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5、无知者,无畏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离开了两年多,不过黑龙寨里记得楚凌的人依然还是很多的。毕竟黑龙寨那样的地方,许多年也不见得会出一个像小寨主那么有趣的人物。楚凌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寨子里的许多人都还对她十分挂念呢,特别是那些年纪小的孩子。不少人甚至忍不住哭了,一边抱怨小寨主说话不算数明明答应教他们练武的,一边又忍不住向几位寨主打探小寨主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如今两年过去,不少人都已经长大了。

    “小…小寨主?!”两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指着迎面而来的楚凌,惊喜地道。

    楚凌微微蹙眉,很快便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孙泽,莫晓廷,你们怎么也来了?”这两个少年,正是当初跟着她一起训练的几一群少年中年纪最大的两个。听二娘说她走了之后他们一直都跟着狄钧坚持训练,对此楚凌很是欣慰。但是这不代表她愿意在这种地方看到他们。还是一群才十四五岁的小孩子,怎么就跟着人跑来出生入死了?这也太不惜命了。

    叫莫晓廷的少年理所当然地挥舞着拳头道:“小寨主,我们都是大人了啊,当然要跟着四寨主一起出来打貊族人!”楚凌默然,这世间虽然说二十而冠,男子二十岁了才能算得上是正式成年。但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十四五岁就已经成婚了,而大多数人的眼中,成婚了就算是承认成人了。自然也就应该承担起身为男子的重任了。

    另一个少年也凑了上来,举着自己手中的刀道:“小寨主,这两年你不在咱们可没有偷懒,就连沧云城来的人都说咱们厉害呢。现在你可算回来了,说好的,你要带我们上战场啊。”

    “……”不是,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带你们上战场?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当年的言行,她就算是再丧心病狂也不会想要带着一群孩子上战场吧。她显然忘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她也还是一个孩子。

    楚凌看着两人,“你们不怕死么?打仗是会死人的。”

    两个少年的脸上却半点也没有畏惧的神色,反倒是带着几分向往和憧憬,“怕死算什么男人!大不了十八年后你又是一条好汉!我们这两年苦练功夫,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跟着大寨主和沧云城的将军大杀四方,将貊族人赶出去!”

    楚凌心中暗叹:天真。黑龙寨如今眼看着差点要被沧云城来的人给架空了,以后关系如何也还不好说。楚凌相信晏翎是个一心为公的真英雄,但是他手底下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却不好说。晏翎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地管束手下的每一个人。今天若不是她凑巧遇到,只怕黑龙寨真要被那姓林的害得以后在信州无处立足了。

    段云猜测的没错,林显宗压根不是真的想要为黑龙寨好才来攻打信州城的。他只是自己想要功劳,想要名声。有了这些,还管那些普通百姓的死活做什么?

    不过现在,既然进来了楚凌也知道他们不可能就这样退出去,看了两人一眼道:“既然不怕死,就跟我走吧。”

    两人眼睛都是一亮,“小寨主,咱们去做什么?”楚凌问道:“这边,闲着的还能用的人都带上跟我走。”

    “是,小寨主!”两个少年立刻去叫人了,黑龙寨的人今早分批进城,大部分都在这附近。两人叫了几声,立刻就涌过来了一大群人,听说小寨主回来了众人更是高兴。小寨主的本事可是几位寨主都称赞过,如今寨子里沧云城来的那个林先生总是指手画脚的,今天更是只有四寨主跟着来了。虽然小寨主年纪更小,但是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觉得小寨主看起来确实比四寨主更可靠一些。

    但是,两人的行动却很快就找到了阻止。几个一看就不像是黑龙寨出身的男子快步走了过去,片刻后孙莫两个少年就跟他们争吵起来了。楚凌皱了皱眉,漫步走了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小寨主!”莫晓廷气红了脸,指着那几个人道:“他们不让我们走!”楚凌目光淡淡地扫了几人一眼,道:“这几位也是沧云城的。”为首的青年点头,略带着几分克制的傲气道:“不错,林先生还没有下令,不能随意乱走。公子应当知道,行军打仗最忌讳的便是军令混乱无章。公子这样将人带走了,我们如何跟林先生交代?”

    “交代?”楚凌笑吟吟地看着几人,面上甚至还带着几分疑惑之色,“我为什么要跟他交代?”

    被问的人被噎了说不出话来,只能愣愣地看着眼前笑容温雅甚至带着几分天真的少年。却听他继续道:“他区区一个主簿,凭什么要我给他交代?难不成,沧云城不是派来他作为沟通联系双方的人,而是让他来接掌黑龙寨的?不知道这事儿,晏城主知不知道?”

    这话一出,几个人都忍不住变了脸色。他们这些人到了黑龙寨已经有好些日子了,从来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黑龙寨这样的山贼土匪窝,也不知道上面怎么就看得上的?既然黑龙寨要归附沧云城,那这些人自然也就应该听他们的。这样的想法,这一两年中一直在他们心中萦绕也没有人觉得不对。只是他们这些人毕竟都是沧云城严格训练出来的,不仅骄傲也同样有着自己的傲气,并不屑于做一些欺压算计别人的事情,所以才没有惹出什么麻烦。

    但是他们却忘了,当初上面派他们来只是为了以后好跟黑龙寨联系,顺便让他们帮着训练一下黑龙寨的兵马,帮助黑龙寨的几位寨主整合整个信州的势力,扩大黑龙寨的影响。关于黑龙寨的权利归属,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算起来,他们这些日子也着实算得上是越俎代庖了。或许是因为林显宗的蛊惑太有诱惑力了,也或许是他们自己本来就看不起黑龙寨的人,竟然也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对黑龙寨有指挥权了一般。

    楚凌看着几个人有些难堪地脸色,了然地点了点头。到底都还是一些没什么心机的年轻人,她也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他们计较太多,“劳烦几位让开吧。”

    有人知道羞愧知道反省,却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站在后面的一个青年男子突然上前一步道:“你一个毛头小子,又凭什么调遣这些人?”孙泽忍不住道:“这是我们黑龙寨的小寨主!”

    那人不以为意地冷笑了一声道:“那又如何?不过是个……”话还没说完,一把明晃晃地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惊骇之色。他口中看不起的毛头小子此时正握着那把剑的剑柄,目光冰冷地看着他,“我现在有事,不想跟你废话,让开。”

    “不让又如何?”那人忍不住嘴硬了一句,很快他就知道不让会如何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剑力道微沉,尖锐而冰凉的疼痛立刻从他脖子上袭来。青年不由得叫了一声,“你?!”

    “让开,我若是一时没忍住杀了一个不知轻重越权之人,想必沧云城主也不会跟我计较的吧?”青年终于变了脸色,脖子上的疼痛让他知道,眼前这看起来稚嫩的少年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虽然被一个少年吓到会显得很没面子,但是面子毕竟没有命重要,片刻后青年沉着脸让开了。楚凌看了一眼两个少年,道:“走!”

    “是,小寨主!”两个少年带着明朗欢快地笑容应了一声,跟在楚凌身后屁颠屁颠地往未知的战场而去。

    信州虽然是个大城,但是貊族毕竟是人口不多。所以即便是信州府城驻扎在这里的貊族士兵也不过两三千人,另外还有南军数万人,却是驻扎在信州城外的军营的。只留了少数的驻守在城中协助貊族人巡场,但是人数也不会超过貊族兵马本身。所以城中骤然乱起来的时候,信州城中总共也不过才四五千兵马,而光是跟随着黑龙寨众人“起义”的普通百姓,就有上万人。更不用说还有不少前来帮忙或热凑闹的江湖中人以及黑龙寨本身的兵马。如果只是说夺下信州城的话,楚凌不得不承认突然发难想要夺下信州并非不可能。但是这件事真正的难处却是夺下来之后,夺下来守不住又有什么意义呢?

    经过了这两年的发展,黑龙寨已经与两年多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无论是兵器还是寨中众人的实力都又了显著的提升。楚凌带着一队大约一千左右的人马一路冲到了信州城官府的粮仓附近。虽然跟貊族士兵比起来单兵实力还相差很多,但是几个人围攻一个的话却也还是有胜算的。更不至于出现在那种跟貊族人刚打上个罩面就吓得作鸟兽散的情况了。

    如此,楚凌也就心满意足了。毕竟两年前黑龙寨的战斗力对她来说还记忆犹新呢。

    在靠近粮仓的借口,他们终于遇到了阻碍。貊族人显然也明白粮仓的重要性,一开始就派了重兵驻守。而在人数基本持平的情况下,黑龙寨几乎是没有胜算的。被堵在街口好一会儿也无法推进分毫还有了不少的伤亡,往莫晓廷有些焦急起来。一咬牙,握着手中的刀就往前方貊族人多的地方冲了过去。

    “晓廷,小心!”混战中,孙泽的眸光正好看到了一个貊族士兵神色狰狞的举着刀砍向了莫晓廷。但是他想要冲上去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自己跟前也挡着两个人。

    莫晓廷听到了孙泽的示警,事实上即便是没有身后的凌厉的破空风声也可以提醒他。莫晓廷有些狼狈地想要避开,他跟前的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揉身上前一把抱住了他。莫晓廷被人当面抱住顿时动弹不得,貊族人本就擅长摔跤缠斗,虽然没有兵器却用双手将莫晓廷整个人锁得死死的。

    完了!莫晓廷在心中绝望地想着,心里也不由生气一股暴戾的杀气。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狠狠地一用力用自己的头撞向了抱住自己的人的额头。

    一道刀风从上而下的当空斩下,莫晓廷被自己撞的有些眼冒金星,有些茫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人。片刻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原本应该砍在自己背上的刀并没有出现,“小……”话还没说完,被他突然狠狠的撞了一下脑门的貊族士兵已经晃了晃脑袋放弃了继续锁住他的四肢,而是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莫晓廷挣扎着举起了刀,在自己背对方掐死之前狠狠的一刀捅了下去。

    四周还是一片混战,莫晓廷手忙脚乱地推开已经死去的人,方才扑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地直喘气。

    楚凌站在一边看着他,偶尔出手解决掉两个试图靠近他们的人,垂眸问道:“战场好玩儿吗?”

    莫晓廷连连摇头,望着四周地上躺着的自己人活着敌人的尸体,神色茫然。楚凌上前一步将他拎了起来道:“今天这阵仗,还远称不上战场。你若是真的有一天上了战场就会知道何谓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了。这不是逞少年意气英雄风流的地方,因为战场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纵然你是什么绝世高手旷世将才,有时候一支箭过来就能让你死的比普通的小兵还要憋屈。”

    莫晓廷抬起头来望着楚凌,少年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惊恐和委屈。小寨主说的这些他确实没有想过,从前想到自己要上战场,想到的总是纵横披靡,热血沸腾。打仗当然是要死人的,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死的那个可能会是自己。或则说不是没有想过,而是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没有理解过死到底是什么,所以才能无比气壮山河地喊出一句,“十几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无知者,无畏。

    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模样,楚凌对他冷然一笑,“战场上还有心情胡思乱想,看来你还不够紧张。”伸手一推直接将人推出了他的保护范围。莫晓廷只得打起精神再一次加入了战斗。他心中还是有些委屈,要不是小寨主跟他说这些,他怎么会胡思乱想?索性对面的敌人砍过来的刀很快就让他没有心思再胡思乱想了。

    “小寨主,这街口咱们冲不过去怎么办?”孙泽冲到了楚凌跟前焦急地道。

    楚凌道:“不用担心,四哥他们会从另一边进去。我们只要在这里帮他们牵制住敌人就行了。你和莫晓廷这里稳住,我上去帮忙。”

    “是,小寨主!”

    楚凌侧首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提起刀往前方去了。比起莫晓廷,王泽倒是让人放心不少。

    狄钧带着另一路人从另一个方向进攻粮仓的位置,因为有楚凌等人的牵制,城外的兵马又不能及时赶到倒是让他们顺利夺下了粮仓。狄钧好不犹豫地执行楚凌的吩咐,让普通百姓带着粮食立刻出城。有愿意跟他们一起走的,一起帮着运送粮食。

    狄钧站在巨大的粮仓里面看着里面堆得几乎要溢出去的粮食忍不住骂道:“这些貊族人真特么不是东西!”

    段云负手站在一边,淡淡道:“天启在的时候也未必能好多少。”

    狄钧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跟天启有仇?”段云摇了摇头,道:“并无,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狄钧摆摆手,道:“随便吧,你还没告诉我,小五为什么要去蔚县。”小五一走段云也催着他赶紧走了,从头到尾连半句解释都没有给他。段云叹了口气,看着狄钧道:“四寨主,有空你还是多读点书吧。”

    “……”这特么又跟读书有什么关系?看不起他认得字不多啊!

    段云蹙眉道:“信州城我们根本就守不住,不仅守不住一旦北晋的援兵到来,貊族人若是迁怒很有可能整个信州城的中原人都要倒霉。还有那些跟着一起来的普通百姓,他们有不少就住在附近,根本无处可去。但黑龙寨收留不了那么多人。蔚县背靠大山,远离官道道路崎岖,最重要的是县城四周有城墙,一旦拿下来短期内是可以守住的,到时候就有时间等待沧云城的援兵。就算收不住了,从那里退入山中也远比我们直接将人带入山中要方便得多。”

    狄钧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如果沧云城不派人来救援呢?”

    “……”段云沉默了良久,方才淡淡开口道:“问得好。”他也想知道,沧云城到底会不会来救。毕竟沧云城并不是就在信州隔壁,大军想要过来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沧云城能盘踞在北方这么多年连貊族人都没有办法,想必外面的势力也不小。如果沧云城愿意,总会有办法抽出人手来的,但如果沧云城的人不愿意呢?

    不得不说,这一年多下来黑龙寨从上到对沧云城的印象都跟从前没有接触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了。这或许也算是传说中的见面不如闻名?

    在狄钧和段云忙碌着的时候,楚凌已经带着人往信州西南方的蔚县而去了。驻守信州南军的大营在信州东北方向,正好与他们要去地方相反。而且林显宗信誓旦旦的表示驻守信州的南军四五个时辰内绝对不会动弹的,虽然看不上林显宗这个人但是他说这话楚凌还是相信的。林显宗一看就不是什么舍生忘死的人,他敢带着这么多人来攻打信州是为了功劳不是为了让自己送命。想必是沧云城在南军中也有人,只是具体是怎么操作的现在却无暇理会,楚凌打算回头有空了好好问问林显宗。

    蔚县距离信州城有五十多里,步兵太慢了,所以楚凌并没有带着大部队去,而是挑选了两百个实力不弱的人,征用了他们这次带来的所有马匹快马加鞭赶过去的。

    五十多里路,貊族骑兵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到。但是黑龙寨众人却整整用了两个时辰。一群人在蔚县附近的一出树林里停了下来,楚凌站在树林边上看着前方的县城思索着什么。孙泽和莫晓廷跟在她身边,莫晓廷问道:“小寨主,咱们怎么做?”

    楚凌道:“蔚县是个小县城,里面并没有貊族兵马驻守,驻守在这里的只有南军大约有三百人以及衙门的一些衙役。但是在蔚县西北十里出有一个路亭,里面驻守了一百来个貊族人。”

    两人眼巴巴地看着楚凌,楚凌无奈地摸了摸额头道:“不能硬打,以我们的实力和这些人硬拼多半是两败俱伤,可能…我们要损失重一些。而且若是提前惊动了那些人,整个驻扎信州的南军都会知道蔚县被人拿下了。到时候只怕四哥他们来不及感到就要被堵在路上了。”

    孙泽道:“小寨主的意思是,咱们…偷袭?”

    楚凌炸了炸眼睛,笑道:“最好是,不费一兵一卒拿下蔚县。你们俩,挑几个看起来和气一些的跟我进城。”

    “做…做什么?”

    楚凌挑眉一笑道:“擒贼先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