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8、明鉴司!(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楚凌将问南军“借”兵器的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上操作起来谁都知道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南军在信州就有将近十万的驻军,而他们手里,能出动的兵马满打满算也不够才两三千人。还要留下一部分守城,因此,能给楚凌用的兵马就更加有限了。

    狄钧倒是十分高兴,反正他对那些琐碎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光是听起来就让他觉得头痛了,最能让他兴致勃勃地就是上战场厮杀。自从知道小五竟然成了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之后,狄钧练功越发的努力了。这些日子,自觉进步也不小。正想要找个好机会一展身手呢。

    出了书房的门,狄钧跟在楚凌身边兴奋地道:“小五,咱们该怎么干,你说吧。”

    楚凌有些无奈地抚额,“四哥,咱们至少得先搞清楚,南军的武器都藏在哪儿。”总不能冲到南军大营里去直接从南军士兵手里抢吧,他们也抢不过啊。狄钧道:“这个我知道!”

    “你知道?”楚凌有些诧异地道。

    狄钧连连点头道:“我真的知道,我们之前也打过他们的主意,不过…没成么。”南军虽然废材,但是蚁多咬死象。等闲时候黑龙寨还真不敢随便招惹他们。

    “南军平时是没有兵器的,只要不打仗他们的兵器都要被搜缴起来集中存放。但是又不能离南军的军营太远了,毕竟万一真的突然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方便不是?所以,他们存放兵器的地方就在信州城北的一个角落里,那里有个大仓库。又离南军在信州城外的大营很近。”

    “在城里啊。”楚凌有些犯愁,现在信州肯定是防备森严,想要进出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去抢兵器。狄钧看了看她,道:“我也觉得有点难,不过…还有个地方或许可以试试。”

    楚凌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狄钧,狄钧低声道:“蔚县往西走大约五十多里,有一个矿山。听说信州还有附近几个州的兵器都是从那里出了再运送到各地的。”

    楚凌抽了抽嘴角,“四哥,你在建议我去抢矿山和兵器制造坊?认真的么?”那种地方只会重兵防守,比信州城更加难以接近吧?

    狄钧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当然不是,我们去抢从那里出来运往各地的兵器啊。听说那地方每个月至少有好几批兵器要运往各地,咱们随便挑一个抢一抢都够用了。”楚凌眼睛一亮,觉得这个主意好像不错,“有确切地消息么?”

    狄钧得意地一笑,“当然有,爷这些年在信州也不是白混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狼狈为奸的笑意。

    最后楚凌跟狄钧只带走了一千人,毕竟县城虽然不大但是防御还是需要不少人的。如果貊族人立刻就大军压境来攻城,只怕他们连片刻都撑不住。不过无论是楚凌还是其他人都不认为骄傲自大的貊族人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县城和一群山贼出动大批兵马。

    两人各自休息了一番,一直等到天色暗了下来才点齐了兵马出马。按照狄钧得到的消息,最近正好有一批兵器要运去信州以东的惠州,这两天经过的地方应该就在距离蔚县不远的官道上。不过楚凌觉得按地方离信州城和两处路亭太近了,他们还不如绕一点路,在蔚县东南六十里的官道边上等着,反正运送兵器这种重要而且笨重的物资也只能走官道,普通的小路马车根本走不动。那是也正是那些押运队伍的必经之地。

    “而且,那里距离灵苍江的支流余江很近,咱们抢到兵器之后可以走水路回到歌罗山下。很方便的。”想要将大批兵器运送回去需要大量的人力,但是他们现在缺的就是人。如果从水路一直到歌罗山下的话,就算没办法全部将兵器运回蔚县,歌罗山可以藏东西的地方也很多。

    狄钧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楚凌的意见。

    楚凌和狄钧带着人离开,蔚县就只剩下了郑洛和叶二娘主事。两人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难免还是有些忐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倒是段云相当淡定,“两位寨主其实不必忧心,小寨主安排的周全,那位秦大人…我看能力也不差,倒也没什么坏心思。只要咱们眼下将城中的战力都集中起来略加训练,等到小寨主和四寨主带着兵器回来,一切就可以步入正道了。”

    郑洛有些惊讶,“段先生对小五很有信心啊。”

    段云淡笑道:“原本也是没有的,但是这两年看下来…小寨主,并非池中物。”

    叶二娘叹了口气,道:“小五跟着咱们,倒是受咱们牵累了。若只是她自己天下何处去不得?”段云道:“小寨主是重情义之人,也不是超然出世的性格,无论在哪里只怕也不会安宁。”在段云看来,他们这位小寨主就是个不安分的,走到哪儿也安稳不了。

    郑洛看着段云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这个年轻的账房先生只怕身份不简单。不过这些年段云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从没有过什么心思,他也就没有过问了。适逢乱世,谁没有一些难言之隐呢。

    不过现在……“段先生,以后的事情只怕是越来越多,还要劳烦你了。”

    段云抬眼看了郑洛一眼,又慢慢垂了下去,恭敬地拱手道:“大寨主客气了,请尽管吩咐便是。”郑洛认真地打量了段云良久,段云也不闪避躲在旁边任由他打量。好一会儿,郑洛方才道:“小五相信段先生,我们也相信段先生,还望段先生莫要让人失望。”

    “自然。”段云笑道。

    “启禀大寨主,那位林先生一直吵着要见几位寨主!”门外一个青年匆匆进来禀告,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看。郑洛等人这才想起来,这两天一直忙得晕头转向的,竟然将林显宗给忘记了。如果不是这会儿他突然冒出来,说不定要再过十天半个月郑洛才能响起来林显宗这个人。

    一想起林显宗,郑洛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他当然不会忘记他们如今这个处境到底是拜谁所赐。郑洛轻哼一声。“他又有什么事情?没事就好好待着,若是北晋人来围城,我第一个便将他绑在城楼上给貊族人当靶子!”

    青年道:“他一直怒骂不休,吵着要见几位寨主。还说几位寨主大逆不道要…要让我们好看。还说他姐夫是沧云城的将军……”

    郑洛轻哼一声道:“带他过来!”

    “是,大寨主。”

    “寨主,别忘了小寨主的话。”看着青年走出去提人,段云轻声提醒道。郑洛点了点头道:“我心里有数。”

    片刻后,林显宗就被人带了进来。虽然这两天他被人看守着不能自由行动,但是也没有受什么苦楚。依然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只是脸色着实是有些难看。一看到郑洛和叶二娘,立刻毫不客气地厉声道:“郑寨主,叶寨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郑洛没说话,倒是叶二娘笑吟吟地开口道:“我怎么听不明白林先生的话,什么什么意思?”

    林显宗气结,指着三人道:“你…你们,你们竟敢软禁我,还擅改军令!难怪黑龙寨只是一个土匪寨,真是上不得台面!”

    “碰!”郑洛手中的茶杯不轻不重地落到了桌面上,郑洛目光凌厉,冷声道:“什么擅改军令?谁的军令?”

    “我的!”林显宗理所当然地道,“我说攻打信州城,你们是怎么做的?跑了几十里路来打这么一个小破城,有什么用处?只要我们攻下了信州城,黑龙寨立刻就可以名扬天下!现在窝在这鬼地方,谁知道你是谁?”

    段云冷冷道:“是你林先生可以名扬天下吧?”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插嘴?”林显宗当然知道段云是什么人,但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不将段云放在眼里。毕竟他可是连郑洛都差点架空了的人。黑龙寨的这群蠢货,就该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段云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的那点小心思,沧云城的人都是傻子么?就算你攻下了沧云城,回头沧云城十数万百姓的命都要记到你的身上。你还想平步青云?晏城主不当场宰了你就算是不错了。”

    “你…你……”林显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一派胡言!”

    段云也不在意,淡淡道:“你就当我一派胡言好了。”

    林显宗愤然道:“我会给苍云昌传信,禀告你们这些人目无法纪的!”

    “请便。”郑洛也有些恼了,林显宗搞出这样的麻烦他们还没有质问沧云城呢,林显宗倒是先学会恶人先告状了。果然,小五说的没错,没有足够的实力就没有话语权。就算是真的要投靠沧云城,他也不能拿兄弟们的性命开玩笑,大不了就自己干!

    “林显宗,你想要禀告什么啊?”一个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产来。叶二娘和郑洛同时站起了神来警惕地看向门外。片刻后,一个青衣男子已经带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对上两人戒备的眼神男子拱手笑道:“郑寨主,叶寨主,我等贸然前来实在是失礼了还请见谅。”

    郑洛微微点头,眼中的戒备却没有少半分,“不知尊驾是?”

    青衣男子侧首对旁边的林显宗一笑,林显宗的脸色也顿时变得没有一丝血色。青衣男子这才回头对郑洛拱手道:“在下明遥,沧云城晏城主座下明鉴司主事。前几日我们收到一封关于信州的信函,此事便是为了……”指了指林显宗道:“他而来的。”

    郑洛皱眉,沉声道:“各位是为他出头来的?”

    明遥笑道:“郑寨主误会了,说来也是我沧云城识人不明,我明鉴司失察,才让此人在各位寨主跟前肆意妄为,险些坏了沧云城和黑龙寨的交情,还请郑寨主千万海涵。”

    郑洛这些年对沧云城多少还是有了一些了解的。明鉴司是沧云城专门负责监察麾下兵马军纪的组织,他们的人并不多却也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明鉴司的主事更是沧云城主的心腹。对外说是监察军纪,实际上明鉴司更像是个收集处理消息的地方。只是主事者明昭又同时拥有处置的权利,才让人觉得明鉴司格外的位高权重。

    在许多人看来,这是有些任人唯亲的。明鉴司主事同时拥有监察和处置的权利,很容易被用来打压敌人或者为自己揽权。但是当初晏翎将年纪轻轻的明遥提上这个位置之后就再也没有动摇过。这些年下来,也没有人发现明遥有什么不好的举动,质疑倒是渐渐的少了。更多的人们还是说晏城主目光如炬,明遥品行高洁云云。

    所以,虽然众人都是第一次见面,郑洛对明遥的名声却并不陌生。

    看着明遥真诚的目光,郑洛的神色也渐渐缓和了几分。点头道:“明主事客气了,请上座吧。”

    “多谢。”明遥谢过这才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林显宗。”明遥坐下来,便看向林显宗淡淡道。林显宗不由得一抖,“属下…属下在。”别看明遥看起来一派月朗风清的名门公子模样。实际上沧云城里最让人觉得不敢招惹的人里这位明遥公子绝对足够排名前三了。林显宗虽然没有亲自见过,但是却听说过。当初有一个将领被北晋人收买了带着沧云城的秘密想要逃离沧云城。却被这位明遥公子亲自带人追了几百里地才抓了回来。之后这人被明遥活剐了之后尸体扔到了收买他的貊族官员居住的府邸门口。

    明遥淡淡道:“你并非我手下的人,不必自称属下。”

    林显宗讪讪不敢言。

    明遥手指轻敲了两下桌面,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说说看你这两年做的事情。”

    林显宗还想挣扎,眼睛转了转,一脸诚恳地道:“回明公子,属下…我这两年一直兢兢业……”

    咔嚓。

    明遥手中的茶杯突然裂开了,见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他的身上,明遥淡定地道:“抱歉,一时不小心。”叶二娘善解人意地笑道:“不,大约是这茶杯不太结实的缘故。”

    明遥对叶二娘笑了笑,看向林显宗的目光却只有淡漠和森然,“林显宗,你觉得我是千里迢迢来陪你玩儿的么?也罢,这两年的事情先不说了。谁鼓动你攻打信州的?”

    “没……没谁。”林显宗道。

    “你确定?”明遥问道,林显宗连忙解释道:“明主事,我都是为了沧云城和城主的大业啊。只要咱们拿下来沧云城,城主的声望必定会大涨,到时候只要城主登高一呼……”

    “看来是真的没有了。”明遥仿佛没听见林显宗气势激昂的陈诉,一挥手道:“拿下吧。”

    跟着明遥进来的几个人中立刻又两个男子上前一左一右扣住了林显宗的肩膀。林显宗立刻挣扎起来,“明主事!明公子,我不服!我不服!”明遥淡淡地看着他,“你有什么不服的?”

    “我…我都是为了沧云城,为了城主!我对城主忠心耿耿,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林显宗叫道。

    明遥轻笑了一声,“为了沧云城为了城主?现在沧云城需要你去死,林先生是去还是不去呢?”

    林显宗顿时涨红了脸,声音也仿佛被人卡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明遥惋惜地道:“看来林先生也是惜命的,你既然如此爱惜自己的命,为何却不肯多爱惜一些别人的命?”

    林显宗梗着脖子道:“慈不掌兵!打仗…打仗怎么会不死人!就算是城主,打仗难道不会死人么?”

    “碰!”

    明遥重重的一掌拍在桌面上,冷声道:“这些事情你跟我解释没用,去跟城主解释吧。”

    林显宗愣住,其他人也有些惊讶,“城…城主来了?”

    明遥笑眯眯地道:“你们不是一直怕我滥用私权么?正好这次城主也来了,到时候就请城主看看,你到底该怎么办吧?”闻言,林显宗的腿一软,险些就一头栽了下去。明遥固然是心狠手辣,但是很多事情犯到他手里或许还有一分转圜的余地。但若是犯到了城主手里,那才是真正的十死无生了。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姐夫…我姐夫是霍将军!我姐夫对沧云城有功!”林显宗激动地挣扎着叫道。明遥看着他,淡然道:“你还敢提霍将军?霍将军一世英名都被你给败光了。你还是担心一下,他还认不认你这个小舅子吧。带走。”

    “是。”两个青年拖着林显宗就往外面去,林显宗那读书人如何能撼动两个青年?两人手上纹丝不动地拎着他消失在了门口。等到他们出去,明遥方才含笑对郑洛三人致歉,“实在是抱歉,让三位看笑话了。”

    叶二娘摇头道:“明公子言重了,哪里能人人都一样。无论什么地方,总是会隐藏着一些鬼祟小人的。明主事明察秋毫,我等已是佩服不已了。不过…明主事方才说……”叶二娘有些迟疑,“晏城主真的来了么?”

    郑洛和段云也看着明遥,显然是想要他给一个确切的答案。晏翎在北方的天启人心目中的地位十分崇高,即便是如郑洛段云这样的成年人也不例外。

    明遥点了点头道:“城主这几日正好在信州附近,收到消息便立刻赶过来了。不过…城主听说贵寨那位小寨主带人出门去了,便说先过去帮个忙。命我先一步过来,还请郑寨主见谅。”其实他也很想跟着城主一起去会会那位小寨主,可惜城主要他先处理了林显宗的事情。谁让这次确实算是明鉴司失察才让姓林的混到现在的呢?明遥只好先来了蔚县。

    想到此处,明遥公子在心中又狠狠地记了林显宗一笔。

    郑洛连忙摇头,和叶二娘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茫然。他们显然都不认为,就信州和黑龙寨这一点小打小闹值得让沧云城主亲自出马?

    那么…沧云城主亲自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真的如明遥所说的,只是一个巧合?

    明遥自然也看到了他们眼中的疑惑,却悠然地含笑看着并不多言。城主当然不会是恰巧路过,分明就是直接绷着黑龙寨的小寨主来的啊。真不知道这位小寨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城主如此重视。

    明遥摸着下巴思索着,回头一定要跟小寨主打好关系。

    旁边的段云看着明遥神游天外的模样,若有所思的垂下了眼眸。

    沧云城主、小寨主、上京、信州、长离公子,这世道,这么多的人,也是有趣……



------题外话------

    啦啦啦~终于回家了,睡得好饱好幸福~今天万更,二更下午四点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