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4、信州之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回事?!”原本围着雅朵和段云等人的南军顿时乱成了一团,竟然连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的能力都没有。没有了那貊族人的辖制和指挥竟然连一个站出来接替的人都没有。也就让段云等人趁着这片刻的混乱冲出了人群。楚凌在暗处看着也不由暗暗摇头,难怪黑龙寨能在信州盘踞那么多年还安然无事,这些南军说一声乌合之众都是抬举他们了。简直连稍微训练有素一些的土匪山贼都比不了。一旦出了什么意外,就变成了一群惊慌失措的无头苍蝇到处乱串。

    不过认真想一想,楚凌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北晋人的想法。毕竟即便是在如今的北晋,天启人也至少是貊族人的数倍有余。想要以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民族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将这些南军士兵训练成精锐战力,一旦这些人中有人生出了什么异心,对貊族来说那就是滔天大祸。

    只是,这样的策略最开始或许有助于北晋的统治,但是时间长了却到底还是会成为一个甩不掉的负累。就算这些人再怎么废材,被当成是炮灰,但是只要他们还存在着就需要朝廷发粮饷去养活他们。朝廷不敢让这些人随便解甲归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精壮男子一旦脱离了朝廷的束缚又没有生存的资本北晋只会比现在更乱。但是现在,不管他们是为朝廷效力,还是为了讨好北晋人去欺压天启人,这个锅最后还是要由朝廷去承担的。貊族人和天启人的矛盾也就永远都无法得到缓解,甚至会越演越烈。

    不过楚凌此时好奇的是段云和雅朵在做什么?

    在黑龙寨待了几个月,楚凌对段云这个人还是有些了解的。楚凌虽然觉得这人身份来历只怕不简单,但是这人一向是以黑龙寨的账房先生自居从不多管闲事。今天却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就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了。

    果然,很快城里就乱了起来。不知从哪里突然出出现的穿着各种服饰,年龄大小也各不相同的人们从各处涌了出来。他们手里都握着各种粗糙的武器,脸上带着仇恨的怒火有志一同地攻击着街上的南军。楚凌微微蹙眉,这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竟然想要攻击信州的驻军占领信州城!

    楚凌站在一座小楼的二楼角落里,看着楼下街道上的混战。这些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寻常的百姓,他们手里握着的不是刀枪剑戟,而是锄头斧头甚至是不知从哪儿捡来的棍棒。形容都十分消瘦,显然是常年填不饱肚子造成的营养不良。但是…无论这一次的事情是谁发起的,楚凌都不得不说对方太欠考虑了。就凭这些人,攻击寻常的小县城或许可以,但是攻击信州这样的大城,即便是侥幸成功了随之而来的也必然是各路北晋兵马和北晋朝廷的围剿。到时候,这些普通的百姓可没有地方撤退的,信州的山区纵然再多,也藏不下这么多的人,更养不活这么多人。等到北晋大军到来,这些百姓的下场……只怕又是一场血流成河的屠城。

    不远处,一群带着兵器的南军在几个貊族人的率领下冲了过来。成立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貊族人显然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始派兵镇压了。貊族人的反应速度甚至比楚凌预想的还要快。一群什么都不会单凭一腔勇气的普通人,遇上一群握着武器的士兵,哪怕这些士兵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解决也是可以预料得惨烈。果然,只是刚刚交锋,那些衣衫褴楼的人就开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一照面就倒下了好几个。鲜血能激起人的杀心和兽性,但是更多的寻常人见到鲜血的第一个反应却是恐惧和慌乱。人群顿时变得更加混乱无章,胆子小一些的甚至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棍棒就想要四散奔逃。但是他们的敌人却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一群士兵一拥而上,手中的兵器毫不留情地砍向了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

    楚凌叹了口气,抽出腰间的软鞭足下一点掠向了楼下的街道。人还在半空中,她手中的鞭子已经扫向了那一群南军士兵。长鞭夹着劲风袭来,所到之处哀嚎声一片。楚凌落在人群中央,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明显有些吓住了的人,冷声道:“还不快走!出城去!”然后便转头迎上了朝着自己扑来的士兵。几个被她所救的人依然有些惊魂未定,等看到那突然出现的少年凌厉矫捷地穿梭在那一大群士兵中间,突然生出一股羞愧的感觉。两个年轻一些的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武器,道:“我们去帮忙!”

    实际上他们并不能帮上什么忙,楚凌在忙碌的间歇用鞭子将两个年轻人卷起扔到了街边上远离战场的地方,不过片刻功夫,二十多个士兵除了地上躺着动不了的,剩下的都混乱逃走了。楚凌松了口气,回过头来却看到那两个年轻人竟然还站在街边上不由皱眉道:“你们怎么还没走?”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身形消瘦脸色蜡黄,长期的饥饿让而二十岁的人只有十来岁的身高和体格。年轻人吸了口气高声道:“我们要加入义军,赶走那些貊族人!”

    楚凌皱眉道:“你们刚才差点就死了。”

    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其中一个道:“我们…我们,就算不被打死,也会饿死的。比起来…我还是宁愿被打死,至少能快一些。”楚凌默然,她有些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普通百姓加入了。这世上比强大的镇压更可怕的是饥饿,人一担饿疯了,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的。当年貊族人的血腥镇压都没有激起这些人的反抗之心,但是一场饥荒却可以。显然信州如今的情形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之前二姐他们说信州一切都好,只怕…也是不想让她担心骗她的。

    “公子,你带着我们一起吧。我们能帮忙!”年轻人有些兴奋地道,似乎真的不怕了。

    楚凌摇了摇头,问道:“是谁让你们来的,可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看了对方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茫然。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大约也是被身边的人鼓动或者因为各种原因就被夹带进来了。楚凌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对两人道:“你们若是不肯走,就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若是一定要…就自求多福的。记得,战场上…心要狠,手要稳!”话音未落,楚凌抬脚踢起地上的一把刀,随手一挥长刀就朝着后方的街角处射了过去。一个穿着南军士兵衣服的男人睁大眼睛望着自己胸口明晃晃的刀慢慢地倒了下去。

    告别了两个年轻人,楚凌循着之前段云和雅朵逃离的方向而去。终于在一处不起眼地破旧院子里找到了他们。不仅是他们,狄钧也在。只是此时众人地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狄钧脸红耳赤地对着一个中年男人跳脚,显然是被气得不轻。段云拉着雅朵站在一边,脸色也有些阴沉。只听狄钧怒吼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事事都要听你的?大不了也自己干!”那中年男子脸色一边,阴恻恻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造反么?”

    狄钧嗤笑一声,仗着身高居高临下地瞥了那人一眼懒洋洋地道:“造反?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帝么?真是吓死你爷爷我了。”

    中年男子大怒,咬牙道:“我一定会将此事禀告给城主的!若是这次出了什么事情,你要付全责!”狄钧翻着白眼道:“吓谁呢?我付全责?我做什么了?你该不会是想要把锅甩给我们吧?小爷看着像是天生背黑锅的?”

    “狂妄自大,目无法纪!”中年男子道:“真不知道城主为什么要收下你们这些乌合之众!”

    狄钧咬牙道:“滚你娘的!爷早就受够了你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沧云城有什么了不起?爷不干了行不行?!”

    “四哥,大老远就听到声音了,谁要造反啊。”一个笑吟吟地声音突然传来,众人不由得吓了一跳。这小院虽然看着不起眼,但是周围可都是他们自己的人。这声音突然出现,怎么能不让人惊讶?狄钧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欣喜之色,“小五?!”回过头往声音的来处看去,果然看到了楚凌正站在围墙上含笑看着他。

    “笙…阿凌!”雅朵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忍不住欢喜地叫道,却又很快地改了口,眼中却满是璀璨的笑意。楚凌心中一暖,她一直瞒着雅朵,虽然是为了她的安全但是雅朵完全没有生气她心中还是忍不住感到高兴的。

    “小寨主?”段云微微蹙眉,看着楚凌道。楚凌笑眯眯地对她挥了挥手道:“哟,小段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风度翩翩。”段云抽了抽嘴角,拱手道:“多些小寨主夸奖。许久不见,你……长高了。”

    “……”

    楚凌从墙头落到院中,雅朵立刻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臂不肯再松开。楚凌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臂问道:“阿朵,你怎么会在这里?”雅朵咬着唇角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皱眉道:“我本来是跟人进城来买点东西,遇到了一点麻烦。正好段公子路过帮了我,然后我就跟着他们来这里了。”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有没有吓到?”雅朵丫头道:“阿凌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没事就好。”楚凌笑道。

    “这位就是黑龙寨的五当家?”被晾在一边的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只是声音有些阴阳怪气让人听着十分的不舒服。

    楚凌微微挑眉,侧首看向他道:“我是凌楚,不知这位先生是?”那人昂起下巴,有些高傲地扫了楚凌一眼道:“鄙人本是沧云城晏城主麾下玄武营主簿林显宗。”楚凌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主簿是个什么职位,只是沧云城派一个主簿来信州搅风搅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微微蹙眉,楚凌道:“原来是林主簿,幸会。”侧首问狄钧,“今天的事情是黑龙寨策划的?谁提议的?”

    对于此事,狄钧早就有一肚子的槽要吐。听到楚凌问起,立刻等了林显宗一眼道:“当然是林主簿了!”

    楚凌问道:“大哥和三哥,还有你们也同意?”狄钧道:“大哥自然不同意,咱们才多少兵力,找死才跑来信州城找事。不过……”狠狠地等了林显宗一眼,咬牙道:“大哥被软禁了,沧云城来的高手都听他的,我们根本没办法。而且,他根本没有知会一声就把人带出来了,三哥怕出事才让我和段云追上来看着的。”楚凌眼神一冷,看向林显宗,林显宗却显然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理直气壮地道:“如今黑龙寨兵强马壮,不过是区区不到两千的貊族士兵和一群乌合之众的败类罢了。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咱们这一仗打响了,城主自然会派兵来支援咱们,到时候大家都有功劳。像你们这样畏畏缩缩,能成什么大事?”

    神特么的兵强马壮!

    狄钧忍不住想要上前揍他几拳,他虽然一向爱冲锋陷阵,却也还不至于看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就凭着他们这几千人还有一群什么都不会的普通百姓,就想拿下信州这样的大城简直是痴人说梦。再说了,就算拿下了,又能怎么样?他们守得住吗?

    楚凌一把拉住了狄钧,单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示意他稍安勿躁。狄钧这才忍住了怒火,狠狠地瞪了林显宗一眼偏过了头去。楚凌走到林显宗跟前,很是和气地道:“林主簿,有件事想要请教。”

    虽然楚凌的话很客气,但是林显宗却并不显得高兴。主簿是天启的称呼,在天启这个职务的重要性远不及之前的历朝历代,只是辅佐主管记录事务的书吏而已。即便是偶有参与军机要事也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林显宗来了黑龙寨之后,一向被人尊称一声林先生,如今楚凌一个刚刚冒出来的小子一口一个主簿,他自然高兴不起来。

    沉着脸,林显宗道:“五寨主请问。”

    楚凌道:“请问,我黑龙寨如今下属沧云城哪一营?主将是谁?直接该管的上官又是哪一位?”林显宗一愣,一时没来得及回答。旁边段云道:“回小寨主,黑龙寨如今并未完全隶属于沧云城,算是半合作的关系,若是要正式编入沧云城,还需要晏城主或着主将以上的将领亲自前来。”

    楚凌对林显宗笑了笑,道:“那么,不知林主簿是沧云城哪一营的主簿?林主簿将黑龙寨众人随意调遣可是沧云城哪位将军授权的?可有委任的文书和我大哥的交接信函?”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显宗冷声道。

    楚凌的笑容也冷了几分,淡淡道:“看来是没有了。沧云城的法度在下也了解过一些,以黑龙寨的实力若是真心归附,我大哥至少也是四营之下一支兵马的统领。不知道林主簿之前任何要职,就有信心能统领这么多人进攻信州的?”

    “你!”林显宗顿时气红了脸,怒瞪着楚凌冷声道:“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指责我!”

    “姓林的!你说话注意一些,小五是我黑龙寨的五当家,不是什么无名无姓任由你欺负的人!”

    林显宗冷笑了一声道:“两年多行踪不明的五当家?谁知道他是不是貊族的奸细!”狄钧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两步一把抓住林显宗的衣领就想要揍人。旁边的几个带着兵器,身形精悍的人健壮立刻就警惕起来,一只手按上了手中的兵器。楚凌一把将狄钧拉了回来,目光冷冷地扫了那些人一眼,沉声道:“四哥,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让人立刻撤退,那些百姓是你们从哪儿弄来的?立刻让他们疏散出城!”

    “不行!”林显宗断然道。

    楚凌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我没征求你的意见,林主簿若是这么有信心,自己带着人留下便是。”

    林显宗顿时语塞,只是恶狠狠地瞪着楚凌冷笑道:“你以为现在停手,那些貊族人就会放过他们么?还不是一样要死。”

    “你是故意的。”段云突然道,双眼了盯着林显宗眼中写满了冷漠和怒意。狄钧一愣,“什么故意的?”楚凌也明白过来,目光平淡地看了林显宗。林显宗脸上闪过一丝懊恼,飞快地将那一丝得意收了起来,“什么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段云扭头去看楚凌,楚凌平静地看着林显宗,突然一笑道:“既然林主簿如此热血,你放心……那些百姓若是死在了北晋人的屠刀之下,我保证把你烧了给他们做陪葬。”

    “你……”林显宗忍不住往身后退了两步避开了楚凌的眼眸,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凉。不知怎么的,眼前这开起来才十来岁的少年,竟然给他一种看到了城主的感觉。虽然他总是笑吟吟的半点没有城主的冷漠和威势,但是那种让人从心底深处腾起的畏惧和压迫感却是一样的。

    楚凌没有理会林显宗在想什么,已经侧首对狄钧道:“四哥,你现在还能不能控制黑龙寨的人?”

    狄钧点了点头,“咱们自己的兄弟,还是会听我的话的。”

    楚凌点头道:“很好,你立刻带上一半的人马,带着那些一起来的百姓拿下城南的粮仓,然后带人将粮食全部运走。拿到粮食之后,愿意走的人分一些粮食给他们让他们各自逃命,最好是离开信州或则分散去偏僻的地方暂时不要回家。若是愿意跟你走,你就带着人往南,去蔚县。明白了么?”

    狄钧听得有些晕,问道:“去蔚县?干什么?”

    楚凌揉了揉眉心,想要给他仔细解释又觉得要说的实在是太多。一把抓过旁边的段云道:“小段,你跟他解释,我还有事情要办,帮我照顾一下阿朵。”

    狄钧连忙道:“你还要做什么?”

    楚凌没好气地道:“我带人去帮你们拦下城里的南军,然后去把蔚县抢下来啊。”

    “……”抢蔚县?为什么?狄钧一脸茫然地扭头去看段云,“老段,你知道小五在说什么吗?”段云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狄钧的肩膀道:“四寨主,既然小寨主这么吩咐了,咱们就先去办事吧。回头我慢慢给你解释?”

    狄钧摸了摸下巴,点头道:“行吧。”

    段云摇摇头,侧首看向雅朵,雅朵对他笑了笑点头道:“麻烦段公子了。”

    旁边林显宗气得跳脚,可惜谁也没有功夫理会他。