到了世间最美丽的火焰在静谧的月夜里燃烧,总有一天这火焰会照亮整个天下。

    而他,即便是被烈火焚身他也想将这一团火焰捧在手心。

    “阿凌。”

    楚凌一怔,回头看向身边的人。

    一个轻柔地吻突然落在了她的眉心,夜风太冷,让他微冷的唇仿佛也多了几分温暖的触感。楚凌怔住,只听君无欢声音轻柔却坚定地道:“我陪你。”

    “如果阿凌觉得这世间太孤单,就将我当做你最亲的人吧。如果阿凌觉得这世间太危险,就记着我会永远让你依靠。如果阿凌觉得这世上太无聊,就记着我也想要人保护,阿凌来保护我吧。如果阿凌有什么想要做的,只管往前走便是,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君无欢眼眸温柔,声音淡淡地在风中传来。

    楚凌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半晌没有说话,一股莫名复杂的暖流在心中流过,蔓延向四肢百骸。仿佛连冬日的寒风都不再刺骨了一般。或许是最近真的太累了,或许是这个夜晚真的太冷了,或许是这个世间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孤单了。这一抹淡淡地暖意竟在心间久久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淡淡地笑容在她唇边绽开,“君无欢,你身体不好。”

    君无欢道:“只要你在,我不会死。”

    “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楚凌道,“我知道的。”

    君无欢温柔地道:“我相信阿凌。”我并没有什么需要得到的,我相信我们的立场永远都不会有冲突。即便是有,我也能让它消失。

    “你知道我的身份么?”楚凌问道。

    君无欢点头,“我知道。”

    “我可以知道你的所有身份么?”楚凌问道。

    君无欢道:“可以,你问,我答。”

    楚凌沉吟了片刻,摇头笑道:“不,我不问。”

    君无欢望着她,眼神微黯,却听楚凌笑道:“我觉得互相了解这种事情,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我自己也会知道的。”闻言,君无欢的眼眸瞬间明亮了几分,楚凌叹了口气道:“君无欢,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么?”

    “请阿凌指教。”君无欢笑道。

    楚凌道:“有朝一日你若是骗了我或者后悔了,我绝对会让你的下半生每一天都不一样的后悔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

    “我等着。”君无欢毫无惧色,也没有半点犹豫,“这么说,阿凌是同意试着接受我了么?”

    楚凌笑道:“以后,请多指教。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终于忍不住相视一笑。

    天高地远,月色静谧,人与月俱好。

------题外话------

    我以为今天延迟是因为字数锁太多出不来,然而真正拖累我的竟然是感情戏。最后一千字磨了我一个小时。泪奔~果然还是不擅长煽情,大家讲究看看吧。

    五环公子表示:晏凤霄什么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