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1、自立为王?(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楚凌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神清气爽,之前几天的疲惫一扫而空。推开门走了出去,君无欢已经起来了正坐在院子里看书,云行月倒是不见踪影。听到开门声,君无欢方才抬起头来对她一笑,“阿凌醒了?昨晚睡得可好?”

    楚凌点头笑道:“还不错,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君无欢轻声道:“不管有多忙,阿凌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楚凌看看君无欢手里的书和身上穿着的衣服,不由皱眉道:“你既然身体不好,怎么大清早的跑到外面来看书?”现在可不是夏秋季节,无论是纳凉还是赏花都不合适。君无欢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个时候还坐在院子里……

    君无欢笑道:“房间里一屋子的炭火气,我出来坐坐透透气罢了。”

    楚凌点了点头,还是叮嘱了一句小心着凉。

    君无欢道:“云行月出去看看早饭好了没有,用了早膳咱们就可以启程了。咱们快马加鞭,今天晚上就应该能到蔚县。”楚凌眨了眨眼睛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原来今天竟然是她起的最晚了,“有劳云公子了。”

    “是他自己饿了等不住。”君无欢污蔑起云大夫来毫无压力。可怜云行月一进门就听到这么一句,险些气得一头撞到了门框上。恨恨地咬牙瞪着屋檐下说话的君无欢:姓君的,你给我等着!

    “云公子?”楚凌回头就看到云行月咬牙切齿地模样。面对着一个模样美丽的小美人儿,云行月自然不能失礼。一瞬间将脸上的咬牙切齿切换成了十里春风,“阿凌姑娘,早啊。”

    “云公子早。”楚凌对这等变脸绝技叹为观止。

    君无欢问道:“早膳准备好了么?”

    云行月对他翻了个白眼道:“还没呢,寻常百姓家谁这么早吃早饭?这边的客人也不多,除了生意旺的季节,他们都是按照自己的作息安排吃食的。我跟掌柜说了,我们要赶路。他这会儿正让人煮粥呢。”一日三餐外加点心,那是权贵之家才过的日子。这年头就算是一般的富户大多数也只用两餐的。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就更是了,朝食吃的晚一些,才够支撑到傍晚不会太饿。

    君无欢点了点头也不在意,他们虽然赶时间倒倒也不至于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

    云行月表示他不想跟君无欢这个混蛋说话,于是便凑到楚凌跟前了。虽然昨天就认识了,但是昨天又是赶路,之后楚凌就被君无欢赶去休息了,两人确实没有说过几句话。云行月对于这个小小年纪就能成为黑龙寨五寨主还没君无欢如此看重的小姑娘充满了好奇。

    “阿凌,听说你当初刚加入黑龙寨就带人抢了貊族人的马队?”

    “阿凌,听说这次蔚县也是你打下来?”

    “阿凌……”

    楚凌挑眉看着云行月,“云公子的消息,很灵通嘛。”

    云行月眼珠子一转,干笑了两声道:“这个…我不是挺君无欢说的嘛。”楚凌道:“但是…我好像没有告诉过长离公子这些啊。”

    “啊?”云行月一愣,“这个…我大概是记错了,我忘记是听谁说的了。”

    楚凌倒也不刨根问底,笑眯眯地转移了话题让云行月暗暗松了口气。默默在心中嫌弃起君无欢来,还以为他跟人家姑娘关系有多好呢,原来这些事情人家阿凌姑娘连说都没跟他说过。正在胡思乱想中,就听到耳边有人问,“听说云公子之前一直在沧云城?沧云城好玩么?”

    “一般,没什么意思。还是外面比较……”抬起头,正好对上君无欢幽冷的眼神,“呃……”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刚刚说了什么?

    楚凌看看云行月,再看看君无欢,微笑道:“怎么了?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情吗?”

    云行月轻咳了一声道:“阿凌怎么知道我之前在沧云城的?”

    楚凌微笑,“长离公子告诉我的啊。”

    我不信!云行月心中悲愤,但是…他能当着阿凌姑娘的面问君无欢么?不能!他能说你骗我,君无欢没告诉你么?还是不能!

    默默地后退了两步,远离这两个人。

    我只是个大夫,不能跟他们计较。

    我只是个大夫,不能跟他们计、较!

    用过了早膳,三人便启程继续往蔚县的方向而去了。越是往西南方向而去,越是能发现那种紧绷的凝重气氛。虽然三人一路上都是挑了人烟稀少的小路走,却也依然遇到了两路四处搜索着什么的貊族兵马。三人这次却没有惹事,而是直接避开了他们。

    “看来,兵器被劫持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云行月有些担心地道。

    楚凌倒是没那么担心,道:“暂时应该没事,他们搜索的方向不对。”那些人只怕是因为抢劫兵器的人朝着惠州方向而去了。当然,楚凌想要给他们的也是这种错觉。再加上昨天信州和惠州交界处路亭被劫,想必那些人暂时不会将这件事联想到蔚县的人身上。

    其实一般人也不会这么想,毕竟黑龙寨就那么点人守着个蔚县都够呛,一般人也没有那个胆子还跑出来干打劫的勾当。

    云行月想到此处,也不由用钦佩的目光看向楚凌,“阿凌姑娘,佩服啊!”

    楚凌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佩服自己什么,还是很给面子的拱手谢过了。君无欢问道:“阿凌是打算让黑龙寨以蔚县为基础发展起来?”

    闻言,云行月有些突兀地扭头看向楚凌目光里也多了几分诧异。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黑龙寨不是已经决定投靠沧云城了么?阿凌打算自立为王?”

    楚凌忍不住笑道:“不过一个小寨子罢了,现在也只是占据了一个小县城,什么王不王的?就算黑龙寨真的归属沧云城了,总还是要发展的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吧?更何况,不是还没有正式加入么?”之前,黑龙寨只能算是沧云城的编外势力,所谓编外,自然就不是自己人了。

    云行月看了君无欢一眼,君无欢倒是没有云行月那么大的反应。只是道:“是跟沧云城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吗?”

    楚凌摇头,“也不是,只是黑龙寨距离沧云城毕竟山高路远。若是就指望沧云城发展,黑龙寨永远也不会有什么进步的。”

    “话不能这么说。”云行月道,“沧云城之前不也派了人来黑龙寨相助么?听说原本黑龙寨能用的兵马不过数百人,如今不过短短两三年,至少也有三四千人了吧?”

    楚凌道:“确实如此,不过…一个不慎差点全灭了。就是现在,也还徘徊在全灭的边缘。若真是如此,不知道到时候沧云城能派多少兵马来支援?”

    云行月语塞,虽然沧云城兵马不少,但是毕竟和信州隔着老远的地方。真要说能突破北晋兵马的重重封锁千里迢迢来救一个黑龙寨,云行月自己都不相信。楚凌叹了口气,摊手道:“所以啊,靠山山倒,还是靠自己最好。”

    “阿凌说得不错。”君无欢点头赞同道,“蔚县的位置不算好,不过以黑龙寨目前的处境也找不到更好的位置了。如果黑龙寨能够将整个信州甚至是旁边润州和惠州反抗北晋的势力集结起来。以歌罗山,余江为依靠,在蔚县建立势力再往四周蔓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云行月看着君无欢,半晌无语。

    “不过……”君无欢微微蹙眉,道:“到底能不能行,还要看黑龙寨能不能扛住的北晋兵马最开始的几次打击。”

    “沧云城就是如此么?”楚凌问道。

    云行月道:“可不是么?别看沧云城现在仿佛屹立不倒。当初沧云城刚打出名声的时候,可是被貊族人天天围着打。好几次差一点就直接垮了。”

    楚凌叹了口气,道:“确实是挺麻烦的,不过办法总是能想到的。”

    君无欢笑道:“阿凌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楚凌笑道:“我不会跟长离公子客气的,到时候你莫要后悔才好。”

    君无欢含笑,“答应阿凌的事情,我什么时候反悔过?”楚凌默然,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侧马背上面带微笑的长离公子,有些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此时信州边境的一处路亭中,南宫御月一身黑衣坐在桌边喝茶。跟前不远处一个白衣男子单膝跪地恭敬的禀告着什么。南宫御月慢条斯理地喝完了一杯茶,方才抬起头来看向对方道:“你是说…信州城动乱,结果有人抢了信州的粮仓之后,跑到距离新州几十里外的地方占据了一座县城?”

    “是,国师。”白衣男子垂首恭敬地道。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道:“有意思,信州镇守将军干什么去了?”

    白衣男子道:“回国师,新州镇守将军…被人给杀了。”显然那些人也是深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的。他们得到的消息说,事情发生之后一整天信州的驻军都没有找到他们的统领。等到第二天找到的时候,人早就已经凉了。

    “黑龙寨……”南宫御月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细瓷茶杯,道:“我怎么觉得,信州这地方事情不少呢?还有这个黑龙寨,似乎也是经常出现。三年前,谢廷泽在这里被人救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南朝过来的那个什么侯,也是死在这里的吧?还有明王的女婿,在这里被人打成重伤。嗯,现在还有人直接公然起兵造反了。这是个什么样的风水宝地?”

    站在周围的一干人等纷纷低下了头不敢说话。国师的脾气变幻莫测,深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火,所以身边侍候的人也只能加倍的小心翼翼了。

    南宫御月看着他们胆战心惊的模样,嗤笑了一声放下茶杯道:“既然这么有趣,那咱们也去看看吧。本座也有些好奇,这黑龙寨到底有何方高人坐镇。”

    白衣男子低声道:“国师,有消息说黑龙寨已经投靠了沧云城。你说会不会是沧云城的人在背后指使?”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晏凤霄有多闲,才来管一个小小的黑龙寨如何?而且,攻打信州城在抢占蔚县,对黑龙寨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倒是更像迫不得已才做的选择。不过…如果黑龙寨真的投靠了沧云城的话,黑龙寨一定有什么让晏凤霄看重的人或者物……”

    晏翎可不是一个什么都收的老好人,若不是有利可图他为什么要搭理那样一个不起眼的山寨平白给自己添麻烦?

    想到此处,南宫御月站起身来沉声道:“去信州城!”

    白衣男子一怔,“国师,那君无欢那里……”

    “传令下去,一旦有了君无欢的消息,立刻禀告本座!”南宫御月冷声道。

    “是,国师。”



------题外话------

    我昨天仿佛看到有人说南宫御月爱上了五环~捂脸笑~国师死亡射线~

    南宫御月是个很偏执的人,不过对五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哈。

    ps:下午四点二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