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7、做人要有梦想!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狄钧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黎明时分了,跟他一起来的是郑洛和叶二娘,窦泱被留在了山里看家。出乎楚凌意料之外的是跟着三人一起来的人数比她估计的要多不少。除了三人带来的两千左右的黑龙寨中兵马,只是普通百姓就有将近一万多人。也就难怪他们到达的时间比她预料的晚了一些了。

    “大哥,二姐,四哥!”楚凌早就等在了城门口,远远地看到队伍过来,辨清了是郑洛等人楚凌立刻下令开城门迎了上去。

    “小五!”叶二娘翻身从马背上下来,上前拉着楚凌仔细打量了一番,方才笑道:“回去传信的人说你回来了,我和大哥还有些不信呢。怎么不提前派人通知一声,我们也好来接你啊。”楚凌含笑道:“二姐,我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么?”

    叶二娘叹了口气,道:“喜是喜了,不过却让你一回来就操心这些事情……”楚凌笑道:“不都是自家兄弟么。只要大哥和二姐还认我,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哥,你说是不是?”郑洛欣慰地拍了拍楚凌的肩膀道:“小五,你做的很好。”

    楚凌闻言,不由莞尔一笑,“大哥,二姐,四哥,先进城吧。”

    “好!”楚凌找来孙泽和莫晓廷让他们跟着狄钧去安排队伍进城,跟在身边的知县犹豫了一下,看着楚凌没说话。叶二娘却注意到了,问道:“小五,这位是?”楚凌笑道:“这位啊,这位是蔚县的父母官秦知节,秦大人。”

    郑洛和叶二娘看向知县大人的神色立刻多了几分警惕和不善,却并没有急着问话。楚凌笑道:“大哥,二姐,这次能这么顺利,秦大人也帮了不少忙。而且他熟悉城中事务,能忙上咱们大忙的。”听了楚凌的解释,两人虽然对秦知节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到底平和了几分。郑洛当了许多年的大寨主自然不会是单纯的武夫也是明白楚凌的意思的,客气地对秦知节点了点头。

    秦知节虽然心里将楚凌骂得狗血淋头,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只能客客气气地对着郑洛和叶二娘拱了拱手,“凌公子,我过去看看。”楚凌点头道:“有劳秦大人了,四哥他对这些琐事不甚上心,还要有劳你多多费心。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先找段云商量。”秦知节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他当了这么多年北晋的官儿自然不会去问段云是谁这种蠢话。回头自己去找人问问不就知道了么?

    楚凌陪着郑洛和叶二娘一路往城里走去,叶二娘有些担心地问道:“小五,那个秦大人……”

    楚凌笑道:“二姐,我明白你担心什么。不过,我们现在需要他。”叶二娘看着她等着她的解释,楚凌心中一暖,轻声道:“这蔚县县城里造册人丁共有三千多户,大约一万六千多人。这还不包括大约三百个左右的貊族人以及少数路过的商旅。我们拿下蔚县容易,但是想要维持住稳定却难上加难。无论我们中的谁,只怕都没有管理这么多人的经验。这些事情还是要交给有经验的人来做,一旦城里的人还有那些跟着我们一起来的百姓乱了。不用等到貊族人来攻打,我们自己就要待不下去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郑洛方才点头道:“小五你思虑的周到,这个姓秦暂时确实不能动。不过,他……”楚凌笑道:“大哥你放心,我提前查过。他如果真是那种鱼肉百姓的人我也不能容他。秦知节此人虽然做的是北晋的官,但是在蔚县普通百姓中间名声还不错。就是如今,百姓困苦大多也觉得是朝廷的错跟他不相干。可见这人不仅有分寸而且还聪明得很。”

    “那就好。”郑洛这才放心下来,点头道。

    三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县衙的方向而去,还没走到县衙门口,就看到一道明亮的烟火冲天。黄色的焰火带着尖锐的声音绽放在空中,原本还算宁静的小城突然就仿佛火起来了一般。

    “怎么回事?!”

    楚凌倒是不觉得意外,道:“看来是貊族人安插在城里的探子发现了。”郑洛和叶二娘也了然地点了点头,貊族人口太少了,在大城里还有可能驻军,但是像蔚县这种小城却着实用不到。但是若单纯的交给中原人管理,他们也不放心。所以在这些地方暗地里安插几个探子,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可以随时传信给他们就太重要了。只是这样的人想要完全找出来却是难上加难。因为他们不一定就是貊族人,也有可能是早就暗中投靠或者被貊族人收买了的中原人。

    所以,虽然楚凌让人盯着城中的貊族人却没有轻举妄动让人拿下他们。反正上万人一路从信州到蔚县,是怎么瞒也瞒不住的,她要做的只是延迟貊族人发现的时间。如今人已经到了什么时候被发现也就没那么重要了。现在这些人倒是可以收网了,探子永远抓不干净,但是抓一个少一个。

    郑洛皱眉道:“蔚县附近只有一处路亭,不过百来号人,肯定不会急着来跟咱们硬碰硬。他们集结大军需要多少时间?”楚凌笑道:“大哥,不必太担心。貊族未必有多少人来围攻咱们,至少短时间内是如此。”

    “怎么说?”

    楚凌道:“貊族的兵马有着极其严苛的调度规则,一般不是十万火急的情况,除非是驻地的将领求助,否则非防区内的兵马是不会随意越界的。而貊族人的骄傲又注定了,他们绝不会轻易向别人求助。若是连个小小的山寨都要请别的将领相助,别说驻守将军的面子过不去,朝廷也会惩罚的。所以,目前我们需要担心的只有信州的驻军。”

    叶二娘道:“就算是信州的驻军,加上南军也有十多万人啊。”

    楚凌道:“这就要看我们如何准备,以及南军的战斗力如何了。”

    郑洛沉思了一会儿道:“小五说得不错,只是对付信州的守军,总比对付整个北晋的兵马要轻松一些。不过…有一点小五没说,那些貊族人只怕也看不上咱们这些人吧?在他们看来咱们这些人随手就可以剿灭,又怎么会自降身份去求人?”

    楚凌笑了笑没有说话,大哥说得没错,貊族人确实看不上他们这些乌合之众。对于如今的貊族人来说,别说是他们就算是沧云城只怕也是仗着地利才能和他们勉强抗衡的。当年入主中原的过程太过顺利,让许多底层的士兵无形中产生了一种骄傲的感觉,从不将中原人看在眼里,更不会将中原兵马放在眼里。

    天色渐渐明朗起来,看起来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虽然一整夜没睡但是楚凌等人却依然没有丝毫睡意。书房里,楚凌和郑洛叶二娘正在议事,看到秦知节带着狄钧和段云进来才停了下来看向门口。秦知节叶知道自己如今身份不便,只将两人带到门口就朝着楚凌三人拱了下手准备告退,却被楚凌叫住了,“秦大人,请留步。”

    秦知节苦笑一声,道:“凌公子客气了,我如今算什么大人?公子叫我名字就行了。”楚凌笑道:“秦大人过谦,我听说秦大人本是天启永嘉六年的进士,可算得上是少年成名了。”

    秦知节如今看起来还不到不惑之年的模样,那中进士的时候八成都还没有及冠,这样的人无论在哪朝哪代都称得上是少年英才了。可惜这个少年英才却十几年如一日的窝在这个小小的县城当一个不起眼的知县。

    秦知节心中一惊,显然是没想到才短短一个下午的功夫楚凌竟然连自己的生平都打听出来了。

    “秦大人请坐吧,毕竟大人才是这蔚县的父母官,许多事情还要劳烦大人帮忙才行。”秦知节看着楚凌道:“在各位眼中,我这样的人不是应该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么?”

    楚凌不以为然,“秦大人说笑了,我们这样的人也不是杀人魔。说句不敬的话,天下兴衰面前,人力太过单薄。只要秦大人没有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以前的事我不管,我只看秦大人以后做什么。”

    “什么叫不该做的事情?”秦知节问道。

    楚凌笑吟吟道:“秦大人饱读圣贤书,怎么会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呢。秦大人若是真的不知道,又怎么会站在这里?”秦知节脸上的神情越发的苦涩了,拱手对着楚凌一揖道“多谢公子体恤,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便是了。”秦知节少年高中,也曾经有过春风得意的时候。自认也见过不少号称少年英才的才俊,但是却没有一个有眼前的少年可怕。他只想在乱世中保全自己和家人,但是如今…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没有退路好走了。至于将来会如何,也不是他现在能够决定的。这少年说的没错,在天下大势面前个人的力量太过微薄了。

众人在书房里坐了下来,郑洛看着楚凌道:“小五,这后面的事情该做怎么办你说吧。”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郑洛,道:“大哥,你相信我?”

    郑洛笑道:“这有什么好不相信的,你年纪虽然小,但是这两年的事情大哥也知道。只怕就是十个我都做不出来。你的本事,大哥相信。你既然夺下了蔚县,想必也是有成算的?咱们都听你的。”

    看着郑洛信任的眼神,楚凌感动之余却也有些惭愧。真要说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能想出来什么全盘的宏伟计划,那她就不是楚凌她该改叫诸葛孔明。当时选了蔚县其实也是迫不得已,蔚县的位置是对他们最有利的。不过经过了昨晚一整夜,楚凌多少还是想了一些的。只是可不可行,却还要大家一起斟酌。

    楚凌起身将一张地图展开放在郑洛跟前的桌上,那是一张非常简易的地图。上面只标注了蔚县附近的大概地形,但是却详细的标注了蔚县附近所有明面上的北晋兵马的驻地。

    楚凌看了众人一眼道:“当时我选蔚县确实没有想太多,只是看中了这个地方靠近歌罗山入口,如果实在守不住的话,我们可以退入山中未必不是一条活路。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北晋大规模出兵的机会不大,所以我们也可以从容安排后路。不过…昨晚我倒是想了一些别的。”

    “你说说看。”郑落道。

    楚凌看着郑洛,“大哥,你和三位兄姐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着晏城主么?”

    楚凌这话一出,其他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旁边坐着的秦知节,毕竟在场的只有他一个是外人。秦知节也有些尴尬,却见楚凌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秦知节突然明白了楚凌为何坚持要自己留下,心中倒是稍稳了一些。于是便淡定地坐在一边眼观鼻子鼻观心。

    郑洛思索了片刻道:“这事儿我们几个也商量过,我们都是这个意思。横竖咱们这些人都是跟貊族人有血海深仇的,绝不可能归顺貊族。更何况,如今信州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就是寻常百姓日子也是过不下去的。咱们这样藏在山里小打小闹也没什么意思,倒是不如跟着沧云城的人干。不过……”

    郑洛有些迟疑,他们这些山贼土匪是不在乎的,但是小五可是拓跋兴业都看重有加收为弟子的人。若是跟着他们投了沧云城,未免太委屈了。

    楚凌笑道:“既然三位兄长和二姐决定了,不如听听我的意见如何?”

    “你说、”郑落道,不仅叶二娘和狄钧,段云和秦知节也专注的盯着楚凌。

    楚凌手指在地图上一指道:“蔚县背靠歌罗山,歌罗山脉连绵数百里,虽然地势险山中野兽横行,但是也是极好的藏身之所。如果我们以蔚县为起点,慢慢向四周扩散,拿下狄县,南殷,继而拿下信州城的话,信州一半的地方都能掌握在我们手中。”

    “你想学沧云城?”郑洛有些惊讶,显然是没想到他们家小五竟然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楚凌摇头道:“不,我们没有这个条件,晏翎武功高强,用兵如神,沧云城麾下高手猛将都不缺,又占着地利才能成就如今沧云城的存在。我们却是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

    段云蹙眉道:“小寨主的意思是,靠这些跟沧云城谈判?”

    楚凌点头,“我确实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是单纯的为了谈判而做这些。如果我们在信州发展,而沧云城同时出兵往东南方而来的话,小段,你觉得有没有可能直接将双方的地盘连成一片?到时候,再进入沧云城话语权也会比现在重得多。大家想必也都不想再发生之前林显宗的事情吧?另外,那些被林显宗鼓动的百姓,我猜大哥也不可能抛下他们。”

    众人沉默不语,显然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倒是一直都没有开口的秦知节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凌公子,你的想法虽然好,但是却有三个问题。”

    楚凌也不着急,点了点头,“秦大人请指教。”

    秦知节道:“第一,各位手下现在总共也不过两三千兵马,能否守住蔚县还不得而知何况其他。第二,沧云城是否会配合公子的计划?第三,就算沧云城合作,公子也拿下了信州,若是朝…北晋大军压境,公子打算如何应对?”

    楚凌笑眯眯地道:“秦大人,做人要有梦想啊。就是有问题才需要我们来解决问题嘛。”

    “……”秦知节不知道做人为什么要有梦想,他认为做人最好还是脚踏实地一些得好。

    楚凌拖着下巴道:“要不然,秦大人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秦知节一噎,有些不确定的看了楚凌一眼,不知道她是在看玩笑还是认真的。

    却见楚凌正一脸洗耳恭听的神情看着他。

    秦知节沉吟了片刻,道:“在下认为,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先安顿好那跟随而来的上万百姓,然后尽快在城里城外征兵加以训练以便应付将来到来的北晋兵马。城中粮食饮水都暂时不缺,肯定有不少百姓是愿意加入的。但是,武器方面却是个大问题。”

    楚凌点点头,一脸认真的问道:“秦大人有什么解决的方案么?”

    秦知节忍耐了片刻,还是道:“北晋人自己虽然兵器精良,却严禁中原普通百姓买卖兵器。所以城中就算有铁器铺子也没什么用处的。所以……这兵器,只怕是要落到别的地方了。”

    “比如呢?”

    “比如…南军。”

    楚凌满意地点头道:“行,就这么办!秦大人不愧是进士出身,果然是足智多谋,思虑周全。”

    秦知节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什…什么这么办?”

    楚凌理所当然地道:“安置百姓的麻烦秦大人了,征兵和训练交给大哥和二姐,我和四哥去抢劫…呃,问南军借点兵器。”

    “……”这姓凌的小子脑子怕不是有什么毛病!秦知节有些绝望地想着,他真的就只是随口一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