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稀世珍宝?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擒贼先擒王?!”

    走在蔚县的街道上,孙泽和莫晓廷都有些忐忑。他们毕竟也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头一次跟人做这种大事,虽然兴奋不已人血沸腾,但是兴奋之余也难免有些害怕。看到楚凌负手不紧不慢地走向县衙的位置,莫晓廷忍不住满心佩服。

    “小、小寨主。”

    楚凌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挑眉,无声地给了他一个疑问的眼神。莫晓廷吞了一口口水道:“你…不害怕吗?”楚凌不解,“怕什么?”莫晓廷指了指前方的县衙,又指了指自己和周围。显然是心中的纠结担忧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楚凌不由笑道:“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不是告诉你了吗?这蔚县县城里面没有貊族驻军,那几个南军不是什么大事儿。”

    莫晓廷深吸了一口气道:“毕竟还是…三百多个人啊。”孙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声提醒道:“咱们也有两百多人,你怕什么?”虽然他们比不上貊族人,但是对付那些一盘撒沙只知道混日子的南军,却还不是什么难事。莫晓廷怕是被之前在信州城的一番苦战吓住了。

    莫晓廷点了点头,一脸慎重的看着两人。楚凌对他笑了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别紧张,放松点。”莫晓廷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楚凌也不在意,小孩子第一次就经历这样的事情,刺激大约真的是有点大。

    县衙就在蔚县县城的正中间,因为蔚县本就是一个小县城,县衙看起来也不怎么大。此时已经是傍晚日落时辰,县衙门口连个守卫的衙役都没有,大门前静悄悄的。楚凌三人对视一眼,也不走正门直接从县衙的一侧翻墙而入。

    此时,蔚县的知县正在后院搂着两个美人儿喝酒。虽然天还没黑,他却已经喝的醉眼朦胧了。所以当楚凌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来人。只是眯着眼睛一副努力辨认的模样,“你…你是谁啊?”

    楚凌对他淡淡一笑,轻声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有件事想要请的人帮忙。”知县嘿嘿笑了两声,将自己的身体靠在其中一个女子身上,道:哪来的小子?本官…为什么要帮你?“

    楚凌身形一闪,原本距离那知县还有两三丈的距离瞬间到了跟前。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顶上了他的脖子,旁边的两个女子忍不住就想要放声尖叫,却被楚凌的一个眼神吓得噎了回去,下一刻,后颈一痛就被人打晕了过去。

    楚凌给了悄无声息的摸上来的两人一个赞赏的的眼神,莫晓廷面无表情地扬起了下巴。那知县似乎终于看清楚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是个什么东西,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整个人也从醉酒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大…大侠,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知县颤声道。

    楚凌挑眉,笑道:”看来醉得还不算厉害啊。“知县陪着笑,眼神惊惧地偷瞄自己脖子上那冰凉的匕首。楚凌温声道:”大人不用害怕,我们只是想要请大人帮个忙而已。“

    ”帮…帮什么忙?“知县道。

    楚凌的匕首慢慢从他的脖子上移开,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就已经慢慢划向了他的心口,”大…大侠?!你说,你说!“楚凌轻声道:”蔚县的官兵都是归大人调度的吧?劳驾把令牌借我用用。“

    知县震惊地看着眼前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三个少年,”你…你们是反贼…“

    ”啪!“莫晓廷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没好气地道:”说什么呢?我们是义军!跟你这样的狗腿子是不一样的!“形势比人强,知县敢怒不敢言的望着三人。楚凌瞪了莫晓廷一眼,对知县道:”别废话了,有什么问题可以说出来咱们好好商量。“

    知县苦着脸道:”三位大侠,我…我只是个跑腿办差的,若是将调兵的令牌给你们了,我…我这一家老小都活不了啊。“孙泽嗤笑一声道:”说得好像你不给就能活一样,你觉得我们的刀比貊族人的钝么?要不要试试?“

    楚凌对孙泽抛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知县战战兢兢地看着三人,生怕楚凌真的给他一刀。楚凌拍拍他的肩膀道:”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当然你要是想要为北晋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人各有志嘛。“知县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在心中骂娘,他有病么为貊族人鞠躬尽瘁?貊族人又不是他娘。面上却苦着脸哀求道:”大侠,下官虽然为貊族人做事,但是…着实也没有做过什么祸害百姓的事情啊。下官一家子老小也不容易,只为在乱世中求一个生存罢了。你…这样,让我一家老小怎么办啊?下官死不足惜,但是等你们走了,貊族人也不会放过我的家人的。“

    楚凌叹气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但是不为难你,就要为难别人的命。我相信你没有为了私利做过鱼肉百姓的事情,但是蔚县的税收是你收的吧?所以,我还是只能为难你。“

    知县道:”税收那是朝廷定下的啊,我也不能做主减轻啊。“

    ”走狗!“莫晓廷轻哼一声道。楚凌摊手道:”所以,你有你的原因要为难别人,我也有我的原因要为难你。我不指责你为了生存为难别人,你也别指责我为难你。如何?“

    ”……“这特么还怎么谈?!

    楚凌满意地看着他,”看来,大人没有意见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天色微暗的时候,驻扎在蔚县城西南角上一个大院里的蔚县南军收到了知县的命令。命令他们所有人前往县衙,据说知县带人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办。

    这个命令本身有些奇怪,毕竟就算知县大人有什么事情也可以直接派人来通知他们的统领,然后再一层层吩咐下去。但是知县派来的人神色凝重还带着几分傲气,颐指气使的模样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倒是让南军的统领没来及多想只当是知县有什么想要瞒着貊族人的秘密事情要他们去做,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于是便飞快地整顿人马过去了。

    这些人显然不会想到,在如今这个貊族人已经统治了中原超过十年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敢起兵袭城。

    所以,这些人一进入县衙就被早就埋伏在周围的人来了个关门打狗。如果说信州的南军战力低下的话,这些被长期闲置在小县城的南军就纯粹是一群蛀虫了。被偷袭之后见抵挡不住立刻就投降了,连试图挣扎的过程都没有。看到自己手下的人如此无用,知县的脸顿时就变得比苦瓜还纠结了。这些蠢货想不到,他却想的长远。这会儿投降保住了性命有什么用?回头貊族大军前来围剿,他们还不是要跟着陪葬?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就豁出命去想办法统治附近的貊族人来,要么就只能一门心思抱着这些乱军的大腿了。

    看了一眼站在旁边不远处的少年,知县果断地将第一个想法吞了回去。他并不想要试一试自己的脖子应还是对方的刀硬。

    孙泽和莫晓廷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莫晓廷站在楚凌身边兴高采烈地道:”小寨主,全部都放倒了一个都没有逃走!“楚凌点了点头,道:”按照四哥他们的行程,就算是连夜赶路,至少也要明天早上才会道。我们要保证的是在明天他们到来之前,貊族人和南军不会来围城。“

    莫晓廷道:”南军都是废物,至于那些貊族人…信州境内也没有多少怕什么?“

    ”蔚县这么容易就拿下来了,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年一直没有人攻打这些根本不被貊族人重视的小城么?“楚凌问道。他们拿下蔚县确实是不费吹灰之力,蔚县这点人随便一个有些实力的山寨想要打下来都不是一件难事。莫晓廷一呆,”啊?为什么?“

    楚凌道:”信州境内至少有八万南军,各地还有将近一万的貊族兵马。平时没事各自分散看着不一眼,一旦某个地方受到了攻击,他们立刻就会集结成军。你觉得,以咱们的实力能抵挡多少貊族兵马的进攻?“

    莫晓廷哑然。楚凌继续道:”再说了,就算你真是什么盖世奇才,打遍信州无敌手,那还有貊族的几十万大军呢,拓跋兴业呢?“

    莫晓廷缩了缩脖子,”没…没这么严重吧?“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严不严重,就看你能搞多大的事儿。“

    ”……“所以,小寨主你这是在告诫我要谨慎,还是在鼓动我搞大事呢?

    血狐女神表示:谨慎的搞大事。

    孙泽有些担心地道:”小寨主,我们这边只要小心一点应该没事。但是四寨主那边,那么多人和粮食,太惹人注目了。只怕是有些危险。“楚凌点了点头道:”你想得周到,这很好。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回去请大哥二姐他们带人去接应四哥了。“即便是有段云看着,真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四哥办,她还真有点担心。

    孙泽松了口气,”小寨主英明,是我多虑了。“

    ”多想想是好事。“楚凌笑道,”在四哥他们到来之前,我们只要暗中控制住整个蔚县就可以了。不过准备还是要做一些的,一旦四哥他们带兵入城,我们就要做好被貊族人发现的准备,蔚县至少有几千户人家,我们无法保证这其中有没有貊族人的探子,到时候会不会给貊族人传信。“

    两人点头,莫晓廷皱眉道:”小寨主,若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很快就会被围困在蔚县里?“貊族大军围城,光是想想就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

    楚凌点头,”确实要困守孤城一段时间。“

    ”若是守不住……“莫晓廷微微变色,虽然他们年纪还小,但是当初貊族刚入中原屠城的事情他们也是听父辈说说起过的。楚凌轻叹了口气,道:”那就要看…沧云城的人到底靠不靠得住了。现在这个季节,带着这么多人入山只有死路一条。在挣扎一下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若是靠不住……“孙泽脸色微变。

    楚凌道:”至少也要守到开春,然后再想办法突围了。索性蔚县城池坚固,城中一应生活所需都不缺,或许可以试试。“

    莫晓廷咬牙道:”都怪那姓林的。“

    孙泽苦笑,”咱们当时也没有反对啊。“虽然他们说不上话,但是孙泽不得不承认他们当时的确是被林显宗给股东了。他们这两年苦练武艺,自觉本事不弱了。却一直困在山中轻易不能出动年轻人难免觉得憋屈,如今却……”莫晓廷鼓着腮帮子偏过了头去不再说话。

    此时,数百里之外的一处宅邸中,君无欢脸色苍白地靠着铺着厚厚的狐裘的椅子里,漫不经心地听着眼前的男人指着他的鼻子怒骂不休。不知道是骂累了还是觉得自己骂的如此投入对方却连半点回应都没有吃亏了,男子终于恨恨得住了口,只是道:“姓君的,下一次你若是想死就死远一点!不要总是给我找麻烦。”

    君无欢见他总算肯正常沟通了,虽然依然是一句骂人的话,不过总算让人不至于无处插嘴了。这才好脾气得道:“云大夫说笑了,我自然是想要活的,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不是么。”男子挑眉,嘲讽地道:“君公子若是死了,你那位郡主未婚妻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呢?”

    君无欢蹙眉,淡淡道:“桓毓太多嘴了,我建议你下次给他配一副哑药。”男子微微扬眉,思索了片刻竟点头赞道:“这个主意不错。”

    “公子。”门外,一个侍卫匆匆进来。男子看了一眼那侍卫,翻了个白眼道:“长离公子真是日理万机。”

    君无欢不理会他,问道:“何事?”

    男子恭敬地递上了一封信函,君无欢伸手接过打开一看,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见他这副神色,那青年男子也闭上了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嘴。却见君无欢脸色越来越冷,好一会儿方才冷声道:“黑龙寨想要攻打信州城。”

    青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攻打信州?他们拿什么攻打?你之前不是说黑龙寨的人还不错么?这叫不错?这叫脑子有问题吧?”

    君无欢将手中的信函往地上一扔冷声道:“不是黑龙寨的人脑子有问题,是沧云城的人脑子有问题。那个林显宗,是谁派去的?”侍卫连忙道:“回…公子,那林显宗是白虎营副统领霍桀将军的妻弟。”

    “霍桀?”君无欢微微眯眼,旁边的青年道:“霍将军为人正直,从不营私废公。况且,黑龙寨那种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吧?霍桀就算想要走后门也不会走到那里去。”

    君无欢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想说什么?”青年笑了笑,道:“我没有以为什么,就是随口说一句。”

    “是么?我还以为你跟霍桀有什么关系呢?”君无欢淡淡道,侧首看向旁边的侍卫。

    侍卫头皮一紧,立刻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一禀告,“启禀公子,那林显宗虽然是霍将军的妻弟,但是两人关系一向寻常。林显宗常在军中抱怨霍将军不肯照拂自家人,不肯给他好差事。此人志大才疏,又好逸恶劳,霍将军原本打算将他赶出军中,不过他并非霍将军麾下直属家中霍夫人也闹腾的厉害,只得作罢。先前要派人前往黑龙寨,许多人都以为是苦差事不愿前去。霍将军才私下找了玄武营的沈将军,将林显宗踢了过去。”

    原本是想要给他一点苦头吃吃,毕竟土匪寨里的人再是好人也不会好相与,没想到这姓霍的倒是个有本事的竟然都能惹得公子动怒了。想必这次霍将军也绝不会为他说话了。

    “原来如此。”君无欢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就往外面走去。

    背后青年连忙叫道:“你去哪儿?!”

    君无欢道:“信州。”

    青年皱眉道:“这个时候你去信州有什么用?我们收到信的时候,说不定黑龙寨那边都已经动手了。你的身体……”君无欢道:“我的身体很好,正是因为已经发生了我才要去!”话音刚落,君无欢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区区一个黑龙寨而已,有这么急么?难不成黑龙寨里藏了什么稀世珍宝?”青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明天就回家了。后天恢复正常更新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