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9、自认倒霉(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中,楚凌和狄钧正趴在不远处山坡上观察着下方的官道。和寻常崎岖坑坑洼洼的小道不同,官道平坦宽阔,此时官道上却空无一人在月色下只剩一片寂寥。

    “好冷啊。”狄钧忍不住搓了搓胳膊打了个寒颤。再扭头看向旁边一脸淡定的楚凌,忍不住问道:“小五,你不冷么?”楚凌道:“冷。”如今北方这天气,即便信州已经靠近南方一些了晚上也还是冷的让人有些受不了。这种温度,她这点内力怎么可能不冷?

    狄钧怀疑地打量着她,“没看出来你觉得冷啊。”

    楚凌道:“我忍着。”

    “……”你真厉害。被小妹比下去的狄钧揉了揉自己快要冻僵了的脸颊,决定也要忍着。他堂堂黑龙寨四寨主怎么能还比不上一个小姑娘呢?

    楚凌就着淡淡的月光摊开一张地图道:“我们在这里动手,然后…将那些兵器从小路上遇到江边,那里已经准备好了船,逆水行舟虽然慢一些,但是总比走路上快。”

    狄钧道:“我收到的消息,这批兵器数量不少,咱们只怕是没办法全部带走。”

    楚凌点头道:“所以我不是让人在那边挖了几个坑么?带不走的全部埋了。”

    狄钧忍不住抱怨,“你知不知道这天气土有多难挖?还不如直接扔进江里呢。”楚凌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门上,没好气地道:“余江终年不干,这一段比苍灵江还要深水流还要急,将来要用的时候你潜下去给我捞起来?”

    “啊?”狄钧眨了眨眼睛,这才反应过来。也不生气,“我这不是没想到么?”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四哥,你还是少吃一点饭,多想一点事儿吧。”

    狄钧瞪了她半晌,方才咬牙道:“你是不是在骂我?”

    楚凌怎么会承认,“你想太多了,我们可是兄弟我怎么会骂你呢?我在很认真的提出建议。”

    狄钧怀疑地看了看她,大度地摆手道:“算了,哥不跟你计较。”

    两人一直从黎明等到了天亮,又从天亮等到了傍晚,才终于在官道的尽头看到了缓缓而来的队伍。狄钧这才松了口气,道:“这些人真慢,我差点以为咱们的消息有问题了。”如果是他同一个人的话,八成早就撤走了。是小五说再等一天,幸好真的让他们等到了。

    楚凌压低了声音道:“南军士兵效率低下,形成比我们预计的慢不算什么怪事。你看看押送的队伍,有多少人。”

    狄钧点点头,站起身来飞快地朝着前方而去。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声音带着微微的喘息道:“队伍很长,我算了一下,至少有五百两装东西的骡车,两千左右的南军还有三百貊族人。”

    楚凌点了点头道:“四哥,你箭术怎么样?”

    “还不错。”狄钧谦逊地道。楚凌指着队伍最前面的两个坐在马背上的貊族人,问道:“那个人,多远你能射中?”狄钧抽出自己身后的弓箭试了试,道:“至少…得四百步以内吧。他还穿着铠甲,三百步。”

    楚凌点了点头道:“那好,待会儿他们进入了射程之后,你就杀了那个人。”狄钧点点头,问道:“那你呢?”

    楚凌指了指另一个人道:“我对付那一个。”

    狄钧看到他指的是旁边另一个看起来身份更高一些的人,不由皱眉道,“那人看起来不简单。”楚凌点头道:“确实不简单,这个距离用弓箭杀了他的可能性不大,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狄钧沉吟了片刻,点头道:“大哥说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楚凌无奈,道:“原来四哥是因为大哥才相信我的。”狄钧干笑了一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当然还是相信小五的。”只是小五实在是太小了,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楚凌本也是跟他开玩笑的,说过之后便罢了。拍拍狄钧道:“按照我们之前说的,放到那两个领头的之后,就立刻动手。射完了手中的弓箭然后将下面的貊族人和南军分开,先对付貊族人。只要解决了那三百貊族兵马,那些南军就不会变成威胁。”

    狄钧点头,郑重地道:“你放心,我知道的。”

    楚凌含笑点了点头,起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所在的地方,片刻后便与荒草混在了一起消失在了狄钧的眼前。

    长长的队伍越来越近,狄钧眯眼看着自己的目标靠近了射程。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将羽箭搭在了弓弦上。狄钧屏住了呼吸目光定定地盯着马背上那正在与旁边的人说话的貊族男子,一瞬间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嗖!”

    羽箭离弦朝着马背上的男子射去,下一刻那男子的胸前绽出了血花。就在他身边的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跟前人影一闪他乘坐的马儿已经往下一跪,整个人直接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狄钧一箭命中,心中大喜。厉声道:“放箭!”

    嗖嗖嗖!

    羽箭的嗖嗖声不停的传来,下面的南军顿时乱成一团。

    楚凌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从马背上落下来的貊族头领,这才有功夫去观察战局。这两年黑龙寨的人进步确实相当的大,若是放在三年前,这些人就算是射箭十箭只怕也中不了三箭。但是现在,虽然不可能百发百中,但是十箭里至少有六七箭是不会落空的。

    “有敌人!迎战!”有貊族士兵高声叫道。

    楚凌俯身从跟前的两个头领身上搜出了传信的狼啸装进了自己随身的袋子里。这才重新拿起长鞭加入了战局。

    虽然这一战楚凌和狄钧思索了许久,自认做了完全的准备,但是他们能做的毕竟有限。战斗力的差异很难用别的办法来弥补。虽然一开始被乱箭偷袭杀死了不少人,但剩下的貊族士兵战斗力依然不容小觑。即便是加上有楚凌和狄钧这样的高手,三百个貊族士兵、他们这边也付出了近百个伤亡的代价。

    那些南军士兵虽然也在努力反抗,但是比起貊族人来说就有些不值一提了。他们身上甚至连趁手的兵器都没有了。押运安全是貊族人负责的,他们只是苦力而已。毕竟两千多人要是半路上反了,说不定真能干掉三百貊族士兵。由此也可以看出,北晋人对南军的不信任到了什么地步。

    见貊族人都被灭掉了,这些人自然干脆利落的直接投降了。

    看着地上跪了一地的南军士兵,楚凌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狄钧上前打开一个马车上的箱子看着里面慢慢地放着的刀,忍不住皱眉道:“这怎么是弯刀?”弯刀也不是不能用,但是中原人多少有些用不惯。楚凌倒是没什么意见,挑眉道:“看来是我们赚了。这不是给惠州南军的兵器,这好像是给惠州的貊族人的兵器。”当然是他们赚了,南军的兵器质量根本比不上貊族人,这些兵器都是用精铁打造十分的锋利。至于不合用什么的,等这事儿过了,大不了再回炉重造就是了。

    狄钧拿起一把刀看了看,忍不住也笑道:“这倒是真的,看来咱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楚凌道:“四哥,先别废话了。让人赶紧打扫战场,然后将这些兵器都运走。还有这些骡马也不能放过,让人走陆路带回山里去交给三哥。”

    狄钧连连点头,黑龙寨穷啊。如今一下子收获了几百匹骡马,当然是好事。

    “这些人怎么处置?”狄钧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抱着头的南军问道。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一起带走。”

    “怎么带?”狄钧茫然问道。

    楚凌拍了拍脑门,道:“四哥,你带着兵器回去,二姐他们会在江边接应你,我带着这些人出去溜一圈儿。”

    狄钧皱眉看着楚凌有些不放心,这不是他们计划中的事情。楚凌叹了口气道:“四哥,就算这些人再慢,也是有时间规定的。若是他们过了时间不到,北晋人必然会派人来查看。我帮你拖一点时间,至少要等你们顺利回去再说。”

    狄钧看着楚凌,依然没有说话。

    楚凌已经深受将跟前的箱子合了起来,又推了狄钧一把道:“快走吧,你放心我从来不找死。”狄钧看着楚凌叹了口气,有一个太有主意的妹子实在是有些让人头大。但是狄钧也知道自己跟小五比起来不够聪明,很多事情小五想得到他却想不到。只得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最多三天,如果三天后你还不回来我就亲自来找你。”

    “行行行。”楚凌笑道,“我一定不让四哥为我辛劳。快回去吧,别忘了大哥他们还等着呢。”

    狄钧再三叮嘱楚凌小心,然后才让人收拾了战场带着人和兵器离开了。

    狄钧带着人走了,官道上就只剩下了一千多个南军士兵了。看到只剩下楚凌这么一个少年,不少人眼神都开始变了,几个不安分地更是以眼神交流着什么。

    楚凌自然将他们的变化看在眼里,冷笑一声手中的长鞭啪的一声甩在了不远处的树上。看纤细的鞭子本不起眼,但是那足足有碗口粗的树竟然被拦腰打断,倒了下来。

    站得近的人纷纷退避,忍不住呼叫出声。

    等再去看那棵树的时候就发现,那哪里像是被鞭子打断的,分明像是被刀砍断的。但是寻常人能一道砍断一颗碗口粗的树么?这还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孩子。

    楚凌慢条斯理地收回了鞭子,挑眉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过我劝你们最好是想仔细了。你们现在丢了这么大一批兵器,按照北晋的军法,该当何罪?”

    众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北晋军纪森严,对南军这些在他们眼里只是炮灰的人更是严苛到近乎冷血。很多事情在貊族士兵身上可能只是挨一顿板子鞭子的事儿,到了南军身上就要砍头了。更何况是丢了大批兵器这种事,就算是在貊族士兵身上也是要杀头的,也正是因此放在那些貊族士兵才会那般疯狂。

    “你…你想怎么样?”一个看起来领头的中年男子站出来道。

    楚凌笑道:“不用紧张,我不喜欢杀人。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保证事成之后就放你们离开,到时候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管。当然了…如果你们作奸犯科再犯到我手里,就不好意思了。”

    “你到底要我们做什么?”有人忍不住道。

    楚凌扶手,悠闲地道:“闲来无事,我们去前面的路亭玩玩吧。”

    路亭、玩玩吧?

    所有人都忍不住用看疯子的表情看着楚凌,路亭那是能玩儿的地方么?不过相当方才这人带着人刚刚杀了好几百的貊族士兵,一个路亭也不过才一百来人,他好像没什么不敢杀的。但是…他们不敢啊。

    楚凌目光淡淡的从他们身上扫过,道:“去不去给一句话啊。”

    “不…不去!”一个人咬牙道,“我们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貊族人……”

    却见眼前银光一闪,少年依然言笑晏晏但是倒在他跟前的人脖子上却已经多了一道血痕。地上的人睁大了眼睛挡在了上,脖子上的血静静地流淌着,双眼空洞中带着几分茫然,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凌问道:“现在,去不去?”

    “既然这样,你还问什么!”领头的中年男子一脸愤怒地道。楚凌耸耸肩道:“说不定你们识时务主动跟我去了,显得我像个好人啊。”

    “……”你特么是好人,这天底下就没有恶人了!众人心中暗暗骂道,这少年虽然看着漂亮可爱,但分明就是一个恶魔。

    楚凌道:“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如果你们当自己是北晋人,那就是我的敌人,我怎么对付你们都是应该的不是么?你们若自认是北晋人的走狗,主人都死了,狗还能有什么好日子。”

    “我们…我们也是被迫的!”有人忍不住道。

    楚凌点了点头,指了指地上的人问道:“他也是被迫的?看来他是有什么经世之才,貊族人不仅强迫他效力,待遇也很不错。”地上的男子外表虽然和这些南军士兵一样的穿着打扮,但是倒在地上后从衣襟里露出来的却是一条价值不菲带着明显的貊族风格的项链。这显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兵能够拥有的。

    楚凌扫了众人一眼,冷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不是被迫的,既然今天遇上了你们又不是我的对手,那就给我自认倒霉。现在我再问一句,去还是不去。”

    “去……”

    人群中众人稀稀拉拉地应道,为首的中年男子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楚凌一眼,咬牙道:“我们若是去了,你真的会放我们走?”

    楚凌道:“留着你们我养吗?”

    “好,我们去!”男子咬牙道。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展颜一笑道:“这才对嘛,大家合作愉快。路亭里的东西我都不要,到时候全部都归你们。只要你们跑得快,貊族人也没有那么多功夫到处去抓你们,对不对?”

    听他这么说,倒是有不少人放松了一些。确实,他们若是分散逃走,貊族人总不可能一个一个将他们抓回来。横竖回去也是死还不如跟着这少年去搏一搏呢。

将众人的神色收在了眼底,楚凌笑吟吟地道:“现在,整顿队伍咱们走吧。”

    “是!”重头到尾这些人竟然都没有想过,如果他们现在四散逃走的话,楚凌一个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拦下他们全部。当然,到时候会死多少就不好说了,毕竟谁都死的那个是自己。

------题外话------

    嘤嘤~晏城主竟然没出来~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